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離子

瑯嬛書軒郁離子

郁離子是一部哲理預言的書,作者劉伯溫藉這些故事向世人傳達了他的政治思想與治國理念。希望有朝一日,書中的理想能夠實現,到那時候,世界就會達到「盛世文明」之治。

  雖然《郁離子》是針對劉伯溫所處的時代而寫的,但這並非意味著後世讀者不能根據自己的現實感受與時代處境來對該書加以新的理解,因為劉伯溫寫作此書的目的本來就是將其理想寄託在後世,後世讀者的新解,相信也可以符合劉伯溫的原意。

一、賈人渡河

濟陰之賈人渡河而亡其舟棲於浮苴之上號焉有漁者以舟往救之未至賈人急號曰我濟上之巨室也能救我予爾百金漁者載而升諸陸則予十金漁者曰向許百金而今予十金無乃不可乎賈人勃然作色曰若漁者也一曰之獲幾何而驟得十金猶為不足乎漁者黯然而退他日賈人浮呂梁而下舟薄於石又覆而漁者在焉人曰盍救諸漁者曰是許金而不酬者也立而觀之遂沒。

二、司馬季主論卜
 
東陵侯既廢,過司馬季主而卜焉。季主曰:「君侯何卜也?」東陵侯曰:「久臥 者思起,久蟄者思啟,久懣者思嚏。吾聞之:『蓄極則洩,閟極則達,熱極則風,壅 極則通。一冬一春,靡屈不伸;一起一伏,無往不復。』僕竊有疑,願愛教焉!」 季主曰:「若是,則君侯已喻之矣!又何卜為?」東陵侯曰:「僕未究其奧也, 願先生卒教之」。 季主乃言曰:「嗚呼!天道何親?惟德之親。鬼神何靈?因人而靈。夫蓍,枯草也;龜,枯骨也;物也。人,靈於物者也,何不自聽而聽於物乎?且君侯何不思昔者 也?有昔者必有今日。是故碎瓦頹垣,昔日之歌樓舞館也;荒榛斷梗,昔日之瓊蕤玉 樹也;露蠶風蟬,昔日之鳳笙龍笛也;鬼燐螢火,昔日之金缸華燭也;秋荼春薺,昔 日之象白駝峰也;丹楓白荻,昔日之蜀錦齊紈也。昔日之所無,今日有之不為過;昔 日之所有,今日無之不為不足。是故一晝一夜,華開者謝;一春一秋,物故者新;激 湍之下,必有深潭;高丘之下,必有浚谷。君侯亦知之矣!何以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