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基詩文選

感謝 瑯嬛書軒 主人 梓兒 的分享

駱英 補註

賣柑者言

整理/瑯嬛書軒

原文:

(1)有賣果者,善藏柑(2),涉寒暑不潰,出之燁然(光彩鮮明的樣子),玉質而金色;置于市,賈十倍,人爭鬻(ㄩˋ賣)之。予貿(買賣)得其一,剖之,如有煙撲口鼻;視其中,則乾若敗絮。予怪而問之曰:「若(你)所市於人者,將以實籩豆(古代祭祀燕享時,用來盛棗栗之類的竹器和盛菹醢之類的高腳木器),奉祭祀、供賓客乎?將衒(ㄒㄩㄢˋ炫示、誇耀)外以惑愚瞽也?甚矣哉,為欺也。」

賣者笑曰:「吾業(動詞,以此為業)是有年矣。吾賴是以食吾軀。吾售之,人取之,未聞有言,而獨不足子所乎?世之為欺者,不寡矣,而獨我也乎?吾子未之思也。今夫佩虎符(古代作為掌管軍隊或用兵的虎形兵符)、坐皋比(ㄍㄠ ㄆ|ˊ武將的座席)者,洸洸乎(ㄍㄨㄤ威武、果毅的樣子)干城之具(指能禦敵而盡保衛責任的人)也,果能授孫吳之略耶?峨大冠(高冠)、拖長紳者,昂昂乎廟堂之器(國寶。比喻可擔當大任的才具)也,果能建伊皋之業(伊尹/皋陶)耶?盜起而不知御,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ㄉㄨˋ敗壞)而不知理,坐糜(耗、費)廩粟而不知恥;觀其坐坐高堂、騎大馬、醉醉醴(甜酒)而飫(ㄩˋ飽食、飽足)肥鮮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顯盛的樣子)可象(摹擬、效法)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也哉?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

予默然無以應。退而思其言,類東方生滑稽之流。豈其忿世嫉邪者耶?而託於柑以諷耶?

(1)杭:杭州,本杭縣所轄。地居錢塘江下游北岸,當運河終點,南倚吳山,西臨西湖,風景優秀,甲於全國。

(2)柑(請以台語發音便可知是哪一種水果):常綠灌木,實似橘而圓大,皮色生青熟黃,未經霜時猶酸,霜後甚甜,故名柑子。

【注解】

1.本篇為誠意伯文集中問答語四篇之一。作者以開國元勛,留心經濟,藻鑒群倫。功業文章,兩俱不朽。此篇以觀物憤世之心,剖析物理人事,言覈而辯。鄒守益績文章軌範序曰:「此篇託柑以諷,而世情畢者。覆瓿之文多矣。」

2.寓言根源於諸子,作者借一段故事來烘托他所要表達的意思,做到罕譬而喻。古文家的寓言,便含有世教的意義,像韓愈的圬者王承福傳,柳宗元的種郭橐駝傳、黔之驢等,都是著名的例子。

譯文:

杭州有個賣水果的,很會收藏橙柑,經歷嚴寒和酷暑也不會潰爛,拿出來還是光采鮮亮,質地如溫玉而顏色如黃金。放在市場中,要價比平常高十倍,人們卻爭相購買。我也花錢買了一個,打開來,像有一陣煙撲向口鼻,檢視裡面,發現乾得像破舊的棉絮。我覺得我奇怪,就問他:「你所賣給人的橙柑,是要用來盛在祭器裡祭祀上天、招待賓客的呢?還是炫耀外表來愚弄那些傻子、盲人的呢?這樣騙人,太過分了吧!」

賣橙柑的人笑著說:「我做這種買賣很多年了,我靠著這個養活自己。我賣它,別人買它,沒聽到有人說過什麼話,怎麼只有先生您覺得不滿意呢?世上做欺人之事的,不少啊!難道只有我嗎?先生你沒有仔細想想。現在那些佩掛著兵符,坐在虎皮座褥上的人,威武勇毅得真像是捍衛城池的大將,但是他們真能拿出如孫武、吳起那樣的謀略嗎?那些戴著高大的帽子,垂著大腰帶的人,高傲神氣得也真像朝廷的能臣呀!可是又真能建立如伊尹、皋陶那般的功業嗎?盜賊屢起卻不知去對付,人民困苦卻不知救助,官吏奸邪卻不知禁止,法紀敗壞卻不知整飭,安坐著消耗國家倉庫裡的糧食卻不知羞恥,你看那些坐在高敞的廳堂,騎著壯大的好馬,沈醉在醇粹醲厚的美酒而飽食美鮮味的人,那個不是威嚴得讓人害怕,顯赫得讓人羨慕呢,但是又那裡不是外表像黃金美玉,裡面卻像破舊的棉絮一樣呢!現在先生您不察看這些,卻來察看我的橙柑!」

我默默地,找不出一句話來回應他,回頭想想他的話,很像東方朔那種詼諧滑稽的人,難道他是憤世嫉俗、痛惡奸邪的人,借橙柑來諷諫嗎?

 

東陵侯

《郁離子》卷下

整理/瑯嬛書軒

原文:

東陵侯(1)既廢,過司馬季主(2)而卜焉。

季主曰:「君侯何卜也?」

東陵侯曰:「久臥者思起,內蟄者思啟,內懣者思嚏。吾聞之:『蓄極則洩,閟極則達,熱極則風,壅極則通。一冬一春,靡屈不伸;一起一伏,無往不復。』僕竊有疑,願受教焉。」

季主曰:「若是,則君侯已喻之矣,又何卜為?」東陵侯曰:「僕未究其奧也,願先生卒教之!」

季主乃言曰:「嗚呼!天道何親?惟德之親。鬼神何靈?因人而靈。夫蓍,枯草也;龜,枯骨也;物也。人,靈於物者也,何不自聽而聽於物乎?且君侯何不思昔者也?有昔者必有今日。是故碎瓦頹垣,昔日之歌樓舞館也;荒榛斷梗,昔日之瓊蕤玉樹也;露蠶風蟬,昔日之鳳笙龍笛也;鬼燐螢火,昔日之金釭華燭也;秋荼春薺,昔日之象白駝峰也;丹楓白荻,昔日之蜀錦齊紈也。昔日之所無,今日有之不為過;昔日之所有,今日無之不為不足。是故一晝一夜,華開者謝;一春一秋,物故者新。激湍之下,必有深潭;高邱之下,必有浚谷。君侯亦知之矣,何以卜為?」

(1)東陵侯:史記•蕭相國世家:「召平者,故秦東陵侯,秦破,為布衣,貧,種瓜於長安城東,瓜美,故世俗謂之東陵瓜,從召平以為名也。」

(2)司馬季主:漢之楚人,遊學長安,博聞遠見,而隱於卜筮間;宋忠、賈誼過之,聽其分別天地之終始,日月星辰之紀差,次仁義之際,列吉凶之符,語數千言,莫不順理,事見史記日者列傳。

【注解】

(我找到有關這篇文章的兩則論點,請自行判斷。)

1.據史記日者列傳及蕭相國世家所言,司馬季主固為善卜者,而東陵侯召平亦為一見道之隱士,至於問卜一事,則不見史載,當為作者劉基假託以說明世理者。

2.司馬季主賢人也,隱居於卜,以導惑教愚為職志,其對東陵侯之言曰:「蓍,枯草也;龜,枯骨也;人靈於物者也,何不自聽而聽於物乎?」誠能一語破的,使東陵侯不能不悟,固非挾卜筮小技以謀生計者可比擬,故太史公為之立傳,(日者龜策列傳,有目無書,褚少孫補之)劉伯溫又記而傳之,豈偶然哉!劉伯溫亦精通數理者,在明太祖極端猜疑之下,而能深自韜晦,得以保全,亦非常人也。

【賞析】

林西仲的古人析義評道:「自首至尾,總是一個屈伸起伏道理。」又說:「其中撫今追昔一段,說得如許悲涼,富貴驕人之徒讀之,便是一服清涼散也。」

譯文:

東陵侯被廢失去侯爵,專程去拜訪司馬季主占卜吉凶。

季主說:「君侯占卜什麼事啊?」

東陵侯說:「躺得時間長的人就想起來,冬眠時間長的蟲子就想打開閉塞,鬱悶久的人就想打噴嚏。我聽說過這類話,『蓄滿了就要排泄,關閉到極點了就要通達,熱極了就要起風,堵塞到極點了就會打通。由冬天至春天,沒有什麼東西收縮之後不再伸直。有起有伏,沒有什麼事情過去了不再回復。』我心裡對上面這些話還有些疑問,因此願意向您請教。」

季主說:「像您說的那樣,君侯已經明白這個道理了,又何必占卜呢?」東陵侯說:「我沒有深入地研究過其中的奧妙,希望先生還是教導我吧!」

季主說:「唉!天道親近什麼人呢?它只親近有道德的人。鬼神有什麼靈驗呢?只是由於人不同才有靈驗。占卜用的蓍草,不過是一種枯草。占卜用的龜甲,不過是一些枯骨。這都是一些死物啊!而人呢,比死物靈多了,你為什麼不聽信自己的認識反而聽信死物呢?況且,君侯為什麼不想想過去呢?有過去就有今天。所以今日倒塌的房屋牆壁,就是從前唱歌跳舞的樓館;今日的荒叢斷樹,就是從前名實的花草樹木;今日露水中的蟋蟀和秋風中寒蟬的悲鳴,就是從前吹奏的鳳笙龍笛之聲;今日的螢光鬼火,就是從前的金燈華燭;今日秋天吃的苦菜和春天吃的薺菜,就是從前的珍饈美味;今日穿的綿絮粗衣,就是從前的蜀錦齊紈這樣的名貴衣料。從前所沒有的,今天有了不算過分;從前有過的,今天沒有了也不能說是不足。因此,一天一夜之間,有的花開了又謝了;一秋一春之間,有的死了又新生。在沖激的水流之下,一定有深潭;在高山之下,一定有深谷。君侯已經明白這個道理,又何必來占卜呢?」

 

尚節亭記

整理/瑯嬛書軒

原文:

古人植卉木而有取義焉者,豈徒為好玩而已。故蘭取其芳,諼草取其忘憂,蓮取其出汙而不染。不特卉木也,佩以玉,環以象,坐右之器以攲;或以之比德而自勵,或以之懲志而自警,進德修業,於是乎有裨焉。

會稽黃中立,好植竹,取其節也,故為亭竹間,而名之曰「尚節之亭」,以為讀書遊藝之所,澹乎無營乎外之心也。予觀而喜之。

夫竹之為物,柔體而虛中,婉婉焉而不為風雨摧折者,以其有節也。至於涉寒暑,蒙霜雪,而柯不改,葉不易,色蒼蒼而不變,有似乎臨大節而不可奪之君子。信乎有諸中,形於中,為能踐其形也。然則以節言竹,復何以尚之哉!

世衰道微,能以節立身者鮮矣。中立抱材未用,而由以節立志,是誠有大過人者,吾又安得不喜之哉!

夫節之時義,大易備矣;無庸外而求也。草木之節,實枝葉之所生,氣之所聚,筋脈所湊。故得其中和,則暢茂條達,而為美植;反之,則為瞞為液,為癭腫,為樛屈,而以害其生矣。是故春夏秋冬之分至,謂之節;節者,陰陽寒暑轉移之機也。人道有變,其節乃見;節也者,人之所難處也,於是有中焉。故讓國、大節也,在泰伯則是,在季子則非;守死、大節也,在子思則宜,在曾子則過。必有義焉,不可膠也。擇之不精,處之不當,則不為暢茂條達,而為瞞液、癭腫、樛屈矣。不亦達哉?

傳曰:「行前定則不困。」平居而講之,他日處之裕如也。然則中立之取諸竹以名其亭,而又與吾徒遊,豈苟然哉?

譯文:

古人栽種花草樹木,是有所取義,並非光為好玩就算了的。所以栽蘭花,是取它的芬芳;種諼草,是取它的名字含有忘憂的意思;愛蓮花,是取它能從汙泥堨穸X來,而沒有染上污穢。不只是花草樹木,其他如用玉石做佩帶的飾物,用象牙環圈,用傾斜的器具放在座位右邊做擺設;有的人拿它來比擬美好的德行而自己藉以勉勵,有的人拿它來懲戒不良的私情而自己藉以警惕;這樣,在德業的進修上,就有了幫助。

會稽黃中立,喜歡種竹子,為了取它有節的意思,在竹林堳媬v了一所亭子,起名叫「尚節亭」,作為讀書遊藝的地方,淡泊寧地住著,已經沒有再向外營謀的念頭。我看見了,很喜歡。

竹子這植物,體質不健碩,當中還是空的,那柔弱的樣子卻不會給風雨摧殘折斷,原因是它有節。至於經歷了冬天的嚴寒,夏天的酷熱,遭受了霜雪的侵襲,仍然枝幹不改,葉子不變,顏色依舊青青的,像是守住大節而不可以使他屈服的君子一般。的確,堶惘酗偵礡A表現在外面也是這樣,因為它能使天賦的真性常住在形體媕Y。這樣,就拿節來說明竹子,還有什麼比節更值得崇尚的呢!

世風衰敗了,道德淪喪了,能夠守節立身的也少了。中立有才能還沒有開始施展,卻早早地就立志要守節,這真是具有大過人的地方,我又哪能不高興呢!

關於「節」字的含義,在易經堙A已解釋得十分充分,用不著多加詮釋。花草樹木的節,確實是從枝葉那兒所生,生氣聚在那堙A筋脈也聚在那堙C所以,得到這個節的中和之道,就可以暢旺茂盛,枝條通達,而成為美好的物;得不到這個中和之道,就成為流出汁液、生出贅瘤、枝幹彎曲的壞草木,而戕害了它的生命。這就是一年的春、夏、秋、冬之所以被稱做節的原因;所謂節,就是陰陽寒暑轉移的契機。凡人在人生旅途中遭到變故,他的節就會顯露出來;所謂節,是人很難表現到恰到好處,於是纔有所謂合乎中庸的一個標準。所以:辭讓繼任國王之位,這件事是大節,在泰伯就做對了,在季子就沒做對;防守國土盡忠犧牲,這事也是大節,子思這樣做就適宜了,但曾子這樣做就太過了。必定要看看怎樣纔能合乎義,不可固執。分辨得不精細,處理得不適當,就不能暢達通順,而變成流出汁液、生出贅瘤、枝幹彎曲的了。 這不就差太遠了嗎?

書上記載說:「做一件事,在事前預先計劃好,就不致發生困難。」平日有所研究,一旦遇到事,處理起來就綽綽有餘了。那麼,中立取竹的含義來稱他的亭子,而又和我們這些人交遊,又豈是無意義呢?

 

賈人

《郁離子》卷上

整理/瑯嬛書軒

原文:

濟陰(1)之賈人渡河而亡其舟,棲於浮苴(可結子的麻,亦稱麻的子實為苴)之上號(ㄏㄠˊ嚎 )焉。有漁者以舟往救之,未至,賈人急號曰:「我濟上之巨室也,能救我予爾百金。」

漁者載而升諸陸,則予十金。漁者曰:「向許百金,而今予十金,無乃不可乎。」

賈人勃然作色曰:「若漁者也,一日之獲幾何,而驟得十金,猶為不足乎?」

漁者黯然而退。

他日賈人浮呂梁(2)而下,舟薄於石又覆。而漁者在焉。

人曰:「盍(何不,表示反問)救諸?」

漁者曰:「是許金而不酬者也。」

立而觀之,遂沒。………

(1)古郡國,今山東河澤、定陶一帶

(2)在今江蘇省銅山縣

譯文:

濟陰有位商人,渡河的時候沉了船,危急中只好伏在河中漂著的枯草上呼救。一位漁夫駕著小舟去救他,不等船划到跟前,商人就急忙大喊:「我是濟上的大戶,你能救了我,我送給你一百兩銀子。」

漁夫用船把他載到岸上去以後,他卻只給了漁夫十兩銀子。漁夫問他:「我救你的時候你親口許給我一百兩銀子,可是現在只給十兩,這恐怕不合理吧?」

商人馬上變了臉說:「你是個打漁的,一天能有多少收入?現在一下子得了十兩銀子,還不滿足嗎?」

漁夫很不高興地走開了。

過了些日子,這位商人坐船沿著呂梁河東下,船撞在礁石上又沉了,而那位漁夫剛好在他沉船的地方。

有人見漁夫沒動,便問他:「你怎麼不去救救他?」

漁夫輕蔑地回答說:「這是那位答應給我百兩銀子卻又說不算的人。」

於是,漁夫把船停在岸邊,看著那位商人在水裡掙扎了一陣就沉沒於河水之中了。…

 

彌子瑕

《郁離子》卷上

文言文提供:嘉俐(引用《九頭鳥—元明寓言選析》顏瑞芳,幼獅文化出版社)
白話譯文:梓兒

原文:

衛靈公(1)怒彌子瑕(2),抶(ㄔˋ鞭笞)(3)出之。瑕懼,三日不敢入朝。

公謂祝鮀(4ㄊㄨㄛˊ)曰:「瑕也懟(怨恨、埋怨)乎?」

子魚對曰:「無之。」

公曰:「何謂無之?」

子魚曰:「君不觀夫狗乎?夫狗,依人以食者也,主人怒而抶之,嗥(ㄏㄠˊ吼叫)而逝(5),及其欲食也,葸(ㄒㄧˇ)葸然(6)復來,忘其抶。今瑕,君狗也,仰於君以食者也,一朝不得於君,則一日之食曠焉,其何敢懟乎?」

公曰:「然哉!」

【注釋】
(1)衛靈公:名完。春秋時衛國國君,在位四十三年。
(2)彌子瑕:衛靈公的幸臣。
(3)抶:鞭笞。
(4)祝鮀:字子魚,衛國大夫。
(5)嗥而逝:號叫著逃開。
(6) 葸葸然:害怕樣。

譯文:

衛靈公生彌子瑕的氣,令人責打他後,逐出宮。彌子瑕很害怕,一連三天不敢覲見衛靈公。

靈公問祝鮀:「彌子瑕恨我嗎?」

祝鮀回道:「沒有。」

靈公又問:「為什麼沒有呢?」

祝鮀就說:「您沒有觀察過那些狗嗎?狗是依賴人而得到食物的,主人生氣打了牠,牠會哀鳴,夾著尾巴逃開;待牠需要食物時,又會畏畏縮縮地走回來,似乎忘了主人曾打過牠。現在彌子瑕就像君王的狗,仰賴君王的寵愛而獲得食物。一天得不到君王的歡心,則一天沒有食物可吃,他怎敢怨恨您呢?」靈公回道:「說得對啊!」

請以一種動物形容彌子瑕這個人.

駱英說:彌子瑕是不折不扣的軟骨動物.

馮婦

《郁離子》卷上

文言文提供:嘉俐(引用《九頭鳥—元明寓言選析》顏瑞芳,幼獅文化出版社)
白話譯文:梓兒

原文:

東甌(1)之人謂「火」為「虎」,其稱「火」與「虎」無別也。其國無陶冶,而覆屋以茅,故多火災,國人咸苦之。

海隅之賈人適(2)晉,聞晉國有馮婦,善搏虎,馮婦所在,則其邑無虎。歸以語東甌君,東甌君大喜,以馬十駟,玉二玨(3),文錦十純,命賈人為行人,求馮婦於晉。馮婦至,東甌君命駕虛左(古禮以左為尊位,後以虛左指留著尊位以待賢者),迎之于國門外,並載而入,館于國中為上客。明日,市有火,國人奔告馮婦,馮婦攘臂從國人出,求虎弗得。火迫于宮肆,國人擁馮婦以趨,火灼而死。於是賈人以妄得罪,而馮婦死弗寤(ㄨˋ覺悟、醒悟。通悟)

【注釋】
(1)東甌:即戰國時代的甌越,分佈在浙江南部,以東甌(浙江溫州市)為都城。
(2)適:往,到。
(3)玨:音「ㄐㄩㄝˊ」,字形同榖,但下方改為『土』。白玉一雙為一「ㄐㄩㄝˊ」。

譯文:

東甌國的人稱「火」為「虎」,兩者的讀音也沒有什麼差別。這個國家的人不會燒磚製瓦,而用茅草作屋頂,所以常發生火災,國內的人都為此而苦惱。

一個在海邊的商人到晉國做生意,聽說晉國有個馮婦,很會捉老虎,有他在的地方,老虎絕跡。回去便告訴東甌國的國君。國君十分高興,用十輛馬車,兩對白玉,十匹錦緞,命商人為使者,請到晉國請馮婦來。馮婦來後,東甌國國君特別空出御車的左座,於京城門口去迎接馮婦,載他入城,安置在別館,奉為上賓。翌日,街市失火,國中的人跑去告訴馮婦,馮婦捲起袖子,跟著人民,找不到老虎。而火卻一直燒到宮廷了,百姓便推馮婦往火去,結果馮婦被火燒死。於是商人因欺騙而被定罪,可憐的馮婦至死都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被燒死。

 

靈邱丈人

《郁離子》卷上

整理/瑯嬛書軒

原文:

靈邱(1)丈人善養蜂,歲收蜜數百斛,蠟稱之,於是其富比封君。丈人卒,其子繼之。未朞月,蜂有舉族去者,弗恤也,歲餘去且半,又歲餘盡去,其家遂貧。陶朱公(2)之齊,過而問焉,曰:「是何昔日之熇熇而今之涼涼也?」

其鄰之叟對曰:「以蜂。」問其故,曰:「昔者丈人之養蜂也,園有廬,廬有守。刳木以為蜂之宮,不罅不漏。其置也,疏密有行,新舊有次,五五為伍,一人司之,視質生意,調其暄寒,鞏其架構,時其墐發。蕃則從之析之,寡則與之裒之,不使有二王也。去其蛛蟊蚍蜉,彌其土蜂蠅豹。夏不烈日,冬不凝澌,飄風吹而不搖,淋雨沃而不潰。其取蜜也,分其贏而已矣,不竭其力也。於是故者安,新者息,丈人不出戶而收其利。」

「今其子則不然;園廬不葺,汙穢不治,燥溼不調,啟閉無節,居處卼臲,出入障礙,而蜂不樂其居矣。及其久也,蛅蟖網其房而不知,蛇蟻鑽其室而不禁;鷯鳥掠之於白日,狐狸竊之於昏夜,莫之察也。取蜜而已,又焉得不涼涼也哉!」

陶朱公曰:「噫!二三子識之,為國為民者,可以鑒矣。」 

(1)山東滕縣

(2)范蠡,字少伯,春秋末楚國宛(河南南陽縣)人。曾幫助越王勾踐滅亡吳國。後到陶(山東定陶縣西北),改名陶朱公,以經商致富。

譯文:

靈邱那個地方有一位老人非常善於養蜂,每一年他能收穫好幾百斛蜂蜜,收的蜂蠟也和蜂蜜一樣多,這樣一來,他的富有幾乎可以和一位擁有封地的列侯相等了。老人去世以後,他的兒子繼承了他的養蜂事業,不滿一個月,蜜蜂就一窩一窩飛去了,可是他並沒有因為這種現象感到憂慮不安。過了一年多,逃走的蜜蜂將近一半。又過了一年多,剩餘的蜜蜂全飛走了,他的家此開始敗落下來。陶朱公來到齊國,路經靈邱丈人的家,看到他家敗落的情況,問道:「這個地方為什麼以前那麼繁盛,現在卻是這樣冷落呢?」

  他鄰居的老翁說:「因為蜜蜂的緣故。」陶朱公又問原因,老翁回答說:「從前靈丘老人飼養蜜蜂時,園內有房舍,房舍裡有人看守。挖空樹木來作為蜜蜂的居處,不透風、不漏雨。安置蜂房時,間隔寬窄有一定的行列,新舊蜂房有一定的次序,每五個蜂房作為一組。由一個人負責管理,觀察蜜蜂生殖繁衍的情形,調整氣溫的冷暖,鞏固支架與結構,按照時節來為蜂房塞孔開洞。如果蜜蜂繁殖多了,就把它們分開,使一窩分成兩窩,若蜜蜂少了,就把它們聚攏在一處,不讓一個蜂房內有兩個蜂王。清除蜘蛛、蟊蟲以及大螞蟻,消弭土蜂、蠅虎的危害。夏天不使它們受到烈日的曝曬,冬天不受嚴寒的侵襲。暴風吹襲,蜂房不會搖落,大雨澆灌也不會毀壞。老先生採收蜂蜜,只是收取多餘的部分罷了,不會耗盡蜜蜂的生機活力。因此老蜂生活得很安定,新蜂也生生不已,老先生不必出門就可以收取蜂蜜的利益。」

 「現在他的兒子就不是這樣了:蜂園中的蘆舍不修補,骯髒了也不清理,乾燥或潮濕不加以調節,蜂房的開閉不按時節,蜜蜂的居處危殆不安,進出蜂房有所阻礙,因此蜜蜂也就不喜歡它們所居住的地方了。等到時間一久,小蛾蟲吐絲把蜂房都網住了,卻還不知道,蛇蟻把蜂房都鑽出了孔洞,卻不加以禁止,鷦鷯在白天來掠食蜂蜜,狐狸也在黑夜來竊取蜂蜜,卻還不加以注意,只知道收取蜂蜜罷了,像這樣又怎麼不會變得蕭條冷落呢!」

陶朱公說:「唉!弟子們要記住這個教訓啊,治理國家、統治人民的人,應該以此為誡。」

 

九頭鳥

《郁離子》卷下

文言文提供:嘉俐(引用《九頭鳥—元明寓言選析》顏瑞芳,幼獅文化出版社)
白話譯文:梓兒

原文:

孽搖(傳說中的山名。見《山海經•大荒東經》)之虛(墟,山丘)有鳥焉,一身而九頭,得食則八頭皆爭,呀然(張口的動作)而相銜,灑血飛毛,食不得入咽,而九頭皆傷。

海鳧(ㄈㄨˊ水鳥的一種)觀而笑之曰:「而胡不思(你們為何不想一想?而,爾,你;胡,何。),九口之食,同歸于一腹乎?而奚其爭也?」

 

譯文:

在孽搖山上有種鳥,一個身體卻有九個頭。其中一個頭得到食物後,其他八個頭都爭著吃,每個頭都張著嘴巴,互相咬鬥,結果鮮血淋漓,羽毛亂飛,食物無法下嚥,最後九個頭全都受傷。

海鳧看到後,笑著對他們說:「你們怎麼不想想,不管是那個頭吃了,都是進同一個肚子啊!何必爭得這麼厲害呢?」

 

鄙人學蓋

《郁離子》卷下

整理/瑯嬛書軒

原文:

鄭之鄙人學為蓋(傘),三年藝成而大旱,蓋無所用。

乃棄而學桔槔(ㄐ|ㄝˊㄍㄠ汲水的工具)。又三年藝成而大雨,桔槔無所用,則又還為蓋焉。

未幾而盜起,民盡改戎服,鮮有用蓋者。欲學為兵,則老矣。

郁離子見而嗟之曰:「是殆類漢之老郎與!然老與少,非人之所能為也,天也。藝事由己之學,雖失時在命,而不可盡謂非己也。故粵有善農者鑿田以種稻,三年皆傷于澇,人謂之宜洩水以樹黍,弗對而仍其舊,其年乃大旱,連三歲,計所獲則償所歉而贏焉。故曰:『旱斯具舟,熱斯具裘』,天下之名言也。」

譯文:

鄭國的一個鄉下人,學習做雨具。花了三年,手藝學成了,但卻碰上了大旱,雨具沒耒麼用處。

於是他放棄做雨具,到去學做汲水的桔槔。又花了三年時,手藝學成了,但卻遇上了大雨,桔槔沒了用處,於是又回過頭來做雨具。

沒多久,盜賊蜂起,百姓全都改穿軍服,很少有用雨具的。他又想學習打造兵器,但是他已老了。

郁離子看到這種情形感概地說:「這大概類似漢代的那位老人吧,只是老與少不是人力所能扭轉的,這是天決定的。學習某種技藝是由自己決定的,雖然學到的技藝派不上用場是由天命決定的,但也不能全說自己沒有一點責任啊!粵地(廣東)有一位善於種地的農夫墾荒種稻米,三年都因澇災而沒有收穫。其他人勸他排水種黍米,他不答應,仍堅持種稻。這一年剛好大旱,接連又旱了兩年,計算他三年種稻的收益,償還了他過去歉收的損失後,仍有結餘。所以說:『旱天準備舟船,熱天準備皮襖。』這真是天下的名言啊!」

 

僰人養猴

《郁離子》卷下

文言文提供:嘉俐(引用《九頭鳥—元明寓言選析》顏瑞芳,幼獅文化出版社)
白話譯文:梓兒

原文:

(ㄅㄛˊ)(1)養猴,衣之衣(2)而教之舞,規旋矩折,應律合節。巴(3)童觀而妒之,妒己之不如也,思所以敗之,乃袖茅栗(4)以往。筵張而猴出,眾賓凝眝(ㄓㄨˇ)(5),左右皆蹈節。巴童佁(ㄞˇ)(6)揮袖而出其茅栗,擲之地,猴褫衣(7)而爭之,翻壺而倒案。僰人呵之不能禁,大沮。

郁離子曰:「今之以不制之師(8)戰者,蠢然(9)而蟻集,見物則爭趨之,其何異於猴哉?」

【注釋】
(1)僰人:今居四川南部和雲南東部一帶的少數民族。
(2)衣之衣:給猴穿上衣服。
(3)巴:今四川重慶一帶。
(4)袖茅栗:衣袖裡藏著茅栗。
(5)凝眝:凝視。
(6)佁然:神態安詳樣。
(7)褫衣:脫掉衣服。
(8)不制之師:沒有軍紀,任意搶掠的軍隊。
(9)蠢然:騷動樣。

譯文:

僰人養了不少猴子,讓牠們穿上衣服,教牠們跳舞,舞姿的韻律都合乎音樂。巴地的童子見了十分嫉妒,知道自己不如猴子的舞技,想要使僰人出醜,所以在袖中藏著茅栗前往觀賞。宴席開始後,猴子出場表演,所有的來賓都聚精會神看,甚至還跟著用腳打節拍,巴地童子安然地揮動袖子,茅栗掉出來,猴子一見都脫掉衣服去搶,弄翻了酒壺和桌子。僰人也不能呵止牠們,十分狼狽。

郁離子說:「今天那些沒有軍紀的軍隊,士兵們見到東西就要搶,這和那些猴子有什麼差別?」

 

詬食

《郁離子》卷下

文言文提供:嘉俐(引用《九頭鳥—元明寓言選析》顏瑞芳,幼獅文化出版社)
白話譯文:梓兒

原文:

齊人有好詬食(1)者,每食必詬其僕,至壞器投匕箸(2),無空日。館人厭之,忍弗言。將行,贈之以狗,曰:「是能逐禽,不腆(3)以贈予。」行二十里而食,食而召狗與之食。狗嗥而後食,且食而且嗥,主人詬于上,而狗嗥于下,每食必如之。一日,其僕失笑,然後覺。

郁離子曰:「『夫人自悔而後人悔之』。又曰:『飲食之人,則人賤之。』(4)斯人之謂矣。」

【注釋】
(1)詬食:吃飯時罵人。
(2)匕箸:湯匙和筷子。
(3)不腆:自謙之詞。
(4)飲食之人,則人賤之:專講究飲食的人,是被別人瞧不起的。

譯文:

齊國有一個喜歡邊吃飯邊罵人的人。每頓飯都會責罵他的僕人,甚至還摔壞餐具、亂丟湯匙、筷子,沒有一天不這樣。飯堂的人很討厭他,忍著不說。那人要離開時,便送他一條狗,說:「這隻狗可以捉野獸,若不嫌棄,你就收下吧!」齊國人走了二十里,停下來找地方吃飯,吃飯時叫來狗,給他一些食物。狗先狂叫一陣才吃,而且邊吃邊叫,主人在桌上叫罵,狗在桌下叫,每頓飯都是這樣。一天,他的僕人忍不住笑了,齊人才明白自己受人愚弄了。

郁離子說:「有句話說『人不自重而招來別人的污辱。』又說『只是追求吃喝的人,人們瞧不起他。』這些話大概是對像齊人這類的人說的吧!」

 

良桐

《郁離子》卷上

整理/瑯嬛書軒

原文:

工之僑(1)得良桐焉,斫而為琴,弦而鼓之,金聲而玉應,自以為天下之美也,獻之太常(2)

使國工視之,曰:「弗古。」還之。

工之僑以歸,謀諸漆工,作斷紋(3)焉;又謀諸篆工,作古窾焉;匣而埋諸土。

期年出之,抱以適市。貴人過而見之,易之以百金。獻諸朝。

樂官傳視,皆曰:「稀世之珍也!」

工之僑聞之,嘆曰:「悲哉,世也!豈獨一琴哉?莫不然矣!而不早圖之,其與亡矣。」

遂去,入于宕冥之山(4),不知其所終。

(1)工之僑:作者虛構的人物。

(2)太常:掌管朝廷祭祀,禮樂的官署。

(3)斷紋:裂紋。宋趙希鵠洞天清錄:「古琴以斷紋為證,不歷五百年不斷,愈久則斷愈多。」

(4)宕冥之山:作者虛構的山名。

譯文:

工之僑得到一塊質地優良的桐木,經過砍、削,製成了一張琴。配上琴弦一演奏,音調如黃鐘玉磬合奏那般動聽,他自己認為這是天下音質最美的琴了,於是就把琴獻給了太常。

太常寺派了一位技藝高超的樂師來鑑定,這位樂師仔細察看後報告太常說:「那不是一張古琴。」太常聽後就把琴退還了工之僑。

工之僑帶著那張琴回到家,就和漆匠商量了一番,請他在琴身上漆出了斷裂的花紋;又和刻字工商討,讓他在琴體上刻上古奧的款識;然後把琴裝在匣子裡,埋到地下。

一年以後,他把琴取出來,拿到市場上去。一位有錢有勢的貴人經遇這個市場,用百金的重價買走,隨後獻給了太常寺。

太常寺的樂工互相傳看,都讚不絕口地說:「這張琴真是一件稀世的珍品啊!」

工之僑聽說後,感慨地說:「這樣的世道太可悲了。難道這只是一張琴的命運嗎?已經是沒有一件事不是這樣的了!我如果不早作準備,將會和這個腐敗的社會同歸於盡了。」

於是他們離開住地,逃離到宕冥山,人們都不知道他的結局到底怎樣了。

 

郤惡奔秦

《郁離子》卷上

整理/瑯嬛書軒

原文:

秦、楚交惡,楚左尹(1)(ㄒ|ˋ)(2)奔秦,極言楚國之非,秦王喜,欲以為五大夫(3)

陳軫曰:「臣之里有出妻而再嫁者,日與其後夫言前夫之非,意甚相得也。一日,又失愛于其後夫,而嫁于郭南之寓人(4),又言其後夫如昔者。其人為後夫言之,後夫笑曰:『是所以語子者,猶前日之語我也。』今左尹自楚來,而極言楚國之非,若他日又得罪于王而之他國,則將稱其所以訾(ㄗˇ詆毀)楚者訾王矣。」秦王由是不用郤惡。

註:
(1)楚國的官名。
(2)春秋楚人,字子惡,楚昭王時任左尹,後被令尹子常所殺。
(3)秦國爵位名,是秦國軍功爵位的第九級。
(4)寓人:外鄉人。

譯文:

秦國和楚國關係變壞,這時楚國左尹郤惡投奔秦國,說盡楚國的壞話,秦王非常高興,要授給他五大夫的職位。

陳軫說:「在我的家鄉有一個被休再嫁的女人,天天和後夫談論前夫的是非,兩人十分投合。有一天,她失去了後夫的寵愛被休,所以嫁給城南的人。這女人又像批評前夫一樣,對新丈夫不斷批評第二任丈夫。新任丈夫把此事告訴了第二任丈夫,那第二任丈夫笑道:『她在妳面前批評我的不是,就像她以前對我說她前夫的不是一樣。』現在郤惡從楚國來,一直說楚國壞話,如果哪一天也得罪大王而投奔他國,想必會用毀謗楚王的方法,在別的國君前毀謗您了。」秦王聽後,就不用郤惡了。

 

劉基詩文

題富好禮所畫村樂圖
送葛元哲歸江西詩
半個雞頭一杯酒
次韻石抹公春雨見霖
次韻石抹公聞有詔使不至
辛卯仲冬雨中作詩
癸巳正月在杭州作之二
癸巳正月在杭州作之三
壬辰歲八月自台州之永嘉度蒼嶺
在永嘉作
築城詞
夏夜台州城中作
台城秋夜調寄淡黃柳
遣興 之一
遣興 之二
遣興 之五
遣興 之六
憂懷
感歎
重用韻答嚴上人
仍用韻酬衍上人
又用前韻
丙甲歲十月還鄉作
大熱遣懷
久雨壞棤朣首伄蔣ㄤM成詩
旅興
渡江遺懷詩
(自遣詩)
乙卯歲早朝


題富好禮所畫村樂圖
我昔住在南山頭,連山下帶清溪幽。山巔出泉宜種稻,繞屋盡是良田疇。
家家種田恥商販,有足懶登縣與州。西風八月淋潦盡,稻穗櫛比無蝗蟲。
黃雞長大白鴨重,瓦甕琥珀香新芻。芋塊如拳栗殼赤,獻罷地主還相酬。
東鄰西舍迭賓主,老幼合坐意綢繆。山花野葉插巾帽,竹箸漆碗歉磁甌。
酒酣大笑雜語話,跪拜交錯禮數稠。或起頓足舞侏儒,或坐拍手歌甌簍。
傾盆倒榼混醯醬,爛漫沾漬方未休。兒童跳躍助喧譟,執楯逐走同俘囚。
出門不記舍前路,顛倒扶掖迷去留。朝陽照屋且熟睡,官府亦簡少所求。

送葛元哲歸江西詩
我昔筮仕筠陽初,官事窘束情事疏。風塵奔走僅五稔,滿懷荊棘無人鋤。

去時三月三,來時九月月,半個雞頭一杯酒。(題於丹徒蛟溪書屋)
典故

次韻石抹公春雨見霖
卻秦慕魯連,存齊想田單。玄髮雖向改,壯心終靡殫。
小人務苟且,君子慚素餐。高牙對多壘,肉食徒王官。
周綱雖云弛,一匡賴齊桓。莫驚溝澮盈,雨息當自乾。

次韻石抹公聞有詔使不至
徒言雨露無私潤,誰謂陽和未溥臨。何日六師能電掃,周原依舊載馳駸。

辛卯仲冬雨中作詩
雨中行人足斛觫,去與公家製戎服。中原豺虎正橫戈,天寒風急奈爾何。

癸巳正月在杭州作之二
江城陰氣凝,積雨春淒涼。出門何所見,但見瓦礫場。
新廬各有前,店合亦已張。市人半荷戈,使客盡戎裝。
回首舊遊地,慘淡寒煙黃。悵焉念所思,惻愴心中傷。

癸巳正月在杭州作之三
徘徊西湖上,愴悵有所思。所思不可見,涕淚下沾衣。
死生一瞬息,逝者安可追,狼曋信君子,李陵非男兒。

壬辰歲八月自台州之永嘉度蒼嶺
僕夫怨跋涉,瘦馬悲項領。盜賊逭天誅,平人遘災眚。
佇立盼欽岑,心亂難為整。

在永嘉作
高屋集飛雨,蕭條生早寒。我來復幾時?明月缺已團。
浮雲蔽青天,山川杳漫漫。狐狸嘯悲風,鯨鯢噴重瀾。
狐雁號南飛,音聲悽以酸。顧瞻望桑梓,慷慨起長歎。
願欲凌風翔,惜哉無羽翰。中夜百感生,展轉不遑安。
枯荷響西池,槁葉鳴林端。寥寥天宇空,冉冉時節闌。
舉俗愛文身,誰識章甫冠?河流未到海,平陸皆驚湍。
旗幟滿山澤,嗚呼行路難。

築城詞
君不見杭州無城賊直入,台州有城賊不入。
重門擊柝自古來,而況四郊多警急?愚民莫可與慮始,見說築城俱不喜。
一朝城成不可踰,挈家卻向城中居。
寄語築城人:城高固自好,更須足食仍足兵,不然劍閣潼關且難保。
獨不念至元延祐年,天下無城亦不盜。

夏夜台州城中作
江上火雲蒸熱風,欲雨不雨天瞢瞢。良田半作龜兆坼,○稻日夕成蒿篷。
去年海賊殺元帥,黎民星散劫火紅。耕牛剝皮作戰具,鋤犁化盡刀劍鋒。
農夫有田不得種,白日慘淡衝茅空。……
今年大軍蕩淮甸,分命上宰麾元戎。舞干再見有苗格,山川鬼神當效忠。
胡為旱魃還肆虐,坐令毒沴傷和沖。傳聞逆黨尚攻剽,所過丘壟皆成童。
閫司恐畏破和議,斥堠悉罷雲邊烽。殺降共說有大禁,無人更敢彎弧弓。
山中悲啼海中笑,蜃氣繞日生長虹。……
養梟殈鳳天所厭,誰能抗疏回宸衷。

台城秋夜調寄淡黃柳
倦遊客,鄉關暮雲隔,漫回首,盼歸翼。想柴門流水依然在。
白髮參軍,青衫司馬,休向天涯淚滴。

遣興 之一
避地適他鄉,息肩謝羈束。生事未有涯,蹔止聊自足。
南園實清曠,可以永幽獨。層樓面群山,俯見湖水綠。
離英被郊甸,魚鳥得棲宿。登臨且忍意,未暇計遠躅。
聖賢有遺訓,知命夫何辱。

遣興 之二
積雨兼數旬,天氣涼有餘。青苔交戶庭,始覺人跡疏。
地主多閑園,可以種我蔬。兒童四五人,蔓草相與鋤。
既倦則歸休,臥閱床上書。無事且為樂,何者為名譽。

遣興 之五
綠樹何陰陰,良苗亦離離。開窗招遠風,赤鯉躍清池。
雲白釀晴光,芰荷有餘姿,宴坐偶自得,悠然遂忘飢。
富貴不可求,守分勿復疑。

遣興 之六
迂疏乏世用,矯情非所安。投簪謝時輩,聊得心中寬。
回首望故鄉,枳棘日以繁。譬彼水上萍,隨流且盤桓。
樓頭好山色,晴雨皆可觀。未知明朝事,且盡今日歡。

憂懷
傷離驚歲晏,引望起愁端。落日煙中小,孤雲雪外寒。
浮生無限恨,垂老異鄉看。掩淚觀梅○,中心分外酸。

感歎
聞說蘇州破,倉皇問故人。死生俱可悼,吾道一何屯。
北去應無路,南藩自此貧。淒涼轉蓬客,淚盡浙江濱。

重用韻答嚴上人
萍蓬飄蕩三年客,松菊荒涼五畝居。陋居蒼苔封蟻垤,空庭黃葉帶蟲書。
江楓恰似知人意,強學芳菲二月初。

仍用韻酬衍上人
多愁祇覺世情疏,愁極憑誰與破除。江海煙塵羈客淚,雲山桑梓別人居。

又用前韻
關河慘烈時將晚,原野蕭條葉自飛。慚愧江湖一萍梗,厭聽咿軋響鄰機。

丙甲歲十月還鄉作
故家文物今何在?平世人間半已非。…遊子到家無舊物,故人留客歎空樽。
荒畦蔓草纏蒿草,落日青猿叫白猿。語罷不須還秉燭,耳聞目見總銷魂…
五載辭家未卜歸,歸來如客鬢如絲。親知過眼還成夢,事勢傷心不可思。…
自知薄質行衰朽,未睹明廷賦采薇。…修文偃武君王意,鑄甲銷戈會有期。…

大熱遣懷
盛夏火用事,長月不可堪。熱汗發我膚,如泉溢穹堪。……
蒼蠅丹砂頭,群飛逐熟腊。拍之適污手,驅之死仍耽。
對食憚下肮,引飲輒傾○。撫几炎欲燎,披衣重猶函。

久雨壞棤朣首伄蔣ㄤM成詩
晚歲逼豺狼,漂搖去鄉土。囊囊罊留儲,釜甑畯Y窳。
開畦種蔬菜,撥借荷地主。晨興率童稚,樹藝躬傴僂。
瓠實自纍離,茄花亦爭吐。魚肉方絕交,恃此當醢脯。
悲風吹江水,浩蕩十日雨。幽泉湧陰竇,高墉坼脩堵。
蒼蔓壓泥沙,朱苞埋宿莽。淒涼紫芝英,乃與朝菌腐。
數奇值時危,一飽不敢取。天地有窮愁,每望貧家聚。
青苔滿頹晼A日暮空倚柱。

旅興
憶年二三十,笑人不能勤。誦書欻萬言,落筆飛煙雲。
有朋自遠來,講論窮朝曛。一藝恥不知,高蹈★前聞。

渡江遺懷詩
東風吹滄江,白日照花柳。山川半顯晦,積雨晴未久。
青陽好氣候,群物競苞剖。農夫荷鋤犁,各自登隴畝,
鳲鳩鳴相應,陂水光瀏瀏。天地起戈兵,荊榛塞原阜。
玆邦特安堵,庶足憩奔走。故鄉有園田,委棄沒藜莠。
老母年八十,頑童齒牙朽。癡兒始垂髫,出入寡朋友。
衣衾雜絮毳。羹食乏松韭。纍然多病身,至家倚糊口。
那令更遠去,憂念成疾首。千金聘宿瘤,顧謂西施醜!
鹽車推太行,驊騮不如狗。況我篤蹇質,困踣畏培塿。
濟河須巨舫,將焉用罌缶?朱弦○琴瑟,曷中洪鐘紐。
剡蒿射犀革,空貽養由咎。巍巍神祖烈,乾坤前高厚。
蠢玆蛇豕儔,乘間恣哮吼。非無熊羆臣,士產分左右。
更張吾豈能?習慣彼已○。鹿麋曾傷虎,宵邁讋猩內。
寤言亂心緒,忽若醉醇酒。疏賤等蚍蜉,捐軀復何有?
夷吾匪母生,鞠育未宜負。愴悢憶松楸,淚濕蓬鬢垢。
道途正艱阻,進退維窊臼。向風一陳情,何由遠南斗?

我身衰朽百病加,年未六十眼已花。筋牽肉顫骨髓竭,

膚○剝錯瘡與瘤。
人皆愛我遺我藥,暫止信宿還萌芽。肺肝上氣若潮湧,

舊劑再歠猶淋沙。
有眼不視非我目,有齒不齒非我牙。三黃苦心徒自瘵,

五毒浣胃空矛戈。
因思造物生我日,修短已定無舛差。琚質不能使之少,

盧秦焉能使之加?
攻犀鹽朽各有分,鳧悲鶴悼何繆耶?不如閉戶謝客去,

有酒且飲辭諠譁。

乙卯歲早朝
枝上鳴嚶報早春,御溝波澹碧龍鱗。旂常影動千官肅,

環珮聲來萬國賓。
若乳露從宵漢落,非煙雲抱翠華新。從臣才俊俱揚馬,

白骨無能媿老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