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 稼 軒

聲明:本頁資料或有取自網路資源者,

如有不妥,請不吝來函告知.

簡  介 詞 選 賞 析

簡  介

1.

辛棄疾(1140-1207),南宋詞人。字幼安,號稼軒,歷城(今山東濟南)人。出生時,山東已為金兵所佔。二十一歲參加抗金義軍,不久歸南宋,歷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安撫使等職。任職期間,采取積極措施,招集流亡,訓練軍隊,獎勵耕戰,打擊貪污豪強,注意安定民生。一生堅決主張抗金。在《美芹十論》、《九議》等奏疏中,具體分析當時的政治軍事形勢,對夸大金兵力量、鼓吹妥協投降的謬論,作了有力的駁斥;要求加強作戰準備,鼓勵士氣,以恢複中原。他所提出的抗金建議,均未被采納,並遭到主和派的打擊,曾長期落職閒居江西上饒、鉛山一帶。晚年韓侂冑當政,一度起用,不久病卒。其詞抒寫力圖恢複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誌難酬的悲憤,對南宋上層統治集團的屈辱投降進行揭露和批判;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藝術風格多樣,而以豪放為主。熱情洋溢,慷慨悲壯,筆力雄厚,與蘇軾並稱為“蘇辛”。《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等均有名。但部分作品也流露出抱負不能實現而產生的消極情緒。有《稼軒長短句》。今人輯有《辛稼軒詩文鈔存》。(《辭海》1989年版)
 

 

2.南宋詞人辛棄疾

辛棄疾(1140∼1207),南宋詞人,與蘇軾齊名,並稱蘇辛。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別號稼軒居士,歷城(今山東濟南)人。出生前13年,山東一帶即已為金兵侵佔。紹興三十一年(1161)率兩千民眾參加北方抗金義軍,次年奉表歸南宋。歷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安撫史。

堅決主張抗擊金兵,收復失地。曾進奏《美芹十論》,分析敵我形勢,提出強兵復國的具體規劃;又上宰相《九議》,進一步闡發《十論》的思想;都未得到採納和施行。在各地任上他認真革除積弊,積極整軍備戰,又累遭投降派掣肘,甚至受到革職處分,曾在江西上饒一帶長期閑居。光復故國的大志雄才得不到施展,一腔忠憤發而為詞,由此造就了南宋詞壇一代大家。

今存詞629首,數量為宋人詞之冠。詞作題材廣泛,風格多樣,而以慷慨悲壯的愛國詞為其主調。這類詞中歷來為人傳誦之作有(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等。

寫閑適生活的詞數量最大,往往於閑適中流露出莫可奈何的情緒,其精神仍與其愛國詞一脈相通。如(沁園春)《帶湖新居將成》、(水調歌頭)《盟鷗》等許多詞中都帶有這種情緒。一部分寫農村生活的詞清新淳樸,語言淺近,如(清平樂)《村居》、(鷓鴣天)《戲題村捨》、(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浣溪沙)《常山道中即事》等都是生動的農村風情畫。

辛詞中也有寫愛情的詞,如(清平樂)“春宵睡重”就寫得纏綿婉轉,頗能動人。辛棄疾詩今存133首,內容和風格大體上亦如其詞。辛棄疾文今存17篇,多為奏議啟札等應用文字,頗能見出辛棄疾的見解和謀略。

辛棄疾詞在宋代即已有多種版本,主要為4卷本和12卷本兩種。4卷本名《稼軒詞》,分為甲乙丙丁4集,宋刻本已不存,今有汲古閣影宋鈔本及《唐宋名賢百家詞》本。12卷本名《稼軒長短句》,宋刻本已無傳,今傳本通行者有四印齋刻本。1962年中華書局上海編輯所出版今人鄧廣銘《稼軒詞編年箋注》。

 

詞  選

生查子

游雨岩

溪邊照影行,天在清溪底。
天上有行雲,人在行雲裡。

高歌誰和余?空谷清音起。
非鬼亦非仙,一曲桃花水。
 

生查子

漫天春雪來,才抵梅花半。
最愛雪邊人,楚些裁成亂。

雪兒偏解飲,只要金杯滿。
誰道雪天寒?翠袖闌干暖。
 

生查子

去年燕子來,簾幕深深處。
香徑得泥歸,都把琴書污。

今年燕子來,誰聽呢喃語?
不見卷簾人,一陣黃昏雨。
 

浣溪紗

父老爭言雨水勻,眉頭不似去年顰。
殷勤謝卻甑中塵。

啼鳥有時能勸客,小桃無賴已撩人。
梨花也作白頭新。
 

浣溪沙

偕叔高、子似宿山寺戲作

花向今朝粉面勻,柳因何事翠眉顰?
東風吹雨細於塵。

自笑好山如好色,只今懷樹更懷人。
閒愁閒恨一番新。
 

露天曉角

旅興

吳頭楚尾,一棹人千裡。
休說舊愁新恨,長亭樹、今如此!

宦游吾倦矣,玉人留我醉。
明日萬花寒食,得且住、為佳耳。
 

卜算子

修竹翠羅寒,遲日江山暮。
幽徑無人獨自芳,此恨知無數。

只共梅花語,懶逐游絲去。
著意尋春不肯香,香在無尋處。
 

采桑子

書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
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采桑子

書博山道中壁

煙迷露麥荒池柳,洗雨烘晴。
洗雨烘晴,一樣春風幾樣青。

提壺脫褲催歸去,萬恨千情。
萬恨千情,各自無聊各自鳴。
 

采桑子

此生自斷天休問,獨倚危樓。
獨倚危樓,不信人間別有愁。

君來正是眠時節,君且歸休。
君且歸休,說與西風一任秋。
 

菩薩蠻

書江西造口壁

鬱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
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
 

菩薩蠻

賞心亭為葉丞相賦

青山欲共高人語,聯翩萬馬來無數。
煙雨卻低回,望來終不來。

人言頭上發,總向愁中白。
拍手笑沙鷗,一身都是愁。
 

清平樂

獨宿博山王氏庵

繞床饑鼠,蝙蝠翻燈舞。
屋上松風吹急雨,破紙窗間自語。

平生塞北江南,歸來華發蒼顏。
布被秋宵夢覺,眼前萬裡江山。
 

清平樂

村居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裡吳音相媚好,白發誰家翁媼?

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
最喜小兒無賴,溪頭臥剝蓮蓬。
 

清平樂

檢校山園書所見

連雲松竹,萬事從今足。
拄杖東家分社肉,白酒床頭初熟。

西風梨棗山園,兒童偷把長竿。
莫遣旁人驚去,老夫靜處閒看。
 

阮郎歸

耒陽道中為張處父推官賦

山前燈火欲黃昏,山頭來去雲。
鷓鴣聲裡數家村,瀟湘逢故人。

揮羽扇,整綸巾,少年鞍馬塵。
如今憔悴賦招魂,儒冠多誤身!
 

太常引

建康中秋為呂叔潛賦

一輪秋影轉金波,飛鏡又重磨。
把酒問姮娥﹕被白獃、欺人奈何!

乘風好去,長空萬裡,直下山河。
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西江月

夜行黃沙道中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
稻花香裡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
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西江月

醉裡且貪歡笑,要愁那得功夫。
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

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如何?
只疑松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
 

西江月

示兒曹以家事付之

萬事雲煙忽過,百年蒲柳先衰。
而今何事最相宜?宜醉宜游宜睡。

早趁催科了納,更量出入收支。
乃翁依舊管些兒,管竹管山管水。
 

粉蝶兒

和晉臣賦落花

昨日春如十三女兒學繡,一枝枝、不教花瘦。
甚無情,便下得、雨僝風僽。
向園林、鋪作地衣紅縐。

而今春似輕薄蕩子難久。記前時、送春歸後。
把春波都釀作、一江醇酎。
約清愁、楊柳岸邊相候。
 

千年調

蔗庵小閣名曰卮言,作此詞以嘲之。

卮酒向人時,和氣先傾倒。
最要然然可可,萬事稱好。
滑稽坐上,更對鴟夷笑。
寒與熱,總隨人,甘國老。

少年使酒,出口人嫌拗。
此個和合道理,近日方曉。
學人言語,未會十分巧。
看他們,得人憐,秦吉了。
 

祝英台令

晚春

寶釵分,桃葉渡,煙柳暗南浦。
怕上層樓,十日九風雨。
斷腸片片飛紅,都無人管,倩誰喚、流鶯聲住?

鬢邊覷。
試把花卜心期,才簪又重數。
羅帳燈昏,嗚咽夢中語﹕
是他春帶愁來,春歸何處?
卻不解、將愁歸去!
 

最高樓

醉中有索四時歌者,為賦

長安道,投老倦游歸。
七十古來稀。
藕花雨濕前胡夜,桂枝風澹小山時。
怎消除,須殢酒,更吟詩。

也莫向、竹邊孤負雪。
也莫向、柳邊孤負月。
閒過了,總成痴。
種花事業無人問,對花情味只天知。
笑山中,雲出早,鳥歸遲。
 

最高樓

吾擬乞歸,犬子以田產未置止我,賦此罵之。

吾衰矣,須富貴何時?
富貴是危機。
暫忘設醴抽身去,未曾得米棄官歸。
穆先生,陶縣令,是吾師。

待葺個、園兒名佚老。
更作個、亭兒名亦好。
閒飲酒,醉吟詩。
千年田換八百主,一人口插幾張匙?
休休休,更說甚,是和非!
 

新荷葉

和趙德莊韻

人已歸來,杜鵑欲勸誰歸?
綠樹如雲,等閒借與鶯飛。
兔葵燕麥,問劉郎、幾度沾衣?
翠屏幽夢,覺來水繞山圍。

有酒重攜,小園隨意芳菲。
往日繁華,而今物是人非。
春風半面,記當年、初識崔徽。
南雲雁少,錦書無個因依。
 

丑奴兒近

博山道中效李易安體

千峰雲起,驟雨一霎兒價。
更遠樹斜陽,風景怎生圖畫?
青旗賣酒,山那畔別有人家。
只消山水光中,無事過這一夏。

午醉醒時,松窗竹戶,萬千瀟灑。
野鳥飛來,又是一般閒暇。
卻怪白鷗,覷著人、欲下未下。
舊盟都在,新來莫是,別有說話。
 

沁園春

靈山齊菴賦,時築偃湖未成。

疊嶂西馳,萬馬回旋,眾山欲東。
正驚湍直下,跳珠倒濺,小橋橫截,缺月初弓。
老合投閒,天教多事,檢校長身十萬松。
吾廬小,在龍蛇影外,風雨聲中。

爭先見面重重。
看爽氣朝來三數峰。
似謝家子弟,衣冠磊落,相如庭戶,車騎雍容。
我覺其間,雄深雅健,如對文章太史公。
新堤路,問偃湖何日,煙雨蒙蒙。
 

沁園春

帶湖新居將成

三徑初成,鶴怨猿驚,稼軒未來。
甚雲山自許,平生意氣,衣冠人笑,抵死塵埃。
意倦須還,身閒貴早,豈為蓴羹鱸膾哉!
秋江上,看驚弦雁避,駭浪船回。

東岡更葺茅齋。
好都把軒窗臨水開。
要小舟行釣,先應種柳,疏籬護竹,莫礙觀梅。
秋菊堪餐,春蘭可佩,留待先生手自栽。
沉吟久,怕君恩未許,此意徘徊。
 

沁園春

將止酒,戒酒杯使勿近

杯汝來前,老子今朝,點檢形骸。
甚長年抱渴,咽如焦釜,於今喜睡,氣似奔雷。
汝劉伶,古今達者,醉後何妨死便埋。
渾如此,嘆汝於知己,真少恩哉!

更憑歌舞為媒。
算合作平居鴆毒猜。
況怨無大小,生於所愛,物無美惡,過則為災。
與汝成言,勿留亟退,吾力猶能肆汝杯。
杯再拜,道麾之即去,招則須來。
 

滿江紅

江行和楊濟翁韻

過眼溪山,怪都似、舊時曾識。
是夢裡、尋常行遍,江南江北。
佳處徑須攜杖去,能消幾兩平生屐?
笑塵埃、三十九年非,長為客!

吳楚地,東南拆。
英雄事,曹劉敵。
被西風吹盡,了無陳跡。
樓觀才成人已去,旌旗未卷頭先白。
嘆人間、哀樂轉相尋,今猶昔。
 

滿江紅

游南岩和範廓之韻

笑拍洪崖,問千丈、翠岩誰削?
依舊是、西風白馬,北村南郭。
似整複斜僧屋亂,欲吞還吐林煙薄。
覺人間、萬事到秋來,都搖落。

呼斗酒,同君酌。
更小隱,尋幽約。
且丁寧休負,北山猿鶴。
有鹿從渠求鹿夢,非魚定未知魚樂。
正仰看、飛鳥卻應人,回頭錯。
 

滿江紅

敲碎離愁,紗窗外、風搖翠竹。
人去後、吹簫聲斷,倚樓人獨。
滿眼不堪三月暮,舉頭已覺千山綠。
但試將、一紙寄來書,從頭讀。

相思字,空盈幅。
相思意,何時足?
滴羅襟點點,淚珠盈掬。
芳草不迷行客路,垂楊只礙離人目。
最苦是、立盡月黃昏,欄干曲。
 

滿江紅

暮春

家住江南,又過了、清明寒食。
花徑裡、一番風雨,一番狼藉。
流水暗隨紅粉去,園林漸覺清陰密。
算年年、落盡刺桐花,寒無力。

庭院靜,空相憶。
無說處,閒愁極。
怕流鶯乳燕,得知消息。
尺素如今何處也?彩雲依舊無蹤跡。
慢教人、羞去上層樓,平蕪碧。
 

滿江紅

送李正之提刑入蜀

蜀道登天,一杯送、繡衣行客。
還自嘆、中年多病,不堪離別。
東北看驚諸葛表,西南更草相如檄。
把攻名、收拾付君侯,如椽筆。

兒女淚,君休滴。
荊楚路,吾能說。
要新詩準備,廬山山色。
赤壁磯頭千古浪,銅鞮陌上三更月。
正梅花、萬裡雪深時,須相憶。
 

水調歌頭

舟次揚洲和人韻

落日塞塵起,胡騎獵清秋。
漢家組練十萬,列艦聳高摟。
誰道投鞭飛渡?憶昔鳴髇血污,風雨佛狸愁。
季子正年少,匹馬黑貂裘。

今老矣,搔白首,過揚州。
倦游欲去江上,手種橘千頭。
二客東南名勝,萬卷詩書事業,嘗試與君謀。
莫射南山虎,直覓富民侯!
 

水調歌頭

盟鷗

帶湖吾甚愛,千丈翠奩開。
先生杖履無事,一日走千回。
凡我同盟鷗鳥,今日既盟之後,來往莫相猜。
白鶴在何處?嘗試與偕來。

破青萍,排翠藻,立蒼苔。
窺魚笑汝痴計,不解舉吾杯。
廢沼荒丘疇昔,明月清風此夜,人世幾歡哀?
東岸綠蔭少,楊柳更須栽。
 

水調歌頭

和馬叔度游月波樓

客子久不到,好景為君留。
西樓著意吟賞,何必問更籌?
喚起一天明月,照我滿懷冰雪,浩蕩百川流。
鯨飲未吞海,劍氣已橫秋。

野光浮,天宇回,物華幽。
中州遺恨,不知今夜幾人愁?
誰念英雄老矣?不道功名蕞爾,決策尚悠悠。
此事費分說,來日且扶頭!
 

水調歌頭

趙昌父七月望日用東坡韻,敘太白、東坡事見寄,過相褒借,且有秋水之約。
八月十四日余臥病博山寺中,因用韻為謝,兼寄吳子似。

我誌在寥闊,疇昔夢登天。
摩娑素月,人世俯仰已千年。
有客驂鸞並鳳,雲遇青山、赤壁,相約上高寒。
酌酒援北斗,我亦虱其間。

少歌曰﹕神甚放,形如眠。
鴻鵠一再高舉,天地睹方圓。
欲重歌兮夢覺,推枕惘然獨念,人事底虧全?
有美人可語,秋水隔嬋娟。
 

漢宮春

立春日

春已歸來,看美人頭上,裊裊春幡。
無端風雨,未肯收盡余寒。
年時燕子,料今宵、夢到西園。
渾未辦、黃柑薦酒,更傳青韭堆盤。

卻笑東風從此,便薰梅染柳,更沒些閒。
閒時又來鏡裡,轉變朱顏。
清愁不斷,問何人、會解連環?
生怕見、花開花落,朝來塞雁先還。
 

八聲甘州

夜讀《李廣傳》,不能寐,因念晁楚老、楊民瞻約同居山間,戲用李廣事,
賦以寄之。

故將軍飲罷夜歸來,長亭解雕鞍。
恨灞陵醉尉,匆匆未識,桃李無言。
射虎山橫一騎,裂石響驚弦。
落魄封侯事,歲晚田園。

誰向桑麻杜曲,要短衣匹馬,移住南山?
看風流慷慨,談笑過殘年。
漢開邊,功名萬裡,甚當年健者也曾閒?
紗窗外,斜風細雨,一陣輕寒。
 

念奴嬌

書東流村壁

野棠花落,又匆匆、過了清明時節。
划地東風欺客夢,一枕雲屏寒怯。
曲岸持觴,垂楊系馬,此地曾輕別。
樓空人去,舊游飛燕能說。

聞道綺陌東頭,行人長見,簾底纖纖月。
舊恨春江流未斷,新恨雲山千疊。
料得明朝,尊前重見,鏡裡花難折。
也應驚問﹕近來多少華發!
 

念奴嬌

 賦雨岩

近來何處有吾愁?何處還知吾樂?
一點淒涼千古意,獨倚西風寥廓。
並竹尋泉,和雲種樹,喚作真閒客。
此心閒處,不應長藉邱壑。

休說往事皆非,而今雲是,且把清尊酌。
醉裡不知誰是我,非月非雲非鶴。
露冷風高,松梢桂子,醉了還醒卻。
北窗高臥,莫教啼鳥驚著。
 

念奴嬌

登建康賞心亭,呈史留守致道

我來吊古,上危樓贏得、閒愁千斛。
虎踞龍蟠何處是?只有興亡滿目。
柳外斜陽,水邊歸鳥,隴上吹喬木。
片帆西去,一聲誰噴霜竹?

卻憶安石風流,東山歲晚,淚落哀箏曲。
兒輩功名都付與,長日惟消棋局。
寶鏡難尋,碧雲將暮,誰勸杯中綠?
江頭風怒,朝來波浪翻屋。
 

木蘭花慢

席上呈張仲固帥興元

漢中開漢業,問此地、是耶非?
想劍指三秦,君王得意,一戰東歸。
追亡事、今不見,但山川滿目淚沾衣。
落日胡塵位斷,西風塞馬空肥。

一編書是帝王師,小試去徵西。
更草草離筵,匆匆去路,愁滿旌旗。
君思我、回首處,正江涵秋影雁初飛。
安得車輪四角,不堪帶減腰圍。
 

木蘭花慢

中秋飲酒將旦,客謂前人有賦待月無送月者,因用天問體賦

可憐今夕月,向何處、去悠悠?
是別有人間,那邊才見,光影東頭?
是天外空汗漫,但長風、浩浩送中秋?
飛鏡無根誰系?嫦娥不嫁誰留? 

謂經海底問無由,恍惚使人愁。
怕萬裡長鯨,縱橫觸破,玉殿瓊樓。
蝦蟆故堪浴水,問雲何、玉兔解沉浮?
若道都齊無恙,雲何漸漸如鉤?
 

木蘭花慢

滁州送範倅

老來情味減,對別酒,怯流年。
況屈指中秋,十分好月,不照人圓。
無情水,都不管,共西風只管送歸船。
秋晚蓴鱸江上,夜深兒女燈前。

徵衫,便好去朝天。
玉殿正思賢。
想夜半承明,留教視草,卻遣籌邊。
長安故人問我,道愁腸殢酒只依然。
目斷秋霄落雁,醉來時響空弦。
 

水龍吟

登建康賞心亭

楚天千裡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
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
落日樓頭,斷鴻聲裡,江南游子。
把吳鉤看了,闌干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休說鱸魚堪膾,盡西風,季鷹歸未?
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
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
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抆英雄淚!
 

水龍吟

為韓南澗尚書壽甲辰歲

渡江天馬南來,幾人真是經綸手?
長安父老,新亭風景,可憐依舊!
夷甫諸人,神州沉陸,幾曾回首!
算平戎萬裡,功名本是,真儒事、君知否?

況有文章山斗,對桐陰、滿庭清晝。
當年墮地,而今試看,風雲奔走。
綠野風塵,平章草木,東山歌酒。
待他年整頓乾坤事了,為先生壽。
 

水龍吟

過南劍雙溪樓

舉頭西北浮雲,倚天萬裡須長劍。
人言此地,夜深長見,斗牛光焰。
我覺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
待燃犀下看,憑欄卻怕,風雷怒,魚龍慘。

峽束滄江對起,過危樓、欲飛還斂。
元龍老矣,不妨高臥,冰壺涼簟。
千古興亡,百年悲笑,一時登覽。
問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陽纜?
 

永遇樂

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裡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賀新郎

別茂嘉十二弟,鵜鴃、杜鵑實兩種,見離騷補注

綠樹聽鵜鴃。
更那堪、鷓鴣聲住,杜鵑聲切!
啼到春歸無尋處,苦恨芳菲都歇。
算未抵、人間離別。
馬上琵琶關塞黑,更長門、翠輦辭金闕。
看燕燕,送歸妾。

將軍百戰聲名裂。
向河梁、回頭萬裡,故人長絕。
易水蕭蕭西風冷,滿座衣冠似雪。
正壯士、悲歌未徹。
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啼清淚長啼血。
誰共我,醉明月?
 

賀新郎

邑中園亭,僕皆為賦此詞。一日,獨坐停雲,水聲山色,競來相娛,意溪山
欲援例者,遂作數語,庶幾仿佛淵明思親友之意雲。

甚矣我衰矣!
悵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幾?
白獃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間萬事。
問何物、能令公喜?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情與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東窗裡。
想淵明、停雲詩臼,此時風味。
江左沉酣求名者,豈識濁醪妙理!
回首叫、雲飛風起。
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
知我者,二三子。
 

賀新郎

陳同父自東陽來過余,留十日,與之同游鵝湖,且會朱晦庵於紫溪,不至,
飄然東歸。既別之明日,余意中殊戀戀,複欲追路。至鷺(茲鳥)林,則雪深泥滑
,不得前矣。獨飲方村,悵然久之,頗恨挽留之不遂。夜半,投宿吳氏泉湖四望
樓,聞鄰笛悲甚,為賦賀新郎以見意。又五日,同父書來索詞。心所同然者如此
,可發千裡一笑。

把酒長亭說。
看淵明、風流酷似,臥龍諸葛。
何處飛來林間鵲?蹙踏松梢殘雪。
要破帽、多添華發。
剩水殘山無態度,被疏梅、料理成風月。
兩三雁,也蕭瑟。

佳人重約還輕別。
悵清江、天寒不渡,水深冰合。
路斷車輪生四角,此地行人銷骨。
問誰使、君來愁絕?
鑄就而今相思錯,料當初、費盡人間鐵。
長夜笛,莫吹裂!
 

賀新郎

同父見和,再用韻答之

老大那堪說!
似而今、元龍臭味,孟公瓜葛。
我病君來高歌飲,驚散樓頭飛雪。
笑富貴、千鈞如發。
硬語盤空誰來聽?記當時、只有西窗月。
重進酒,換鳴瑟。

事無兩樣人心別。
問渠儂﹕神州畢竟,幾番離合?
汗血鹽車無人顧,千裡空收駿骨。
正目斷、關河路絕。
我最憐君中宵舞,道男兒、到死心如鐵!
看試手,補天裂。
 

賀新郎

用前韻送杜叔高

細把君詩說﹕
悵余音、釣天浩蕩,洞庭膠葛。
千尺陰崖塵不到,惟有層冰積雪。
乍一見、寒生毛發。
自昔佳人多薄命,對古來、一片傷心月。
金屋冷,夜調瑟。

去天尺五君家別。
看乘空、魚龍慘淡,風雲開合。
起望衣冠神州路,白日銷殘戰骨。
嘆夷甫、諸人清絕!
夜半狂歌悲風起,聽錚錚、陣馬檐間鐵。
南共北,正分裂!
 

賀新郎

賦水仙

雲臥衣裳冷。
看蕭然、風前月下,水邊幽影。
羅襪塵生凌波去,湯沐煙江萬頃。
愛一點、嬌黃成暈。
不記相逢曾解佩,甚多情、為我香成陣。
待和淚,收殘粉。

靈均千古懷沙恨。
恨當時、匆匆忘把,此仙題品。
煙雨淒迷僝僽損,翠袂搖搖誰整?
謾寫入、瑤琴幽憤。
弦斷招魂無人賦,但金杯的礫銀台潤。
愁殢酒,又獨醒。

賀新郎

賦琵琶

鳳尾龍香撥,自開元《霓裳》曲罷,幾番風月?
最苦潯陽江頭客,畫舸亭亭待發。
記出塞、黃雲堆雪。
馬上離愁三萬裡,望昭陽、宮殿孤鴻沒,弦解語,恨難說。

遼陽驛使音塵絕,瑣窗寒、輕櫳慢捻,淚珠盈睫。
推手含情還卻手,一抹《梁州》哀徹。
千古事、雲飛煙滅。
賀老定場無消息,想沉香亭北繁華歇。
彈到此,為嗚咽。
 

摸魚兒

淳熙已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為賦。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
春且住。
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
怨春不語。
算只有殷勤,畫檐蛛網,盡日惹飛絮。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
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
君莫舞。
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
閒愁最苦。
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破陣子

為陳同父賦壯語以寄

醉裡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
八百裡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聲。
沙場點秋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
了卻君王天下事,嬴得生前身後名。
可憐白發生!
 

定風波

暮春漫興

少日春懷似酒濃,插花走馬醉千鐘。
老去逢春如病酒。
唯有,茶甌香篆小簾櫳。

卷盡殘花風未定。
休恨,花開元自要春風。
試問春歸誰得見?飛燕,來時相遇夕陽中。
 

定風波

送盧提刑,約上元重來

少日猶堪話別離,老來怕作送行詩。
極目南雲無過雁。
君看,梅花也解寄相思。

無限江山行未了。
父老,不須和淚看旌旗。
後會丁寧何日是?須記,春風十日放燈時。
 

定風波

再用韻和趙晉臣敷文

野草閒花不當春,杜鵑卻是舊知聞。
謾道不如歸去住,梅雨,石榴花又是離魂。

前殿群臣深殿女,赭袍一點萬紅巾。
莫問興亡今幾主。
聽取,花前毛羽已羞人。
 

青玉案

  元夕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南鄉子

登京口北固亭有懷

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
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
不盡長江滾滾流。

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
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
生子當如孫仲謀。
 

南鄉子

舟中記夢

欹枕艫聲邊,貪聽咿啞聒醉眠。
變作笙歌花底去,依然,翠袖盈盈在眼前。

別後兩眉尖,欲說還休夢已闌。
只記埋冤前夜月,相看,不管人愁獨自圓。
 

南鄉子

好個主人家,不問因由遍去嗏。
病得那人妝晃了,巴巴,系上裙兒穩也哪。

別淚沒些些,海誓山盟總是賒。
今日新歡須記取,孩兒,更過十年也似他。
 

踏莎行

庚戌中秋後二夕帶湖篆岡小酌

夜月樓台,秋香院宇,笑吟吟地人來去。
是誰秋到便淒涼?當年宋玉悲如許!

隨分杯盤,等閒歌舞,問他有甚堪悲處?
思量卻也有悲時,重陽節近多風雨。
 

踏莎行

和趙國興知錄韻

吾道悠悠,憂心悄悄,最無聊處秋光到。
西風林外有啼鴉,斜陽山下多衰草。

長憶商山,當年四老,塵埃也走咸陽道。
為誰書到便幡然?至今此意無人曉。
 

蝶戀花

送祐之弟

衰草殘陽三萬頃。
不算飄零,天外孤鴻影。
幾許淒涼須痛飲,行人自向江頭醒。

會少離多看兩鬢。
萬縷千絲,何況新來病。
不是離愁難整頓,被他引惹其他恨!
 

臨江仙

金谷無煙宮樹綠,嫩寒生怕春風。
博山微透暖薰籠。
小樓春色裡,幽夢雨聲中。

別浦鯉魚何日到,錦書封恨重重。
海棠花下去年逢。
也應隨分瘦,忍淚覓殘紅。
 

臨江仙

手拈黃花無意緒,等閒行盡回廊。
卷簾芳桂散余香。
枯荷難睡鴨,疏雨暗池塘。

憶得舊時攜手處,如今水遠山長。
羅巾浥淚別殘妝。
舊歡新夢裡,閒處卻思量。
 

一剪梅

記得同燒此夜香,人在回廊,月在回廊。
而今獨自睚昏黃,行也思量,坐也思量。

錦字都來三兩行,千斷人腸,萬斷人腸。
雁兒何處是仙鄉?來也恓惶,去也恓惶。
 

浪淘沙

山寺夜半聞鐘

身世酒杯中,萬事皆空。
古來三五個英雄。
雨打風吹何處是,漢殿秦宮。

夢入少年叢,歌舞匆匆。
老僧夜半誤鳴鐘。
驚起西窗眠不得,卷地西風。
 

東坡引

花梢紅未足,條破驚新綠。
重簾下遍闌干曲。
有人春睡熟,有人春睡熟。

鳴禽破夢,雲偏目蹙,起來香鰓褪紅玉。
花時愛與愁相續。
羅裙過半幅,羅裙過半幅。
 

鷓鴣天

有客慨然談功名,因追念少年時事,戲作

壯歲旌旗擁萬夫,錦襜突騎渡江初。
燕兵夜娖銀胡(革彔),漢箭朝飛金僕姑。

追往事,嘆今吾,春風不染白髭須。
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
 

鷓鴣天

陌上柔桑破嫩芽,東鄰蠶種已生些。
平岡細草鳴黃犢,斜日寒林點暮鴉。

山遠近,路橫斜,青旗沽酒有人家。
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
 

鷓鴣天

游鵝湖醉書酒家壁

春日平原薺菜花,新耕雨後落群鴉。
多情白獃春無奈,晚日青簾酒易賒。

閒意態,細生涯,牛欄西畔有桑麻。
青裙縞袂誰家女?去趁蠶生看外家。
 

鷓鴣天

著意尋春懶便回,何如信步兩三杯?
山才好處行還倦,詩未成時雨早催。

攜竹杖,更芒鞋,朱朱粉粉野蒿開。
誰家寒食歸寧女?笑語柔桑陌上來。
 

鷓鴣天

戲題村舍

雞鴨成群晚不收,桑麻長過屋山頭。
有何不可吾方羨,要底都無飽便休。

新柳樹,舊沙洲,去年溪打那邊流。
自言此地生兒女,不嫁金家即聘周。
 

鷓鴣天

鵝湖歸病起作

枕簟溪堂冷欲秋,斷雲依水晚來收。
紅蓮相倚渾如醉,白鳥無言定自愁。

書咄咄,且休休,一丘一壑也風流。
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覺新來懶上樓。
 

鷓鴣天

送人

唱徹陽關淚未干,功名餘事且加餐。
浮天水送無窮樹,帶雨雲埋一半山。

今古恨,幾千般,只應離合是悲歡。
江頭未是風波惡,別有人間行路難!
 

鷓鴣天

代人賦

晚日寒鴉一片愁,柳塘新綠卻溫柔。
若教眼底無離恨,不信人間有白頭。

腸已斷,淚難收,相思重上小紅樓。
情知已被山遮斷,頻倚闌干不自由。
 

鷓鴣天

和子似山行韻

誰共春光管日華,朱朱粉粉野蒿花。
閒愁投老無多子,酒病而今較減些。

山遠近,路橫斜,正無聊處管弦嘩。
去年醉處猶能記,細數溪邊第幾家。
 

鷓鴣天

一片歸心擬亂雲,春來諳盡惡黃昏。
不堪向晚檐前雨,又待今宵滴夢魂。

爐燼冷,鼎香氛,酒寒誰遣為重溫?
何人柳外橫斜笛?客耳那堪不忍聞!
 

鷓鴣天

困不成眠奈夜何!情知歸未轉愁多。
暗將往事思量遍,誰把多情惱亂他?

些底事,誤人哪,不成真個不思家。
嬌痴卻妒香香睡,喚起醒松說夢些。
 

鷓鴣天

讀淵明詩不能去手,戲作小詞以送之

晚歲躬耕不怨貧,只雞斗酒聚比鄰。
都無晉宋之間事,自是羲皇以上人。

千載後,百篇存,更無一字不清真。
若教王謝諸郎在,未抵柴桑陌上塵!
 

鷓鴣天

欲上高樓去避愁,愁還隨我上高樓。
經行幾處江山改,多少親朋盡白頭!

歸休去,去歸休,不成人總要封侯。
浮雲出處元無定,得似浮雲也自由。
 

玉樓春

三三兩兩誰家女?聽取鳴禽枝上語。
提壺沽酒已多時,婆餅焦時須早去。

醉中忘卻來時路,借問行人家住處。
只尋古廟那邊行,更過溪南烏(木臼)樹。
 

玉樓春

風前欲勸春光住,春在城南芳草路。
未隨流落水邊花,且作飄零泥上絮。

鏡中已覺星星誤,人不負春春自負。
夢回人遠許多愁,只在梨花風雨處。
 

玉樓春

戲賦雲山

何人半夜推山去?四面浮雲猜是汝。
常時相對兩三峰,走遍溪頭無覓處。

西風瞥起雲橫渡,忽見東南天一柱。
老僧拍手笑相夸,且喜青山依舊住。
 

鵲橋仙

山行書所見

松岡避暑,茅檐避雨,閒去閒來幾度?
醉扶孤石看飛泉,又卻是、前回醒處。

東家娶婦,西家歸女。
釀成千頃稻花香,夜夜費、一天風露。
 

 

賞 析

摸 魚 兒

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為賦。

更能消幾番風雨,
匆匆春又歸去。
惜春長怕花開早,
何況落紅無數。
春且住。
見說道、
天涯芳草無歸路。
怨春不語。
算只有殷勤,
畫簷蛛網,
盡日惹飛絮。

長門事,
準擬佳期又誤。
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縱買相如賦,
脈脈此情誰訴。
君莫舞,
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
閒愁最苦。
休去倚危欄,
斜陽正在,
煙柳斷腸處。

 
【作者】
 1140-1207,字幼安,號稼軒,歷城(今山東濟南)人。少年是曾聚眾參加耿京的抗金義軍。渡江南歸後,歷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淅東安撫使等職。一生力主抗金,屢陳恢復大計,因而頗遭當權者之忌,曾長期落職閒居於江西上饒一帶。寧宗開禧年間,曾知鎮江府,不久又被罷黜。其詞與蘇軾齊名,多抒寫報國雄心和有志不伸的感慨,豪縱奔放,沉鬱悲壯,在南宋愛國詞中領袖一代。有《稼軒長短句》、《稼軒詞》。

【註釋】
又名《賈陂塘》。雙調,一百十六字,仄韻。 ゝ

淳熙六年(1179),辛棄疾從湖北轉運副使調任湖南,將從鄂州至潭州主持遭運。小山亭在湖北轉運使官署內。 ゞ

消:消受,禁得。 々

見說:聽說。 ぁ

傳說漢武帝時陳皇后失寵,幽居長門宮,以千金請司馬相如作《長門賦》以抒悲愁。 

準擬, 約定。
《離騷》:「眾女嫉余之峨眉兮。」 あ楊貴妃小字玉環。漢成帝寵愛趙後,號飛燕。

【品評】
   清代常州詞派論詞,好言寄托,有時不免鑿空傳會。此詞上片傷春,痛風雨之無情;下片詠懷,哀時憶之可憫,雖目曰「閒愁」,而寄托遙深,身世之感與愛國憂時之心,悠悠不盡,蘊積其中,不能漠然無視。起句噴薄而出,有聲徹天,五萬轉千迴,層層深入。先是「惜春長怕花開早」,繼則留「春且住」,終而「怨春不語」。惜春、怨春,包含了一春的苦心。三者皆屬癡情,情之所鐘,不能自已,可謂忠愛纏綿之至。下片借「長門事」談到蛾眉見妒的遭遇。
屈原《離騷》始以美人香草之辭比喻君臣遇合。詞中「準擬佳期又誤」,就是《離騷》中說的「初既與余成言兮,後悔遁而有他。」辛棄疾南來之後,朝廷雖然器重他的傑出才能,但讒擯銷沮,連續不斷。這次移官湖南,原當亦與此類有關。他在這年寫的《論盜賊札子》中說:「生平剛拙自信,年來不為眾人所容,恐言未脫口而禍不旋踵。」詞中情辭憤切,指斥玉環、飛燕之輩頗有鋒芒。沈際飛曰:「稼軒中年被劾,凡十六章,自況淒楚。結拍「斜陽煙柳」之句,隱指時局日危, 寓意尤深。 羅大經《鶴林玉露》卷四說宋孝宗「見此詞,頗不悅」,看出其中諷及國事的內涵。辛棄疾此詞有趙善的同時和作。趙詞末句云:「望故國江山,東風吹淚,渺渺在何處。」實與辛詞相呼應。字面上傷春宮怨,骨子裡憂國憂時。摧剛為柔,沉鬱頓挫。迴腸蕩氣,低徊無已。夏承燾先生曾以「肝腸似火,色笑如花」八字讚譽此詞,推為詞中極品。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

 

青 玉 案

元夕

東風夜放花千樹,
更次落,
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
玉壺光轉,
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
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
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

 
【註釋】
 ヾ調名出自東漢《四愁詩》「美人贈我錦繡段,何以報之青玉案」。又名《橫塘路》、《西湖路》、《青蓮池上客》等。雙調,六十七字,仄韻。 ゝ

元夕:農曆正月十五上元節。 元夕賞燈,燈如火樹銀花。花千樹、星如雨:都指彩燈。 

玉壺喻月。魚、龍:指鯉魚燈、龍燈等各種彩燈形狀。 ぁ

蛾兒、雪柳都是婦女頭飾。雪柳飾以金錢、稱「捻金雪柳」。 あ

驀然:突然。

闌珊:燈火零落稀少。

【品評】
   《詩經﹒鄭風》有《出其東門》一篇,首章曰:「出其東門,有女如雲。雖則如雲,匪我思存。縞衣綦巾,聊樂我雲。」在東門游春的眾多少女中,獨獨讚賞後者一身素淡,格調高雅。這首《青玉案》與之類似,但精神境界更高。元夕燈市,猶如星海,吸引了滿城仕女,衣香鬢影,喧闐不絕。是光、色、聲組成的繁華熱鬧的世界。可是就有人不慕繁華,獨立於喧華熱鬧之外的「燈火闌珊處」。這不是自傷幽獨,而是顯示了一種高潔的品性。在人們趨奉競進之際,耐得冷落,耐得清淡,耐得寂寞。這是辛棄疾屢遭排斥後,借燈夕所見以自述懷抱,托意甚高。進則轟轟烈烈,驚天動地,退則斯人獨處,自甘淡泊,安於寂寞,這兩者同是志士的操守的襟抱。前者是英雄本色,後者也是英雄本色。清彭孫遹《金粟詞話》謂此詞結尾為「秦、周之佳境也」。見仁見智,並行不悖,可兩存之。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

 

 

丑 奴 兒

書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識愁滋味,
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
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
欲說還休。
欲說還休,
卻道新涼好個秋。

 
【註釋】
又名《採桑子》,四十四字,平韻。 ゝ

博山在今江西廣豐縣西南。因狀如廬山香爐峰,故名。淳熙八年(1181)辛棄疾罷職退居上饒,常過博山。  
強說愁:無愁而勉強說愁。李清照《鳳凰台上憶吹簫》:「多少事,欲說還休。」

【品評】
   這首詞以「少年」與「而今」對比,表達了一種深刻的人生感受。上片說少年時登高望遠,氣壯如山,不識愁為何物。無愁說愁,是詩詞中常見的文人習氣。下片轉入「而今」,轉折有力,不僅顯示時間跨度,而且反映了不同的人生經歷。在涉世既深又飽經憂患之餘, 進入「識盡愁滋味」的階段。 所謂「識盡」,一是愁多,二是愁深。這些多而且深的愁,有的不能說,有的不便說,而且「識盡」而說不盡, 說之亦復何益? 只能「卻道新涼好個秋」了。比之少時的幼稚,這或許是老練成熟多了。其實「卻道」也是一種「強說」。
故意說得輕鬆灑脫,實際上也是難以擺脫心頭的沉重抑塞。周濟說辛詞「變溫婉,成悲涼」。讀此詞者,當能辨之。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

 

 

永 遇 樂

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
英雄無覓,
孫仲謀處。
舞榭歌台,
風流總被、
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
尋常巷陌,
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
金戈鐵馬,
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
封狼居胥,
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
望中猶記,
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
佛狸祠下,
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
廉頗老矣,
尚能飯否。

 
【註釋】
 ヾ此調又名《消息》。上下闋,一百○四字,有平韻、仄韻兩體。平韻體始見於柳永《樂章集》,仄韻體則是南宋陳允平所創製。 ゝ京口:今江蘇鎮江。
晉蔡謨築樓北固山上,稱北固亭。 ゞ

孫權,字仲謀。建安十三年 (208)孫權遷都京口。

「舞榭歌台」指孫權故宮。 々

宋武帝劉裕小字寄奴,生於京口,家境貧窮,故云「尋常巷陌」。  指義熙十二年(416)劉裕督軍北伐後秦,收復洛陽、長安。  あ

元嘉二十七年(450),宋文帝劉義隆命王玄謨北伐,為後魏擊敗。封:築台祭天。漢霍去病追擊匈奴至內蒙西北之狼居胥山,封山
 而還。劉義隆嘗聽王玄謨談論北伐,感到「使人有封狼居胥意」。「北顧涕交流」,則是他於兵敗滑台後寫的詩。 ぃ

開禧元年(1205)辛棄疾出守京口,上距紹興三十二年率眾南歸,前後四十三年。 い

佛狸祠在今江蘇六合瓜步山上。佛狸為北魏太武帝跖跋燾小字。元嘉二十七年,他追擊宋軍至長江北岸的瓜步。 ぅ

廉頗是戰國時趙國名將,被讒入魏。趙王有意起用,遣使問訊。廉
頗一飯斗米,肉十斤,披甲上馬,以示能戰。使者回來謊報趙王說:「與臣坐,頃之三遺矢(多次拉屎)矣。」趙王以為老,遂罷。否:音讀如「釜「。

【品評】
   上片追念起於京口建立功業的孫權、劉裕。孫權坐鎮江東,北響抗衡。劉裕北伐一戰而復青州,再戰而復關中,辛棄疾都深為仰慕。下片「元嘉草草」數句針對韓侂正在策劃的北伐行動。冒險輕敵,必然招致失敗,結果反讓佛狸飲馬長江,血食至今。次年韓侂冑伐金敗績,果為辛棄疾不幸言中。辛棄疾這年六十六歲了,篇末以廉頗自比,感歎棄置不用。這首詞懷古撫今,以詞論政,是其特色。詞中提到幾次南北戰爭,全是幾萬、幾十萬人的大戰,都不過用了三四句,或正面舖張(金戈鐵馬),或反面襯托(倉皇北顧),或用親身
經歷(烽火揚州路),或借前代遺跡(佛狸祠),境界全出而色彩各異,像一幕幕歷史場景在我們面前輪轉變換。全詞情調迴旋起伏。上片懷念孫權,惋惜時光的流逝,又讚美功業的不滅。下片回顧歷史創傷和個人處境,熱切的期待又為無可奈何的悲憤。有人認為此詞用典太多。但作為懷古詞不能不涉及眾多史事。陳廷焯謂其「以浩氣行之」,「不嫌其堆垛」。以廉頗自比,這個典就用得很貼切,既表現了他老當益壯、臨陣思戰的凌雲壯志,又點明了他屢遭讒毀、投閒置散的實際遭遇,同他的心情、身份都有一致之處,含義也就更加深刻了。明代楊慎說這首《永遇樂》為稼軒詞中第一,殆非虛語。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

 

 

辛棄疾

楔子 生平梗概 代表著作 軼事 評價

1.楔子:

  是「眾奡M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辛棄疾。也是「沙場點秋兵,馬作的盧發快,弓如霹靂弦驚。」的辛棄疾。

  出生在山東,幼年的他親眼目睹北方人民在女真貴族統治下所過的艱困生活,因而立下了收復中原的壯志,這個理想,使他努力成為傑出的軍事家及政治家,成為我們所知道的抗金愛國詞人。

  然而,後來我們讀到「甚當年,寂寞賈長沙,傷時哭。」、讀到「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讀到「醉堙A挑燈看劍。」讀到被冷落的熱情,更讀到理想的碎裂。

  率真的辛棄疾,豪放之時豪放,感傷之時感傷,寫恬靜、清新的田園風光,又完全迷人,令人心折。陰雨霏霏的南宋,他被迫自崢嶸叱的沙場隱沒在文學的後花園中,但他所栽種的花草,卻是多麼美好............

2.生平梗概:

    辛棄疾,山東歷城人,原字坦夫,後改字幼安,中年後別號稼軒居士,生於公元一一四O年,死於一二O七年,歷事高宗孝宗、光宗、寧宗四朝,一共活了六十八歲。

    辛棄疾少年時期即具強烈的愛國意識。曾兩度北走燕京,刺探金人虛實。一一六一年,金主完顏亮大舉南侵,北方漢族民眾奮起擾其後。辛棄疾年二十二歲,集合二千之眾,加入山東人耿京之義軍,並任掌書記。同年南渡歸宋。從正式開始從事政治、軍事以及文學創作的活動。

    此時,完顏亮南侵失敗,宋、金對峙進入膠著時期。南宋統治集團內部,分成抗戰和主和兩派,展開激烈的鬥爭。辛棄疾慷慨激昂,力主抗戰,曾上《美芹十論》、《九議》等,陳述其恢復主張,雖未獲當道者的重視,卻輾轉流傳,在有志之士中引起巨大反響。爾後,辛棄疾一直沉於下僚,直到一一八二年以前,他只是在江西、湖北、湖南等地作了幾任地方官。但他毫不動搖,仍積極訓練軍隊、打擊貪污強暴,安定民生,為恢復中原作準備。不料,又觸當權者之忌,被削去官職,回家賦閑。此後二十年間,這位文武全材、膽勇與智略俱備的愛國志士,除曾一度出任福建路的提刑和安撫使共不滿三年,竟完全被南宋朝廷棄置不用!迨至宋寧宗嘉泰三年(一二O三),韓侂冑當國,欲借北伐以自重,辛棄疾以”主戰派元老”而被起用,任逝江東路安撫使。次年入朝陛見,改任鎮江知府。旋因主張持重,備而後戰,與韓侂冑的躁進主張不合,又被借故罷免。後冑倉倉卒用兵,一敗塗地,寧宗為穩定政局,不得已再起用辛棄疾為樞密院都承旨,指揮軍事,不幸,此時辛棄疾已身染重疾,未及上任,就空抱著一腔報國赤誠,志以歿了。

3.代表著作:

 醜 奴 兒 

書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

    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箇秋!

  此詩抓住年少和老大兩個時期對於”愁”的不同認識和感受,道出許多人都會有過的一種人生經驗。使人讀了,不禁發出會心的微笑。

 

鷓  鴣  天

送   人

唱徹《陽關》淚未乾,功名餘事且加餐。

浮天水送無窮樹,帶雨雲埋一半山。

今古恨,幾千般;只應離合是悲歡?

江頭未是風波惡,別有人間行路難。

  江頭送客,惜別依依。可是縈繞於詞人心頭的,不僅僅是尋常的離合悲歡,還有人生道路曲折艱難的深沉感慨。

 

青  玉  案

元   夕

東風夜放花千樹

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壼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奡M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本詞通過記述元宵之夜的一次邂逅,塑造了一位不同凡俗,自甘寂寞的美女形象。其中無疑也寄托了作者自己的心境。梁啟超評論此詩說:”自憐幽獨,傷心人別有懷抱。”(《藝蘅館詞選》引語)是有道理的。

 

西  江  月

夜黃沙道中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

稻花香婸‾蛈~,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箇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

舊時茆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在這首詞堙A謐靜的田園夜色被描寫得那樣真切、迷人,顯示了作者捕捉境的高超技巧。

 

賀新郎

甚矣吾衰矣

悵平生、交游零落,只今餘幾!

白髮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間萬事。

問何物、能令公喜?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情與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東窗堙C

想淵明、《停雲》詩就,此時風味。

江左沉酣求名者,豈識濁醪妙理。

回首叫、雲飛風起。

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

知我者,二三子。

  邑中園亭,僕皆為賦此詞。一日,獨坐停雲,水聲山色,競來相娛,意溪山欲援例者,逐作數語,庶幾彷彿淵明思親友之意云。

  停雲堂,是辛棄疾晚年遊息之所,在鉛山縣期思村,築於山上,周圍遍種松竹。這首詞以懷念親朋起興,抒發了作者於政治上失意之餘,寄情山水,獨立蒼茫的心情。

 

賀  新  郎

別茂嘉十二弟。鵜杜鵑實兩種,見《離騷補註》。

綠樹聽鵜 。

更那堪、鷓鴣聲往,杜鵑聲切。

啼到春歸無尋處,苦恨芳菲都歇。

算未抵、人間離別。

馬上琵琶關塞黑,更長門翠輦辭金闕。

看燕燕,送歸妾。

將軍百戰身名裂。

向河梁回頭萬里,故人長絕。

易水蕭蕭西風冷,滿座衣冠似雪。

正壯士、悲歌未徹。

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啼、清淚長啼血。

誰共我,醉明月?

  這首詞是辛棄疾的名作之一。詞中選取一系列有關離別的著名典故,運用富有表現力的藝術語言,以及跌宕多姿的章法佈局,把作者因辛茂嘉被貶謫所激起的內心感慨,抒發得極其沉摯蒼茫,雄渾有力。茂嘉:作者的族弟。平生事歷無考。

 

破   陣   子

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

醉堿D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絃翻塞外聲。

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

可憐白髮生!

  這首詞以高昂熱烈的感情,豪邁雄奇的想像,抒發了作者殺敵報國的願望和決心。

4.軼事:

  少年英雄-辛棄疾。他二十一歲那年,金海陵王完顏亮大舉南侵,企圖一舉消滅南宋。辛棄疾就在家鄉組織了一支二千多人的隊伍。投奔到耿京領導的有二十多萬人的抗金義軍中。辛棄疾任「掌書記」的官職,管理印信、文書。完顏亮南侵失敗後,辛棄疾勸耿京和南宋聯絡,以便軍事上配合行動,更好地打擊金軍。於是耿京就派辛棄疾到南京見宋高宗。宋高宗聽說北方有這麼一支軍隊,很高興。他給辛棄疾封了官,叫辛棄疾回去告訴耿京,把隊伍帶回南京來。辛棄疾從南京北歸的途中,聽說叛徒張安國殺害耿京,劫持義軍投降了金軍。辛棄疾就帶領五十多人,直奔金營。看到張安國正在和金軍主將喝酒,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張安國捆綁上馬,叛徒張安國受到了懲罰,被斬首示眾。當時,辛棄疾才二十三歲。辛棄疾的英勇行動,不僅打擊了敵人的氣焰,而且鼓舞了人民的抗金信心。

5.評價:

  辛詞把蘇軾的以詩為詞,發展為以文為詞。進一步衝破了一切詞法和音律的嚴格限制。為了表達作品的內容,他所使用的語言涉及《論語》、《孟子》、《史記》、《漢書》以及李白、杜甫的詩句,等等。如「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這就是《孟子.盡心篇》中的「盡信書,則不如無書」。這種例子,在辛詞中是很多的。

  辛詞還打破了詞與散文不同寫法的界限,融二者為一,用散文的手法來寫詞《西江月.遣興》下片說:「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如何?』只疑松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這裡採用散文的問答體來寫詞,生動活潑,也合音律,讀來有味。

  由於辛棄疾發揚了蘇軾以詩為詞的革新精神,用散文化的筆調來寫詞,所以,在辛棄疾的筆下,沒有不可用的題材,沒有不可描繪的事物,也沒有不可表達的意境,縱橫馳騁,自由放任,得心應手,筆到詞成。

  辛棄疾的詞風影響了當時的陳亮、劉過,以及稍後的劉克莊、劉辰翁等人。他們以詞記郊遊,相互酬答,發感慨,表達共同的憂國憂民思想。同時,也進一步把詞推向了散文化、議論文的道路,形成了南宋中葉以後聲勢浩大的愛國詞派。

以上資料取材自  中國歷代人物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