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214 來去 來去潭雅神


214
潭雅神出發

開學的第一週,因為周六補課,我心血來潮想利用那一個要上課的週末班級活動時間帶班上同學來一趟戶外生態之旅。因為時間有限,只能選擇距離比較近的潭雅神自行車道。

世事難料,當一切該有的手續都準備妥當,出發當天早上十一點,天空竟飄起了雨,而且一副不會馬上停的感覺。

為了安全考量,不得已,全部行程喊卡,老公還臨時贊助了一場生物科技easy talk”的演講。雖然同學們對於師丈教授的演講也熱情回應,但是,準備出遊的心情仍像被澆了桶冷水一樣,總是涼了好大一截。為了安撫大家,我只好說延期辦理

延到什麼時候呢? 時程很不容易調。同學們的期待落在四月22日。

可是,這段時間,班上的整潔、秩序卻每下愈況,我的生物課一週只有短短兩節課,早修看到的真相又太少。同學們的感情太好,過於活潑的班級氣氛,無為而治的班級幹部,使得週記上出現越來越多同學們的抱怨聲。大家都知道問題嚴重,卻也沒有人敢勇敢站出來大聲提醒同儕。寒假才因為整潔倒數,被衛生組處罰全班返校打掃,大家都不想暑假再重演(身為導師,我也第一次碰上這種慘不忍睹的狀況)。最後,我只好鼓勵同學,拿整潔、秩序獎牌,我們就去騎腳踏車。

甚至,後來,我得在班上說了些重話”(我不是會罵人的人,學不來,一直很懊惱,到底重話有作用嗎?),要求同學給我承諾,「約束自己,幫助班級,將個人的事,公眾的事做好,達到我們最初的班規要求動靜分明、盡己之責」。

獎牌雖然還是沒到手,整潔秩序的確有比較進步。活潑的214甚至遊說數學老師特地來告訴我,他們很乖!

服了他們,只好著手準備429的潭雅神自行車戶外之旅。又是一大堆的文件,聯絡,瑣碎的事。

今天429,老天很給面子,陰陰的天,雲層有點厚,紫外線不太強,大家開開心心的順利出門,平平安安的回校。遊覽車上30分鐘的車程而已,大家K歌早已爆表,好聽的歌,奇怪的變調,什麼都有,這就是214,總是歡笑聲不斷。

抵達自行車站,提醒完注意事項,大家分批陸陸續續騎著車出發,我和老公跟老闆清完賬才慢慢跟上。

年輕力壯的孩子們早已不見蹤影。可是,他們可能忘了路上欣賞不同季節所呈現的生態景緻了!

這是我和老公沿途的收穫:(其實為了趕上同學,還有許多畫面不敢耽誤時間拍攝)

一張完整的蛇蛻掉在路邊!

attachments/201104/0478767273.jpg

近一點看,連頭的鱗片及眼周都非常清楚,而且看得出來蛇蛻皮時就像我們脫衣服一樣,整張反面。可能是無毒的臭青母。
attachments/201105/8251380462.jpg

一棵結實累累的獼猴桃樹,台灣產的奇異果

   attachments/201104/9098573994.jpg 

[閱讀全文]

標籤: 214

黑冠麻鷺在文華築巢了


文華新明星
黑冠麻鷺來築巢(1)
    

 上一篇的網誌上提到文華的建築物頂樓來了一群下蛋育雛的夜鷹,其實同時間,一對黑冠麻鷺夫妻也正在文華築巢。記得大約兩年前,校園中也曾出現黑冠麻鷺的亞成鳥,當時我還追著牠跑,幫牠拍了幾張照片。(
文華校園來了新嬌客)   

   這一次,我們更幸運,黑冠夫妻顯然覺得文華是一個地靈人傑的地方,就這麼大剌剌的在集合場旁的鳳凰木上開始築巢。比起屋頂上的夜鷹,黑冠麻鷺的巢顯然花了較多的心思,一開始公鳥收集樹枝,就在鳳凰木的枝枒間雜亂的鋪陳起來,母鳥則一旁檢視著。因為鳳凰木的葉子仍有些稀疏,牠們的一舉一動已經引起全校師生的注意,校長甚至在朝會上特別介紹這對正準備繁殖的校園新嬌客,還特別提醒大家,不要干擾牠們。
 

雄鳥
attachments/201104/7444904417.jpg

換個角度,顏色更鮮明
attachments/201104/5515569734.jpg

母鳥
attachments/201104/1972451165.jpg

[閱讀全文]

標籤: 鳥類

夜鷹文華記事簿


文華校園的鳥類
-夜鷹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到,春天的風不僅帶來了多采繽紛的花季,連動物的活動也跟著熱絡了起來。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以前不常見的鳥類,現在卻喜歡選擇各處的校園停留並繁殖。

   這幾年在學校發現黑冠麻鷺已經不是新聞,學生放學後,夜鷹在晚上出來覓食,不時發出如剎車般的尖銳叫聲也不罕見。
 去年,我和同事在學校不對外開放的頂樓曾經發現夜鷹的蛋,後來,因為附近鄰居嫌他們晚上太吵了,影響睡眠,不斷打電話到學校抗議,想到那些蛋可能沒有機會孵化長大,夜鷹無家可歸,讓我心裡好難過。 

   
今年,夜鷹又到了生殖季,住宿的學生也都注意到牠們特殊的叫聲,只是,附近的鄰居又開始抗議的電話call-in。我深怕再晚一點又看不到牠們,趕緊找同事謝老師一起上頂樓找找。 

   
我們選擇星期三早上升旗後的八點多,小心翼翼的在頂樓那些水泥地板間穿梭,希望能親眼目睹這夜間的遊俠。

   我們運氣不錯,謝老師賞鳥的功力也強,遠遠就發現一隻夜鷹蹲坐在水泥地上閉目補眠。
 

   
其實夜鶯全身大致是黑褐色及黃褐色交雜的斑紋,保護色極佳,水泥地的顏色與旁邊雜亂的野草會將牠的外形模糊化,若不是牠閉目豆孤,加上謝老師的眼力不錯,我大概不可能發現牠的蹤跡。 attachments/201104/4742479004.jpg

[閱讀全文]

標籤: 鳥類

春天走潭雅神


潭雅神自行車趴趴走

             三月的天氣,氣溫上上下下;百花增艷,風情萬種。

   工作了一星期,也冷了好幾天,週末的好天氣,怎麼可以宅在家。

   剛開學的周末補上課,本來計畫好帶我們班一起利用下午班級活動的時間去潭雅神自行車道騎腳踏車,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備妥,老天卻不賞臉,偏偏在出發前的上午來了一陣雨,為了安全考量,我不得不臨時喊卡。學生失望的神情可想而知,我也只能答應他們,有機會我們再去。 

   就為了這個承諾,在這陽光有點羞澀的星期天早上,我和老公決定自己再去走一趟潭雅神。 

   
陽光半露臉的光景反而更適合戶外活動,沿途,還有一些花可以欣賞,路程不算遠,微風徐徐,真的好舒服。 

[閱讀全文]

飄洋過海的棋盤腳


飄洋過海的棋盤腳
   
   我一直很喜歡棋盤腳這種植物,最早是大二時,一群同班同學利用寒假到墾丁班遊,大夥兒騎著協力車遊海岸線時,誤闖香蕉灣的棋盤腳保護區,才沒一會功夫,好幾部警車「喔-咿-喔-咿」的跟著停了下來。下來了一群國家公園警察和幾位西裝打扮的高級長官。

   警察說明這是國家公園的生態保護區,我們不該隨意侵入,這是違法的。
 當下,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們,直接表明身分(好像我們來頭也不小的樣子)「我們是台灣師範大學生物系的學生,是來做生態調查的。」

[閱讀全文]

錯覺的魔法師


眼見不能為憑

      
                
視覺是一種非常精密的神經傳導結果,就如大家所知道的,必須有正常的眼睛當成受器,經過視神經的訊息傳遞,抵達大腦的視覺區成像,我們才能完整的,正常的看見這美麗的世界。 

   前面我介紹過視盲與盲視,也看到非常稀有的例子-有人可以利用嘴巴發出聲音,耳朵接受回音,像海豚一樣以聲納看見周遭。我們又常說「眼見為憑」,好像,用眼睛看到的,就一定是真的。 

   
農曆新年,老公意外得到重感冒,一夜鼻塞難眠,第一次大年初一,我們那兒也沒去,在家修身養息。我閒來無事,整理了一下電腦中的圖片檔,看到去年(2010)聖誕節的週末在高雄拍的照片,又是與視覺相關,正巧。或許利用寒假,你有機會到高雄的駁二特區,自己去溜溜,你也可以成為這些有趣照片的主角了。 

   
視覺呈像時,因為注意力的關係,有可能「視而不見」,更甚者,會因為周遭物件的相對影響,產生錯誤的判斷,即「錯覺」。許多視覺藝術便利用這種「錯覺」製造特殊的視覺效果,包括建築物的外形、室內設計、電影特效、魔術表演等等,我們不得不承認,錯覺的應用已經深入我們的日常生活之中。

  
 雖然如此,當我們進一步去了解它的真相時,你還是會帶著一種懷疑、想破解它,又不得不佩服的崇拜感,讚嘆這些藝術家的功力。我去看完高雄駁二藝術特區的日本3D幻視藝術畫展的感覺就是如此。那些平面的畫作,巧妙的與參觀者互動,使每一個人親自進入畫作之中,成為藝術的一部分,由平面變成三度空間,甚至還欺騙自己的大腦,以為自己也騰雲駕霧了、或是快重心不穩了,實在有趣。

看看以下的照片,你會明白我的意思。

蒙娜麗莎正偷偷塞東西給我,卻面不改色
attachments/201102/9878749759.jpg

[閱讀全文]

另類視覺


利用耳朵看世界的人

 

 

   小女兒恩恩上學期修了一門心理學的課,常常和我討論老師在課堂上介紹的新資訊。上一篇文章,我分享了科學人雜誌上的盲視與視盲,也特別和小恩討論這有趣的認知科學新發現。小恩馬上想起心理學老師跟他們介紹過的另一則也跟視覺有關的Youtube影片,並馬上搜尋傳給我。如下 :


   跟盲視不一樣的是14 歲的Ben Underwood在快滿三歲時雙眼得到癌症而失明,但是Ben的日常生活舉止卻讓人完全忘了他是一個全盲的孩子。他可以跟一般學生一樣走在校園和人打招呼,上空手道課;和朋友在家中客廳打枕頭戰,玩電視遊樂器,到街上溜直排滑輪、騎腳踏車、甚至對準籃框一舉投籃得分,他的一舉一動就像一個明眼的正常人。

 

他如何辦到的? 原來,Ben利用嘴巴不斷發出”Quik Quik”聲,就像海豚或蝙蝠一樣,回聲定位周遭一切,他等於是用「耳朵」來「看」世界。

 

這麼一個神奇人物,難怪連Operah Talk Show都要找他上節目。可惜的是,小恩告訴我,Ben已經因為癌症復發離開人世。留給人們得是,另一種少數的、獨特的人類傳奇。

科學人雜誌報導


視盲與盲視

 
! 終於放寒假了

   上了一個學期的99新課綱高中基礎生物,幾乎週週提心吊膽,深怕進度趕不完,概念講得不夠清楚;也為今年的高一學生覺得辛苦,老師上課都有這層壓力,真不知他們是否消化不良”? 而且,在辦公室一問,不是只有生物科有這款顧慮,連化學和物理老師也有同感,真不知編這新課綱的教授大人們了不了解民間疾苦百姓平民的水平”? 更不知道這所謂的新課綱,有沒有再修訂調整的期程? 我們這些在前線實際拿著武器,不,是教材作戰的教師們的心聲如何能上傳天聽,提供大人們參考?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