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 少 游

簡  介 詞 選 賞 析

 

簡  介

1049-1100,字少游,一字太虛,號淮海居士,揚州高郵(今屬江蘇)人。宋神宗元豐八年(1085)進士。哲宗時,歷任太學博士、秘書省正字、國史院編修官。坐元祐黨籍,出為杭州通判,旋又遠徒郴州(今湖南郴縣)、雷州(今廣東海康)等地。徽宗立,詔許放還,死於道中。少見蘇軾於徐州,蘇軾以為有屈宋才,遂得列門牆。詩文兼擅,惜為詞名所掩。其詞淡雅輕柔,情韻兼勝,被譽為婉約之宗。有《淮海居士長短句》。

詞  選

望海潮 望海潮 望海潮 洛陽怀古 水龍吟 八六子 浣溪沙 浣溪沙 如夢令 如夢令 如夢令 阮郎歸 阮郎歸 阮郎歸 阮郎歸 調笑令 調笑令 調笑令 調笑令 調笑令 虞美人 虞美人 點絳唇 歌子 歌子 臨江仙 好事近 風流子        一叢花 長相思 滿庭芳 滿庭芳 江城子 江城子 鵲橋仙 菩薩蠻 減字木蘭花 木蘭花 踏莎行 蝶戀花 一落索        丑奴儿 南鄉子 醉桃源 桃源憶故人 畫堂春 木蘭花慢    河傳

望海潮

星分斗牛
疆連淮海
揚州万井提封
花發路香
鶯啼人起
珠帘十里東風
豪俊气如虹
曳照春金紫
飛蓋相從
巷入垂楊
畫橋南北翠煙中

追思故國繁雄
有迷樓挂斗
月觀橫空
紋錦制帆
明珠濺雨
宁論爵馬魚龍
往事逐孤鴻
但亂云流水
縈帶离宮
最好揮毫万字
一飲拚千鐘


望海潮

秦峰蒼翠
耶溪瀟洒
千岩万壑爭流
鴛瓦雉城
譙門畫戟
蓬萊燕閣三休
天際識歸舟
泛五湖煙月
西子同游
茂草台荒
苧蘿村冷起閑愁

何人覽古凝眸
悵朱顏易失
翠被難留
梅市舊書
蘭亭古墨
依稀風韻生秋
狂客鑒湖頭
有百年台沼
終日夷猶
最好金龜換酒
相与醉滄州


望海潮 洛陽怀古

梅英疏淡
冰澌溶泄
東風暗換年華
金谷俊游
銅駝巷陌
新晴細履平沙
長憶誤隨車
正絮翻蝶舞
芳思交加
柳下桃蹊
亂分春色到人家

西園夜飲鳴笳
有華燈礙月
飛蓋妨花
蘭苑未空
行人漸老
重來是事堪喈
煙暝酒旗斜
但倚樓极目
時見栖鴉
無奈歸心
暗隨流水到天涯


水龍吟

小樓連遠橫空
下窺繡轂雕鞍驟
朱帘半卷
單衣初試
清明時候
破暖輕風
弄晴微雨
欲無還有
賣花聲過盡
斜陽院落
紅成陣、飛鴛□(上“秋”下“瓦”)

玉佩丁東別后
悵佳期、參差難又
名 利鎖
天還知道
和天也瘦
花下重門
柳邊深巷
不堪回首
念多情
但有當時皓月
向人依舊


八六子

倚危亭
恨如芳草
萋萋鏟盡還生
念柳外青驄別后
水邊紅袂分時
愴然暗惊

無端天与娉婷
夜月一帘幽夢
春風十里柔情
怎奈何、歡娛漸隨流水
素弦聲斷
翠綃香減
那堪片片飛花弄晚
蒙蒙殘雨籠晴
正銷凝
黃鸝又啼數聲


浣溪沙

漠漠輕寒上小樓
曉陰無賴似窮秋
淡煙流水畫屏幽

自在飛花輕似夢
無邊絲雨細如愁
寶帘閑挂小銀鉤


浣溪沙

錦帳重重卷暮霞
屏風曲曲斗紅牙
恨人何事苦离家

枕上夢魂飛不去
覺來紅日又西斜
滿庭芳草襯殘花


如夢令

遙夜沈沈如水
風緊驛亭深閉
夢破鼠窺燈
霜送曉寒侵被
無寐
無寐
門外馬嘶人起


如夢令

樓外殘陽紅滿
春入柳條將半
桃李不禁風
回首落英無限
腸斷
腸斷
人共楚天俱遠


如夢令

池上春歸何處
滿目落花飛絮
孤館悄無人
夢斷月堤歸路
無緒
無緒
帘外五更風雨


阮郎歸

褪花新綠漸團枝
扑人風絮飛
秋千未拆水平堤
落紅成地衣

游蝶困
乳鶯啼
怨春春怎知
日長早被酒禁持
那堪更別离


阮郎歸

宮腰裊裊翠鬟松
夜堂深處逢
無端銀燭殞秋風
靈犀得暗通

身有限
恨無窮
星河沈曉空
隴頭流水各西東
佳期如夢中


阮郎歸

瀟湘門外水平鋪
月寒征棹孤
紅妝飲罷少踟躕
有人偷向隅

揮玉箸
洒真珠
梨花春雨余
人人盡道斷腸初
那堪腸已無


阮郎歸

湘天風雨破寒初
深沈庭院虛
麗譙吹罷小單于
迢迢清夜徂

鄉夢斷
旅魂孤
崢嶸歲又除
衡陽猶有雁傳書
郴陽和雁無


調笑令

輦路
江楓古
樓上吹簫人在否
菱花半璧香塵污
往日繁華何處
舊歡新愛誰是主
啼笑兩難分付


調笑令

腸斷
繡帘卷
妾愿身為梁上燕
朝朝暮暮長相見
莫遣恩遷情變
紅綃粉淚知何限
万古空傳遺愿


調笑令

戀戀
樓中燕
燕子樓空春色晚
將軍一去音容遠
空鎖樓中深怨
春風重到人不見
十二闌干倚遍


調笑令

柳岸
水清淺
笑折荷花呼女伴
盈盈日照新妝面
水調空傳幽怨
扁舟日暮笑聲遠
對此令人腸斷


調笑令

心素
与誰語
始信別离情最苦
蘭舟欲解春江暮
精爽隨君歸去
异時攜手重來處
夢覺春風庭戶


虞美人

高城望斷塵如霧
不見聯驂處
夕陽村外小灣頭
只有柳花無數、送歸舟

瓊枝玉樹頻相見
只恨离人遠
欲將幽恨寄青樓
爭奈無情江水、不西流


虞美人

碧桃天上栽和露
不是凡花數
亂山深處水縈洄
可惜一枝如畫、為誰開

輕寒細雨情何限
不道春難管
為君沈醉又何妨
只怕酒醒時候、斷人腸


點絳唇

醉漾輕舟
信流引到花深處
塵緣相誤
無計花間住

煙水茫茫
千里斜陽暮
山無數
亂紅如雨
不記來時路


歌子

玉漏迢迢盡
銀潢淡淡橫
夢回宿酒未全醒
已被鄰雞催起、怕天明

臂上妝猶在
襟間淚尚盈
水邊燈火漸人行
天外一鉤殘月、帶三星


南歌子

靄靄凝春態
溶溶媚曉光
何期容易下巫陽
祗恐使君前世、是襄王

暫為清歌駐
還因暮雨忙
瞥然歸去斷人腸
空使蘭台公子、賦高唐


臨江仙

千里瀟湘挪藍浦
蘭橈昔日曾經
月高風定露華清
微波澄不動
冷浸一天星

獨倚危檣情悄悄
遙聞妃瑟泠泠
新聲含盡古今情
曲終人不見
江上數峰青


好事近

春路雨添花
花動一山春色
行到小溪深處
有黃鸝千百

飛云當面化龍蛇
夭驕轉空碧
醉臥古藤陰下
了不知南北


風流子

東風吹碧草
年華換、行客老滄州
見梅吐舊英
柳搖新綠
惱人春色
還上枝頭
寸心亂
北隨云黯黯
東逐水悠悠
斜日半山
暝煙兩岸
數聲橫笛
一葉扁舟

青門同攜手
前歡記、渾似夢里揚州
誰念斷腸南陌
回首西樓
算天長地久
有時有盡
奈何綿綿
此恨難休
擬待倩人說与
生怕人愁


一叢花

年時今夜見師師
雙頰酒紅滋
疏帘半卷微燈外
露華上、煙裊涼〔風思〕
簪髻亂拋
偎人不起
彈淚唱新詞

佳期
誰料久參差
愁緒暗縈絲
想應妙舞清歌罷
又還對、秋色嗟咨
惟有畫樓
當時明月
兩處照相思


長相思

鐵瓮城高
蒜山渡闊
干云十二層樓
開尊待月
掩箔披風
依然燈火揚州
綺陌南頭
記歌名宛轉
鄉號溫柔
曲檻俯清流
想花陰、誰系蘭舟

念凄絕秦弦
感深荊賦
相望几許凝愁
勤勤裁尺素
奈雙魚、難渡瓜洲
曉鑒堪羞
潘鬢點、吳霜漸稠
幸于飛、鴛鴦未老
不應同是悲秋


滿庭芳

山抹微云
天連衰草
畫角聲斷譙門
暫停征棹
聊共引离尊
多少蓬萊舊事
空回首、煙靄紛紛
斜陽外
寒鴉万點
流水繞孤村

銷魂
當此際
香囊暗解
羅帶輕分
謾贏得、青樓薄幸名存
此去何時見也
襟袖上、空惹啼痕
傷情處
高城望斷
燈火已黃昏


滿庭芳

曉色云開
春隨人意
驟雨才過還晴
古台芳榭
飛燕蹴紅英
舞困榆錢自落
秋千外、綠水橋平
東風里
朱門映柳
低按小秦箏

多情
行樂處
珠鈿翠蓋
玉轡紅櫻
漸酒空金〔木盍〕
花困蓬瀛
豆蔻梢頭舊恨
十年夢、屈指堪惊
憑闌久
疏煙淡日
寂寞下蕪城


江城子

西城楊柳弄春柔
動离憂
淚難收
猶記多情
曾為系歸舟
碧野朱橋當日事
人不見
水空流

韶華不為少年留
恨悠悠
几時休
飛絮落花時候、一登樓
便作春江都是淚
流不盡
許多愁


江城子

南來飛燕北歸鴻
偶相逢
慘愁容
綠鬢朱顏
重見兩衰翁
別后悠悠君莫問
無限事
不言中

小槽春酒滴珠紅
莫匆匆
滿金鐘
飲散落花流水、各西東
后會不知何處是
煙浪遠
暮云重


鵲橋仙

纖云弄巧
飛星傳恨
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
便胜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
佳期如夢
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
又豈在、朝朝暮暮


菩薩蠻

虫聲泣露惊秋枕
羅幃淚濕鴛鴦錦
獨臥玉肌涼
殘更与恨長

陰風翻翠幔
雨澀燈花暗
畢竟不成眠
鴉啼金井寒


減字木蘭花

天涯舊恨
獨自凄涼人不問
欲見回腸
斷盡金爐小篆香

黛蛾長斂
任是春風吹不展
困依危樓
過盡飛鴻字字愁


木蘭花

秋容老盡芙蓉院
草上霜花勻似翦
西樓促坐酒杯深
風壓繡帘香不卷

玉纖慵整銀箏雁
紅袖時籠金鴨暖
歲華一任委西風
獨有春紅留醉臉


踏莎行

霧失樓台
月迷津渡
桃源望斷無尋處
可堪孤館閉春寒
杜鵑聲里斜陽暮

驛寄梅花
魚傳尺素
砌成此恨無重數
郴江幸自繞郴山
為誰流下瀟湘去


蝶戀花

曉日窺軒雙燕語
似与佳人
共惜春將暮
屈指艷陽都几許
可無時霎閑風雨

流水落花無問處
只有飛云
冉冉來還去
持酒勸云云且住
憑君礙斷春歸路


一落索

楊花終日飛舞
奈久長難駐
海潮雖是暫時來
卻有個、堪憑處

紫府碧云為路
好相將歸去
肯如薄幸五更風
不解与、花為主


丑奴儿

夜來酒醒清無夢
愁倚闌干
露滴輕寒
雨打芙蓉淚不干

佳人別后音塵悄
瘦盡難拚
明月無端
已過紅樓十二間


南鄉子

妙手寫徽真
水翦雙眸點絳唇
疑是昔年窺宋玉
東鄰
只露牆頭一半身

往事已酸辛
誰記當年翠黛顰
盡道有些堪恨處
無情
任是無情也動人


醉桃源

碧天如水月如眉
城頭銀漏遲
綠波風動畫船移
嬌羞初見時

銀燭暗
翠帘垂
芳心兩自知
楚台魂斷曉云飛
幽歡難再期


桃源憶故人

玉樓深鎖薄情种
清夜悠悠誰共
羞見枕衾鴛鳳
悶即和衣擁

無端畫角嚴城動
惊破一番新夢
窗外月華霜重
听徹梅花弄


畫堂春

東風吹柳日初長
雨余芳草斜陽
杏花零落燕泥香
睡損紅妝

寶篆煙消鸞鳳
畫屏云鎖瀟湘
暮寒微透薄羅裳
無限思量


木蘭花慢

過秦淮曠望
迥瀟洒、絕纖塵
愛清景風蛩
吟鞭醉帽
時度疏林
秋來政情味淡
更一重煙水一重云
千古行人舊恨
盡應分付今人

漁村
望斷衡門
蘆荻浦、雁先聞
對触目凄涼
紅凋岸蓼
翠減汀萍
憑高正千嶂黯
便無情到此也銷魂
江月知人念遠
上樓來照黃昏


河傳

恨眉醉眼
甚輕輕覷者
神魂迷亂
常記那回
小曲闌干西畔
鬢云松、羅襪鏟

丁香笑吐嬌無限
語軟聲低
道我何曾慣
云雨未諧
早被東風吹散
悶損人、天不管

 

 

憶仙姿

門外鴉啼楊柳,春色著人如酒。醒起熨沉香,玉腕不勝金斗。消瘦,消瘦,還是褪花時候。

遙夜沉沉[月明]如水,風緊驛亭深閉。夢破鼠窺燈,霜送曉寒侵被。無寐,無寐,門外馬嘶人起。

幽夢匆匆破后,妝粉亂紅[痕]沾袖。遙想酒醒來,無奈玉銷花瘦。回首,回首,繞岸夕陽疏柳。

樓外殘陽紅滿,春入柳條將半。桃李不禁風,回首落英無限。腸斷,腸斷,人共楚天俱遠。(按此首一作晏殊、晏幾道及呂直夫詞,並誤。)

池上春歸何處?滿目落花飛絮。孤館悄無人,夢斷月堤歸路。無緒,無緒,簾外五更風雨。(按此首一本誤作周邦彥詞。)

門外綠陰[楊]千頃,兩兩黃鸝相應。睡起不勝情,行[月]到碧梧金井。人靜,人靜,風弄[動]一枝[庭]花影。

鶯嘴啄花紅溜,燕尾點波綠皺。指冷玉笙寒,吹徹小梅春透。依舊,依舊,人與綠楊俱瘦。(按此首一作黃庭堅詞,誤。)

昭君怨
春日寓意

隔葉乳鴉聲軟,號[啼]斷日斜陰轉。楊柳小腰肢,畫樓西。○役損風流心眼,眉上新愁無限。極目送云行[行云],此時情。

調笑令

漢宮選女適單于,明妃斂袂登氈車。
玉容寂寞花無主,顧影徘徊泣路隅。
行行漸入陰山路,目斷征鴻入云去。
獨抱琵琶恨更深,漢宮不見空回顧。
回顧,漢宮路,捍撥檀槽鸞對舞。玉容寂寞花無主,顧影偷彈玉箸。未央宮殿知何處?目送征鴻南去。

            右王昭君

金陵往昔帝王州,樂昌主第最風流。
一朝隋兵到江上,共抱淒淒去國愁。
越公萬騎鳴笳鼓,劍擁玉人天上去。
空攜破鏡望紅塵,千古江楓籠輦路。
輦路,江楓古。樓上吹簫人在否?菱花半璧香塵污,往日繁華何處?舊歡新愛誰是主,啼笑兩難分付。

            右樂昌公主

蒲中有女號崔徽,輕似南山翡翠兒。
使君當是最寵愛,坐中對客常擁持。
一見裴郎心似醉,夜解羅衣與門吏。
西門寺里樂未央,樂府至今歌翡翠。
翡翠,好容止,誰使庸奴輕點綴。裴郎一見心如醉,笑里偷傳深意。羅衣深[中]夜與門吏,暗結城西幽會。

            右崔徽

尚書有女名無雙,蛾眉如畫學新妝。
    伊[姊]家仙客最明俊,舊母唯只呼王郎。
尚書往日先曾許,數載暌違今複遇。
聞說襄江二十年,當時未必輕相慕。
相慕,無雙女,當日尚書先曾許。王郎明俊神仙侶,腸斷別離情苦。數年暌恨今複遇,笑指襄江歸去。

            右無雙

錦城春暖花欲飛,灼灼當庭舞柘枝。
相君上客河東秀,自言那得旁人知。
妾願身為梁上燕,朝朝暮暮長相見。
云收月墜海沉沉,淚滿紅綃寄腸斷。
腸斷,繡簾卷,妾願身為梁上燕。朝朝暮暮長相見,莫遣恩遷情變。紅綃粉淚知何限?萬古空傳遺怨。

            右灼灼

百尺樓高燕子飛,樓上美人顰翠眉。
將軍一去音容遠,只有年年舊燕歸。
春風昨夜來深院,春色依然人不見。
只餘明月照孤眠,回望舊恩空戀戀。
戀戀,樓中燕,燕子傑樓空春日晚。將軍一去音容遠,空鎖樓中深院[怨]。春風重到人不見,十二闌幹倚遍。

            右盼盼

崔家有女名鶯鶯,未識春光先有情。
河橋兵亂依蕭寺,紅愁綠慘見張生。
張生一見春情重,明月拂牆花影動。
夜半紅娘擁抱來,脈脈驚魂若春夢。
春夢,神仙洞,冉冉拂牆花樹動。西廂待月知誰共?更覺玉人情重。紅娘深夜行云送,因  釵橫金鳳。

            右崔鶯鶯

若耶溪邊天氣秋,採蓮女兒溪岸頭。
笑隔荷花共人語,煙波渺渺蕩輕舟。
數聲水調紅嬌晚,棹轉舟回笑人遠。
腸斷誰家游冶郎,盡日踟躕臨柳岸。
柳岸,水清淺,笑折荷花呼女伴。盈盈日照新妝面,《水調》空傳幽怨。扁舟日暮笑聲遠,對此令人腸斷。

            右採蓮

鑒湖樓閣與云齊,樓上女兒名阿溪。
十五能為綺麗句,平生未解出幽閨。
謝郎巧思詩裁剪,能使佳人動幽怨。
瓊枝璧月結芳期,斗帳雙雙成眷戀。
眷戀,西湖岸,湖上樓台侵云漢。阿溪本是飛瓊伴,風月朱扉斜掩。謝郎巧思詩裁剪,能動芳懷幽怨。

            右煙中怨

深閨女兒嬌複癡,春愁春恨那複知?
舅兄惟有相拘意,暗想花心臨別時。
離舟欲解春江暮,冉冉香魂逐君去。
重來兩身複一身,夢覺春風話心素。
心素,與誰語,始信別離情最苦。蘭舟欲解春江暮,精爽隨君歸去。異時攜手重來處,夢覺春風庭戶。

            右離魂記

生查子

眉黛遠山長,新柳開青眼。樓閣斷霞明,羅幕春寒淺。○杯嫌玉漏遲,燭厭金刀剪。月色忽飛來,花影和簾卷。

點絳唇
桃源

醉漾輕舟,信流引到花深處。塵緣相誤,無計花間住。○煙水茫茫,回首[千里]斜陽暮。山無數,亂紅如雨,不記來時路。(按此首一作蘇軾詞,誤。)

月轉烏啼,畫堂宮徵生離恨。美人愁悶,不管羅衣褪。○清淚斑斑,揮斷柔腸寸。嗔人問,背燈偷h,拭盡殘妝粉。

浣溪沙

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淡煙流水畫屏幽。○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閒挂小銀鉤。

香靨凝羞一笑開,柳腰如醉暖相挨,日長人[春]困下樓台。○照水有情聊整鬢,倚闌無緒更兜鞋,眼邊牽恨[系]懶歸來。(按上兩首一作歐陽修詞,誤。)

霜縞同心翠黛連,紅綃四角綴金錢,惱人香k是龍涎。○枕上忽收疑是夢,燈前重看不成眠,又還一段惡姻緣。

腳上鞋兒四寸羅,唇邊朱粉一櫻多,見人無語但回波。○料得有心憐宋玉,只應無奈楚襄何,今生有分共伊麼?

錦帳重重卷暮霞,屏風曲曲斗紅牙,恨人何事苦離家。○枕上夢魂飛不去,覺來紅日又西斜,滿庭芳草襯殘花。(按此首一作張先詞,誤。)

採桑子

夜來酒醒清無夢,愁倚闌幹。露滴清寒,雨打芙蓉淚不幹。○佳人別后音塵悄,瘦盡難拚。明月無端,已過紅樓十二間。

菩薩蠻

蟲[蛩]聲泣露驚秋枕,羅幃淚濕鴛鴦錦。獨臥玉肌涼,殘更與恨長。○陰風翻翠幔[幕],雨澀燈花暗。畢竟不成眠,鴉啼金井寒。

金風簌簌驚黃葉,高樓影轉銀蟾匝。夢斷繡簾垂,月明烏鵲飛。○新愁知幾許?欲[卻]似柳千絲[絲千縷]。雁已不堪聞,砧聲何處村?

減字木蘭花

天涯舊恨,獨自淒涼人不問。欲見回腸,斷盡金爐小篆香。○黛蛾長斂,任是東[春]風吹不轉[展]。困倚危樓,過盡飛鴻字字愁。

好事近
夢中作

春路雨添花,花動一山春色。行到小溪深處,有黃鸝千百。○飛云當面化龍蛇,夭矯轉空碧。醉臥古藤陰下,了不知南北。

阮郎歸

褪[退]花新綠漸團枝,撲人風絮飛。秋千未拆水平堤,落紅[花]成地衣。○游蝶困,乳鶯啼,怨春春怎[不]知?日長早被酒禁持,那堪更別離!

宮腰裊裊翠鬟松,夜堂深處逢。無端銀燭殞秋風,靈犀得暗通。○更[身]有限[恨],恨無窮,星河沉曉空。隴頭流水各西東,佳期如夢中。

瀟湘門外水平鋪,月寒征棹孤。紅妝飲罷少踟躕,有人偷向隅。○揮玉箸,灑真珠,梨花春雨餘。人人盡道斷腸初,那堪腸也[已]無!

湘天風雨破寒初,深深[沉]庭院虛。麗譙吹罷[徹]《小單于》,迢迢清夜徂。○鄉夢斷[人意遠],旅魂[情]孤,崢嶸歲又除。衡陽猶有雁傳書,郴陽和雁無。

碧天如水有如眉,城頭銀漏遲。綠波風動畫船移,嬌羞初見時。○銀燭暗,翠簾垂,芳心兩自知。楚台魂斷曉云飛,幽歡難再期。

畫堂春

落紅鋪徑水平池,弄晴小雨霏霏[微]。杏園[花]憔悴杜鵑啼,無奈春歸。○柳外畫樓獨上,憑闌手捻花枝。放花無語對斜暉,此恨誰知?

東風吹柳日初長,雨餘芳草斜陽。杏花零落燕泥香,睡損紅妝。○寶[香]篆煙消龍[鸞]鳳,畫屏云鎖[縈繞]瀟湘。夜[暮]寒微透薄羅裳,無限思量。(按此詞一作黃庭堅詞。)

海棠春

流鶯窗外啼聲巧,睡未足、把人驚覺。翠被曉寒輕,寶篆沉煙裊。○宿酲未解宮[雙]娥報,道別院、笙歌會[宴]早。試問海棠花,昨夜開多少?

一落索

楊花終日<空>飛舞,奈久長難駐。海潮雖是暫時來,卻有個堪憑處。○紫府碧云為路,好相將歸去。肯如薄幸五更風,不解與花為主。

虞美人影

秦[玉]樓深鎖薄情種,清夜悠悠誰共?羞見枕衾鴛鳳,悶即和衣擁。○無端畫角嚴城動,驚破一番新夢。窗外月華霜重,聽徹梅花弄。

碧紗影弄東風曉,一夜海棠開了。枝上數聲啼鳥,妝點知多少!○妒云恨雨腰肢裊,眉黛不堪重掃。薄幸不來春老,羞帶宜男草。

迎春樂

菖蒲葉葉知多少,惟有個、蜂兒妙。雨晴紅粉齊開了,露一點、嬌黃小。○早是被、曉風力暴,更春共、斜陽俱老。怎得花[香]香深處,作個蜂兒抱。

南歌子

玉漏迢迢盡,銀潢淡淡橫。夢回宿酒未全醒,已被鄰雞催起、怕天明。○臂上妝猶在,襟間淚尚盈。水邊燈火漸人行,天外一鉤殘月、帶三星。(按此首一作僧仲殊詞,誤。)

愁鬢香云墜,嬌眸冰[水]玉裁。月屏風幌為誰開?天外不知音耗、百般猜。○玉露沾庭砌,金風動□灰。相看有似夢初回,只恐又拋人去、幾時來。

香墨彎彎畫,燕脂淡淡勻。揉藍衫子杏黃裙,獨倚玉闌無語、點檀唇。○人去空流水,花飛半掩門。亂山何處覓行云?又是一鉤新月、照黃昏。

品令

幸自得,一分索強,教人難吃。好好地惡了[來]十來日,恰而今,較些不?○須管啜持教笑,又也何須□織!□倚賴、臉兒得人惜,放軟頑、道不得。

掉又  [懼],天然個品格,于中壓一。簾兒下、時把鞋兒踢,語低低,笑咭咭。○每每秦樓相見,見了無限[門]憐惜。人前強、不欲相沾識[濕],把不定、臉兒赤。

玉樓春

秋容[光]老盡芙蓉院,草上霜花勻似剪。西樓促坐酒杯深,風壓繡簾香不卷。○玉纖慵整銀箏雁,紅袖時籠金鴨暖。歲華一任委西風,獨有春紅留醉臉。

鵲橋仙

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是朝朝暮暮!

虞美人

高城望斷塵如霧,不見聯驂處。夕陽村外小灣頭,只有柳花無數、送歸舟。○瓊枝玉樹頻相見,只恨離人遠。欲將幽恨[事]寄青樓,爭奈無情江水、不西流。

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數。亂山深處水縈洄,可惜[借問]一枝如畫[玉]、為誰開?○輕寒細雨情何限!不道春難管。為君沉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時候、斷人腸。

行行信馬橫塘畔,煙水秋平岸。綠荷多少斜[夕]陽中,知為阿誰凝恨、背西風。○紅妝艇[船]子來何處?蕩槳偷相顧。鴛鴦驚起不無愁,柳外一雙飛去、卻回頭。

南鄉子

妙手寫徽真,水剪雙眸點絳唇。疑是昔年窺宋玉,東鄰,只露牆頭一半身。○往事已酸辛,誰記當年翠黛顰?盡道有些堪恨處,無情,任是無情也動人。

踏莎行
郴州旅舍

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里斜陽暮。○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臨江仙

千里瀟湘接[挪]藍浦,蘭橈昔日曾經。月高風定露華清。微波澄不動,冷浸一天星。○獨倚危樓[檣]情悄悄,遙聞妃瑟泠泠。新聲含盡古今情。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

髻子偎人嬌不整,眼兒失睡微重。尋思模樣早心忪。斷腸攜手[處],何事太匆匆。○不忍殘紅猶在臂,翻疑夢里相逢。遙憐南埭上孤篷。夕陽流水,紅滿淚痕中。

蝶戀花

曉日窺軒雙燕語,似與佳人,共惜春將暮。屈指艷陽都幾許,可無時霎閒風雨。○流水落花無問處,只有飛云,冉冉來還去。持酒勸云云且住,憑君礙斷春歸路。

河傳

亂花飛絮,又望空斗合,離人愁苦。那更夜來,一霎薄情風雨。暗掩將,春色去。○籬枯壁盡因誰做?若說相思,佛也眉兒聚。莫怪為伊,抵[底]死縈腸惹肚。為沒教,人恨處。

恨眉醉眼,甚輕輕覷著,神魂迷亂。常記那回,小曲闌幹西畔。鬢云松,羅襪鏟。○丁香笑吐嬌無限,語軟聲低,道我何曾慣。云雨未諧,早被東風吹散。瘦煞[悶損]人,天不管。

江城子

西城楊柳弄春柔,動離憂,淚難收。猶記多情,曾為系歸舟。碧野朱橋當日事,人不見,水空流。○韶華不為少年留,恨悠悠,幾時休?飛絮落花時候一登樓。便做春江都是淚,流不盡,許多愁。

南來飛燕北歸鴻,偶相逢,慘愁容。綠鬢朱顏,重見兩衰翁,別后悠悠君莫問,無限事,不言中。○小槽春酒滴珠紅,莫匆匆,滿金鐘。飲散落花流水各西東。后會不知何處是?煙浪遠,暮云重。

棗花金釧約柔荑,昔曾攜,事難期。咫尺玉顏,和淚鎖春閨。恰似小園桃與李,雖同處,不同枝。○玉笙初度顫鸞篦,落花飛,為誰吹?月冷風高此恨只天知。任是行人無定處,更相見,是何時?

千秋歲
謫虔州日作

水[柳]邊沙外,城郭春[輕]寒退。花影亂,鶯聲碎。飄零疏酒盞,離別寬衣帶。人不見,碧云暮合空相對。○憶昔西池會,□[鴛]鷺同飛蓋。攜手處,今誰在?日邊清夢斷,鏡里朱顏改。春去也,飛[落]紅萬點愁如海。

一叢花

年時今夜見師師,雙頰酒紅滋。疏簾半卷微燈外,露華上、煙裊涼□。簪髻亂拋,偎人不起,彈淚唱新詞。○佳期誰料久參差?愁緒暗縈絲。想應妙舞清歌罷,又還對秋色嗟咨。惟有畫樓,當時明月,兩處照相思。

 促拍滿路花

露顆添花色,月彩投窗隙。春思如中酒,恨無力。沒洞房咫尺,曾寄青鸞翼。云散無蹤跡。羅帳薰殘,夢回無處尋覓。○輕紅膩白,步步薰蘭澤。約腕金環重,宜妝飾。未知安否?一向無消息。不似尋常憶。憶后教人,片時存濟不得。

滿園花

一向沉吟久,淚珠盈襟袖。我當初不合苦  就,慣縱得軟頑,見底心先有。行待癡心守,甚捻著脈子,倒把人來    。○近日來、非常羅皂醜,佛也須眉皺。怎掩得眾人口?待收了孛羅,罷了從來斗。從今后,休道共我,夢見也、不能得勾。

八六子
春怨

倚危亭,恨如芳草,淒淒[萋萋]鏟盡還生。念柳外青驄別后,水邊紅袂分時,淒[愴]然暗驚。○無端天與娉婷。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怎奈何[向],歡娛漸隨流水,素弦聲斷,翠綃香減,那堪片片飛花弄晚,□韃杏炅□紜U□□□□起坑痔涫□□□/p>

夢揚州

晚云收,正柳塘、煙雨初休。燕子未歸,惻惻輕寒如秋。小欄外,東風軟,透繡幃,花密香稠。江南遠,人何處?鷓鴣啼破春愁。○長記曾陪燕游。酬妙舞清歌,麗錦纏頭。?酒困[為]花,十載因誰淹留?醉鞭拂面歸來晚,望翠樓、簾卷金鉤。佳會阻,離情正亂,頻夢揚州。

滿庭芳

山抹微云,天粘[連]衰草,畫角聲斷譙門。暫停征棹,聊共引離尊。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斜陽外,寒鴉數[萬]點,流水繞孤村。○銷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漫贏得、青樓薄幸名存。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染[惹]啼痕。傷情處,高樓望斷,燈火已黃昏。(天粘衰草,今本改粘作連,非也。韓文:“洞庭漫汗,粘天無壁。”張□詩:“草色粘天鵜□恨。”山谷詩:“遠水粘天吞釣舟。”邵博詩:“平浪勢粘天。”趙文升詞:“玉關芳草粘天碧。”嚴次山詞:“粘云紅影傷千古。”葉夢得詞:“浪粘天蒲桃漲綠。”劉行簡詞:“山翠欲粘天。”劉叔安詞:“暮煙細草粘天遠。”粘字極工,且有出處,若作“連天”,是小兒之語也。)

紅蓼花繁,黃蘆葉亂,夜深玉露初零。霽天空闊,云淡楚江清。獨棹孤篷小艇,悠悠過、煙渚沙汀。金釣細,絲綸慢卷,牽動一潭星。○時時,橫短笛,清風皓月,相與忘形。任人笑生涯,泛梗飄萍。飲罷不妨醉臥,塵勞事、有耳誰聽?江風靜,日高未起,枕上酒微醒。


碧水驚秋,黃云凝暮,敗葉零亂空階。洞房人靜,斜月照徘徊。又是重陽近也!幾處處、砧杵聲催。西窗下,風搖翠竹,疑是故人來。○傷懷,憎[增]悵望,新歡易失,往事難猜。問籬邊黃菊,知為誰開?漫道愁須?酒,酒未醒,愁已先回。憑欄久,金波漸轉,白露點蒼苔。

 北苑研膏,方圭圓璧,萬里名動京關。碎身粉骨,功合上凌煙。尊俎風流戰勝,降春睡、開拓愁邊。纖纖捧,香泉濺乳,金縷鷓鴣斑。○相如、方病酒,一觴一詠,賓友[有]群賢。為[便]扶起燈前,醉玉頹山。搜攪[攬]胸中萬卷,還傾動、三峽詞源。歸來晚,文君撕魽A相對小妝殘。(此詞一作黃庭堅詞。)

晚[曉]色云開,春隨人意,驟雨方[才]過還晴。高[古]台芳樹[榭],飛燕蹴紅英。舞困榆錢自落,秋千外、綠水橋平。東風里,朱門映柳,低按小秦箏。○多情,行樂處,珠鈿翠蓋,玉轡紅纓。漸酒空金},花困蓬瀛。豆蔻梢頭舊恨,十年夢、屈指堪驚。憑闌久,疏煙淡日,寂寞下蕪城。(今本誤作“晚兔云開”,不通。維揚張  刻《詩餘譜》,以意改“兔”作“見”,亦非。《花庵詞選》作“晚色云開”,今從之。)


茶詞

雅燕飛觴,清談揮麈[座],使君高會群賢。密云雙鳳,初破縷金團。窗外爐煙似動,開尊[瓶]試、一品奔[香]泉。輕淘起,香生玉乳[塵],雪濺紫甌圓。○嬌鬟,宜美盼,雙擎翠袖,穩步紅蓮。坐中客翻愁,酒醒歌闌。點上紗籠畫燭,花驄弄、月影當軒。頻相顧,餘歡未盡,欲去且留連。

雨中花慢

點指[指點]虛無征路,醉乘斑虯,遠訪西極。見[正]天風吹落,滿空寒皇[白],<玉>女明星迎笑,何苦自淹塵域?正火輪飛上,霧卷煙開,洞觀金碧。○重重觀閣,橫枕鰲峰,水面倒銜蒼石。隨處有、奇香幽火,杳然難測。好是蟠桃熟后,阿環偷報消息。在[任]<青>天碧海,一枝難遇,占取春色。

長相思

鐵甕城高,蒜山渡闊,幹云十二層樓。開尊待月,掩箔披風,依然燈火揚州。綺陌南頭,記歌名宛轉,鄉號溫柔。曲檻俯清流,想花陰、誰系蘭舟。○念淒絕秦弦,感深荊賦,相望幾許凝愁。勤勤裁尺素,奈雙魚、難渡瓜洲。曉鑒堪羞,潘鬢點、吳霜漸稠。幸于飛、鴛鴦未老,不<應同是悲秋>。

水龍吟
贈妓樓東玉

小樓連苑橫空,下窺繡轂雕鞍驟。疏[朱]簾半卷,單衣初試,清明時候。破暖輕風,弄晴微雨,欲無還有。賣花聲過盡,斜陽院落,紅成陣,飛鴛□。○玉佩丁東別后,悵佳期、參差難又。名韁得鎖,天還知道,和天也瘦。花下重門,柳邊深巷,不堪回首。念多情但有,當時皓月,照[向]人依舊。

鼓笛慢

亂花叢里曾攜手,窮艷景,迷歡賞。到如今,誰把雕鞍鎖定,阻游人來往?好夢隨春遠,從前事、不堪思想。念香閨正杳,佳歡未偶,難留戀,空惆悵。○永夜嬋娟未滿,嘆玉樓、幾時重上?那堪萬里,卻尋歸路,指《陽關》孤唱。苦恨東流水,桃源路、欲回雙槳。仗何人、細與丁寧問呵,我如今怎向?

望海潮
廣陵懷古

星分牛斗,疆連淮海,揚州萬井提封。花發路香,鶯啼人起,朱[珠]簾十里春[東]風。豪俊氣如虹。曳照春金紫,飛蓋相從。巷入垂楊,畫橋南北翠煙中。○追思故國繁雄:有迷樓挂斗,月觀橫空。紋錦制帆,明珠濺雨,寧論雀馬魚龍!往事逐孤鴻。但亂云流水,縈帶離宮。最好揮毫萬字,一飲拚千鐘。


越州懷古

秦峰蒼翠,耶溪瀟灑,千岩萬壑爭流。鴛瓦雉城,譙門畫戟,蓬萊燕閣三休。天際識歸舟。泛五湖煙月,西子同游。茂草荒台[台荒],苧蘿村冷起閒愁。○何人覽古凝眸?悵朱顏易失,翠被難留。梅市舊書,蘭亭古墨,依稀風韻生秋。狂客鑒湖頭。有百年台沼,終日夷猶。最好金龜換酒,相與醉滄洲。


洛陽懷古

梅英疏淡,冰澌溶洩,東風暗換年華。金谷俊游,銅駝巷陌,新晴細履平沙。長記誤隨車。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柳下桃蹊,亂分春色到人家。○西園夜飲鳴笳。有華燈礙月,飛蓋妨花。蘭苑未空,行人漸老,重來是事堪嗟。煙暝酒旗斜。但倚樓極目,時見棲鴉。無奈歸心,暗隨流水到天涯。


別意

奴如飛絮,郎如流水,相沾便肯相隨。微月戶庭,殘燈簾幕,匆匆共惜佳期。才話暫分攜。早抱人嬌咽,雙淚紅垂。畫舸難停,翠幃輕別兩依依。○別來怎表相思?有分香帕子,合數松兒。紅粉脆痕,青箋嫩約,丁寧莫遣人知。成病也因誰?更自言秋杪,親去無疑。但恐生時注著,合有分于飛。

風流子
初春

東風吹碧草,年華換,行客老滄洲。見梅吐舊英,柳搖新綠;惱人春色,還上枝頭。寸心亂,北隨云黯黯,東逐水悠悠。斜日半山,暝煙兩岸;數聲橫笛,一葉扁舟。○青門同攜手,前歡記,渾似夢里揚州。誰念斷腸南陌,回首西樓。算天長地久,有時有盡;奈何綿綿,此恨無[難]休。擬待倩人說與,生怕人秋愁。

沁園春
春思

宿靄迷空,膩云籠日,晝景漸長。正蘭皋泥潤,誰家燕喜;蜜脾香少,觸處蜂忙。盡日無人簾幕挂,更風遞游絲時過牆。微雨后,有桃愁杏怨,紅淚淋浪。○風流寸心易感,但依依佇立,回盡柔腸。念小奩瑤鑒,重勻絳蠟;玉籠金斗,時熨沉香。柳下相將游冶處,便回首、青樓成異鄉。相憶事,縱蠻箋萬迭,難寫微芒[茫]。

添春色

喚起一聲人消,衾冷夢寒窗曉。瘴雨過,海棠開,春色又添多少?○社甕釀成微笑,半缺椰瓢共舀。覺傾倒,急投床,醉鄉廣大人間小。(少游謫藤州,一日醉野人家,作此詞。本集不載,見于地志。又調名原缺,《全芳備祖》前集卷七海棠門作《添春色》,《花草粹編》卷四作《醉鄉春》。)

鷓鴣天

枝上流鶯和淚聞,新啼痕間舊啼痕。一春魚鳥無消息,千里關山勞夢魂。○無一語,對芳尊。安排腸斷到黃昏。甫能炙得燈兒了,雨打梨花閉門。

 

補遺(羊春秋輯)

如夢令

傳與東坡尊舅,欲作欄幹護佑。心性慢些兒,先著他人機構。虛謬,虛謬,這段姻緣生受。(據蘇長公《章台柳傳》補。)

搗練子

心耿耿,淚雙雙,皎月清風冷透窗。人去秋來宮漏永,夜深無語對銀□。(據《草堂詩余》卷一補。)

行香子

樹繞村莊,水滿陂塘。倚東風,豪興倘徉。小園幾許,收盡春光。有桃花紅,李花白,菜花黃。○遠遠苔牆,隱隱茅堂。□青旗、流水橋傍。偶然乘興,步過東崗。正鶯兒啼,燕兒舞,蜂兒忙。(據《詞譜》卷十四補。)

南柯子

靄靄迷春態,溶溶媚曉光。不應容易下巫陽,只恐翰林前世、是襄王。○暫為清歌駐,還因暮雨忙。瞥然飛去斷人腸,空使蘭台公子、膩高唐。(據《苕溪漁隱叢話后集》卷二十九引《藝苑雌黃》補。)

木蘭花慢

過秦淮曠望,迥瀟灑,絕纖塵。愛清景風蛩,吟鞭醉帽,時度疏林。秋來正情味淡,更一重煙水一重云。千古行人舊恨,盡應分付今人。○漁村,望斷衡門。蘆荻浦,雁先聞。對觸目淒涼,紅凋岸蓼,翠減汀□。憑高正千嶂黯,便無情、到此也銷魂。江月知人念遠,上樓來照黃昏。(據《陽春白雪》卷一補。)

御街行

銀燭生花如紅豆。這好事、而今有。夜闌人靜曲屏深,借寶瑟、輕輕招手。可憐一陣白□風,故滅燭,教相就。○花帶雨冰肌香透。恨啼鳥、轆轆聲曉,岸柳微風吹殘酒。斷腸時、至今依舊,鏡中消瘦。那人知后,怕你來。](據趙萬里輯《綠窗新話》卷上補。)

青門飲

風起云間,雁橫天末,嚴城畫角,《梅花》三奏。塞草西風,凍云籠月,窗外曉寒輕透。人去香猶在,孤衾長閒餘繡。恨與宵長,一夜熏爐,添盡香獸。○前事空勞回首,雖夢斷春歸,相思依舊。湘瑟聲沉,庚梅信斷,誰念畫眉人瘦?一句難忘處,怎忍辜、耳邊輕咒。任人攀折,可憐又學,章台揚柳。(據《詞律拾遺》卷五補。)

醉蓬萊

見揚州獨有,天下無雙,號為瓊樹。占斷天風,歲花開兩次。九朵一苞,攢成環玉,心似珠璣綴。瓣瓣玲瓏,枝枝潔淨,世上無法類。○冷露朝凝,香風遠送,信是瓊瑤貴。料得天宮有,此地久難留住。翰苑才人,貴家公子,都要看花去。莫吝金錢,好尋詩伴,日日花前醉。(據《揚州瓊華集》補,《全宋詞》認為非秦觀之作。)

眼兒媚

樓上黃昏杏花寒,斜月小闌幹。一雙燕子,兩行歸雁,畫角聲殘。○綺窗人在東風里,無語對春閒。也應似舊,盈盈秋水,淡淡春山。(據《草堂詩餘》卷一補。《粹編》卷四以為左譽作,《宋金元人詞》以為阮閱作。)

滿江紅
姝麗

越艷風流,占天上、人間第一。須信道、絕塵標致,傾城顏色。翠綰垂螺雙髻小,柳柔花媚嬌無力。笑從來、到處只聞名,今相識。○臉兒美,鞋兒窄。玉纖嫩,酥胸白。自覺愁腸攪亂,坐中狂客。金縷和杯曾有分,寶釵落枕知何日?漫從今、一點在心頭,空成憶。(據《全宋詞》錄《草堂詩餘續集》卷下補。)

念奴嬌
小孤山

長江滾滾東流去,激浪飛珠濺雪。獨見一峰青?□□弊≒辛魍蛘邸Sκ翹旃□□炙□降梗□叵蚪□納琛R偃喚窆牛□劾芍傅閼□怠!鳶侗呶奘□嗌劍□踊刈洗洌□謨吃魄□□6既煤樘霧□謨浚□窗汛朔騫戮□1Λ貉迢□□嚦杖棧潰□俠□跚緋埂P腥斯□耍□□□付然鏖□#□菪旎□擰鍛畬始褪□凡埂#□/p>

夜游宮

何事東君又去?滿空院、落花飛絮。巧燕呢喃向人語,何曾解,說伊家、些子苦。○ 況是傷心緒,念個人、又成睽阻。一覺相思夢回處,連宵雨,更那堪、聞杜宇。(據《全宋詞》錄自京本通俗小說《西山一窟鬼》補。)

一斛珠
秋閨

碧云寥廓,倚闌悵望情離索。悲秋自覺羅衣薄,曉鏡空懸,懶把青絲掠。○江山滿眼今非昨,紛紛木葉空中落。別巢燕子辭簾幕,有意東君,故把紅絲縛。(據《草堂詩餘》別集卷二補。)

西江月

愁黛顰成月淺,啼妝印得花殘。只消鴛枕夜來閒,曉鏡心情更懶。○ 醉帽簷頭風細,征衫袖口香寒。綠江春水寄書難,攜手佳期又晚。(據徐培均校注《淮海居士長短句》錄自《草堂詩餘續集》卷上補。)

宴桃源

去歲迷藏花柳,恰恰如今時候。心緒幾曾歡,贏得鏡中消瘦。生受,生受,更被養娘催繡。(據徐培均校注《淮海居士長短句》補。)

金明池

瓊苑金池,青門紫陌,似雪楊花滿路。云日淡、天低晝永,過三點兩點細雨。好花枝、半出牆頭,似悵望,芳草王孫何處。更水繞人家,橋當門巷,燕燕鶯鶯飛舞。○ 怎得東君長為主?把綠鬢朱顏,一時留住。佳人唱、金衣莫惜;才子倒、玉山休訴。況春來、倍覺傷心,念故國情多,新年愁苦。縱寶馬嘶風,紅塵拂面,也則芳歸去。(據《類編草堂詩餘》卷四補。)

憶秦娥

暮云碧,佳人不見愁如織。愁如織,兩行征雁,數聲羌笛。○ 錦書難寄西飛翼,無言只是空相憶。空想憶,紗窗月淡,影雙人只。(據《詞綜》卷六補。)


灞橋雪並詩

                驢背吟詩清到骨,人間別是閒勛業。
                云台煙閣久銷沉,千載人圖灞橋雪。
灞橋雪,茫茫萬徑人蹤滅。人蹤滅,此時方見,乾坤空闊。○ 騎驢老子真奇絕?肩山吟聳清寒冽。清寒冽,只緣不禁,梅花撩撥。


曲江花並詩

                帝城東畔富韶華,滿路飄香爛彩霞。
                多少風流年少客,馬蹄踏遍曲江花。
曲江花,宜春十里錦云遮。錦云遮,水邊院落,山上人家。○茸茸細草承香車,金鞍玉勒爭年華。爭年華,酒樓青旆,歌板紅牙。


庾樓月並詩

                碧天如水纖云滅,可是高人清興發。
                徙倚危闌有所思,江頭一片庾樓月。
庾樓月,水天涵映秋澄澈。秋澄澈,涼風清露,瑤台銀闕。○桂花香滿蟾蜍窟,胡床興發霏談雪。霏談雪,誰家鳳管,深夜吹徹。


楚台風並詩

                誰將彩筆弄雌雄?長日君王在渚宮。
                一段瀟湘涼意思,至今都入楚台風。
楚台風,蕭蕭瑟瑟穿簾櫳。穿簾櫳,滄江浩渺,綺閣玲瓏。○飄飄彩筆搖長虹。泠泠仙籟鳴虛空。鳴虛空,一闌修竹,幾壑疏松。(以上四詞,均據《詞譜》卷五補,其體制與《調笑令》同。)

蝶戀花

鐘送黃昏雞報曉。昏曉相催,世事何時了?萬苦千愁人自老,春來依舊生芳草。○ 忙處人多閒處少。閒處光陰,幾個人知道?獨上小樓云杳杳,天涯一點青山小。(據《類編草堂詩餘》卷二補。)

憶王孫

萋萋芳草憶王孫,柳外樓高空斷魂。杜宇聲聲不忍聞。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閉門。(據《類編草堂詩餘》卷一補,《花庵》卷七作李重元詞。)

柳梢青

岸草平沙,吳王故苑,柳裊煙斜。雨后寒輕,風前香軟,春在梨花。○行人一棹天涯,酒醒處,殘陽亂鴉。門外秋千,牆頭紅粉,深院誰家?(據《草堂詩餘》正集卷一補。)

 

 

賞 析

鵲 橋 仙

 

織雲弄巧,
飛星傳恨,
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
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
佳期如夢,
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
又豈在朝朝暮暮。

 
【註釋】
 ヾ此調專詠牛郎織女七夕相會事。始見歐陽修詞,中有「鵲迎橋路接天津」句,
 故名。又名《金風玉露相逢曲》、《廣寒秋》等。雙調,五十六字,仄韻。 
 ゝ織云:織薄的雲彩。弄巧:指雲彩在空中幻化成各種巧妙的花樣。 ゞ飛星:
 流星。一說指牽牛、織女二星。 々銀漢:銀河。迢迢:遙遠的樣子。暗度:
 悄悄渡過。 ぁ金風玉露:指秋風白露。李商隱《辛未七夕》:「由來碧落銀
 河畔,可要金風玉露時」。 あ忍顧:怎忍回視。 ぃ朝朝暮暮:指朝夕相聚。
 語出宋玉《高唐賦》。

【品評】
   借牛郎織女的故事,以超人間的方式表現人間的悲歡離合,古已有之,如
 《古詩十九首》中的「迢迢牽牛星」,曹丕的《燕歌行》,李商隱的《辛未七
 夕》等等。宋代的歐陽修、柳永、蘇軾、張先等人也曾吟詠這一題材,雖然遣
 辭造句各異,卻都因襲了「歡娛苦短」的傳統主題,格調哀婉、淒楚。相形之
 下,秦觀此詞堪稱獨出機杼,立意高遠。上片寫聚會。「織雲弄巧」二句為牛
 郎織女每年一度的聚會渲染氣氛,用墨經濟,筆觸輕盈。「銀漢」句寫牛郎織
 女渡河赴會推進情節。「金風玉露」二句由敘述轉為議論,表達作者的愛情理
 想:他們雖然難得見面,卻心心相印、息息相通,而一旦得以聚會,在那清涼
 的秋風白露中,他們對訴衷腸,互吐心音,是那樣富有詩情畫意!這豈不遠遠
 勝過塵世間那些長相廝守卻貌合神離的夫妻?下片寫離別。「柔情似水」,就
 眼前取景,形容牛郎織女纏綿此情,猶如天河中的悠悠流水。「佳期如夢」,
 既點出了歡會的短暫,又真實地揭示了他們久別重逢後那種如夢似幻的心境。
 「忍顧鵲橋歸路」,寫牛郎織女臨別前的依戀與悵惘。不說「忍踏」而說「忍
 顧」,意思更為深曲:看猶未忍,遑論其他?「兩情若是」二句對牛郎織女致
 以深情的慰勉:只要兩情至死不渝,又何必貪求卿卿我我的朝歡暮樂?這一驚
 世駭俗、震聾發聵之筆,使全詞昇華到新的思想高度。顯然,作者否定的是朝
 歡暮樂的庸俗生活,歌頌的是天長地久的忠貞愛情。在他的精心提煉和巧妙構
 思下,古老的題材化為閃光的筆墨,迸發出耀眼的思想火花,從而使所有平庸
 的言情之作黯然失色。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