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 幾 道

簡  介 詞 選 賞 析

 

簡  介

字叔原,號第七子。生卒年未詳,或雲當在1030-1106間。他雖然出身宦門,卻不願趨炎附勢,隨俗俯仰,固守孤傲耿介之本性,因而仕途偃蹇。曾監許田鎮,遷乾寧軍通判、開封府推官。後退職家居。詞擅小令,多寫人生聚散與愛情離合之悲歡,情韻淒婉,文辭清麗。有《小山詞》。

詞  選

臨江仙  蝶戀花  鷓鴣天   生查子 南鄉子 減字木蘭花   清平樂  木蘭花 菩薩蠻  碧牡丹 玉樓春  阮郎歸  浣溪沙  六 令  愁倚欄令 御街行 浪淘沙 訴衷情 破陣子 點絳唇  梁州令 虞美人  采桑子   思遠人 留春

臨江仙

夢后樓台高鎖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卻來時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苹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相思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云歸.  


臨江仙

淡水三年歡意危弦几夜离情曉霜紅葉舞歸程.
客情今古道秋夢短長亭.

綠酒尊前清淚陽關疊里离聲少陵詩思舊才名.
云鴻相約處煙霧九重城.



臨江仙

斗草階前初見穿針樓上曾逢.羅裙香露玉釵風
靚妝眉沁綠羞臉粉生紅.

流水便隨春遠行云終与誰同.酒醒長恨錦屏空
相尋夢里路飛雨落花中.


臨江仙

身外閑愁空滿眼中歡事常稀明年應賦送君詩.
細從今夜數相會几多時.

淺酒欲邀誰勸深情惟有君知.東溪春盡好同歸
柳垂江上影梅謝雪中枝.



臨江仙

旖旎仙花解語輕盈春柳能眠.玉樓深處綺窗前
夢回芳草夜歌罷落梅天.

沉水濃熏繡被流霞淺酌金船.綠嬌紅小正堪怜
莫如云易散須似月頻圓.


臨江仙

長愛碧闌干影芙蓉秋水開時臉紅凝露學嬌啼.
霞觴熏冷艷云髻裊纖枝.

煙雨依前時候霜叢如舊芳菲与誰同醉采香歸.
去年花下客今似燕雙飛.



臨江仙

東野亡來無麗句于君去后少交親追思往事好沾巾.
白頭王建在猶見詠詩人.

學道深山空自老留名千載不干身酒筵歌席莫辭頻.
爭如南陌上占取一年春.



蝶戀花

卷絮風頭寒欲盡墜粉飄紅日日香成陣.新酒又添殘酒困今春不減前春恨.

蝶去鶯飛無處問隔水高樓望斷雙魚信.惱亂層波橫一寸斜陽只与黃昏近.



蝶戀花

夢入江南煙水路行盡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銷魂無說處覺來惆悵銷魂誤.

欲盡此情書尺素浮雁沈魚終了無憑据.卻倚緩弦歌別緒斷腸移破秦箏柱.  


蝶戀花

醉別西樓醒不記春夢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還少睡畫屏閑展吳山翠.

衣上酒痕詩里字點點行行總是凄涼意.紅燭自怜無好計夜寒空替人垂淚.



蝶戀花

笑艷秋蓮生綠浦紅臉青腰.舊識凌波女照影弄妝嬌欲語西風豈是繁華主.

可恨良辰天不与才過斜陽又是黃昏雨.朝落暮開空自許竟無人解知心苦. 


蝶戀花

庭院碧苔紅葉遍金菊開時已近重陽宴.日日露荷凋綠扇粉塘煙水澄如練.

試倚涼風醒酒面雁字來時恰向層樓見.几點護霜云影轉誰家蘆管吹秋怨.


蝶戀花

碧草池塘春又晚小葉風嬌尚學娥妝淺.雙燕來時還念遠珠帘繡戶楊花滿.

綠柱頻移弦易斷細看秦箏正似人情短.一曲啼烏心緒亂紅顏暗与流年換.  


蝶戀花

碧玉高樓臨水住紅杏開時花底曾相遇.一曲陽春春已暮曉鶯聲斷朝云去.

遠水來從樓下路過盡流波未得魚中素.月細風尖垂柳渡夢魂長在分襟處.



鷓鴣天

守得蓮開結伴游約開萍葉上蘭舟.來時浦口云隨棹采罷江邊月滿樓.

花不語,水空流年年拚得為花愁.明朝万一西風勁爭向朱顏不耐秋.


鷓鴣天

彩袖殷勤捧玉鐘當年拚卻醉顏紅.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

從別后,憶相逢几回魂夢与君同.今宵剩把銀榙照猶恐相逢是夢中.



鷓鴣天

醉拍春衫惜舊香天將离恨惱疏狂.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

云渺渺,水茫茫征人歸路許多長.相思本是無憑語莫向花箋費淚行. 


鷓鴣天

小令尊前見玉簫銀燈一曲太妖嬈.歌中醉倒誰能恨唱罷歸來酒未消.

春悄悄,夜迢迢碧云天共楚宮遙.夢魂慣得無拘檢又踏楊花過謝橋.



鷓鴣天

十里樓台倚翠微百花深處杜鵑啼.殷勤自与行人語不似流鶯取次飛.

惊夢覺,弄晴時聲聲只道不如歸.天涯豈是無歸意爭奈歸期未可期.



鷓鷓天

陌上蒙蒙殘絮飛杜鵑花里杜鵑啼.年年底事不歸去怨月愁煙長為誰.

梅雨細,曉風微倚樓人听欲沾衣.故園三度群花謝曼倩天涯猶未歸.


鷓鴣天

當日佳期鵲誤傳至今猶作斷腸仙.橋成漢渚星波外人在鶯歌鳳舞前.

歡盡夜,別經年別多歡少奈何天.情知此會無長計咫尺涼蟾亦未圓.


鷓鴣天

手拈香箋憶小蓮欲將遺恨倩誰傳.歸來獨臥逍遙夜夢里相逢酩酊天.

花易落,月難圓只應花月似歡緣.秦箏算有心情在試寫离聲入舊弦.


生查子

金鞍美少年去躍青驄馬.牽系玉樓人繡被春寒夜.

消息未歸來寒食梨花謝.無處說相思背面秋千下.    


生查子

關山夢魂長魚雁音塵少.兩鬢可怜青只為相思老.

歸夢碧紗窗說与人人道.真個別离難不似相逢好.


生查子

墜雨已辭云流水難歸浦.遺恨几時休心抵秋蓮苦.

忍淚不能歌試托哀弦語.弦語愿相逢知有相逢否.  


生查子

長恨涉江遙移近溪頭住.閑蕩木蘭舟誤入雙鴛浦.

無端輕薄云暗作廉纖雨.翠袖不胜寒欲向荷花語.


生查子

官身几日閑世事何時足.君貌不長紅我鬢無重綠.

榴花滿盞香金縷多情曲.且盡眼中歡莫嘆時光促.    



生查子

春從何處歸試向溪邊問.岸柳弄嬌黃隴麥回青潤.

多情美少年屈指芳菲近.誰寄岭頭梅來報江南信.


南鄉子

淥水帶青潮水上朱闌小渡橋.橋上女儿雙笑靨
妖嬈倚著闌干弄柳條.

月夜与花朝減字偷聲按玉簫.柳外行人回首處
迢迢若比銀河路更遙.    


南鄉子

新月又如眉長笛誰教月下吹.樓倚暮云初見雁
南飛謾道行人雁后歸.

意欲夢佳期夢里關山路不知.卻待短書來破恨
應遲還是涼生玉枕時.


南鄉子

畫鴨懶熏香繡茵猶展舊鴛鴦.不似同衾愁易曉
空床細剔銀燈怨漏長.

几夜月波涼夢魂隨月到蘭房.殘睡覺來人又遠
難忘便是無情也斷腸.    


減字木蘭花

長楊輦路綠滿當年攜手處.試逐春風重到宮花花樹中.

芳菲繞遍今日不如前日健.酒罷凄涼新恨猶添舊恨長.


清平樂

留人不住醉解蘭舟去.一棹碧濤春水路過盡曉鶯啼處.

渡頭楊柳青青枝枝葉葉离情.此后錦書休寄畫樓云雨無憑.  


清平樂

蕙心堪怨也逐春風轉.丹杏牆東當日見幽會綠窗題遍.

眼中前事分明可怜如夢難憑.都把舊時薄幸只消今日無情.


清平樂

 弦寫意意密弦聲碎.書得鳳箋無限事猶恨春心難寄.

臥听疏雨梧桐雨余淡月朦朧.一夜夢魂何處那回楊葉樓中. 



清平樂

波紋碧皺曲水清明后.折得疏梅香滿袖暗喜春紅依舊.

歸來紫陌東頭金釵換酒消愁.柳影深深細路花梢小小層樓.



木蘭花

秋千院落重帘暮彩筆閑來題繡戶.牆頭丹杏雨余花門外綠楊風后絮.

朝云信斷知何處應作襄王春夢去.紫騮認得舊游蹤嘶過畫橋東畔路. 



木蘭花

初心已恨花期晚別后相思長在眼.蘭衾猶有舊時香每到夢回珠淚滿.

多應不信人腸斷几夜夜寒誰共暖.欲將恩愛結來生只恐來生緣又短.


菩薩蠻

哀箏一弄湘江曲聲聲寫盡湘波綠.纖指十三弦
細將幽恨傳.

當筵秋水慢玉柱斜飛雁.彈到斷腸時春山眉黛低.


菩薩蠻

相逢欲話相思苦淺情肯信相思否.還恐漫相思
淺情人不知.

憶曾攜手處月滿窗前路.長到月來時不眠猶待伊.



菩薩蠻

來時楊柳東橋路曲中暗有相期處.明月好因緣
欲圓還未圓.

卻尋芳草去畫扇遮微雨.飛絮莫無情閑花應笑人.


碧牡丹

翠袖疏紈扇涼葉催歸燕.一夜西風几度傷高怀遠.細菊枝頭開嫩香還遍月痕依舊庭院.

事何限悵望秋意晚.离人鬢花將換靜憶天涯路.比此情猶短試約鸞箋.傳素期良愿南云應有新雁.


玉樓春

東風又作無情計艷粉嬌紅吹滿地.碧樓帘影不遮愁還似去年今日意.

誰知錯管春殘事到處登臨曾費淚.此時金盞直須深看盡落花能几醉.  


玉樓春

當年信道無情价桃葉尊前論別夜.臉紅心緒學梅妝眉翠工夫如月畫.

來時醉倒旗亭下知是阿誰扶上馬.憶曾挑盡五更燈不記臨分多少話.


阮郎歸

舊香殘粉似當初人情恨不如.一春猶有數行書
秋來書更疏.

衾鳳冷,枕鴛孤愁腸待酒舒.夢魂縱有也成虛
那堪和夢無.    


阮郎歸

天邊金掌露成霜云隨雁字長.綠杯紅袖趁重陽
人情似故鄉.

蘭佩紫,菊簪黃殷勤理舊狂.欲將沉醉換悲涼
清歌莫斷腸.


阮郎歸

粉痕閑印玉尖纖啼紅傍晚奩.舊寒新暖尚相兼
梅疏待雪添.

春冉冉,恨懨懨章台對卷帘.個人鞭影弄涼蟾
樓前側帽檐.


阮郎歸

來時紅日弄窗紗春紅入睡霞.去時庭樹欲栖鴉
香屏掩月斜.

收翠羽,整妝華青驪信又差.玉笙猶戀碧桃花
今宵未憶家.


浣溪沙

家近旗亭酒易酤花時長得醉工夫伴人歌笑懶妝梳.

戶外綠楊春系馬床前紅燭夜呼盧相逢還解有情無.    


浣溪沙

午醉西橋夕未醒雨花凄斷不堪听歸時應減鬢邊青.

衣化客塵今古道柳含春意短長亭鳳樓爭見路旁情.


六 令

綠陰春盡飛絮繞香閣.晚來翠眉宮樣巧把遠山學.一寸狂心未說已向橫波覺.畫帘遮匝新翻曲妙暗許閑人帶偷〔 舀〕.

前度書多隱語意淺愁難答.昨夜詩有回紋韻險還慵押.都待笙歌散了記取留時霎.不消紅蜡
閑云歸后月在庭花舊闌角.     


六 令

雪殘風信悠揚春消息.天涯倚樓新恨楊柳几絲碧.還是南云雁少錦字無端的.寶釵瑤席彩弦聲里拚作尊前未歸客.

遙想疏梅此際月底香英白.別后誰繞前溪手揀繁枝摘.莫道傷高恨遠付与臨風笛.盡堪愁寂
花時往事更有多情個人憶.


愁倚欄令

憑江閣看煙鴻恨春濃.還有當年聞笛淚酒東風.

時候草綠花紅斜陽外遠水溶溶.渾似阿蓮雙枕畔畫屏中.


御街行

街南綠樹春饒絮雪滿游春路.樹頭花艷雜嬌云
樹底人家朱戶.北樓閑上疏帘高卷直見街南樹.

欄干倚盡猶慵去几度黃昏雨.晚春盤馬踏青苔
曾傍綠陰深駐.落花猶在香屏空掩人面知何處.


浪淘沙

小綠間長紅露蕊煙叢花開花落昔年同.惟恨花前攜手處往事成空.

山遠水重重一笑難逢已拚長在別离中.霜鬢知他從此去几度春風.


訴衷情

長因蕙草憶羅裙綠腰沉水熏.闌干曲處人靜
曾共倚黃昏.

風有韻,月無痕暗消魂.擬將幽恨試寫殘花
寄与朝云.


破陣子

柳下笙歌庭院花間姊妹秋千記得春樓當日事.
寫向紅窗夜月前憑誰寄小蓮.

絳蜡等閑陪淚吳蚕到了纏綿綠鬢能供多少恨.
未肯無情比斷弦今年老去年.   


點絳唇

花信來時恨無人似花依舊.又成春瘦折斷門前柳.

天与多情不与長相守.分飛后淚痕和酒占了雙羅袖.


點絳唇

妝席相逢旋勻紅淚歌金縷.意中曾許欲共吹花去.

長愛荷香柳色殷橋路.留人住淡煙微雨好個雙栖處.  


梁州令

莫唱陽關曲淚濕當年金縷.离歌自古最消魂聞歌更在魂消處.

南樓楊柳多情緒不系行人住.人情卻似飛絮悠揚便逐春風去.


虞美人

閑敲玉鐙隋堤路一笑開朱戶.素云凝澹月嬋娟
門外鴨頭春水、木蘭船.

吹花拾蕊嬉游慣天与相逢晚.一聲長笛倚樓時
應恨不題紅葉、寄相思.  


虞美人

飛花自有牽情處不向枝邊墜.隨風飄蕩已堪愁
更伴東流流水、遇秦樓.

樓中翠黛含春怨閑倚闌干遍.自彈雙淚惜春紅
暗恨玉顏光景、与花同.    


虞美人

曲闌干外天如水昨夜還曾憶.初將明月比佳期
長向月圓時候、望人歸.

羅衣著破前香在舊意誰教改.一春离恨懶調弦
猶有兩行閑淚、寶箏前.  


虞美人

玉簫吹遍煙花路小謝經年去.更教誰畫遠山眉
又是陌頭風細、惱人時.

時光不解年年好葉上秋聲早.可怜蝴蝶易分飛
只有杏梁雙燕、每來歸.


采桑子

秋千散后朦朧月滿院人閑.几處雕闌一夜風吹杏粉殘.

昭陽殿里春衣就金縷初干.莫信朝寒明日花前試舞看.    


采桑子

高吟爛醉淮西月詩酒相留.明日歸舟碧藕花中醉過秋.

文姬贈別雙團扇自寫銀鉤.散盡离愁攜得清風出畫樓.


采桑子

日高庭院楊花轉閑淡春風.昨夜匆匆顰入遙山翠黛中.

金盆水冷菱花淨滿面殘紅.欲洗猶慵弦上啼烏此夜同.   


采桑子

秋來更覺銷魂苦小字還稀.坐想行思怎得相看似舊時.

南樓把手憑肩處風月應知.別后除非夢里時時得見伊.


采桑子

誰將一點凄涼意送入低眉.書箔閑垂多是今宵得睡遲.

夜痕記盡窗間月曾誤心期.准擬相思還是窗前記月時.


采桑子

非花非霧前時見滿眼嬌春.淺笑微顰恨隔垂帘看未真.

殷勤借問家何處不在紅塵.若是朝云宜作今宵夢里人.


采桑子

別來長憶西樓事結遍蘭襟.遺恨重尋弦斷相如綠綺琴.

何時一枕逍遙夜細話初心.若問如今也似當時著意深.  


思遠人

紅葉黃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飛云過盡歸鴻無信何處寄書得.

淚彈不盡當窗滴就硯旋研墨.漸寫到別來此情深處紅箋為無色.


留春令

畫屏天畔夢回依約.十洲云水手拈紅箋寄人書寫無限、傷春事.

別浦高樓曾漫倚對江南千里.樓下分流水聲中
有當日、憑高淚.     

賞 析

浣 溪 沙

 
一曲新詞酒一杯,
去年天氣舊亭台,
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識燕歸來。
小園香徑獨徘徊。

 

【註釋】
 ヾ此調原為唐教坊曲,因西施浣紗於若耶溪,故又名《浣溪紗》或《浣紗溪》。
 有平韻、仄韻兩體,均為雙調四十二字。 ゝ「去年」句:語本唐人鄧谷《和
 知己秋日傷懷》詩「流水歌聲共不回,去年天氣舊池台」。 ゞ香徑:花園裡
 的小路。

【品評】
   這是晏殊詞中最為膾灸人口的篇章。詞的上片通過對眼前景物的詠歎,將
 懷舊之感、傷今之情與惜時之意交織、融合在一起。「一曲新詞酒一杯」,所
 展示的是「對酒當歌」的情景,似乎主人公十分醉心於宴飲涵詠之樂。的確,
 作為安享尊榮而又崇文尚雅的「太平宰相」,以歌侑酒,是作者習於問津、也
 樂於問津的娛情遣興方式之一。然而在作者的記憶中,最難忘懷的卻是去年的
 那次歌宴。「去年天氣」句,點出眼前的陽春煙景既與去年無異,而作者置身
 的亭台也恰好是昔日飲酒聽歌的場所。故地重臨,懷舊自不可免。此句中正包
 蘊著一種景物依舊而人事全非的懷舊之感。在這種懷舊之感中又糅合著深婉的
 傷今之情。這樣,作者縱然襟懷沖澹,又怎能沒有些微的傷感呢?「夕陽西下」
 句,不僅是惋惜時光的匆匆流逝,同時也是慨歎昔日與伊人同樂的情景已一去
 不返。細味「幾時回」三字,所折射出的似乎是一種企盼其返、卻又情知難返
 的紆細心態。下片仍以融情於景的筆法申發前意。「無可奈何」二句,屬對工
 切,聲韻和諧,寓意深婉,一向稱為名對。唯其如此,作者既用於此詞,又用
 於《示張寺丞王校勘》一詩。上句對春光的流逝示惋惜之情,下句對巢燕的歸
 來興懷舊之感。人間生死,同花開花落一樣,不由自主,所以說「無何奈何」。
 舊地重遊,前塵影事,若幻若真,所以說「似曾相識」。滲透在句中的是一種
 混雜著眷戀和悵惆,既似沖澹又似深婉的人生悵觸。因此,此詞不但以詞境勝,
 還兼以理致勝。後來蘇軾的詞,就大暢此風了。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

 

鷓 鴣 天

 
彩袖殷勤捧玉鐘,
當年拚卻醉顏紅。
舞低楊柳樓心月,
歌盡桃花扇底風。

從別後,
憶相逢,
幾回魂夢與君同。
今宵剩把銀釭照,
猶恐相逢是夢中。

 

註釋】
 ヾ此調取名於唐人鄭崳詩句「春遊雞鹿寨,家在鷓鴣天」。又名《思越人》、
 《思佳客》等。雙調,五十五字,平韻。 ゝ彩袖:指代身穿彩色舞衣的歌女。
 玉鐘:酒杯的美稱。 ゞ拚卻:不惜,甘願。 々樓心:一作「樓頭」。  
 ぁ扇底:一作「扇影」。 あ相逢:詞中「相逢」凡二見,前一指初逢,後一
 指重逢,其意有別。 ぃ剩把:盡把,只把,再三把。釭(音剛):燈。

【品評】
   此詞表現的是一對戀人的「愛情三部曲」:初盟,別離,重逢。「彩袖殷
 勤」二句,一著筆於對方,一落墨於自身,既展現了二人初識時的特定情境,
 也披露了二人一見傾心、願托終身之際的曲折心態。「彩袖」,說明對方並非
 與自已門第相配的大家閨秀,而不過是侑酒於華宴的歌女。但此時伊人殷勤捧
 杯勸飲,卻不僅僅是履行侑酒之責,而欲藉此暗通情愫。而心有屢犀的作者又
 何嘗不諳其意?為了報答她於已獨鐘的深情,他開懷暢飲,不惜一醉。這就寫
 出了感情的雙向交流。「舞低楊柳」二句描寫歌舞場面,渲染歡樂氣氛,是對
 初識、亦即初盟時的情境的進一步勾畫。不徑言伊人舞姿曼妙,歌聲婉轉,而
 借時間的推移,從側面表現出其盡態極妍,是作者的獨出機杼之處。「舞低」
 句既點出了艷舞的持續之久,又將月升日沉的自然現象化為其動態效應。「歌
 盡」句由暗示伊人輕搖紉扇,盡興演唱,直至精被力竭,才暫歌喉——扇底風
 盡,不正意味著歌喉暫歇?這種竟夜歌舞、通宵歡宴的情景,無疑從一個側面
 反映出宋代文人階層的生活情趣。但作者之所以對它歷久難忘,卻不僅僅是出
 於對昔日歌舞生涯的眷念,更因為那是他與伊人相識相戀的契機。這兩句造語
 精麗,發想新奇,於織濃綺華中別見韶秀之美,因而深為後代詞論家所推賞。
 下片一筆躍至別後的相思,而將初盟以迄別離的種種情事盡皆略去,頗見剪裁
 之工。「從別後」二句點明初逢的場面是其別後懷念的主要內容。「幾回魂夢」
 句直訴魂牽夢瑩的相思情懷。「與君同」暗示不獨自已如此,對方亦復頻入夢
 境,想思無已,但夢中重逢的歡娛極其短暫,夢後獨處的淒愴卻格外深長。如
 是者三,必然既想入夢,又怕入夢,乃至將夢作真、將真作夢。這就逗出「今
 宵剩把」二句:作者以「剩把」、「猶恐」前後勾連,通過持燈反覆照看而猶
 難以釋然這一對眷戀至深的情侶久別重逢的那種驚喜交集、喜極轉憂的特殊心
 態。 唯其眷戀至深才唯恐此番又是將夢作真。 陳廷焯《白雨齊詞話》評曰:
 「下半闋曲折深婉,自有艷詞,更不得不讓伊獨步。」這當不是溢美之辭。當
 然,末二句也許受到杜甫詩「夜闌更秉獨,相對如夢寐」(《羌村三首》之一)
 及司空曙詩「乍見翻疑夢,相悲各問年」(《雲陽館與韓紳宿別》)的啟發。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