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 白 石

簡  介 詞 選 賞 析

 

簡  介

1155?-1221?,字堯章,號白石道人,饒州鄱陽(今江西波陽)人。一生飄泊江湖,依人作客,卻絕不曳裾侯門,逢迎取合。他與辛棄疾、楊萬里、范成大等為文字交,詩詞皆卓然成家。詞風清麗典雅,以冷香幽韻和瘦骨逸神獨擅勝場,為清代浙派詞人所尊奉。他深諳音律,集中十七首自度曲,都旁綴音譜,是流傳至今的唯一完整的宋代詞樂資料。有《白石道人歌曲》。

詞  選

點絳唇 鷓鴣天  杏花天影 玉梅令(高平調) 踏莎行 浣溪沙  霓裳中序第一 慶宮春 齊天樂(黃鐘宮) 滿江紅 一萼紅         念奴嬌 法曲獻仙音 琵琶仙 玲瓏四犯 探春慢 八歸        揚州慢 長亭怨慢(中呂宮) 淡黃柳(正平調近) 暗香 疏影    惜紅衣 凄涼犯 翠樓吟(雙調) 湘月 永遇樂



點絳唇
 ̄ ̄
丁未冬,過吳松作。

燕雁無心,太湖西畔隨云去。數峰清苦,商略黃昏雨。  
第四橋邊,擬共天隨住。今何許?憑欄怀古,殘柳參差舞。


鷓鴣天
 ̄ ̄
己酉之秋,苕溪記所見。

京洛風流絕代人,因何風絮落溪津。籠鞋淺出鴉頭襪,知是凌波縹緲身。  
紅乍笑,綠長顰,与誰同度可怜春。鴛鴦獨宿何曾慣,化作西樓一縷云。


鷓鴣天
 ̄ ̄
丁巳元日。

柏綠椒紅事事新,隔篱燈影賀年人。三茅鐘動西窗曉,詩鬢無端又一春。  
慵對客,緩開門,梅花閑伴老來身。嬌儿學作人間字,郁壘神荼寫未真。


鷓鴣天
 ̄ ̄
正月十一日觀燈。

巷陌風光縱賞時,籠紗未出馬先嘶。白頭居士無呵殿,只有乘肩小女隨。  
花滿市,月侵衣,少年情事老來悲。沙河塘上春寒淺,看了游人緩緩歸。


鷓鴣天
 ̄ ̄
元夕不出。

憶昨天街預賞時,柳慳梅小未教知。而今正是歡游夕,卻怕春寒自掩扉。  
帘寂寂,月低低,舊情惟有絳都詞。芙蓉影暗三更后,臥听鄰娃笑語歸。


鷓鴣天
元夕有所夢。

肥水東流無盡期,當初不合种相思。夢中未比丹青見,暗里忽惊山鳥啼。  
春未綠,鬢先絲,人間別久不成悲。誰教歲歲紅蓮夜,兩處沉吟各自知。


鷓鴣天
 ̄ ̄
十六夜出。

輦路珠帘兩行垂,千枝銀燭舞凄凄。東風歷歷紅樓下,誰識三生杜牧之。  
歡正好,夜何其。明朝春過小桃枝。鼓聲漸遠游人散,惆悵歸來有月知。


杏花天影
 ̄ ̄
丙午之冬,發沔口,丁未正月二日,道金陵,北望淮楚,風月清
淑,小舟挂席,容与波上。

綠絲低拂鴛鴦浦,想桃葉當時喚渡。又將愁眼与春風,待去,倚蘭橈更少駐。  
金陵路、鶯吟燕舞,算潮水知人最苦。滿汀芳草不成歸,日暮,更移舟向甚處?


玉梅令(高平調)
 ̄ ̄
石湖家自制此聲,未有語實之,命予作。石湖宅南,隔河有圃曰
苑村,梅開雪落,竹院深靜,而石湖畏寒不出,故戲及之。

疏疏雪片,散入溪南苑。春寒鎖、舊家亭館。
有玉梅几樹,背立怨東風,高花未吐,暗香已遠。  
公來領略,梅花能勸,花長好、愿公更健。
便揉春為酒,翦雪作新詩,拚一日、繞花千轉。


踏莎行
 ̄ ̄
自沔東來,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夢而作。

燕燕輕盈,鶯鶯嬌軟,分明又向華胥見。夜長爭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別后書辭,別時針線,离魂暗逐郎行遠。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歸去無人管。


浣溪沙
 ̄ ̄
丙辰歲不盡五日,吳松作。

雁怯重云不肯啼,畫船愁過石塘西,打頭風浪惡禁持。  
春浦漸生迎棹綠,小梅應長亞門枝;一年燈火要人歸。


霓裳中序第一
 ̄ ̄
丙午歲,留長沙,登祝融,因得其祠神之曲,曰黃帝鹽、蘇合香
。又于樂工故書中得商調霓裳曲十八闋,皆虛譜無詞。按沈氏樂
律“霓裳道調”,此乃商調;樂天詩云“散序六闋”,此特兩闋
。未知孰是?然音節閑雅,不類今曲。予不暇盡作,作中序一闋
傳于世。予方羈游,感此古音,不自知其詞之怨抑也。

亭皋正望极,亂落江蓮歸未得,多病卻無气力。況紈扇漸疏,羅衣初索。
流光過隙,嘆杏梁雙燕如客。人何在?一帘淡月,仿佛照顏色。  
幽寂,亂蛩吟壁,動庾信清愁似織。沉思年少浪跡,笛里關山,柳下坊陌。
墜紅無信息,漫暗水涓涓溜碧。漂零久,而今何意,醉臥酒壚側!


慶宮春
 ̄ ̄
紹熙辛亥除夕,予別石湖歸吳興,雪后夜過垂虹,嘗賦詩云:「
笠澤茫茫雁影微,玉峰重疊護云衣;長橋寂寞春寒夜,只有詩人
一舸歸。」后五年冬,复与俞商卿、張平甫、①朴翁自封禺同載
詣梁溪,道經吳松,山寒天迥,云浪四合,中夕相呼步垂虹,星
斗下垂,錯雜漁火,朔吹凜凜,卮酒不能支,朴翁以衾自纏,猶
相与行吟,因賦此闋,蓋過旬涂稿乃定。朴翁咎予無益,然意所
耽不能自已也。平甫、商卿、朴翁皆工于詩,所出奇詭,予亦強
追逐之。此行既歸,各得五十餘解。

雙漿 波,一蓑松雨,暮愁漸滿空闊。呼我盟鷗,翩翩欲下,背人還過木末。
那回歸去,蕩云雪,孤舟夜發。傷心重見,依約眉山,黛痕低壓。  
采香徑里春寒,老子婆娑,自歌誰答。垂虹西望,飄然引去,此興平生難遏。
酒醒波遠,政凝想、明②素襪。如今安在,唯有欄杆,伴人一霎。

【檢字】

① 金舌。讀 xian1。
② 王當。讀 dang1。


齊天樂(黃鐘宮)
 ̄ ̄
丙辰歲,与張功父會飲張達可之堂。聞屋壁間蟋蟀有聲,功父約
予同賦,以授歌者。功父先成,辭甚美。予裴徊末利花間,仰見
秋月,頓起幽思,尋亦得此。蟋蟀,中都呼為促織,善斗。好事
者或以二三十万錢致一枚,鏤象齒為樓觀以貯之。

庾郎先自吟愁賦,凄凄更聞私語。露濕銅鋪,苔侵石井,都是曾听伊處。
哀音似訴,正思婦無眠,起尋机杼。曲曲屏山,夜涼獨自甚情緒?  
西窗又吹夜雨,為誰頻斷續,相和砧杵?候館迎秋,离宮吊月,別有傷心無數。
豳詩漫輿,笑篱落呼燈,世間儿女。寫入琴絲,一聲聲更苦!


滿江紅
 ̄ ̄
滿江紅舊調用仄韻,多不協律。如末句云「無心扑」三字,歌者
將“心”字融入去聲,方協音律。予欲以平韻為之,久不能成。
因泛巢湖,聞遠岸簫鼓聲,問之舟師,云“居人為此湖神姥壽也
。”予因祝曰:“得一席風徑至居巢,當以平韻滿江紅為迎送神
曲。”言訖,風与筆俱駛,頃刻而成。末句云「聞佩環」,則協
律矣。書于綠箋,沉于白浪,辛亥正月晦也。是年六月,复過祠
下,因刻之柱間。有客來自居巢云:“土人祠姥,輒能歌此詞。
”按曹操至濡須口,孫權遺操書曰:“春水方生,公宜速去。”
操曰:“孫權不欺孤”,乃撤軍還。濡須口与東關相近,江湖水
之所出入。予意春水方生,必有司之者,故歸其功于姥云。

仙姥來時,正一望千頃翠瀾。旌旗共亂云俱下,依約前山。
命駕群龍金作軛,相從諸娣玉為冠。向夜深、風定悄無人,聞佩環。  
神奇處,君試看。奠淮右,阻江南。遣六丁雷電,別守東關。
卻笑英雄無好手,一篙春水走曹瞞。又怎知、人在小紅樓,帘影間。

【注釋】

諸娣:姜夔自注,“廟中列坐如夫人者十三人。”


一萼紅
 ̄ ̄
丙午人日,予客長沙別駕之觀政堂。堂下曲沼,沼西負古垣,有
盧橘幽篁,一徑深曲;穿徑而南,官梅數十株,如椒如菽,或紅
破白露,枝影扶疏。著屐蒼苔細石間,野興橫生,亟命駕登定王
台,亂湘流入麓山。湘云低昂,湘波容与,興盡悲來,醉吟成調。

古城陰,有官梅几許,紅萼未宜簪。池面冰膠,牆腰雪老,云意還又沉沉。
翠藤共閑穿徑竹,漸笑語惊起臥沙禽。野老林泉,故王台榭,呼喚登臨。  
南去北來何事?蕩湘云楚水,目极傷心。朱戶黏雞,金盤簇燕,空嘆時序侵尋。
記曾共西樓雅集,想垂楊還裊万絲金。待得歸鞍到時,只怕春深。


念奴嬌
 ̄ ̄
予客武陵,湖北憲治在焉。古城野水,喬木參天,予与二三友日
蕩舟其間,薄荷花而飲,意象幽閑,不類人境。秋水且涸,荷葉
出地尋丈,因列坐其下,上不見日,清風徐來,綠云自動,間于
疏處窺見游人畫船,亦一樂也。①來吳興,數得相羊荷花中。又
夜泛西湖,光景奇絕,故以此句寫之。

鬧紅一舸,記來時、嘗与鴛鴦為侶。三十六陂人未到,水佩風裳無數。
翠葉吹涼,玉容銷酒,更洒菰蒲雨。嫣然搖動,冷香飛上詩句。  
日暮青蓋亭亭,情人不見,爭忍凌波去。只恐舞衣寒易落,愁入西風南浦。
高柳垂陰,老魚吹浪,留我花間住。田田多少,几回沙際歸路。

【檢字】

① 去曷。讀 qie4 。


法曲獻仙音
 ̄ ̄
張彥功官舍在鐵冶岭上,即昔之教訪使舍。高齋下瞰湖山,光景
奇絕。予數過之,為賦此。

虛閣籠寒,小帘通月,暮色偏怜高處。樹隔离宮,水平馳道,湖山盡入尊俎。
奈楚客,淹留久,砧聲帶愁去。  
屢回顧,過秋風未成歸計。誰念我、重見冷楓紅舞。
喚起淡妝人,問逋仙今在何許?象筆鸞箋,甚而今、不道秀句。
怕平生幽恨,化作沙邊煙雨。


琵琶仙
 ̄ ̄
《吳都賦》云:「戶藏煙浦,家具畫船」,唯吳興為然,春游之
盛,西湖未能過也。己酉歲,予与蕭時父載酒南郭,感遇成歌。

雙漿來時,有人似、舊曲桃根桃葉。歌扇輕約飛花,娥眉正奇絕。
春漸遠,汀洲自綠,更添了、几聲啼①。十里揚州,三生杜牧,前事休說。  
又還是、宮燭分煙,奈愁里匆匆換時節。都把一襟芳思,与空階榆莢。
千万縷、藏鴉細柳,為玉尊、起舞回雪。想見西出陽關,故人初別。

【檢字】

① 決換鳥旁,鳥在右邊。讀 jue2 。


玲瓏四犯
 ̄ ̄
越中歲暮,聞簫鼓感怀。

壘鼓夜寒,垂燈春淺,匆匆時事如許!倦游歡意少,俯仰悲今古。
江淹又吟恨賦,記當時、送君南浦。万里乾坤,百年身世,唯有此情苦。  
揚州柳垂官路,有輕盈換馬,端正窺戶。酒醒明月下,夢逐潮聲去。
文章信美知何用,漫贏得天涯羈旅。教說与,春來要、尋花伴侶。


探春慢
 ̄ ̄
予自孩幼從先人宦于古沔,女須因嫁焉。中去复來几二十年,豈
惟姊弟之愛,沔之父老儿女子亦莫不予愛也。丙午冬,千岩老人
約予過苕①,歲晚乘濤載雪而下,顧念依依,殆不能去。作此曲
別鄭次皋、辛克清、姚剛中諸君。

衰草愁煙,亂鴉送日,風沙回旋平野。拂雪金鞭,欺寒茸帽,還記章台走馬。
誰念漂零久,漫贏得幽怀難寫。故人清沔相逢,小窗間共情話。  
長恨离多會少,重訪問竹西,珠淚盈把。雁磧波平,漁汀人散,老去不堪游冶。
無奈苕溪月,又照我扁舟東下。甚日歸來,梅花零亂春夜。

【檢字】

① 言加雨頭。讀 zha4 。浙江吳興東苕溪、西苕溪合流后稱①溪。


八歸
 ̄ ̄
湘中送胡德華。

芳蓮墜紛,疏桐吹綠,庭院暗雨乍歇。無端抱影銷魂處,還見①牆螢暗,蘚階蛩切。
送客重尋西去路,問水面琵琶誰撥。最可惜一片江山,總付与啼②。  
長恨相從未款,而今何事,又對西風离別。渚寒煙淡,棹移人遠,縹緲行舟如葉。
想文君望久,倚竹愁生步羅襪。歸來后,翠尊雙飲,下了珠帘,玲瓏閑看月。

【檢字】

① 條的繁体加竹頭。讀 xiao3,小竹子。
② 決換鳥旁,鳥在右邊。讀 jue2 。


揚州慢
 ̄ ̄
淳熙丙申正日,予過維揚。夜雪初霽,@○謊控獢C入其城則四壁
蕭條,寒水自碧,暮色漸起,戍角悲吟。予怀愴然,感慨今昔,
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為有《黍离》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處,解鞍少駐初程。過春風十里,盡@○虧C青。
自胡馬窺江去后,廢池喬木,猶厭言兵。漸黃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賞,算而今重到須惊。縱豆蔻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
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


長亭怨慢(中呂宮)
 ̄ ̄
予頗喜自制曲,初率意為長短句,然后協以律,故前後闋多不同
。桓大司馬云:「昔年种柳,依依漢南,今看搖落,凄愴江潭,
樹猶如此,人何以堪!」此語予深愛之。

漸吹盡、枝頭香絮,是處人家,綠深門戶。遠浦縈回,暮帆零亂向何許。
閱人多矣,誰得似長亭樹。樹若有情時,不會得青青如此。  
日暮,望高城不見,只見亂山無數。韋郎去也,怎忘得玉簫分付。
第一是早早歸來,怕紅萼無人為主!算空有并刀,難翦离愁千縷。


淡黃柳(正平調近)
 ̄ ̄
客居合肥南城赤闌橋之西,巷陌凄涼,与江左异,唯柳色夾道,
依依可怜。因度此闋,以紓客怀。

空城曉角,吹入垂楊陌。馬上單衣寒惻惻。看盡鵝黃嫩綠,都是江南舊相識。  
正岑寂,明朝又寒食。強摧酒、小橋宅。怕梨花落盡成秋色。燕燕飛來,問春何在,唯有池塘自碧。


暗香
 ̄ ̄
辛亥之冬,予載雪詣石湖。止既月,授簡索句,且征新聲,作此
兩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妓隸習之,音節諧婉,乃名之曰《暗
香》《疏影》。

舊時月色,算几番照我,梅邊吹笛。喚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
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江國,正寂寂。嘆寄与路遙,夜雪初積。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


疏影
 ̄ ̄
苔枝綴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客里相逢,篱角黃昏,無言自倚修竹。
昭君不慣胡沙遠,但暗憶、江南江北。想佩環、月夜歸來,化作此花幽獨。  
猶記深宮舊事,那人正睡里,飛近蛾綠。莫似春風,不管盈盈,早与安排金屋。
還教一片隨波去,又卻怨、玉龍哀曲。等恁時、重覓幽香,已入小窗橫幅。


惜紅衣
 ̄ ̄
吳興號水晶宮,荷花盛麗。陳簡齋云:「今年何以報君恩,一路
荷花相送到青墩。」亦可見矣。丁末之夏,予游千岩,數往來紅
香中,自度此曲,以無射宮歌之。

簟枕邀涼,琴書換日,睡餘無力。細洒冰泉,并刀破甘碧。
牆頭換酒,誰問訊城南詩客。岑寂,高柳晚蟬,說西風消息。  
虹梁水陌,魚浪吹香,紅衣半狼藉。維舟試望,故國眇天北。
可惜渚邊沙外,不共美人游歷。問甚時同賦,三十六陂秋色。


凄涼犯
 ̄ ̄
合肥巷陌皆种柳,秋風夕起騷騷然。予客居闔戶,時聞馬嘶,出
城四顧,則荒煙野草,不胜凄黯,乃著此解。琴有凄涼調,假以
為名。凡曲言犯者,謂以宮犯商、商犯宮之類,如道調宮上“字
”住,雙調宮亦“上”字住,所住字同,故道調曲中犯雙調,或
于雙調曲中犯道調,其他准此。唐人樂書云:“犯有正旁偏側,
宮犯宮為正,宮犯商為旁,宮犯角為偏,宮犯羽為側。”此說非
也,十二宮所住字各不同,不容相犯。十二宮特可犯商、角、羽
耳。予歸行都,以此曲示國工田正德,使以啞①栗吹之,其韻极
美。亦曰瑞鶴仙影。

綠楊巷陌秋風起,邊城一片离索。馬嘶漸遠,人歸甚處,戍樓吹角。
情怀正惡,更蓑草寒煙淡薄。似當時、將軍部曲,迤邐度沙漠。  
追念西湖上,小舫攜歌,晚花行樂。舊游在否,想如今、翠凋紅落。
漫寫羊裙,等新雁來時系著。怕匆匆、不肯寄与誤后約。

【檢字】

① 上咸下角。讀 bi4。


翠樓吟(雙調)
 ̄ ̄
淳熙丙午冬,武昌安遠樓成,与劉去非諸友落之,度曲見志。予
去武昌十年,故人有泊舟鸚鵡洲者,聞小姬歌此詞,問之,頗能
道其事,還吳為予言之。興怀昔游,且傷今之离索也。

月冷龍沙,塵清虎落,今年漢①初賜。新翻胡部曲,听氈幕元戎歌吹。
層樓高峙。看欄曲縈紅,檐牙飛翠。人姝麗,粉香吹下,夜寒風細。  
此地,宜有詞仙,擁素云黃鶴,与君游戲。玉梯凝望久,嘆芳草萋萋千里。
天涯情味,仗酒祓清愁,花銷英气。西山外,晚來還卷、一帘秋霽。

【檢字】

① 酉甫。讀 pu2。


湘月
 ̄ ̄
長溪楊胜伯典長沙楫棹,居瀕湘江,窗間所見,如燕公、郭熙畫
圖,臥起幽适。丙午七月既望,聲伯約予与趙景魯、景望、蕭和
父、裕父、時父、恭父,大舟泛湘。放乎中流,山水空寒,煙月
交映,凄然其為秋也。坐客皆小冠①服,或彈琴,或浩歌,或自
酌,或援筆搜句。予度此曲,即念奴嬌之隔指聲也,于雙調中吹
之。隔指亦謂之“過腔”,見晁無咎集,凡能吹竹者便能過腔也。

五湖舊約,問經年底事,長負清景。暝入西山,漸喚我一葉夷猶乘興。
倦网都收,歸禽時度,月上汀洲冷。中流容与,畫橈不點清鏡。  
誰解喚起湘靈,煙鬟霧鬢,理哀弦鴻陣。玉麈談玄,嘆坐客多少風流名胜。
暗柳蕭蕭,飛星冉冉,夜久知秋信。鱸魚應好,舊家樂事誰省。

【檢字】

① 束加絲旁。讀 shu1 ,紡粗絲。


永遇樂
 ̄ ̄
次稼軒北固樓詞韻

云隔迷樓,苔封很石,人向何處?數騎秋煙,一篙寒汐,千古空來去。
使君心在,蒼崖綠嶂,苦被北門留住。有尊中酒差可飲,大旗盡繡熊虎。  
前身諸葛,來游此地,數語便酬三顧。樓外冥冥,江皋隱隱,認得征西路。
中原生聚,神州耆老,南望長淮金鼓。問當時依依种柳,至今在否?

賞 析

揚 州 慢
淳熙丙申至日,余過維揚。夜雪初霽,薺麥彌望。入其城則四顧蕭條,寒水自碧,暮色漸起,戍角悲吟。予懷愴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巖老人以為有《黍離》之悲也。

淮左名都,
竹西佳處,
解鞍少駐初程。
過春風十里,
盡薺麥青青,
自胡馬窺江去後,
廢池喬木,
猶厭言兵。
漸黃昏,
清角吹寒,
都在空城。

杜郎俊賞,
算而今、
重到須驚。
縱豆蔻詞工,
青樓夢好,
難賦深情。
二十四橋仍在,
波心蕩、
冷月無聲。
念橋邊紅藥,
年年知為誰生!

【註釋】
 ぇ此調為姜夔自度曲,後人多用以抒發懷古之思。又名《郎州慢》,上下闋,
 九十八字,平韻。 え淳熙丙申:淳熙三年(1176)。至日:冬至。 ぉ維揚:
 即揚州。 お薺麥:薺菜和麥子。彌望:滿眼。 か戍角:軍中號角。 が千
 巖老人:南宋詩人蕭德藻,字東夫,自號千巖老人。姜夔曾跟他學詩,又是他
 的侄女婿。《黍離》:《詩經﹒王風》篇名。周平王東遷後,周大夫經過西周
 故都見「宗室宮廟,盡為禾黍」,遂賦《黍離》詩志哀。後世即用「黍離」來
 表示亡國之痛。 き淮左:淮東。揚州是宋代淮南東路的首府,故稱「淮左名
 都」。 ぎ竹西佳處:杜牧《題揚州禪智寺》詩:「誰知竹西路,歌吹是揚州」。
 宋人於此築竹西亭。這裡指揚州。 く春風十里:杜牧《贈別》詩:「春風十
 裡揚州路,捲上珠簾總不如」。這裡用以借指揚州。 ぐ胡馬窺江:指1161年
 金主完顏亮南侵,攻破揚州,直抵長江邊的瓜洲渡,到淳熙三年姜夔過揚州已
 十六年。 □廢池:廢毀的池台。喬木:殘存的古樹。二者都是亂後余物,表
 明城中荒蕪,人煙蕭條。 □漸:向,到。清角:淒清的號角聲。 □杜郎:
 杜牧。唐文宗大和七年到九年,杜牧在揚州任淮南節度使掌書記。俊賞:俊逸
 清賞。鐘嶸《詩品序》:「近彭城劉士章,俊賞才士。」 □豆蔻:形容少女
 美艷。豆蔻詞工:杜牧《贈別》:「娉娉裊裊十三余,豆蔻梢頭二月初。」 
 □青樓:妓院。青樓夢好:杜牧《遣懷》詩:「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
 幸名。」 □二十四橋:杜牧《寄揚州韓綽判官》詩:「二十四橋明月夜,玉
 人何處教吹簫。」二十四橋,有二說:一說唐時揚州城內有橋二十四座,皆為
 可紀之名勝。 見沈括《夢溪筆談﹒補筆談》。 一說專指揚州西郊的吳家磚橋
 (一名紅藥橋)。「因古之二十四美人吹簫於此,故名。」見《揚州畫舫錄》。
 □紅藥:芍藥。

【品評】
   儘管姜夔一生以游士終老,但白石詞並不僅僅是游士生涯的反映,展現在
 他筆下的是折射出多種光色的情感世界。誠然,由於生活道路和審美情趣的制
 約,較之辛詞,姜詞的題材較為狹窄,對現實的反映也略顯淡漠。但他並不是
 一位不問時事的世外野老。姜夔身歷高、孝、光、寧四朝,其青壯年正當宋金
 媾和之際,朝廷內外,文恬武嬉,將恢復大計置於度外。姜夔也曾因此而痛心
 疾首,深致慨歎。淳熙二年,他客游揚州時便有感於這座歷史名城的凋敝和荒
 涼,而自度此曲,抒寫黍離之悲。在作年可考的姜夔詞中,這是最早的一首。
 上片由「名都」、「佳處」起筆,卻以「空城」作結,其今昔盛衰之感昭然若
 揭。「過春風十里,盡薺麥青青」,自虛處傳神,城池荒蕪、人煙稀少、屋宇
 傾頹的淒涼情景不言自明,這與杜甫的「城春草木深」(《春望》)用筆相若。
 「春風十里」,並非實指一路春風拂面,而是化用杜牧詩意,使作者聯想當年
 樓閣參差、珠簾掩映的盛況,反照今日的衰敗景象。「胡馬窺江」二句寫金兵
 的劫掠雖然早已成為過去,而「廢池喬木」猶以談論戰事為厭,可知當年帶來
 的戰禍兵燹有多麼酷烈!陳廷焯《白雨齊詞話》認為:「『猶厭言兵』四字,
 包括無限傷亂語,他人累千百言,亦無此韻味。」姜詞以韻味勝,其佳處即在
 於淡語不淡,其中的韻味反倒是某些濃至之語所不及的。「清角」二句,不僅
 益增寂淒,而且包含幾多曲折:下有同仇敵愾之心,而上無抗金北伐之意,這
 樣,清泠的號角聲便只能徒然震響在兵燹之餘的空城。詞的下片,作者進一步
 從懷古中展開聯想:晚唐詩人杜牧的揚州詩歷來膾炙人中,但如果他重臨此地,
 必定再也吟不出深情繾綣的詩句,因為眼下只有一彎冷月、一泓寒水與他倘佯
 過的二十四橋相伴;橋邊的芍藥花雖然風姿依舊,卻是無主自開,不免落寞。
 尤其「二十四橋」二句, 愈工致, 愈慘淡, 可謂動魄驚心。蕭德藻認為此詞
 「有黍離之悲」,的確深中肯綮。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