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馮諼、觸龍

馮諼客孟嘗君之超白話5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ZeLdwxi5fM

瘂弦介紹

瘂弦 〈紅玉米〉、〈鹽〉、〈上校〉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5HJj1cDEkA

20141029《藝想世界》紀錄片《如歌的行板》拍攝詩人瘂弦的人生1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ghAvNBe5-g

如歌的行版 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vBE5XHO04w

詩人陳義芝教你讀詩(一) - 瘂弦新詩的特殊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S46OBd2WGc

芥川龍之介

陳蕙慧「經典也青春」訪問楊照談芥川龍之介《地獄變》19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1rrQrx5ijk

電影羅生門簡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przUZFDQNc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g8UAorv2o4(修復版2分)

黑澤明的電影世界(4分 47秒8分 06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W7R72eDbK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9Q2xOngdNs

夏曼藍波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FvcyZd4drQ

海洋的孩子--夏曼藍波安23分

原初的夢 2分詩作朗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zm4mdjRc24

流動的藍色浮夢10分創作介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UZ78tIckgU

印象蘭嶼4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skeFZFkTS0

飛魚季歷程 10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yIHK5b0j3A

飛魚跳躍 2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atdLcC8UOU

 蘭嶼半穴居 5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mQlKlohFWk

拼板舟1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skeFZFkTS0

大船下水2 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55csuUCY3Y

 地球的慶典蘭嶼飛魚季 45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eMc1OroGlU&list=PLrWlfB4VMZPc_K1zTLpfbV5iXEcK8u0mQ&index=13

蘭嶼特區開發計 14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HuFhQg-dX0

悲歡對照2

悲歡對照

「庭中枇杷樹,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蓋矣。」---項脊軒志

    每讀此句,總會浮起兩組畫面。少年夫妻,笑語呶呶,一培土,一澆灌,共話他日兒女成群,嬉戲樹下,齊賞澄金滿枝的景象;時光一轉,十三年後,儷影未雙,生離死別,澄金滿地,咄咄嗟嘆,空盪樹間。那「吾妻手植,亭亭如蓋」,對照「死之年」三字,一歡一悲,更添唏噓。

 

    弘一法師絕筆:悲欣交集。這人生就是如此。迎來生之歡,必有死之哀。只有釋家子弟,能以佛法稍解心頭憾恨,俗世凡人,只有浮沉其間。四時消長,百物代謝,人為萬物之靈,怎能無動於衷?於是發而為歌為詩為文,為悲嘆呼喊,為萬古一哭。東坡歷烏台,不也嘆命如湯雞?曹操貴丞相,不也說人生幾何?但這一哭後呢?有人能走出幽谷,對人生有新的體會。轉身一看,寂寞沙洲冷化成也無風雨也晴的淡然開闊;對酒當歌,老驥伏櫪再戰周吐哺的壯志淩雲。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或許人生雖無常,但水窮處也許不是絕谷,而是柳暗花明的繁錦;悲傷盡處也許不是世界末日,而是希望的萌蘖。

 

     悲歡是常態,且難以看透。林黛玉淚盡魂斷時,恰是寶釵大喜日,無人送終,好友離棄,一片淒涼。但她帶走的是寶玉的情與魂,寶釵只得空殻一具,何者是悲,何者是歡?寶玉高中科舉,舉家歡騰之時,他遁入空門,徒留自雪茫茫,是歡抑是悲?寶釵得子,但夫婿無蹤,悲歡交集啊!這人生不圓滿,世事本無常,滄海桑田總成空,似真似幻難看清。或許正如菜根譚中說的「醲肥辛甘非真味,真味只是淡;神奇卓異非至人,至人只是常。」將一切不常看作尋常,淡中有真味,才能在千變萬化的世界獨行千里吧!

 

    然而我輩紅塵中人,往往五內如焚,衷腸俱熱,總因悲而傷懷,為歡而雀躍,為舉案齊眉而幸福,為十年生死而落寞。悲歡人生,如歌起伏,旋律多變,抑揚頓挫,才能讓人類歷史如斯精采,令人類文化這般動人,讓我們讀〈項脊軒志〉與之昂揚,也與之抑鬱。且待我們盡力演出,則後世亦將有感於斯人斯文吧!

悲歡對照1

 

 

金榜高中,歡喜莫名,以為踏進人生勝利組的門檻,從此一片坦途,連夢中都要笑出聲來;首次期中考成績一發布,敬陪末座,滿江皆紅,開始懷疑起自己的智商,眼前四面黑暗。時隔不到三月,為何由歡到悲,從高處到低谷,人生轉折如此之大?

 

    時隔三十年,同學會中,昔日名不見成績榜的潛龍,而今飛龍在天,全成了大公司的老闆;而昔日黌宇高徒,明日榮耀母校的精英,不過是某公司的一名科員。瞧那口沫橫飛振振有辭的氣勢,哪裡再是座中畏縮的頑童?而那童山濯濯面容清癯的黯淡,又哪有向時叱吒風雲的器宇?人生無常,命運早將一切玩弄於股掌。

 

    再過三十年,龍也好,蛇也罷,全化作時間的俘虜。偶存一二高壽者流,口中喃喃自語,也沒有同儕可以領會他的豐功偉蹟,只有口水和含糊的語句在濃濁獨響。悲一生,歡一生,全作塵土一抔。或許有歡的欣喜追逐,才有悲之哀痛欲絕;有悲的落寞惆悵,才有歡的滿足幸福。悲歡都是人生的過程,生命的養料,讓我們在漫長的三萬時日,不至於空白一片,在白首時,有足夠的回憶可以再三品味。

   

    有時造化弄人,悲歡緊臨而來,叫人無法承受。世間事往往如戲台演出,原是洞房花燭,偏遭小偷,把禮金偷個精光,但正歎惋之際,消息傳來,偷兒一時緊張竟誤闖禮堂,將紅包全留在圓桌上。這種悲歡只怕是上帝的失誤,一時忘了凡人壓力的上限。

 

    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總要等到回首前塵,才化作茶餘飯後,而今身在其中,誰能看透世情,獨唱好了歌?就讓我們隨著生活的悲而痛,歡而笑,且將一切收拾入囊袋,在浮浮沉沉中體味人世真味。

 

一段深刻的生命記事

「爸,醫生說這次的手術很簡單,兩小時內就會完成,您不要太緊張。」我語帶輕鬆的安慰著父親,卻感覺握著爸爸手的手心微微冒汗。曾幾何時,父親高大的身軀已綣縮成眼前這般纖細?

父親是入贅的,初一透早,按例要回阿公阿嬤處拜年。低頭走進阿公家那矮窄的小門,阿嬤說,恁爸嘸在。這時,爸爸就會回身趕我們去廟埕向正在賭博的阿公要錢。「去!去向阿公討紅包,嘸,等會兒伊就輸了了!」說笑的聲腔中藏股憾恨意。祖父家原本有幾十甲田地,因為祖父六兄弟都好賭,輸光家財,還將四名兒子都給人入贅。當初父親抱包袱牽著孔明車走過廟埕來到母親家的過程,我聽很多人提過,但爸爸絕口不說。我也不敢問。

小學二年級那年除夕,平時節省萬分的外婆,今日置辦一桌豐盛,煮了一鍋純米飯,上面沒有蕃薯簽,孩子們歡欣雀躍,整晚如麻雀般吱吱喳喳。「工錢,你先放身上,壓一下年,過年後才給我。」外婆對爸爸說。「討個吉兆,看明年整年有工可做!」平時對岳母十分敬畏的父親,面帶喜色的把錢收回口袋,跟孩子們開起玩笑。他將小弟舉在頭上,逗得兩歲孩子咯咯的笑;他轉身搔著五歲小妹的胳肢窩,還用力捏著我的手腕,讓我們兩姐妹又要玩又要躲。然後,我們上床就寢。「我出去一下!不用關門!」隱約中爸爸對媽媽說。「噢!麥尚晚回來!」

爸爸足足兩夜兩天沒回來。初三那天,客聽裡氣氛詭異。阿嬤、姑姑臉色沉重的坐在椅子上,媽媽臉上掛著淚,遠遠一端,爸爸滿臉鬍渣坐在角落。姨媽從外婆房間出來,沒看到外婆。突然,姑姑站起來走向爸爸。「你敢嘸知影賭博會傾家蕩產?你的老爸敢嘸做例給你看?」一面說,姑姑一面用力搥著爸爸。嘣嘣嘣的,爸爸一定很痛,但是爸爸的頭愈垂愈低,最後埋到胸前只剩肩膀抖動著。我知道他哭了。內祖母推著爸爸進入外婆的房內向外婆道歉,房內人很多,我擠不進去,只能站在門口。「跪下向你丈母道歉,說以後不會再賭博。」「我知道不對,下次不會再如此。」「我不是你阿母,我怎敢管你?我哪知你會賭博,怎敢給我女兒扛這樣的重擔?」房內傳出斷斷續續的對話。爸爸哀求了很久,直到眾人都散去,他仍是頹喪的回坐到客廳幽暗的角落,二十燭光的燈炮搖曳著,照不到他臉上,形成一片黑影。

隔幾天,在房中緊閉數天的爸爸拿著包袱從房中走出,眼尖的我馬上就跟出去。他將包袱夾在摩托車後行李架上,跨上車準備發動。我看不對勁,馬上叫妹妹回家喊媽媽,自己趕緊小跑向前,一手拉住行李架,一手扳著圍牆邊。我邊哭邊叫:「爸爸,你不要去阿拉伯,不要去阿拉伯!」爸爸跨坐在摩托車上,靜靜坐著,不回答我。我愈叫愈大聲,四旁都是圍觀的鄰居,七嘴八舌,但我幾近瘋狂的叫個不停。後來,聽說是媽媽靠近我,將我攬在懷中才讓我停下歇斯底里。然後,外婆也來了,罵了爸爸幾聲,他才從摩托車上下來,而我也慢慢靜下只剩抽噎。爸爸走過來,抱住我,「不去,我不去!」

這幾十年,父親一直是勤奮顧家的好男人,所有工資都交給母親管理,將四個農家子女栽培到大學畢業,各有正職。這段往事如夢一般,令人猶疑。父親高大的形象,使我敬重。近幾年,他身體漸差,身影已漸佝僂。然而,無論肉體如何改變,父親永遠是我不願放手的依靠。


恆久的滋味--雙糕潤

朋友從屏東歸來,帶來當地名產—雙糕潤,我乍見驚喜,從小掛念的甜點,怎從家鄉廟口藏身到屏東市集裡?

小學時,每天一早,里內的孩子都先到廟口集合,再排路隊上學,清晨空檔,廟口是孩子的玩樂天堂。有的騎坐在廟門前的石獅上,將手伸入石獅大嘴中冒險;有的在高大門檻上跳進跳出,讓廟祝追逐驅趕;有的則在側邊埕內,玩跳格子或橡皮筋。我不愛運動,也少有朋友,就愛蹲在金爐邊痴痴望著那攤賣雙糕潤圍著的人潮。

    賣糕老伯牽著一輛大型腳踏車,車後鐵架上綁著一個圓形的竹編蒸籠,籠內墊著米白鋪巾,巾上再鋪上一層糯米紙,紙上鋪滿糕,糕中夾著一層厚厚黑糖,就算我遠遠看著,都覺得那糖厚到咬上一口都咬不盡。每拿起一片糕,餘下糕中黑糖都像要往下垂流,好想湊近幫忙舔一口,但伯伯怕蒼蠅,總是很快就將鋪巾蓋上。黑糖的香味發散在廣大的廟埕,不必廣告,不必吆喝,買客絡繹不絕。我每天倚在金爐邊遙望這一幕,但口袋就是沒半毛錢,家裡沒給過零用錢,我也不敢向外婆索討,只有眼巴巴的乾吞著口水。

    勤儉持家的外婆,很少買三餐以外的零食。家裡孩子多,有時外婆買幾塊大餅,也是為了安撫三歲的小弟,所以總將大餅掛著屋梁上,怕大孩子偷吃。平時在家,我總是眼巴巴望著屋樑,想像裡面放著吃不完的零嘴。有一回,媽媽做工早歸,賣糕老伯還未收攤,她竟買了幾塊雙糕潤回來孝敬外婆。那糕潮潤帶糖,不能久存,不能吊在屋樑,外婆叫我喊大哥回家共享。外婆拿刀將每片糕再劃成兩半,三歲小弟、七歲小妹、我和大哥都笑嘻嘻的圍在旁邊等。我分到半片雙糕潤,拿在手上,沉甸有量,黑糖撲鼻,比遠聞還要香,近聞更帶股焦香味,感覺就是很甜很好吃。小小咬上一口,黑糖香甜,中層黏勁彈牙,唇齒留香,教人捨不得咀嚼,更捨不得吞下,原來那經年累月可望可聞不可吃的滋味是這樣……

     當我沉浸在不可言喻的滿足中時,手上拿著的雙糕潤,竟被大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大口咬去,握在手上的只剩下一小片糯米紙及小到不及一口的餘末。望著手上的紙,我開始如天崩地裂般的大哭,哭到聲嘶力竭,黏在口裡那小小的一口糕也吐了出來。最後,大哥被狠狠教訓了一頓,好長一段時間都不再讓我當跟屁蟲。

    後來,聽說老伯生病,一段時日不曾看過那腳踏車出現在廟口。然後,我到鎮上讀國中,又負笈北上唸高中,廟口少去,更不必說遇見那賣糕的老伯。吐出的那一口糕,就成我對雙糕潤唯一的記憶,再沒想到屏東市集內竟有我思念的味道,是否那兒也有我這樣難忘的童年往事呢?


龍應台

BBC專訪龍應台部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nlF2_2vero

龍應台部長《我的香港,我的臺灣》演講 (上)(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n_xt3Qbi0s

張曼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