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清 照

簡  介 詞 選 賞 析

簡  介

1.

李清照(1084-約1151)﹕南宋女詞人。號易安居士,齊州章丘(今屬山東)人。父李格非為當時著名學者,夫趙明誠為金石考據家。早期生活優裕,與明誠共同致力於書畫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據中原,流寓南方,明誠病死,境遇孤苦。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閒生活,後期多悲嘆身世,情調感傷,有的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闢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情致,提出詞“別是一家”之說,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並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人有《李清照集校注》。(《辭海》1989年版)

男中李後主,女中李易安,極是當行本色。前此太白,故稱詞家三李。(沈去矜)
 

清照以一婦人,而詞格乃抗軼周柳,雖篇帙無多,固不能不寶而存之,為詞家一大宗矣。(《四庫提要》)

李易安作重陽《醉花陰》詞,函致趙明誠雲雲。明誠自愧勿如。乃忘寢食,三日夜得十五闋,雜易安作以示陸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有‘莫道不銷魂’三句絕佳。”正易安作也。(《詞苑叢談》)

李易安詞,獨闢門徑,居然可觀,其源自淮海、大晟,而鑄語則多生造,婦人有此,可謂奇矣。(《白雨齋詞話》)

易安佳句,如《一剪梅》起七字雲﹕“紅藕香殘玉簟秋”,精秀特絕,真不食人間煙火者。(同上書)
 

2.女詞人李清照

 中國文學史上,代表一個時代的文學產物,我們大家都會隨口說出: 唐詩、宋詞、元曲。 唐、宋、元三代,取傑出的 位女作家,便是李清照(自號匢安居士 ,生於北未神宗元豐四年——1081)。她在詞壇獲得極高的榮譽 。四庫全書提要云: 『清照以一婦人而詞格及抗軼周柳,雖篇帙無多,固不能不保而存之 ,為詞家一大宗矣。』 此外,有人把她和李太白、李後主(煜)並舉,稱為詞家三李。詞家 三李之說,自來詞人大多數是承認的,李清照在詞這方面的造詣,袛 此一說,也可作證明了。 李清照是山東濟南人,她出生於貴族底書香之家,父親李格非,曾官 禮部侍郎,提點京東刑獄。是一個很風雅的官員。擔宋史本傳說,李 格非工於詞章,文字活潑,敘述傳情生動清洵,而且有些出世的傾向 ,生平祗慕陶淵明一流人。可惜他的作品失傳,我們已無緣見到了。 李清照的成為一代詞人,除得力於家學之外,她有一個好丈夫,也極 為重要。李清照的丈夫趙明誠(德甫),對考古學極下功夫,以『金 石錄』一書名滿天下。李清照是參加工作的,這本書,集先秦及漢唐 器石刻等加以考詮,全書共三十卷,花去他們夫婦很長的時間。 有一年的重九,李清照填了一闋『醉花陰』詞,寄給丈夫——趙明誠 接到這闋詞,窮三日夜之力,填了十五闋,把妻子的那一闋也抄雜在 堶情A不標明作者,拿去給內行朋友們品評,那一闋最好。他的朋友 們細細地研看了幾遍,然後指下面那闋: 『薄霧濃云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櫥,半夜涼初 透。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 花瘦。』……朋友們不但說這闋最好,而且稱『莫道不消魂,簾卷西 風,人比黃花瘦。』三句為名句。這正是李清照所作,趙明誠自此之 後,對妻子便甘拜下風了。

 

 

李清照

楔子 生平梗概 代表著作 軼事 評價

 1.楔子:

  記憶中,曾在泛黃的書籤上讀到這些詞句:「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纔下眉頭,卻上心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讀到這些詞句,在泛黃的書籤上,書籤夾在一本宋朝的日記堙A記一個少女甜蜜的婚姻與戀愛,記一個少婦的相思與牽掛,記一個女人的亡夫之痛,家國之悲。

  當書籤飄落,我們的心湖都起了漣漪,當我們細讀她一首又一首的詞,或許,一些最真的,最被壓抑的情感,將會佔上眉頭,也佔上我們防衛森嚴的心頭。

2.生平梗概:

  李清照(自號易安居士,生於北宋神宗元豐田年-一O八一)。卒年不詳。

  李清照是山東濟南人,她出生於貴族底書香之家,父親李格非,曾官禮部侍郎,提點京東刑獄。是一個很風雅的官員。清照的母親王氏,是王拱辰的孫女,王拱辰是狀元,家學淵源,李清照的丈夫趙明誠(德父),對考古學極下功夫,以『金石錄』一書名滿天下。趙明誠的父親趙挺之曾作宰相,山東諸誠人。他和清照同年,他們是二十歲結婚的。那時,趙明誠還是太學生,雖係宰相之子,但無  習氣,他們結婚之後,閨房之樂,在於學問方面的共同研究。

  趙明誠在婚後曾做幾個地方的長吏,曾知萊淄兩州(山東)及湖州太守(浙江。但未到任),他家原相當富有,而明誠數服官,收入當亦可觀。但趙明誠把錢都用在搜集金石書畫這方面去了。編著及刻印『金石錄』一書,大約耗掉了他們財產的大半。由於服官,趙明誠和妻子分別的時候便時常有,他們是恩愛的,清照在和丈夫分別後,相思不已,她曾寫過不少詞給丈夫。

  李清照在年輕時,北宋皇朝已瀕臨末日,北方的金人日強,汴京卻還在歌舞昇平之中,當金人南侵,皇帝投降之後,中原局面日非,他們夫婦在山東無法安居了。建炎元年,他們流亡到南京。他們由山東入蘇北,渡江到金陵。這時,宋高宗已在南京登基,趙明誠是有官守的,他一到金陵,便向政府報到,後來,高宗委他為湖州太守。這次流亡,對趙明誠的健康是有著損害的,他到南京的次年,就病倒了。李清照守著他,風景不殊,舉目有河山之異,心情的低沈,當然可想而知,這樣拖到建炎三年,趙明誠一病不起。享年祇四十九歲。湖州太守,也迄未到任。

  明誠死後,清照陷入悲苦的困境中,而且,就在趙明誠死的那一年,江南局面也起了大變,金兀朮引大兵南侵,於建炎三年有月攻南京,清照又倉皇走上流亡之途。她由南京到杭州,年底杭州又陷,清照渡錢塘江入浙東避難。李清照浙東走了不少地方,她到紹興、金華、到寧波,又到溫州等地,後來臨安(杭州)光復,她才回到臨安居住。

  對於南朝的政治,清照是憤懣的、不平的-南渡君臣,昏瞶而少進取心,和汴京時並無本質的差異。她看在眼堙A發而為詩。由於她對時政的不平,自然也得罪不少人,於是,人們便造出一些謠言來詆譭她,說她在投老之年,改嫁一個品德敗壞的男人,這謠言還說出那男人的姓名為張汝舟。

  她晚年的生活非常悽苦,其居住的地區也很流動,大致在金華的時間為多,她的祖父、丈夫及家翁等均是名人,她自已,也負一時重譽。但她的暮年是孤獨的,南渡君臣,在紹興之後已逐漸安定下來,大家在山明水麗的臨安享樂,我們的女詞人行吟雙溪,不與當時的權貴同調。

  她是被南渡的權貴們遺忘了的,甚至她的卒年,在史書中亦無可考,據一般推斷,她大約活了六十歲。

3.代表著作:

如夢令.春曉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這是一首惜春的詞。女主人原希望以沉醉、濃睡來排遣春的情懷,當侍女捲起簾兒時,還抱一線希望,試問一聲,正如王了翁所說「一問極有情,答以依舊,答得極淡,跌出『知否』二句來,而『綠肥紅瘦』,無限凄婉,卻又妙在含蓄」(《蓼園詞選》)。這首小令的基本手法是通過極其精煉的細緻入微形成鮮明的對照。「知否?知否?」兩句是這首詞格律上的要求,但是詞人寫來十分自然,貼切地表現了女主人婉惜的微慍的心情,可謂渾然天成。「綠肥紅瘦」語新意雋,膾炙人口。

 

  一剪梅.別愁

  全詞移情入景,通過各種景色的描繪,抒發了詞人的思念之情。上闋寫詞人獨自泛舟,面對紅荷香殘的秋色,陣陣涼意,透露了詩人心境的寂寞惆悵。仰望長空,雁字一行,表現詞人對傳書鴻雁的殷切期望。下闋「花自飄零水自流」,與開頭相呼應,又暗寓年華易逝,使身處異地的情人同為憂愁,詞人藉流水將兩人的相思之情連在一起。最後,通過詞中人臉部表情的剎那變化,將內心深處無形和無法抑制的情思傳神地表達出來。

 

醉花陰.重陽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銷金獸。

 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銷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

  本題又作《九日》或《重九》。首兩句寫白天的愁悶漫長,「佳節又重陽」三句寫夜晚的孤獨寂寞,「東籬」兩句寫黃昏後獨酌的幽苦。無論什麼「賞心樂事」,都不能使詞人舒心,這就顯示出離別愁苦之深重。在層層渲染後,詞人正面點出相思銷魂蕩魄之苦。「莫道」三句描繪形象生動,言情蘊藉,深情苦調,為千古名句。

題解:
本調為作者所自創。按古杭雜記云:太學服膺其上舍鄭文,秀州人,其妻寄以<憶秦娥>云花深深一勾羅襪行花陰行花陰閒將鈿帶結同心此詞為見舍者見傳播酒樓妓館皆歌之即本詞命名所本詞中書寫作者閨房生活的寂寞以記憶她對夫婿的思念含蓄的深情從寫景中微妙地體現出來
注釋:
瑞腦:
一稱龍瑞腦;香料。
金獸: 獸形的銅香爐。
玉枕紗廚: 磁枕紗帳。
東籬: 種菊花的地方。陶淵明:「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暗香: 幽香。
消魂: 因離別而引起的愁情。
簾卷西風: 西風捲起簾子。
黃花: 菊花。
翻譯:
  大地籠罩著稀薄的霧氣,天空佈滿濃厚的雲層,天氣這樣陰黯,使人從早到晚愁悶不堪!銅香爐裡的瑞腦香快燒完了。又到了重陽佳節,夜晚睡覺時,枕著磁枕頭,睡在碧紗帳裡,到了半夜,覺得有些寒意了。
  黃昏時候,在種著菊花的園子裡喝酒,滿身都是菊花的芬芳。別說不憂愁傷心啊,當簾子被西風捲起的時候,你瞧!那屋裡的人而比那籬邊的菊花要消瘦呢!
---以上注釋/翻譯節選自周益津唐詩宋詞欣賞

鳳凰臺上憶吹簫

香冷金猊,被翻紅浪,起來慵自梳頭。

任寶奩塵滿,日上簾釣。

 生怕離懷別苦,多少事,欲說還休。

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這回去也,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

念武陵人遠, 鎖秦樓。

    惟有樓前流水,應念我,終日凝眸。

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這也是一首抒發離情別緒的名作。全詞生動地刻畫了一個情思婦-詞人的自我形象。開頭五句便描繪出一個事事慵懶的閨中少婦,以「冷」、「翻」、「慵」、「任」幾個字將週圍的景物都染上無情無緒的精神色彩。接著倒敘離別的情景,「欲說還休」真實地表現了離別時的複雜心緒。詞人輕輕點出離懷別苦後,又以側筆寫「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筆法婉轉曲折,成了膾炙人口的名句。下闋放筆寫別離,「休休」以重言加重語氣,「這回去也」表明分別已非一次,「千萬遍陽關,也則難留」,苦語痛極。「武陵人遠, 鎖秦樓」,從離人雙方著筆,心上人的遠離與詞人的寂寞恰成對照,從而轉入抒情主人公痴情痴態的描摹,以無情流水的同情,含蓄地表現詞人深沉的相思之情。

 

行香子.七夕

草際鳴蛩,驚落梧桐。正人間天上愁濃。

雲階月地,關鎖千里。縱浮槎來,浮槎去,不相逢。

星橋鵲駕,經年才見,想離情別恨難窮。

牽牛織女,莫是離中?甚霎兒晴,霎兒雨,霎兒風?

  這首詞的抒情方法很別致:通過牛郎織女的離情別恨,來抒寫人間情侶的離愁相思。「草際鳴蛩,驚落梧桐」,描寫了人間七夕的夜景,接著用一句「正人間天上愁濃」,把人間天上的離愁聯繫起來,並詳寫了牛郎織女每年一次的七夕相會。詞人感嘆相逢之艱難,想象牛郎織女難以窮盡的離情別恨,擔憂風雨會給他們的相會帶來障礙。這首詞,詞人從靜謐的人間七夕想到風雨不定的天上七夕,抓住七夕這一難得相會的時刻來寫別恨,是精美巧妙的構思。

 

武陵春.春曉

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

祗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此詞作於紹興五年(一一三五)避亂金華時。第一句截取「風住塵香」的場面表現春盡,眼前的景色與詞人的厄運相似,美好的春色被惡風掃蕩無餘,幸福的生活被戰亂全部斷送。第二句含蓄地表現了女詞人情緒的惡劣。三四句則是縱筆直抒胸臆,以極其精煉的語言高度概括了自己悲苦的心情。景物依舊,人事全非,這是一切愁苦的緣由,因此以「事事休」來表現自己的心理狀態。接著又以「欲語淚先流」這一外部形象來表現無法傾訴的內心痛楚。

  下闋宕開,寫泛舟春遊的打算,然後又轉到「愁」。「祗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將無形的愁化為有分量的形象,是傳誦千古的名句。全詞「欲」、「先」、「聞說」、「也擬」、「祇恐」幾個虛字用得極好,將事物間的關係,詞人思想感情的轉折變化,十分準確而又傳神地表現出來。

 

孤雁兒

世人作梅詞,下筆便俗。

予試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耳。

藤床紙帳朝眠起,說不盡、無佳思。

沉香斷續玉爐寒,伴我情懷如水。

笛聲三弄,梅心驚破,多少春情意。

小風疏雨蕭蕭地,又催下、千行淚。

吹簫人去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

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

  此詞是悼念亡夫之作。通過日常生活中觸景生情的描寫,發抒悲涼悽苦的感情。香斷爐寒與情懷如水,情景交融。梅花初放的景色,本應使人喜悅,但詞人卻用「驚破」、「多少春恨意」來發抒感情。「驚破」二字用得很妙,表面上是寫驚破梅心,梅花初綻,實際上詞人被輕快的笛聲驚醒,笛聲勾起她對往事的回憶。

  本詞抒情有層次,哀情由淡而濃。從「無佳思」到「情懷如水」,到「春恨意」,到「千行淚」,到「腸斷與誰同倚」則是痛極之語,但是下面詞人將斷腸的感情及時收住,以「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收束全篇,其孤苦悽涼可想而知。所以,末三句不僅回到詠梅這一題材上來,而且抒情委婉含蓄,耐人尋味。

 

永遇樂.元宵

落日鎔金,暮雲合壁,人在何處?

柳 濃,吹梅笛怨,春意知幾許?

元宵佳節,融和天氣,次第豈無風雨?

來相召,香車寶馬,謝他酒朋詩侶。

中州盛,日閨門多暇,記得偏重三五。

鋪翠冠兒,捻金雪柳,簇帶爭濟楚。

如今憔悴,風鬟霜鬢,怕見夜間出去,

不如向簾兒底下,聽人笑語。

  本詞是李清照晚年流寓臨安,在元宵節時所寫。一二句是描萶傍晚景象,四五句進一步從視覺與聽覺兩方面渲染春意。「落日鎔金,暮雲合壁」的傍晚景色,已經暗示出夜晚必然晴朗,但詞人卻以「元宵佳節,融和天氣,次第豈無風雨」相接,意在言外,值得再三玩味。

  全詞用對比的手法表現人內心的痛楚,從今日元宵的淡淡哀怨,到回憶中州盛日的歡樂生活,再回到眼前的憔悴、悽愴之情令人悲絕。詞中以小見大,以個人今昔境遇之異,與傷時憂國之感交織在一起,強烈地表現了對故國和舊日生活的懷念。一百多年後南宋愛國詞人劉辰翁誦此詞,為之涕下。

  本詞工緻而不雕琢,如「落日鎔金,暮雲合壁」、「染柳 濃,吹梅笛怨」,精煉簡潔,通俗而不淺陋。又如「如今憔悴,風鬟霜鬢,怕見夜間出去,不如向簾兒底下,聽人笑語」,自然順暢,詞意深沉含蓄,婉而不露。

 

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

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此詞寫詞人歷遭國破家亡劫難後的愁苦悲戚。開頭三句,有層次表現詞人尋求、失望,因而悽悽慘慘戚戚的心情。突兀的開頭,使詞人的愁情第一次迸發出來,接著是比較平緩婉曲的藉景抒情,以晚風、淡酒、歸雁、黃花、梧桐、細雨,抒發種種愁情,到「獨自怎生得黑」,感情漸趨強烈,最後一句則是將無邊無際的愁情推向高峰,為全詞作了高度的概括和總結。

  本詞在語言上的成就歷來為論者所贊賞。首先表現在疊字的運用上,開頭三句全為疊字,卻毫無雕琢的痕跡,自然妥貼地表現了詞中的情和景,因此這首詞被譽為是「情景婉絕」的「絕唱」。其次是口語的運用,如「最難將息」、「獨自怎生得黑」、「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以淺俗之語入詞,發清新之思,令人嘆絕。

 

  《金石錄》後序

  一般書序,多諛詞,或書論書,談與著作有關的事,又字比較平實乏味。李清照這篇後序卻寫得不同尋常。除開頭至「可謂多矣」,交代作者、卷數、內容並對該書作出評價等必須的文字外,用大部分的篇幅,敘寫金石書畫的收集與散佚的過程,並通過這一敘述,鋪寫了自己的家世、經歷,抒發了遭罹變故後的悲痛情懷。所以,這篇後序不僅有自傳的性質,而且反映了當時動亂苦難的時代,是研究李清照生平的重要資料。

4.軼事:

  《恩愛夫妻相唱和》李清照十八歲時,與正在太學裡讀書的趙明誠成了親。後來,趙明誠在萊州、淄州等地做了幾年地方官。

        在這時間裡,李清照的生活是非常美滿的,家裡吃穿不愁,夫妻倆的感情融洽,志趣愛好也很相投。趙明誠酷愛收藏文物、字畫。李清照受丈夫影響,也十分熱衷於這件事。日積月累,他們所收藏的東西越來越,以至家裡到處都是字晝、書籍和出土文物。他們對這些東西共同研討,分頭整理,從中得到了許多樂趣。據說,他們常在飯後喝茶時,做這樣的遊戲:即一個人說出古書上的一件事,另一個則要答出這件事記載在哪一部書的哪一卷、哪一頁、哪一行,說對了就算勝利,可以先喝茶,說錯了就算失敗,就得後喝茶。

  此外,他們夫婦又都愛好詩詞,時常相互唱和。有一次,趙明誠離家在外,李清照很是想念,就寫了一首《醉花陰》詞,寄給丈夫。趙明誠看罷,讚嘆不已,自愧不及妻子,但又不甘示弱。於是,他閉門謝客,廢寢忘食地冥思苦想了三天三夜,竟一連作了十五首詞。他把這十五首詞連同李清照的那首詞混放在一起,送給他的朋友看。友人細細品味後,說:「有三句寫得最為絕妙。」趙明誠急忙追問:「是哪三句?」友人說:「是『莫道不消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這正是李清照在《醉花陰》中所寫的三句。

5.評價:

  李清照的情感,一種是女性的,反映在詞堿O清麗、活潑、纏綿、委柔婉,這在幼年和婚後的作品中可以看出。「點絳唇」的「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 」,寫出了少女時代的嬌羞:「減字木蘭花」的「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雲鬢斜簪,徒要郎教比並看」,活是一幅新婚少婦向她丈夫撒嬌的自畫相。生命的最大快樂是愛,當明誠離開她時,這個不堪寂寞的少婦,不免黯然神傷,顧影自憐,寫出了像「醉花陰」、「一剪梅」、「鳳凰臺上憶吹簫」........這一類悽豔纏綿的作品,風格極近秦觀,卻又罩上婉約一派的色彩。

  四十七歲後,她的生活,陷入悲劇的命運之中,極目破碎的山洞,悵望淪陷的故里,悼念死去的丈夫,不禁百感交集。她的風格,又由清麗婉約一變而為悽愴沈痛,近於蘇辛豪放一派。「感懷詩」的「南渡衣冠思王導,北來消息少劉琨」;「武陵春」詞的「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聲情激越,和李後主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一樣的奔放,已不似純粹女性的作風了。

  清照的求知慾很強烈,由於學習的努力,胸懷的瀟灑,理想的高超,這些內在的因素反映在詞堙A自然空靈悠遠,博大崇高,形成獨立自足的小天地,如「攤破浣溪沙」的「枕上詩篇閒處好,門前風雨晚來佳。終日向人多蘊藉,木犀花」,寫詩人面對著枕上的詩篇和眼前的景物,娓娓地傾訴自己的情感,清遠閒適,又如「漁家傲」的「天接雲濤連海霧,星河欲轉千帆舞。彷彿夢魂歸帝所,聞天語,殷勤問我歸何處」,這般神祕的氣氛,詼詭的描寫,使你感到意境無比的靈寄,出於詩人超乎尋常的想像,不就是屈原的「天問」嗎?憑豐富的想像力,把靈魂提升到最聖潔、崇高的領域,這種作風,南唐二主以後,只有東坡、稼軒才有此本領。

  清照不僅善於運詞,最難得的是憑她卓越的天才,自造新詞,自立新意,建立了一種迴環頓挫婀娜多姿的詞體。如「聲聲慢」的「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一連下了十四個疊字,真是如珠走盤,古今所無。調名「聲聲慢」,她便將這些疊字雙聲連成一氣來象徵聲聲慢,造成蕭瑟寂寞的氣氛,暗示自己的情感。此外,她善於運用人人能懂的白話,配合美妙的音律,寫出內心微妙的情緒,用得特別新奇,富有文學的創造性。

以上資料取材自  中國歷代人物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