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 敦 儒

簡  介 詞 選 賞 析

 

簡  介

1081-1159,字希真,洛陽(今屬河南)人。高宗紹興年音賜進士出身,歷官秘書省正字、兵部郎中、兩浙提點刑獄,後被賅罷官,居嘉禾(浙江嘉興)。其詞多反映遁世隱逸生活,間亦感時傷世。有詞三卷,名《樵歌》。

詞  選

鷓鴣天 西都作   一落索 好事近漁父詞  臨江仙   浪淘沙康州泊船 朝中措 長相思 沙塞子 西江月  點絳唇 減字木蘭花       卜算子 訴衷情 采桑子彭浪磯  相見歡 卜算子 水調歌頭淮陰作   水龍吟  憶秦娥若無置酒朝元亭,師厚同飲作 念奴嬌  


鷓鴣天 西都作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曾批給雨支風券,累上留云借月章。
詩万首,酒千觴。几曾著眼看侯王。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醉洛陽。


鷓鴣天

曾為梅花醉不歸。佳人挽袖乞新詞。輕紅遍寫鴛鴦帶,濃碧爭斟翡翠卮。
人已老,事皆非。花前不飲淚沾衣。如今但欲關門睡,一任梅花作雪飛。


鷓鴣天

檢盡歷頭冬又殘。愛他風雪忍他寒。拖條竹杖家家酒,上個藍輿處處山。
添老大,轉痴頑。謝天教我老來閑。道人還了鴛鴦債,紙帳梅花醉夢間。


一落索

慣被好花留住。蝶飛鶯語。少年場上醉鄉中,容易放、春歸去。
今日江南春暮。朱顏何處。莫將愁緒比飛花,花有數、愁無數。


好事近 漁父詞

搖首出紅塵,醒醉更無時節。活計綠蓑青笠,慣披霜衝雪。
晚來風定釣絲閑,上下是新月。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鴻明滅.


好事近 漁父詞

漁父長身來,只共釣竿相識。隨意轉船回棹,似飛空無跡。
蘆花開落任浮生,長醉是良策。昨夜一江風雨,都不曾听得。


好事近 漁父詞

撥轉釣魚船,江海盡為吾宅。恰向洞庭沽酒,卻錢塘橫笛。
醉顏禁冷更添紅,潮落下前磧。經過子陵灘畔,得梅花消息。


好事近 漁父詞

短棹釣船輕,江上晚煙籠碧。塞雁海鷗分路,占江天秋色。
錦鱗撥刺滿籃魚,取酒价相敵。風順片帆歸去,有何人留得。


好事近 漁父詞

失卻故山云,索手指空為客。 菜鱸魚留我,住鴛鴦湖側。
偶然添酒舊壺盧,小醉度朝夕。吹笛波樓下,有何人相識。


好事近 漁父詞

猛向這邊來,得個信音端的。天与一輪釣線,領煙波千億。
紅塵今古轉船頭,鷗鷺已陳跡。不受世間拘束,任東西南北。


臨江仙

直自鳳凰城破后,擘釵破鏡分飛。天涯海角信音稀。夢回遼海北,魂斷玉關西。
月解重圓星解聚,如何不見人歸。今春還听杜鵑啼。年年看塞雁,一十四番回。


浪淘沙 康州泊船

風約雨橫江,秋滿蓬窗。個中物色盡凄涼。更是行人行未得,獨系歸?。
擁被換殘香。黃卷堆床。開愁展恨翦思量。伊是浮云儂是夢,休問家鄉。


朝中措

先生筇杖是生涯。挑月更擔花。把住都無憎愛,放行總是煙霞。
飄然攜去,旗亭問酒,蕭寺尋茶。恰似黃酈無定,不知飛到誰家。


朝中措

登臨何處自銷憂。直北看揚州。朱雀橋邊晚市,石頭城下新秋。
昔人何在,悲涼故國,寂寞潮頭。個是一場春夢,長江不住東流。


朝中措

當年彈鋏五陵間。行處万人看。雪獵星飛羽箭,春游花簇雕鞍。
飄零到此,天涯倦客,海上蒼顏。多謝江南蘇小,尊前怪我青衫。


朝中措

紅稀綠暗掩重門。芳徑罷追尋C已是老于前歲,那堪窮似他人。
一杯自勸,江湖倦客,風雨殘春。不是酴?相伴,如何過得黃昏。


長相思

昨日晴。今日陰。樓下飛花樓上云。闌干雙淚痕。
江南人。江北人。一樣春風兩樣情。晚寒潮未平。


沙塞子

万里飄零南越,山引淚,酒添愁。不見鳳樓龍闕、又惊秋。
九日江亭閑望,蠻樹繞,瘴云浮。腸斷紅蕉花晚、水西流。


西江月

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云。不須計較苦勞心。万事原有命。
幸過三杯酒好,況逢一朵花新。片時歡笑且相親。明日陰晴未定。


點絳唇

淮海秋風,冶城飛下揚州葉。畫船催發。傾酒留君別。
臥倒金壺,相對天涯客。陽關徹。大江橫絕。淚濕杯中月。


減字木蘭花

劉郎已老。不管桃花依舊笑。要听琵琶。重院鶯啼覓謝家。
曲終人醉。多似潯陽江上淚。万里東風。國破山河落照紅。


減字木蘭花

慵歌怕酒。今日春衫惊著瘦。雙燕帘櫳。金鴨香沈客淚中。
琵琶重听。誰信人間多少恨,落日東風。吹得桃花滿院紅。


卜算子

旅雁向南飛,風雨群初失。飢渴辛勤兩翅垂,獨下寒汀立。
鷗鷺苦難親,蛇繳憂相逼。云海茫茫無處歸,誰听哀鳴急。


訴衷情

老人無复少年歡。嫌酒倦吹彈。黃昏又是風雨,樓外角聲殘。
悲故國,念塵寰。事難言。下了紙帳,曳上青氈,一任霜寒。


采桑子 彭浪磯

扁舟去作江南客,旅雁孤云。万里煙塵。回首中原淚滿巾。
碧山對晚汀洲冷,楓葉蘆根。日落波平。愁損辭鄉去國人。


采桑子

一番海角凄涼夢,卻到長安。翠帳犀帘。依舊屏斜十二山。
玉人為我調琴瑟,顰黛低鬟。云散香殘。風雨蠻溪半夜寒。


相見歡

東風吹盡江梅。橘花開。舊日吳王宮殿、長青苔。
今古事。英雄淚。老相催。長恨夕陽西去、晚潮回。


相見歡

金陵城上西樓。倚清秋。万里夕陽垂地、大江流。
中原亂。簪纓散。几時收。試倩悲風吹淚、過揚州。


卜算子

碧瓦小紅樓,芳草江南岸。雨后紗窗几陣寒,零落梨花晚。
看到水如云,送盡鴉成點。南北東西處處愁,獨倚闌干遍。


卜算子

古澗一枝梅,免被園林鎖。路遠山深不怕寒,似共春相猳。
幽思有誰知,托契都難可。獨自風流獨自香,明月來尋我。


水調歌頭 淮陰作

當年五陵下,結客占春游。紅纓翠帶,談笑跋馬水西頭。
落日經過桃葉,不管插花歸去,小袖挽人留。換酒春壺碧,脫帽醉青樓。

楚云惊,隴水散,兩飄流。如今憔悴,天涯何處可銷憂。
長揖飛鴻舊月。不知今夕煙水,都照几人愁。有淚看芳草,無路認西州。


水調歌頭 對月有感

天宇著垂象,日月共回旋。因何明月,偏被指點古來傳。
浪語修成七寶,漫說霓裳九奏,阿姊最嬋娟。憤激書青奏,伏愿听臣言。

詔六丁,驅狡兔,屏痴蟾。移根老桂,种在歷歷白榆邊。
深鎖廣寒宮殿,不許捕鷥櫛瑁舶創問匭酋稹S朗刮蘅魅保渤ざ勻脹旁病?br>

水龍吟

放船千里凌波去。略為吳山留顧。云屯水府,濤隨神女,九江東注。
北客翩然,壯心偏感,年華將暮。念伊嵩舊隱,巢由故友,南柯夢、遽如許。

回首妖氛未掃,問人間、英雄何處。奇謀報國,可怜無用,塵昏白羽。
鐵鎖橫江,錦帆衝浪,孫郎良苦。但愁敲桂棹,悲吟梁父,淚流如雨。


憶秦娥 若無置酒朝元亭,師厚同飲作

西江碧。江亭夜燕天涯客。天涯客。一杯相屬,此夕何夕。
燭殘花懶歌聲急。秦關漢苑無消息。無消息。戍樓吹角,故人難得。


念奴嬌 垂虹亭

放船縱棹,趁吳江風露,平分秋色。帆卷垂虹波面冷,初落蕭蕭楓葉。
万頃琉璃,一輪金鑒,与我成三客。碧空寥廓,瑞星銀漢爭白。
深夜悄悄魚龍,靈旗收暮靄,天光相接。瑩澈乾坤,全放出、疊玉層冰宮闕。
洗盡凡心,相忘塵世,夢想都銷歇。胸中云海,浩然猶浸明月。


念奴嬌

插天翠柳,被何人,推上一輪明月。照我藤床涼似水,飛入瑤台瓊闕。
霧冷笙簫,風輕環佩,玉鎖無人掣。閉云收盡,海光天影相接。

誰信有藥長生,素娥新鏈就,飛霜凝雪。打碎珊瑚,爭似看、仙桂扶疏橫絕。
洗盡凡心,滿身清露,冷浸蕭蕭發。明朝塵世,記取休向人說。

賞 析

鷓 鴣 天

西都作

 

我是清都山水郎,
天教懶慢帶疏狂。
曾批給露支風敕,
累奏留雲借月章。

詩萬首,
酒千觴,
幾曾著眼看侯王?
玉樓金闕慵歸去,
且插梅花醉洛陽。

 

【註釋】
 ヾ此調取名於唐人鄭崳詩句「春遊雞鹿寨,家在鷓鴣天」。又名《思越人》、
 《思佳客》等。雙調,五十五字,平韻。 ゝ西都:指洛陽。宋時稱洛陽為西
 京。 ゞ清都:傳說中天帝的居處。山水郎:為天帝管理山水的郎官。 々疏
 狂:狂放不羈。 ぁ敕(音赤):指天帝的詔令。 あ累(音磊):再三。章:
 指上呈天帝的奏章。 ぃ觴(音傷):古代盛酒的容器。 い玉樓金闕:指汴
 京的宮殿。

【品評】
   此詞袒示了作者放浪山水,傲視王侯的情懷。據《宋史》本傳載,靖康中,
 朝廷將作者召至京官,欲「處以學官」。作者固辭說:「麋鹿之性,自樂閒曠,
 爵祿非所願也」。此詞當是他由汴京返回洛陽後寫下的明志之作。詞開篇即以
 「清都山水郎」自命,表明自已愛好山水乃是出於天性,而並非趨奉儒家「仁
 者樂山,智者樂水」說的嬌情之舉。接著,「天教懶慢」句又進而聲稱自已的
 懶散的生活方式和狂放的性格特徵亦屬天賦,因而無法改變。放筆直陳中,不
 惟胸臆畢見,而且豪氣四溢,直摩東坡壁壘。「曾批給露」二句仍然假托天意
 以抒懷抱:既然天帝欽准我管理露、風、雲、月,我豈能不與之長相親和?言
 外頗見避世遠俗、棲心自然之意。換頭「詩萬首」三句遙接上片中的「疏狂」
 二字,對之進行形象化的圖解。「詩萬首、酒千觴」,既是極寫其詩思之富、
 酒量之豪,也見出他對詩酒鍾情之深。顯然,朗詠與酣飲於青山綠水之間,幾
 乎是作者的隱逸生活的全部內容。「幾曾著眼看侯王」,不僅表現了對功名富
 貴的鄙與夷,而且軒露出卑視王侯的錚錚傲骨。較之李白的「安能摧眉折腰事
 權貴」,憤恨程度有所不及,卻更見冷峻與輕蔑。結穴「玉樓金闕」二句重申
 不願返回朝廷、征逐名利,只願詩酒狂放、隱逸終老的心志,其中,「慵歸去」
 又與上片中的「懶慢」二字相應,章法雖具變化卻不失嚴密。此時正值北宋覆
 亡前夕,作者為憤世嫉俗之情所役,一味企求避世遠俗,而沒有對國事表示應
 有的關心,這是令人讀後不無遺憾的。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