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夢影


 


幽夢影序(一)在本頁
幽夢影序(二)
在本頁
幽夢影序(三)
在本頁
幽夢影序(四)
在本頁
001 讀經史子集
002 經傳與史鑒
003 善惡與人格
004 異類求知己
005 心腸與菩薩
006 主角與配角
007 妙音與惡聲
008 節日與朋友
009 物類中神仙
010 入世與出世
011 自然與人格
012 交友與讀書
013 書法與做人
014 人入詩與物入畫
015 少年與老成
016 春天與秋天
017 花月美人與翰墨棋酒
018 自由的道路
019 有偶與無獨
020 冬夏和三余
021 莊周與蝴蝶
022 事物的因果
023 煙雨、貧病與賣花聲
024 才子與福慧
025 新月與缺月
026 躬耕與樵薪
027 人生十大恨
028 鑒賞的角度
029 玄妙與魂夢
030 縮地、招魂與臥游
031 不幸與缺陷
032 愛花心與愛美人
033 解語與生香
034 窗內與窗外
035 讀書與閱歷
036 指揮雨師信
037 貧富與憂樂
038 富鬼與尊鬼
039 才子蝶與美人花
040 雪花酒月與山水
041 聲音的聯想
042 節日的次第
043 下雨的功能
044 古之失傳者
045 詩僧與詩道
046 萱草與杜鵑
047 稚者不可厭
048 耳聞與目見
049 仙佛與極樂
050 富貴與貧賤
051 目鼻舌手耳
052 聲音與遠近
053 識字與執管
054 人間極樂事
055 姓氏之優劣
056 花之色香味
057 山林與市朝
058 云物最難畫
059 人生之全福
060 日工與日賤
061 相稱與相反
062 春雨、夏雨與秋雨
063 全人的定義
064 武人與文人
065 武事與文章
066 斗方的學問
067 情真與才趣
068 蓮兼色香實
069 著書與注書
070 崇名的悲劇
071 文體之嬗變
072 友道之可貴
073 大家與名家
074 自然與清虛
075 北東西與前后左右
076 佛道不可廢
077 專業與實用
078 方外與紅裙
079 石頭的講究
080 律己與處世
081 完糧與布施
082 角度與效果
083 月下的妙處
084 山水的妙處
085 計劃之長短
086 雨中宜所為
087 詩文與詞曲
088 追求與不求
089 知一與知二
090 直世界與橫世界
091 先天與后天
092 書籍與人生
093 知己之難易
094 善人與惡人
095 人生的福氣
096 人莫樂于閒
097 文章與山水
098 怒書、悟書與哀書
099 讀書最為樂
100 奇書與密友
101 密友之定義
102 風流與真率
103 名心與美酒
104 芰荷與金石
105 悅耳與宜目
106 粉后看曉妝
107 古人不朽令人思


108 前生茫茫不可知
109 文章與錦繡
110 花月與美人
111 實際與虛設
112 恨不見古人
113 松樹的妙用
114 玩月之方法
115 甘食與悅色
116 事物的兩面
117 酒色與財氣
118 退一步之法
119 與古人交友
120 齋僧與祝壽
121 妻妾與錢境
122 創新與溫故
123 字與畫同源
124 忙人與閒人
125 一般與特殊
126 小不平與大不平
127 諛罵與口筆
128 多情、紅顏與能詩
129 花木與人格
130 物能感人者
131 妻子與奴婢
132 涉獵與清高
133 美人的定義
134 人是什麼物
135 有福不知享
136 論花的嫁娶
137 五色與黑白
138 快意事與得意書
139 春夏秋冬風
140 冰裂紋小論
141 鳥中之高士
142 生產與交游
143 婦人識字無過錯
144 讀書游山水
145 工巧與樸素
146 獨坐與孤眠
147 官聲與花案
148 丘壑與煙霞
149 俗言不足據
150 多情、好飲與喜讀
151 蛛蝶與驢馬
152 立品與涉世
153 動植知人倫
154 豪傑與文人
155 牛馬與鹿豕
156 至文與血淚
157 情字與才字
158 孔子與釋迦
159 山水與詩酒
160 以身來講學
161 雄性與雌性
162 器物之不幸
163 人生須適意
164 蟲鳥與文人
165 鏡無知而幸
166 百忍與乖戾
167 合中庸之道
168 作文與裁制
169 自然之尤物
170 愛惜解語花
171 便面與氣質
172 腐朽為神奇
173 貌醜與文通
174 游玩需緣分
175 貧富與世風
176 一生好安排
177 君子的立場
178 傲骨與傲心
179 蟬蜂與人格
180 癡愚拙狂與奸黠強佞
181 音樂與鳥獸
182 痛癢與苦酸
183 影子與繪畫
184 無字之書與最上禪機
185 詩酒與佳麗
186 才貌雙全者
187 佳硯與美妾
188 快樂的方式
189 胎卵與濕化
190 用形與用神
191 才子相憐與美人相妒
192 建大會祭才子佳人
193 天地之替身
194 天極不難做
195 擲玩升官圖
196 動植有三教
197 佛教之寓言
198 東坡和陶詩
199 佳句惜無對
200 琴心、手談與泛舟、美人
201 影子的施受
202 水風雨之聲
203 文人與富人
204 閒忙與忙閒
205 讀經與讀史
206 城市中的人
207 鄉居須良朋
208 花鳥中聖賢
209 臭腐與神奇
210 黑白與香臭
211 治君子與治小人
212 物不能自為
213 詩必窮而工
原跋(一)
原跋(二)
幽夢影跋

 

 

幽夢影序(一)

□余窮經讀史之余,好覽稗官小說,自唐以來不下數百種。不但可以備考遺志,亦可以增長意

識。如游名山大川者,必探斷崖絕壑;玩喬松古柏者,必採秀草幽花。使耳目一新,襟情怡宕。

此非頭巾能戴、章句腐儒之所知也。

  故余于詠詩撰文之暇,筆錄古軼事、今新聞,自少至老,雜著數十種。如《說史》、《說詩》、

《黨鑒》、《盈鑒》、《東山談苑》、《汗青余語》、《硯林不妄語》、《述茶史補》、

《四蓮花齋雜錄》、《曼翁漫錄》、《禪林漫錄》、《讀史浮白集》、《古今書字辨訛》、

《秋雪叢談》、《金陵野抄》之類,雖未雕版問世,而友人借抄,幾遍東南諸郡,直可傲子云而

睨君山矣!

  天都張仲子心齋,家積縹緗,胸羅星宿,筆花繚繞,墨沈淋漓。其所著述,與余旗鼓相當,爭奇

斗富,如孫伯符與太史子義相遇于神亭;又如石崇、王愷擊碎珊瑚時也。

   其《幽夢影》一書,尤多格言妙論。言人之所不能言,道人之所未經道。展味低徊,似餐帝

漿沆瀣,聽鈞天之廣樂,不知此身在下方塵世矣。至如:□
□ 
   律己宜帶秋氣, 處世宜帶春氣。
□ 
   婢可以當奴, 奴不可以當婢。
□ 
   無損于世謂之善人,有害于世謂之惡人。
□ 
   尋樂境乃學仙, 避苦境乃學佛。

   超超玄著,絕勝支許清談。

   人當鏤心銘肺,豈止佩韋書紳而已哉!
□□
   曼持老人余懷廣霞制

  幽夢影序(二)

□心齋所著書滿家,皆含經咀史,自出機杼,卓然可傳。是編是其一臠片羽,然三才之理,萬物

之情,古今人事之變,皆在是矣。

  顧題之以夢且影云者,吾聞海外有國焉。夜長而晝短,以晝之所為為幻,以夢之所遇為真;

又聞人有惡其影而欲逃之者。然則夢也者,乃其所以為覺;影也者,乃其所以為形也耶?
□□
  廣叟辭之隱語,言無罪而聞足戒,是則心齋所為盡心焉者也。讀是編也,其可以聞破夢之鐘,

而就陰以息影也夫!
□□
  江東同學弟孫致彌題

幽夢影序(三)

□張心齋先生,家自黃山,才奔陸海。丹榴賦就,錦月投懷;芍藥辭成,敏花作饌。蘇子瞻“十

三樓外”,景物猶然;杜枚之“廿四橋頭”,流風仍在。靜能見性,洵哉人我不間而喜嗔不形!

弱僅勝衣,或者清虛日來而滓穢日去。憐才惜玉,心是靈犀;繡腹錦胸,身同丹鳳。花間選句,

盡來珠玉之音;月下題詞,已滿珊瑚之笥。豈如蘭台作賦,僅別東西;漆園著書,徒分內外而已

哉!

  然而繁文艷語,止才子余能;而卓識奇思,誠詞人本色。若夫舒性情而為著述,緣閱歷以作篇

章,清如夢室之鐘,令人猛省;響若尼山之鐸,別有深思。則《幽夢影》一書 誠不能已于手舞

足蹈、心曠神怡也!

  其云“益人謂善,害物謂惡”感仿佛乎外王內聖之言;又謂“律己宜秋,處世宜春”,亦陶

溶乎誠意正心之旨。他如片花寸草,均有會心;遙水近山,不遺玄想。息機物外,古人之糟粕不

論;信手拈時,造化之精微入悟。湖山乘興,盡可投囊;風月維潭,兼供揮麈。金繩覺路,宏開入

夢之毫;寶筏迷津,直渡文長之舌。以風流為道學,寓教化于詼諧。

  為色為空,知猶有這個在;如夢如影,且應做如是觀。
□□
  曼持老人余懷廣霞制

幽夢影序(四)

□記曰:“和順積于中,英華發于外。”

  凡文人之立言,皆英華之發于外者也。無不本乎中之積,而適與其人肖焉。是故其人賢者,

其言雅;其人哲者,其言快;其人高者,其言爽;其人達者,其言曠;其人奇者,其言創;其人韻者,

其言多情思。張子所云:

  對淵博友如讀異書,對風雅友如讀名人詩文,對謹飭友如讀聖賢經傳,對滑稽友如閱傳奇小

說。

  正此意也。

  彼在昔立言之人,到今傳者,豈徒傳其言哉!傳其人而已矣。今舉集中之言,有快若並州之剪,

有爽若哀家之梨,有雅若鈞天之奏,有曠若空谷之音;創者則如新錦出機,多情則如游絲裊樹。

以為賢人可也,以為達人、奇人可也,以為哲人可也。譬之瀛洲之木,日中視之,一葉百形。

  張子以一人而兼眾妙,其殆瀛木之影歟?

  然則閱乎此一編,不啻與張子晤對,罄彼我之懷!又奚俟夢中相尋,以致迷不知路,中道而返

哉!
□□
  同學弟松溪王 拜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