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賞析


五言絕句


 

*自君之出矣*──────────────────張九齡

自君之出矣,不愎理殘機。

思君如滿月,夜夜減清輝。

「作者」

    張九齡(六七八∼七四0),一名博物,字子壽,韶州曲江(今廣東韶闕市)人。武后神功元年(六九七)中進士,為右拾遺。開元間拜中書舍人,復遷中書令。是開元年間最後一位賢相,直言敢諫,譯誇當朝。遭李林甫讒毀,貶為荊州長史。他以詞臣為賢相,詩清新淡雅,寄託遙深,洗盡六朝鉛華。

    張九齡的詩代表了由初唐到盛唐詩風轉變的完成。注憲詩歌表現充實內容的同時,也注意感情的藝術表達,向緣情的方向轉化,所以他的詩淡雅含蓄,韻味濃郁,藝術上更趨醇美。他的感遇詩,採用比興手法,托物言志,較含蓄蘊藉,形象比較鮮明。山水詩的創作,徹底擺脫了「模山範水」的格調而能「以形寫神」,使詩空靈味永。沖和淡泊的心境和大自然豐厚生動的機氣合為一體,審美主體和審美客體合而為一,使詩達到情景交融的境界,這是中國抒情詩歌的一大進步,對唐代山水詩派有很大影響。

    唐初五言古,猶沿六朝綺靡之習,唯陳子昂張九齡直接漢魏,骨峻神悚,思深力遵,復古之功大矣。(清。施締華。峴傭詩話)

    現存「張齟江集」二*卷。「全唐詩」編存其詩為三卷,所收較集本為多,但所增是否張氏之作,甚可疑。

「賞析」

    首句開門見山,直接切入本題;寫丈夫出門之後的一段歲月。次句寫少婦自丈夫離去後,再也無心思端坐織布機前,續完早已開始做的織布工作。表示她對生命已了無生趣;因心情煩悶,其他事情都不願料理了。女為悅己者容,一艮人已經遠去,何必再打扮取悅呢?由此可想見丈夫的離去帶給她的痛苦,也可使人想見昔日她和丈夫生活在一起的甜蜜快樂,寫得含蓄蘊藉,不言愁,而愁書自見。

    四句抒情,描寫她對丈夫的思念心情*分深切,以至身體憔悴、消瘦,好像天上的一輪明月,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虧損。本詩以明月譬三喻思情,確是別出心裁。用月亮喻潔淨、美好的人事,*五的月亮,是團圓,歡聚的象徵,月亮由圓而缺,象徵人們因分離而相思而俏瘦。而思婦的貞潔美好,也由明月來顯現比擬,其人如月,其心如月。以客觀景物,來傳達作者濃厚的主觀感情;寫得含蓄沈摯,手法高妙。

唐。李咸用「自君之出矣」也以明月喻人,例如下:

自君之出矣,灣績空塵生。

思君如明月,明月遂君行。

一往情深,略見民歌的輕快。


 

*長干曲*(四首之一、二)─────────────崔顥

其一

君家何處住?妾住在橫塘。

停舟暫相問,或恐是同鄉。

其二

家臨九江水,來去九江側。

同是長干人,生小不相識。

「作者」

    崔顥(?∼七五四),字號不詳。汴州(今河南開封)人。玄宗開元年間登進士第。開元後期曾出使河東軍幕,天寶時歷任太僕寺卿、司勛員外郎等職。

    殷墦、河嶽英靈集:「顥年少為詩,名陷輕薄,晚節忽變常體,風骨凜然,一窺塞垣,說盡戎旅。」現存作品中,有幾篇艷體詩,色澤浮艷,內容輕佻,可能是早年作品。後來從軍邊塞,詩風突變,表現出「從軍邊塞」和「報國赴難」的昂揚精神。嚴羽。滄滇詩話:「唐人七言律詩,當以崔顥「黃鶴樓」為第一。」

「賞析」

    這兩首詩作者抓住了人生片段中的一剎那情景,用一問一答的形式,樸質直率的口語,表現了同鄉青年男女相見時直率親熱的感情。

    第一首寫女方先問。少女在江行途中,突然停下船,大膽主動地向對方打聽是不是同鄉。可能少女斃到船上青年的聲音,所以停船借問,有自媒之意,用平淡語把女子急切的心理曲折地描繪出來,生動逼真,音容笑貌。活靈活現,一個深深看重同鄉之情的少女形象躍然紙上。

    第二首寫青年回答,我家面對九江之水,從小就在江上往來行船,雖說也是長干人,相逢不識也是同鄉。微微露出歉意,又有惋借,今日萍水相逢,雖然相見恨晚,卻感欣慰。借問者有心,答問者何嘗無意,兩人的同鄉情誼應會增加。

    全詩浚有刻劃人物形象,也沒有透過景物的烘托、渲染,只用淡淡的幾句問答話語,宛如閒話家常,繞出本色。女方主動先問,主動攀問,未等對方回答又率先自我介紹,可見其有情有意,其徵妙的內心活動在前後兩次探詢中顯現出來。男方作答,得體大方,不急不燥,然而在略帶相見恨晚的語氣中潛藏著書外相逢的喜悅心情。青年男女內心深處的豐富、複雜、曲折的感情,透過幾句問答,而細膩的傳達出來,言近旨遠,語淺情深,堪稱唐詩佳品。


     

*逢雪宿芙蓉山主人*───────────────劉長卿

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

「作者」

    劉長卿(?∼七八六、七九一)宇文房,宣城(今安徽宣城)人,一作河間(今河北省)。

    少時在嵩山讀書,玄宗天寶中登進士第。肅宗至德年間任監察御史,後為長洲縣尉,因事得罪,貶為嶺南南巴尉,經江西時,與李白、李嘉祐等有詩作返來。代宗大歷五年(七七)以後,歷任轉運使判官,知淮西、鄂岳轉運留官後,因為性格剛蘋,得罪鄂岳觀察使吳仲儒,被誣為貪釅,再疑睦州(今淅江淳安)司馬。德宗建中二年(七八一)任隨州(今湖北隨縣)刺史,世稱「劉隨州」。興元元年(七八四)貞元元年(七八五)間,淮西節度史李希烈割據稱王,劉長卿離開隨州。

    劉長卿詩以五七言近體為主,尤工五言,自詔為「五言長城」(權德輿。秦徵君校書與劉隨州唱和集序)。五律簡練渾括,於深密中見清秀。絕句以白描取勝,饒有韻致;但大部份詩作內容單薄,境界狹窄,缺乏變化,易有雷同之感。劉長卿曾兩次遭到貶謫,旅居各地期間多次遭到戰亂,因此有一部份感傷身世之作,也反映了安史之亂以後中原一帶荒涼凋蔽的景象,筆調蒼涼沈鬱,具寫實性。宋張戒。歲寒堂詩話:「隨州詩韻度不如韋蘇州之高簡,意味不能如王摩詰、盂浩然之勝絕,然其筆力豪膽,氣格老成。「長城之目,蓋不徒然。」而盧文貂。劉隨州文集題辭:「隨州詩韻不如子美之後,定當推為巨擘。」薛雪。一瓢詩話:「劉隨州得意處竟可與少陵索笑。」恐是溢美之詞。

    有「劉隨州集」*一卷本傳世,「全唐詩」編錄其詩五卷。

「賞析」

      三句寫日暮投宿山村之所見。蒼山,青色的山。白屋,指貧苦人家主的茅屋。天將黑時,暮雲四合,蒼山也逐漸朦朧,顯得更遠了。因為天氣寒冷,山村人家用白茅蓋的簡陋房屋,顯得更蕭條冷落。山路漫長,行路遙遠,又逢日暮,更覺遙遠;茅屋簡陋,境況貧窮,時逢寒冷,更顯得貧窮。「遠」字寫荒僻,「貧」字寫淒苦。將山行和投宿的真實情形,細膩的呈現出來。

      三四句寫投宿山家後之所聞。柴門,貧苦人家用散碎木柴、樹枝等做成的門。夜歸人,指主人家的人夜間從外歸來。簡陋的柴門外傳來一陣狗叫,在這漫天飛雪的深夜裡,主人家的人才從外面歸來。作者以「客觀事實」的敘述來呈現山村人民貧困痛苦的生活;主人因家貧,迫於生計,不顧狂風大雪,出外工作,深夜才回;雖無一毫「哀怨」之聱,其痛苦自可想見。作者深厚的同情也融化其中。

      全詩僅就投宿前所見,投宿後所見,將中間瑣事跳過,使辜法更加緊湊精鍊。短短二*字,寫了日暮、蒼山、天寒、白屋、柴門、犬吠、風雪、歸人等八事,密度極高;情境如盡,清妙自然,精鍊逼真,組成一幅寒夜客宿,主人冒雪夜歸圖。傳達游子常有而不易說出的生活感受,和山居荒涼之感;意境深遠,形象生動,心情枯寂,對民生的貧疾雖沒有六聱疾呼,但讀來親切感人,更耐人尋味,深具「含蓄」「言外味」之藝術境界。


       

*送靈澈上人*───────────────────前人

蒼蒼竹林寺,杳杳鐘聲晚。

荷笠帶夕陽,青山獨歸途。

「賞析」

    本詩是仄韻五言古絕。寫山林幽深,夕陽西下時途人的惆悵心情。三句渲染竹林寺的幽雅晚景;首句寫所見,竹林寺外蒼然一片,非常幽靜;次句寫所聞,天色已晚,寺裡傳來幽遠的鐘聲,是那麼急促,彷彿在催促靈澈趕快回到投宿的寺中;急促的鐘聲反襯竹林寺的寧裔,不言作者捨不得分手,卻說鐘聲催人,不捨之情溢乎句中。

    四句寫送靈澈歸去的情景。在夕陽照射下,靈澈自己背著竹笠,向青山深處的竹林寺獨自歸去,漸行漸遠,寫出靈澈瀟儷出塵的高致,而「獨歸遠」寫出作者佇立目途,依依依不捨,顯出惜別之喬。

    全詩寫途別,憲境閑淡,精美如畫,抒情精湛,表現作者對靈澈深厚真摯的情誼,也表現了靈澈歸山的清寂風度,反襯兩人共懷淡泊的胸襟。四句純然寫景,以暗淡的協調色彩,寄託作者淡泊的胸襟和淡淡的離情別緒。全詩暗寫「獨」、「遠」;主人見客獨行漸遠,神情黯然:客去之後,主人獨立眺望,獨行而歸,淒涼孤寂之意溢於言外。


     

*彈琴*─────────────────────前人

泠泠七弦上,靜聽松風寒。

古調雖自愛,今人多不彈。

「賞析」

    本詩是平韻五言古絕,抒寫知音難遇的感慨,三句平仄均不合律。

    首句以「泠泠」摸擬璋聲的清越悠揚,非常貼切。次句寫彈琴的心情感受,作者屏心靜氣地用心的在彈琴,他正在彈奏「風入松」的古曲,由琴聱傳出一陣寒風吹拂松林所散發出來的松濤聲,如此的淒冷;琴聲代表琴心,彈奏者的心情應一該也是淒涼孤寂的。

    三四句忽發議論,妙語雙闕,明寫世人喜新厭舊,喜歡追求時髦新潮,對古樸純真的古調多棄而不彈;舉世之下,唯有作者一人獨坐撫彈,自彈自賞,知音何處尋;暗喻人心不古,世乏知己。耿介正直的性格已被狡檜虛偽的性格取代,「舉世皆濁我獨清」的孤寂感,顯現詩中。作者遺世獨立,超脫塵俗,孤芳自賞的沈重感慨,令人同感。詩不貴說理,若能深入淺出,如出口語,必入讀者心中。清。沈德潛評其為:「工於鑄喬,巧不傷雅」,是最中肯的評論。

附錄:

*送上人*─────────────────────前人

孤雲將野鶴,豈向人間住?

莫買沃洲山,時人已知處。

    沃洲山,道教的第十二福地,山在浙江新江新昌縣東。相傳晉支遁放鶴養馬處。


     

* 秋夜寄邱員外*─────────────────韋應物

懷君屬秋夜,散步詠涼天。

空山松子落,幽人應未眠。

「作者」

    韋應物(七三七:七九二、七九三),長安(今陝西西安)人。自天寶十年(七五一)至天寶末,以三衛郎為玄宗近侍,常出入宮闈,扈從游幸。安史亂起,玄宗幸蜀,他流落失職,始折節讀書。廣德二年(七六四)為洛陽丞,後因懲辦不法軍吏,被訟於府衙,憤而辭官,閑居東城同德精舍。大歷十年(七七五)為京兆府功曹參軍,代理高陵宰。十三年,任鄂縣令。建中二年(七八一)擢比部員外郎,在長安和暢當、劉太真、李懵、吉中孚等女游。次年出為懈州刺史,興元元年(七八四)冬罷任,因貧不能歸長安,暫居僻州西澗。貞元元年(七八五)為江州刺史,四年,入朝為左司郎中。次年出為蘇州刺史,和顧況、孟郊、丘丹、皎然等相唱和。貞元七年退職,寄居蘇州永定寺,世稱「韋江州」、「韋左司」、「韋蘇州」。又唐代另有一韋應物,和白居易、劉禹錫同時,曾任諸道鹽鐵轉運,江淮留後,御史中丞等職,勿混為一人。

    早年生活豪邁放滇。中年,久歷州縣,目睹時弊,思想起了很大變化;於詩中具體地反映民生被剝削的痛苦和不平;對百姓長期遭受戰爭災難,沈重的瑤役賦稅,寄于深切的同情。他的山水田園詩較受重視,後人常以「陶韋」、「王孟韋柳」並稱;寫景優美細膩,語言凝鍊自然,詩中有人,雖然情景較幽寂,卻別具境界。

    今傳「韋江州集」十卷本,民國陶風樓影印南宋劉辰翁校點十卷本「韋蘇州集」較佳。

「賞析」

    本詩寫秋夜懷人之情。三句寫己之懷人,秋天,天高氣爽,是一個適合踏青訪友的季節;但一入暮秋季節,萬物凋零,大地一片淒冷,又逢秋夜,淒冷之感倍增;面對淒冷,懷友之情頓生:首句寫作者身處淒冷最宜懷人的秋夜,思緒起伏,難以安坐。次句承首句的不安而寫,室內難耐,步出室外。在涼爽如水的天空下,一邊散步,一邊吟詠,藉以排遣內心的痛苦;以具體的景況,描繪內心的寂寞淒涼,寫當下的景色心情。

    三四句,跳脫現實,純用想像之筆,設想在相同時間,相同景色下,丘丹也應一該孤寂難耐,因而輾轉失眠;丘丹在空山中,困忪果落地聲,聞聲憶往,更加難眠。自己不眠,卻遙想友人也應思己而不眠,非有深厚情誼,不敢作此非份設想。

    場景空間的轉換,得第三句景語的襯托,顯得自然而極富情趣。三四句景的描繪,空山、忪子,和幽人的身分,和幽人淡泊之情密合無縫,技巧高妙自然。

    沈德潛:「五言絕句,右丞之自然,太白之高妙、蘇州之古淡,并入化境。」(說詩碎語)由本詩可得印證。


     

*絕句二首之一*──────────────────杜甫

遲日江山麗,春風花草香。

泥融飛燕子,沙暖睡鴛鴦。

「作者」

    杜甫(七一二)字子美,祖籍襄陽,生於河南鞏縣。由於他在長安時一度住在城南少陵附近,自稱少陵野老;在成都時被薦為節度參謀、檢校工部員外郎,後世稱他為杜少陵,杜工部。

    杜甫生長在「奉儒守官」並有文學傳統的家庭中,祖父社審言是武后時代的著名詩人;父杜閑,曾任兗州司馬、奉天縣令。杜甫七歲學詩,十五歲時詩文就引起洛陽名士的重視。玄宗開元十九年(七三一)第一次漫游,在江南一帶泛游;到金陵、姑蘇、渡浙江,泛舟釗溪直到天姥山。二十三年回洛陽應進士,不第。二十四年在齋趙一帶第二次漫游;兩次漫游中目睹秀麗雄偉的山光水色,吸收山東江南的文化,擴大豐富他的眼界。二十九年,定居於洛陽和偃師之間的首陽山下。天寶三年,和李白在洛陽初遇。天寶五年至十年定居長安,為謀求一官半職,卻投效無門,曾進獻三篇「大禮賦」,玄宗非常贊賞,卻依然無法入仕。在長安曾困於衣食,為了維持生計,不得不出入達官貴人府第,充當「賓客」陪伴他們詩酒游樂,使他更深入地了解在上階層的腐敗和百姓生活的痛苦。留下「兵車行」、「麗人行」等不朽名作。

    肅宗至德元年(七五六)起,因安祿山叛亂,攻陷長安、洛陽;此時杜甫正在鄘州,他聽到玄宗幸蜀,肅宗即位靈武後,將家安置在城北的羌村,隻身投奔靈武。不孝被叛軍捕獲,途往長安,在長安半年,見到京城一片荒涼,生靈塗炭,耳聞官軍失利,寫下「悲陳陶」、「悲青圾」、「春望」、「哀江頭」等詩。至德二年(七五七)四月,逃出長安,奔赴肅宗臨時駐地鳳翔,任為左拾遺。不久因疏救房琯,觸怒肅宗,竟遭審訊。八月回鄘州探望妻子,完成「北征」長詩。九月官軍收復長安,十月收復洛陽,十月底肅宗回長安,杜甫仍任左拾遺。三年五月,外調華州司功參軍。乾元二年(七五九)春,往河南探視舊居,歸途中親眼看到人民在官吏殘酷的壓迫下蒙受苦難,寫下「新安吏」、「潼闕吏」、「石壕吏」、「新婚別」、「垂老別」、「無家別」組詩六首,後人簡稱為「三吏三別」。

    從肅宗上元元年(七六)至代宗大歷五年(七七)十一年內,杜甫在蜀中八年,荊、湘三年,是他生活史中較安定的一段日子。上元元年春,得友人之助,在成都城西梡花溪畔建築草堂,定居於此。上元二年末,嚴武任成都尹兼啣中丞,幫杜甫不少忙,代宗寶應元年(七六二)七月,嚴武奉詔回朝;成都少尹兼御史徐知道在成都叛變,杜甫流亡到梓州、閣州。廣德二年(七六四)春,嚴武為成都尹兼劍南節度使,三月杜甫回成都,為節度參謀、檢校員外郎,因不慣幕府生活,回成都草堂。永泰元年(七六五)四月,嚴武死、頓失依靠;五月率家人漂泊西南;九月到達雲安,因病而停留。次年暮春,病勢減輕,才遷住夔州,住了近二年,創作四百多首詩,占杜詩全部的七分之一;詩中歌詠當地山川的險要,同情百姓生活的疾苦,思念長安、洛陽和親人。大歷三年(七六八)正月出峽,三月到江陵,因河南兵變,住了半年,後移居公安;年底到達岳陽。大歷四:五年,居無定所,往來岳陽、長炒、衡州、耒陽之間。五年冬,死於長沙和岳陽間淌江的船上,結束坎坷的一生。杜詩的特色在社會現實和個人生活密切配合,所以稱他的詩為「詩史」,作者在深刻反映社會現實時,通過他獨特的風格表達個人的心情。他的詩是有所為而作,以「仁」為出發點,對天地萬物「一視同仁」,表現「憂國憂民」及「憤世嫉俗」的精神;他的詩兼備各種體裁,而且都有獨到,如七古,兼具四傑的繁富,王維的華妙,李白的豪逸而綜合之。如五律,雄渾細膩,變化無窮。他「轉益多師」,於陶淵明取其淡遠,於謝靈運取其厚重,於鮑照取其勁健,於庾信取其新秀,兼取四家長處以成己長,是杜詩的偉大聖明,後世尊崇他為「詩聖」。

「賞析」

    全詩在描繪明媚的春光和蓬勃的生機,表達作者對大自然的贊賞。「絕句二首」是作者晚年定居梡花草堂的作品;由於半生飄泊困難,難得有一段閑適安逸、天倫共聚的日子,所以詩中流露出安適心情和歡愉情懷。

    三句從大處著手,描繪春天廣闊的天地。由於心情愉快,覺得春天也比較漫長了;「遲日」二字是寫實,也是心情的反射。在春天陽光的照耀下,江山何處不秀一麗?近處,一陣春風徐徐吹拂,花香草綠,一片生機蓬勃的景象,景色的確宜人可親。

    三四句從眼前處著筆,由靜態的描繪轉為動態的刻謝;春回大地,冰雪俏融,大地解凍;泥融了、土濕了,春暖花開的季節;燕子繁忙地飛來飛去,銜泥造巢;由於日曬,沙子發熱,成雙成對的鴛鴦就在沙攤上舒舒服服地睡起覺來;天上飛翔的燕子,繁忙急促和地上慵懶的鴛鴦,貪睡悠閒相映成趣,多可愛的春景圖。

    全詩意境明麗悠遠,格調清新。首二句以粗略之筆勾勒廣闊亮麗的景物,是靜態的陳述。後二句採工筆細膩描繪飛燕銜泥,鴛鴦貪睡,相映成趣,是動態的刻劃。短短四句,構成一幅色彩鮮明,生機勃動的初春景物圖;對仗工整,自然流暢,別具風神,是難得一見的喜悅作品。


     

*八陣圖*───────────────────前人

功蓋三分國,名成八陣圖。

江流石不轉,遣恨失吞吳。

「注釋」

    八陣圖:指天、地、風、雲、龍、虎、鳥、蛇八種陣勢。諳葛亮所佈署的八陣圖有四處:一處在今陝西。三處在今四川,其中以夔州(今四川奉節)西南永安宮前的一處最著名。其遺遊在夔州江邊沙灘上,聚細石為之,各高五尺,廣*圍,星羅棋布,縱橫相當,夏天水漲則隱浚,冬天水退則復現。東坡志林:「諳葛造八陣圖於魚腹(漢縣名)平沙之上,壘石為八行,相去、三丈。自山上俯視百餘丈,凡八行,為六*四綬(斗久!,聚),絕正圖,不見凹凸處,如日中蓋影。及就視,皆卯石,漫漫不可辨;甚可怪也。」

附錄

*終南望餘雪*───────────────────祖詠

終南陰嶺秀,積雪浮雲端。

林表明霽色,城中增暮寒。

*欒家瀨*────────────────────王維

颯颯秋雨中,淺淺石溜潟。

跳波自相濺,白鷺驚復下。

*題紅葉*────────────────────韓氏

流水何火急,深宮盡日閑。

殷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

*三閭廟*────────────────────戴叔倫

沅湘流不盡,屈子怨何深!

日暮秋風起,蕭蕭楓樹林。

*寒下曲*────────────────────盧綸

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

欲將輕騎逐,大雪滿弓刀。

*江南曲*────────────────────李益

嫁得翟塘賈,朝朝誤妾期。

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

*准陽行五首之四*────────────────劉禹錫

何物令儂羨?羨郎船尾燕。

銜泥趁檣竿,宿食長相見。

*憫農二首之二*─────────────────李紳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昔。

*尋隱者不遇*──────────────────賈島

松下問童子,言師採藥去。

只在北山中,雲深不知處。

*宮詞二首之一*─────────────────張祜

故國三千里,深官二十年。

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

*春怨*─────────────────────金昌緒

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

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

*江上漁者*───────────────────范仲淹

江上往來人,但愛鱸魚美。

君看一葉舟,出沒風波裡。

 

 


七言絕句


 

*詠柳*─────────────────────前人

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條。

不知細葉誰裁出,一月春風似剪刀。

「賞析」

    每當春臨大地,萬物復穌的時節,青青的柳樹引起不少詩人的遐思;如同月亮一樣,經常成為詩人吟詠的對象。「昔我往矣,楊柳依依。」(小雅。采薇)以「依依」二字來形容柔條千絲,含有無限依人的柔情。

    「青青河畔草,鬱鬱團中柳。」(古詩十九首)「楊柳得春風,一低復一昂。」(無名氏。讀曲歌) 「垂柳復金堤,蘼蕪葉復齊。」

    (薛道衡。昔昔鹽) 都在描繪垂柳綠絲,因風搖曳,低昂婆娑的情態。

    本詩是一首專門詠柳的作品。三句採取比興手法,描繪柳樹的整體形象,從它的外在形態和色澤著手。春風中,柳樹由黃變綠,看起來就像是用碧玉雕鏤、妝扮的玉樹,輕盈柔嫩,萬條下垂的柳條,如同綠色的絲帶在風中輕輕搖曳;用碧玉樹比柳樹,用綠絲條比萬條柳條,形象生動逼真。首句著一「高」字,別具風味。

    高,有茵條的意思,和唐代的審美觀完全不合,唐代審美觀,重視高壯圓滿;因此這裡的「商」應是和「嬌小」成對比的詞語,含有高大豐滿的意思;柳樹如王般的碧絲,則潤澤溫厚,光彩照人;高大端莊的玉樹,則具圓滿豐潤的韻味;高大而有絲帶的輕盈,則婀娜多姿的情態盡現;引人無限遐想。

    三四句突發奇思,用問答句寫出春的濃郁生機,將作者賞柳時驚奇的感受生動的寫出。三句由柳體形象轉到清新細嫩的柳葉,不知柳樹那細長好看的葉子是誰巧手剪裁的。三句問的妙,四句答的巧,原來二月的春風就像剪刀一樣,柳葉的巧妙形態銳是它剪裁出來的,那麼纖巧合宜!春風,當然沒有剪刀的功能,但是柳枝萌生片片細葉的時刻,正是料峭春風吹拂大地的時刻,作者由此聯想,以剪刀喻春風,讚美造化之工巧,確是想像新奇,別具匠心。

    本詩想像神奇,比喻新奇,把綠柳比作碧玉,柳條比作絲帶,春風比作剪刀,形象生動地寫出柳樹輕柔翠綠的豐采形態和春風化育萬物的功能。通首詠「柳」,而無「柳」字出現,但卻處處呈現柳的形態,予人豐富的聯想,立意新奇,韻味無窮.


     

*長信秋詞*(五首之三)──────────────前人

奉帚乎明金殿開,且將團扇共徘徊。

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

「賞析」

    本詩描繪宮廷婦女的苦悶生活和幽怨的心情。共有五首,擬托漢代班婕妤在長信宮中某一個秋天所作。三句寫寫宮女苦悶生活。天剛亮,班捷妤就開始打掃長信宮,灑掃既畢,百無聊賴,就手執團扇,在宮內徘徊。打掃,是每天刻板的工作和生活;打掃之餘,百無聊賴,手執團扇徘徊,是一時的偷閑和沈思;徘徊,寫其心情不定;團扇,喻失寵的可悲。說「且將」,可想見其孤寂無聊;只有懷中團扇,命運相同,可以徘徊與共而已。」三四句寫宮女幽怨的心情。作者突發奇想,烏鴉雖醜,還能飛近昭陽殿,帶來曉日之影,而自己空有玉顏,皇帝的恩澤卻一點也無法分享。時當秋月,故鴉稱「寒鴉」;古代以日喻帝王,故日影指君思。以「玉顏」、「寒鴉」對比,實在不倫不類;她怨恨自己不但不如同類的人,而且不如異類的物小小的、醜陋的烏鴉;人不如鴉,可見班婕妤內心的悲怨之深,也表達作者深切的同情。本詩比喻奇特巧妙,含意深刻,是宮怨詩的佳作;不嘆已不如人,而嘆己不如物,以醜陋粗俗的烏鴉和玉顏對比,寓意深刻且具創造性:委婉含蓄地表達了宮女的怨苦心情。沈德潛:。「優柔婉麗,含蘊無窮,使人一唱而三嘆。」(唐詩別裁)

附錄

*聞王昌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前人

楊花落盡子規啼,閒道龍標過五溪。

我寄愁心與明月,隨君直到夜郎西。

*望廬山瀑布*──────────────────前人

日照香爐生紫煙,遙看瀑布掛前川。

飛流直下三千丈,疑是銀河落九天。

*涼州詞(二首之一)*───────────────王之渙

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望天門山*────────────────────前人

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

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

*客中作*─────────────────────前人

蘭陵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

*越中覽古*────────────────────前人

越王勾踐破吳歸,戰士還家盡錦衣。

官女如花滿春殿,只今惟有鷓塢飛。

*春夜洛城聞笛*──────────────────前人

誰家玉笛暗飛聲,散入春風滿洛城。

此夜曲中聞折柳,何人不起故園情。

*山中答客問*───────────────────前人

問余何事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閒。

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


 

*塞上聽吹笛*───────────────────高適

雪淨胡天牧馬還,月明羌笛戌樓間。

借問梅花何處落?風吹一夜滿關山。

「作者」

    高適(約七二0∼七六五)字達夫,渤海蓨(今河北景縣南)人,少時滇游宋中(今河南商丘一帶)一帶。少孤貧,好交遊,有遊俠之風,並以建功立業自期。早年曾遊歷長安,再到薊門、盧龍一帶,尋求進身之路,都沒有成功。天寶八年(七四九)經睢陽太守張九皋推薦,應舉中第,授卦丘尉。

    十一年,因「不忍鞭韃黎庶」和「不甘拜迎官長」而辭官,再到長安。次年,入隴右、河西節度使哥舒翰幕,為掌書記。安史亂後,曾任淮南節度使、彭州刺史、蜀州刺史、劍南節度使等職。官至左散騎常侍,封勃海縣侯,世稱高常侍;有唐一代,詩人之顯達者,唯高適一人而已。其詩題材廣泛,內容豐富,寫實性高。

    其中以邊塞詩成就最高,歌頌戰士們奮勇報國、建立功業的豪情,也表達他們從軍生活的艱苦和嚮往和平的願望,同時揭露邊將的驕奢淫逸,不恤士卒和朝廷的賞罰不公,安邊無策,流露濃烈的愛國憂民之情。又創作不少反映民生疾苦的作品。


     

* 寒食*──────────────────────韓翊

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斜。

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候家。

「賞析」

    本詩借漢事來諷刺唐代宦官擅權,是一首借古諷今的佳作。一二句寫京師寒食春景。「春城」點明季節地點。春臨大地,萬物復復甦;長安城內外飄揚著楊花柳絮,處處洋溢箸一份春的氣息;在東風吹拂下,御苑中的楊柳也隨風起舞。唐代習俗,寒食日折柳插門,所以刻意寫「柳」。「御柳」引出「漢宮」;「寒食」禁燃燭,引出「傳蠟燭」。三四句寫當時真實情節。時間由早上轉向黃昏,空間也由春城轉向御苑再轉漢宮(唐宮)逐層逼進收束;傍晚時分,由於習俗禁止生火燃燭;可是宮廷卻派人將蠟燭賞賜給五侯家中;蠟燭燃燒的陣陣煙霧,正從五侯家中冒了出來;作者將意象集中到蠟燭的一縷輕煙上,再點明是由「五侯」家傳出的小小事件上,諷刺肅宗、代宗以來宦官外戚專權的意思,希望讀者能自己領陰出來,含蓄曲折有味。全詩前三句寫飛花、御柳、傳燭的寒食景象,寫來一片生趣盎然,末句才帶出「五侯家」的特權享受;明揚暗柳的手法,似歌頌而實諷刺,表現含蓄而含意深刻,韻味悠長。


     

*滌州西澗*──────────────────韋應物

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

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

「賞析」

    唐德宗建中二年(七八一)作者出任澱州刺史時所作,在描繪懈州西澗在春雨時的自然景象。一二句西澗暮春景物。花時已過,眼前所見,僅剩下澗邊的一片綠意盎然的幽草,這種幽靜的景象特別引起作者的憐愛。春光將近,但是還有幾隻黃鶯鳥在樹陰深處歌唱;婉囀悅耳的鳥鳴聲,使首句的場景更加寧靜幽美,首句的見、次句的聞,將雨前景色寫得細膩生動,預為春雨、春潮設下伏筆。三四句寫黃昏時刻雨中即景。時近黃昏,作者在雨中漫步,非常悠閒自在。忽然看到西澗中,春潮上漲,春潮來勢本來就很急,再加春雨,氣勢更加迅急了。荒僻的渡口沒有人逛,在風吹雨打中,潮水沖擊下,小小的渡船因無人看管,自然自在地橫在渡口。三四句寫雨中所見,將野渡雨景,逼真地呈現讀者眼前。幽草黃灑,春潮野渡,都是一些平常易見的尋常景色,但是都自得其時,自得其行,自得其樂。,尤其那無人自橫之舟,那種逍遙自在的飄浮,更讓作者領悟「純任自然」的真趣,特別「獨憐」」了。全詩意象豐富優美,有靜有動,聲色兼具,寫出一份濃郁的幽靜的氣息,令人心動不已。


     

*塞上曲二首(之二)*───────────────戴叔倫

漢家旌幟滿陰山,不遣胡兒匹馬還。

願得此身長報國,何須生入玉門關?

「作者」

    戴叔倫(七三二∼七八九)字幼公,一說字次公,潤州金壇(今江蘇金壇縣)人。大曆中,曾應劉晏之召,在其鹽鐵轉運使府中任職。建中元年(七八)任東陽縣令。此後數年,在唐宗室李皋的湖南觀察使、江西節度使幕中。後任撫州刺史。貞元四年(七八八)改任容州刺史,兼容管經略使,於任上去世。任職地方官期間,關心民生疾苦,史稱「清明仁恕」。其詩以反映農村生活見長,對民間疾苦,賦予深切的闕懷,且多即事名篇,可謂由杜甫樂府到元白新樂府的中間橋樑。寫景抒情作品多委婉清麗。「全唐詩」錄存二卷。

「賞析」

    這是一首借古(漢)詠今(唐)的詠懷詩,抒發作者驅逐外侮,立功報國的壯志,全詩充滿盛唐昂揚奮發的豪邁激情。三句寫軍容壯盛,懷抱必勝的信念。平實地敘述漢朝的軍隊軍容壯盛,佈滿整個陰山;防備嚴密,天衣無縫。次句設想,如果西域胡人膽敢來侵犯,一定讓他們一匹馬也逃不掉,將他們徹底毀滅。充分地表現出英勇戰士的高昂士氣。

    三四句描寫戰士們忘我報國的精神。盛唐時期,國勢壯盛,聲威遠播四域;朝野上下志氣昂揚;當時詩人對邊塞風光特別感興趣。有不少人親自跑到邊塞地區,去領略塞外風光,並形之於詩文中;沒有機會去的人,也會借樂府古題,憑所聽到的和想像到的,堰染一下塞外風光,才算一了心願;所以盛唐時期邊塞詩數量特別多,充滿昂揚奮發的情調:連用詞也積極些,如:「名將」、「飛將」、「精兵」、「雄兵」、「壯馬」、「駿馬」。

    到了中、晚唐時期,國勢一袞退,外患頻仍,邊塞詩的情調轉為悲歎哀怨的情調,用語也多俏極,如「老將」、「病將」、「敗將」、「馥兵」、「病卒」、「瘦馬」、「劣馬」,詩中也經常出現「血」、「鬼」、「魂」、「死」、「哭」、「位」等字眼。讀者在閱讀唐代邊塞詩時,必先了解作者的年代,才能真正了解詩中所傳達的真意。三四句反用漢代班超的故事。班固為了要報效國家並建立豐功偉業,投筆從戎,在西域數十年,獲得各民族的敬愛;晚年困年老思鄉,上書希望「生入玉門闕」。作者反用其憲,顯示將士們為了國家的緣故,不惜「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甚至連「生入王門闕」也可放棄;這種報國忘身的精神,充份地寫出英勇戰士的形象。

    全詩氣勢磅礪,情調激昂豪邁,語言直率,是一首贊頌「聖戰」的佳作。

附錄

*蘭溪棹歌*────────────────────前人

涼月如眉掛柳彎,越中山色鏡中看。

蘭溪三月桃花雨,半夜鯉魚來上灘。

*寫情*

水紋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

從此無心愛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樓。


 

*烏衣巷*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作者」

    劉禹錫(七七二∼八四二)字夢得,洛陽(今河南洛陽)人,祖籍中山(今河北定縣),匈奴後裔,七世祖劉亮隨魏文帚遷洛陽,始改漢姓。父劉緒寓居嘉興(今浙江嘉興)。自幼好學,熟讀儒家經典,瀏覽諳子百家。童年時曾到吳興陪侍詩僧皎然,靈澈吟,得到他們的讚譽。對江南留下一艮好印象,自稱江南客。貞元九年同柳宗元登進士第,又登鴻詞科。十一年(八一五)登吏部取士科,授太子校書。貞元二*一年,王叔文推行改革運動,禹錫任屯田員外鄗。九月,憲宗即位,改革失敗,初貶連州(廣東連縣)刺史;行至江陵,再貶朗州(今湖南常德)司馬。同時被貶為司馬的共八人,史稱「八司馬」。

    元和九年*二月,奉詔回京;坎年三月,寫「元和十年,自朗州召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詩,得罪執政,外放連州刺史,至寶曆二年(八二六)從和州刺史任召回洛陽,結束二十二年貶謫生活。大和元年(八二七)任東都尚書省主客郎中;次年回都任主客鄗中。開成元年(八三六)起任太子賓客;加檢校禮部尚書銜,世稱劉賓客、劉尚萋。生前與白居易齊名,世稱「劉白」。存詩八百多首。吸收民歌營養,創作不少反映民生疾苦的作品。其詩繼承詩經美刺傳統,以鮮明的愛憎感情反映中唐社會問題。其詩不事鋪敘而講究精鍊,不主淺露而強調含蓄。

    明。楊縝。升庵外集:「元和以後,詩人全集之可觀者數家,當以劉禹錫為第一,其詩入選及人所膾炙,不下百首矣。」胡應麟以為,劉禹錫、韓愈、柳宗元、白居易的詩歌各具風格,都是「大家材具」(詩藪、外編)。現存「劉賓客文集」四十卷。「賞析」 本詩是「金陵五題」的第二首,描寫貴族的興衰,寄託感歎之情。 三句通過兩個自然景觀刻劃今昔的臣大變化。昔日的「朱雀橋」、「烏衣巷」是東晉貴族霎聚的地區,聱勢顯赫,而今日朱雀橋邊,一片綠貨貨的野草叢中,點綴著各色花朵,烏衣巷內,更是荒涼,一抹斜陽照射在傾圯的破敗巷子的一角;今昔強烈的對比,感慨極深。三四句以燕子歸巢生活易見小事,暗示盛衰變化。昔日王謝居住的地方,他們的宅第富麗堂皇,燕子都到那裡去築巢三,而今美麗宅第已荒廢了,燕子只好再度飛到已變成平常百姓住家的王謝殿堂來築巢。昔日車水馬龍,花香濃艷的王謝殿堂,現在卻變成民宅;以燕子的多情戀舊,刻劃今昔盛一袞,筆法含蓄曲折,令人贊嘆。全詩皆在寫景,不著一字議論,而含蓄深沈,耐人尋味。

    採用以小見大的手法,集中描繪烏衣巷的現在,對它的過去,只巧妙的暗示;詩人的感慨藏而不露,全部隱藏在寫景句中。「烏衣巷在何人住,回首令人憶謝家。」(孫元宴、詠烏衣巷)「無處可尋王謝宅,落花啼鳥秣陵春。」(無名氏)比較之下,優劣深淺自見。


     

*春詞*──────────────────────前人

薪妝宜面下朱樓,深鎖春光一院愁。

行到中庭數花采,蜻蜓飛上玉搔頭。

「賞析」

    詩題一作「和樂天春詞」,白居易春詞:低花樹峽小妝樓,春入眉心兩點愁。 斜倚闌干背鸚鵡,思量何事不回頭。 思量何事,是傷春傷別:背鸚鵡,是怕鳥兒學舌,勾起無限心事;稍嫌直露。

    本詩寫閨中女子的閒愁,是次韻之作,完全依照白居易詩韻腳的次第而寫。三句寫閨中女子觸景傷情。富家女子住在朱樓中,她剛化好妝,由於她善於妝扮,將脂粉塗得和臉型非常相稱。她走下樓來,卻見春光深鎖,無人欣賞,頓覺滿院盡是憂愁。可見她心中早有愁緒,本以為刻意妝扮後,心情會轉好;可是當她步下朱樓,庭院一片孤寂,竟沒有人來欣賞她的新妝。一下子希望破滅,就像深鎖的春光,無人觀賞一樣。「女為倪己者容」,她為何事妝扮?強人妝扮,本為遣愁,不料卻引來更深的孤居燭處的苦悶。三四句寫庭中數花的情景。百無聊賴下,她走到中庭數花,沒有想到這個極無聊的動作,卻引起蜻蜓的注意,停立在玉簪上。含蓄地刻劃出她凝神佇立的神態,也暗示人面如花,傳神之筆,含蓄生動。

    人如花,花如人,她的處境就像庭院中的春花一樣,寂寞深鎖,無人賞識,將隨著時光飛逝而凋逝,感嘆極深。全詩透過巧妙的譬喻、象徵,含蓄、細膩地描繪閨中少女的怨愁,淡寫春庭閒事而怨在其中;結筆一句傳神之至,將少女的淒冷孤獨境遇,生動新穎而有韻味地刻劃出,可見心思之巧。

*竹枝詞*────────────────────前人

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聲

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情卻有情。

其一

山桃紅花滿上頭,蜀江春水拍山流。

花紅易衰似郎意,水流無限似儂愁。

其三

瞿灣塘嘈嘈十二灘,人言道路古來難。

長恨人心不如水,等閑平地起波瀾。

其九

山上層層桃李花,雲間煙火是人家。

銀釧金釵來負水,長刀短笠去燒畬。

*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前人

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觀裡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後栽。

 

 


五言律詩


 

*和晉陵陸丞早春遊望*

獨有宦遊人,偏驚物候新。

雲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

淑氣催黃烏,晴光轉綠蘋。

忽聞歌古調,歸思欲沾襟。

「作者」

    杜審言(六四六~七0八)字必簡,祖籍襄陽(今湖北襄樊)人,實為洛州鞏縣(今河南鞏縣)人。高宗咸亨元年(六七)進士。官隕城尉,累轉洛陽丞,坐事貶吉州司戶參軍。因和同僚不和,為州司馬周季重等所構陷,繁獄,將被殺。其子杜井,年*六,刺殺季重,自己亦當場被殺。武后聞杜并為父親報仇事,甚加嘆異,召見審言,授著作佐郎,遷膳部員外郎。因依附張易之,張昌宗,於中宗神龍元年(七五)和宋之問、沈佺期等人同遭貶,祇配雀州,不久召還,授國子監主簿,卒於任所。 杜審言是杜甫的祖父,少時和李崤、崔融、蘇味道齊名,稱「文章四友」。是唐代近體詩的奠基者。「唐一初沈、宋以來,律詩始盛行;然未有以平側失黏為忌;審言詩雖不多,自律極嚴,無一失黏者。」(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

    今存「杜審言詩集」一卷,詩四十三首。

「賞析」

    初唐詩人中,杜審言的五律以韻律嚴整,對仗工整,講求鍊字,描摹精審,為後人所稱道。,本詩被明。胡應麟讚為「初唐五言律第一」。以詩中景物之細緻,鍊字薇句之精妙,確是同時詩人所不能及。三句起得超拔驚絕,不落流俗。詩人匠心獨運,撇開詩題,僅就離鄉宦遊,客居異地,對季節、景物的變化發抒個人敏感的情懷。「獨」字,表達全天下只有自己一個人有這個感受。

    「物候」指景物、氣候而言。宦遊人對景物、氣候的變化持別敏銳、驚訝。三四句寫早春的景象。作者遠眺東方,只見旭日徐徐上升,雲蒸霞蔚,炫麗璀燦,雄偉瑰麗;用一「出」字寫出破曉時壯觀的雲霞動態,*分精確。又見江南梅柳枝頭已透出春意;用一「渡」宇,將悔柳擬人化,將春光自江南至江北的景象細膩形象地描繪出來;將難寫之景,如在目前的呈現在讀者眼前。五六句寫遊望。春回大地,惠風和暢,溫暖之氣候開始滋生,百鳥為之歡躍,黃鴛早啼,是受到溫暖淑氣的「催」促,是作者主觀的感受。

    春日和暖,春光明媚,浮萍逐漸轉綠,信增春天艷一麗。「轉」字精審,表現冬去春來,水中浮萍日漸轉綠的過程,使大地充滿生機蓬勃的氣息。七八句寫遊望後的心情,是全詩抒情的部份。春的來臨,詩人本來浚有感覺,因為看了陸丞的原作如斃古人吟嘆的歌聲,使他想到江南已一片生意,而自己卻逗留北地,一時歸鄉之思湧上心頭,淚水沾濕了衣襟。全詩結構嚴密,先扣緊題目,再寫「早春」、「遊望」,末寫「遊望後心情」;層次井然。

    全詩最令人欣賞的是「音律」方面,將律詩句末的「四聲遞用」技巧,推展到「句中皆備四聲」的境界。全詩平仄如下:平平入去平 入上去平平 平平入上去平上去平平 入去平平上平平上入平 入平平上去平去入平平一三五七句句末用平去上去,二個去聲字,若能改用一個入聲字,更為嚴謹。各單數句因有三個仄聱字,故全句可做到「句中皆備四聱」的境地。偶數句中有二個仄聲,儘量用兩個不同的仄聲字。確實是「千錘百鍊」。全詩構思精巧,結構嚴密,韻律和諧,對使工巧,抒情狀物,均至妙境。尤其是四句中的「出」、「渡」、「催」、「轉」四字,錘鍊精妙,生動傳神,可謂「詩眼」。


     

*在獄詠蟬*────────────────────駱賓王

西陸蟬聲唱,南冠客思深。

不堪玄鬢影,來對白頭吟。

露重飛難進,風多響易沈。

無人信高潔,誰為表余心。

「作者」

    駱賓王(約六二六或六二七!六八四後),娶州義烏(今浙江義烏)人。和王勃、楊炯、盧照鄰並裨「初唐四傑」。和富嘉謨並稱「富駱」。七歲能詩,有神童之稱。高宗永徽(六五0∼六五五)年間,為道士李元慶府屬。拜奉禮郎,為東台詳正學士,因事被謫,從軍西域,久成邊疆。儀鳳三年(六七八)由長安主簿入朝為侍御史,因事被誣下獄。次年,遇赦得釋。北遊幽燕,再度投身戎幕。調露二年(六八)任臨海縣丞,世稱駱臨海。

    興宅元年(六八四)武后廢中宗為盧陵王,九月,徐敬業起兵反,駱賓王為徐撰「代李(徐)敬業討武檄」,十一月徐兵敗,駱賓王下落不明。或云被絞。或云投江而死。或云亡命不知所之。或之出家為僧。擅長七言歌行和五律,富才情,兼組織之長。五絕亦富聱氣。所作詩賦,慣以數字相對,號算博士。今存「駱賓王集」十卷本。「賞析」 高宗儀鳳三年(六七八)駱寶王任侍御史,因諷諫得罪當朝,被誣告以「貪釅」下獄,本詩作於此時。

    前有序:

    余禁所(囚處)禁垣西,是法曹廳事也。有古槐數枝焉。雖生意可知,同殷仲文之枯樹;(桓玄篡位,殷仲文抗表待罪,乞歸不許,顧府中老槐樹嘆日:槐樹婆娑,無復生意。)而聽訟斯在,即周邵伯之甘棠(詩經甘棠:「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發。」),每至夕照低陰,秋蟬疏引,發聲幽息,有切嘗聞。豈人心異於曩時,將蟲響悲乎前簾?嗟乎!聲以動容,德以象賢,故潔其身也。稟君子達人之高行,蛻其皮也。有仙都羽毛之靈姿。候時而來,順陰陽之數;應節為變,審藏用之機。有目斯開,不以道昏而昧其視;有翼自薄,不以俗厚而易其真。吟喬樹之徵風,韻資天縱;飲高秋之墜露,清畏人知。僕失路艱虞,遭時徽纏(綁囚犯之繩索,此指囚禁)。不哀傷而自怨,未搖落而失衰。聞螻蛄之流聲,悟平反(昭雪)之已奏;見螳螂之抱影,怯危機之未安。感而綴詩,貽諸知己。庶情沿物應,哀弱羽之飄零;道寄人知,憫餘聲之寂寞,非謂文墨,取代幽憂云爾。

    這是一首詠物詩,詠物必肖物,得物之形似神似之態,方謂為工;文人作詠物詩,必借物寓意,即物達情,方可謂為上品之作。陸士龍寒蟬序稱:蟬有六德,文、清、廉、儉、信、容。作者借寫蟬以寓其志,蓋有感之作也。三句點明「在獄」。

    首句言時在秋季。而秋蟬哀鳴不絕,蟬至秋季,生命已近尾聱,所以鳴聲不絕而哀怨不止。次句言己繫獄長安北地,時時懷念南方家園。三句即對仗,謂之「偷春格」;對仗工整細密。西陸對南冠,構思巧妙,令人敬仰。三四句,「不堪」、「來對」互文,意謂不堪來對玄鬢影和白頭吟,「玄」偕「蟬」鼙,「玄聾」即蟬鬢,玄聾影借指蟬影之縹緲幽深;亦喻己年壯盛狀(駱約三十八歲)白頭吟,擬蟬鳴之悲哀,喻己身之冤結;謂己行事廉儉正直卻遭誣謗。

    五六句以露重喻武后專政,風多喻小人得倖在位。以眼前實景比喻自己菟屈難伸;露水太重,沽濕蟬翼,使蟬很難高飛前進;喻己讒深而莫白;蟬因風多而聲音下沈,就如自己因毀多而杜口不談。語意消沈,而含蓄蘊藉。七八句大聲疾呼,普天之下,無人相信我的高潔,無人願意替我表達忠心。作者跳出題外,直接高呼?蟬品性高潔卻哀鳴不已,至死而不渝,而己之高潔如蟬一般嗎?末聯之收束,太直截露骨了,人之將死,不如此,又該如何?

    全詩意象鮮明逼真,對仗工整,格律嚴謹,情意深遠而含蓄,是初唐五律之佳作。


     

*杜少府之任蜀州*────────────────王勃

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車。

與君離別意,同是宦遊人。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

「賞析」

    這是一首送別詩,王勃送一位將離開長安到蜀地任官的杜姓朋友,而寫下這首名詩。三句點明途別地點和友人前往的地方。三秦之地環繞著城闕長安,王勃和杜姓朋友登樓餞別。近望,周圍皆是三秦之地;遠眺,蜀地難見,只見風煙縹緲,一望無際。知友分手,何時再見;眼中所見,前程一片茫然,心情頓時傷感迷惘。

    三四句安慰知友。分別雖苦,但是我倆同是天涯宦遊人,你孤身前往遠方為官,心情不兔惆隄。而我遠離家鄉,謀求官職,以維生計,我和你一樣都是身不由己的,何時才能回鄉呢?作者由友及己,設身處地的勸說友人,使人倍感親切。五六句從正面進言,催友奮發上進。只要你我時刻不忘,四海之內有知音心心相印,即使是遠隔千山萬水,也會有「猶若鄰居」一樣的感受;作者故作曠達語而輕視別離。

    七八句直承五六句;我倆不可像那些沒有壯志的青年男女,在分手的地方淚水潸然而下,用巾掩面;多麼沒志氣啊!男兒志在四方,應一該奮發上進。全詩雖是途別,但不寫依依不捨的離情,也不寫淒淒慘慘的愁緒;別出心裁地作曠達語,勸友人前往,只有心裡記住長安有一個人在時時闕注你。情濃而語不悲,讀來令人奮進。「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跳脫常理,言之成理,難怪會流傳千古。


     

*從軍行*─────────────────────楊炯

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

牙璋亂鳳闕,鐵騎繞龍城。

雪暗凋旗畫,風多雜鼓聲。

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

「作者」

    楊炯,華陽(今陝西華陽),初唐四傑之一。顯慶四年(六五九)舉神童。上元三年(六七六)應制舉及第,補校書郎,累遷詹事司直。武后垂拱元年(六八五)坐從祖弟楊神論參與徐敬業起兵,出為梓州司法參軍。如意元年(六九二)秋,遷盈川任,卒於任所,世稱「楊盈川」。詩以邊塞詩著名,氣勢軒昂,風格豪放。對海內所稱「王、楊、盧、駱」,自稱「愧在盧前,恥居王後」當時議者以為然。今存詩三十三首,五律居多,有「盈川集」二十卷。

「賞析」

    本詩抒發作者甘願從軍的慷慨豪情壯志。三句寫報警的烽火,照亮了整個京師,我的心中再也不能平靜了。其實楊炯一生未曾參過軍,也未到過邊塞;他那種弘揚大唐軍威的願望和希望一睹激烈戰爭的渴望,只能通過想像來描繪。三句寫得形勢緊張壯烈。三四句,他親眼看到唐朝軍隊已經浩浩蕩蕩地離開長安;四句時間快速運轉,精銳部隊已經到達邊地,並且所向無敵的直搗敵方要塞。空間也由長安,快速移轉到匈奴要地;時間空間的快速轉移,使情節緊湊。

    五六句渲染戰爭的激烈壯闊。大雪紛飛,昏天暗地,使得戰旗上光彩;狂風襲捲大地,怒吼的風聲,摻雜陣陣鼓聲,催促戰士們奮勇殺敵。作者透過嚴寒殘酷的場景,從側面來烘托慷慨壯烈的戰爭場面。七八句抒情。

    表達自己不願做一個百無一用的書生,寧願充當一名只率領百名戰士的基層軍隊,因為百夫長有報效國家,建立不朽功業的機會。這是作者最大的願望和理想,充分表現他不甘寂寞,急於報效國家的壯志。全詩首尾二聯採用實筆,中間四句純出想像。虛實相生,實浪漫於現實中,極富感染力。全詩對仗工整,語言華麗精鍊,音韻鏗鏘,確能表現初唐時期豪壯遁健的風格;讀之令人豪情溢胸,令人奮發積極。


     

*望只懷遠*────────────────張九齡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賞析」

    望箸皎潔的月亮,最容易引起闔家團聚的念頭;古代詩人常形之於詩文中,如李白的靜夜思,蘇軾的「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張九齡用月亮來敘述懷念戀人的心理。三句以浩大的廣闊的場景空間作為背景,引起一段愛情的追憶。萬頃碧綠的大海上,一輪明月正漸漸升起,月光皎潔照遍整個海面,呈現一片銀色世界。遠在天涯的異鄉遊子,正望著這一輪明月,應該也會想到在不同天涯的人;每臨此刻,都會想到望著月亮的親人,每個人都有同一種情懷。場面如此浩大,真是不同凡響。三四句在三句的背景下,有一位深深陷入相思的女主角,在漫漫長夜裡,她輾轉反側,無法入睡。「遙夜」、「竟夕」描寫時間的漫長,時間的難熬。一個「怨」字,無理反妙,她怨恨夜太長,使她的相思綿長不斷;將她的孤寂心情生動地刻劃出。五六句她熄滅燭火,讓窗外的月光盡情地欐進來,充滿整個暗室,室內一片銀白色;如此美麗,讓人憐愛不已。六句她走出室內,順手披上外衣,希望今晚美麗的月色,能夠減輕相思的痛苦;漸漸感覺夜深轉涼,衣襟已被露水沾濕了。只用十個字,生動地刻劃她的動作和心理;而且對仗非常工整。七八句月光盈手,是如此美麗;可借卻不能拿著盈手的月光遠贈給你,只好回房就寢;希望在夢中和日夜思念的你相會。「不堪」二字寫其無可奈何又惆悵的情懷,七句的失望,八句的希望,充滿現實和理想的矛盾、衝突;現實是不可能相逢,理想是可能相逢,但是夢醒後現實的失望,更增痛苦。將她內心深處的曲折變化,細膩刻劃出來。本詩一、五、六,七句寫「望月」:二、三、四、八句寫「懷遠」,全詩緊扣住題目而細緻地抒襞思念的怨情。末句以「夢」境作結,留下不盡的回味。


     

*過香積寺*──────────────────王維

不知香積寺,數里入雲峰。

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

泉聲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禪制毒龍。

「賞析」

    本詩描寫香積寺的幽靜,卻從側面落筆,確見巧思。三句寫作者「初遊」,故以「不知」二宇發端,點出題目的「過」字;作者久聞香積寺的盛名,卻從未來過三,不知香積寺在深山何處,入山數里,只見山拳籠罩在雲霧中;不知寺在何處?身在何處?三四句寫尋訪香積寺過程的景物。

    身在雲霧中,但見古木參天,夾道而生,杳無一人;突聞隱隱約約的鐘聲,透過重山疊蟑傳來,鐘聲來自何處,仍然不知?寫得幽微深渺,最具王維特色。五六句承三四句而來。作者不斷地往前走,不知走了多遠,終於接近香積寺了;聽見山泉流經山石,受到阻止,迂迴而下的流水聱;以「咽」字形容疵水受石阻絕的不順暢的聲音,非常貼切。陽光照在茂盛的青松上,而傳來一陣寒意,用「冷」字,刻劃環境的幽深,略帶寒意。

    七八句寫黃昏到寺的感受。薄暮時分,終於到香積寺了,靜靜地面對清澈曲折的潭水,四處是如此的寧靜,連潭水也有「空」的意境,在這種情境下,只要「安禪」(入定),一切妄心、妄想,頓時消除。用「佛經故事」作結,十分貼切,而且符合題意,亦可兔於呆板,產生含蘊蘊藉的美感。全詩從寺外幽靜景物氣氛入手,來烘托香積寺的幽靜情趣;用詞確能描繪古寺的形象氣勢,如:雲拳、古木、泉聲、危石、青松、空潭。「咽」、「冷」、「薄暮」、「空」字烘托山香積寺的氣象,令人產生肅穆敬仰之心。


     

*山居秋暝*──────────────────前人

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訪戴天山道士不遇*────────────────李白

犬吠水聲中,桃花帶露濃。

樹深時見鹿,溪午不聞鐘。

野竹分青靄,飛泉掛碧峰。

無人知所去,愁倚兩三松。

「賞析」

    本詩寫訪道士不遇,但全詩無一字說道士,無一字說不遇,卻句句是不遇,句句訪道士不遇;全詩寫景融情,幽美含蓄,具自然渾成之妙,足見早年李白卓越的才華。三句點時令和時間。犬吠聲音和潺潺流水聲,傳入作者耳中,有一種悠遠清雅的情調。桃花上掛著晶瑩欲滴的露水,是視覺濕潤鮮艷的感受。「桃花」暗點早春,「露濃」點清晨,既是清晨的早春,又是早春清晨;山林顯得清新自然,可見山中道士的脫俗。清晨造訪,可見作者急切的心情。

    三四句寫山林幽深,人遊罕至,常有野鹿出沒,寺中照例應打午鐘,到溪邊時正當正午,但鐘聲沈寂。「樹深」衷示路途的深遠,「溪午」表示時間的轉移。正午不聞鐘,表明道士的不在;兩句借環境的靜寂襯出道士不在,也借人遊罕至描寫環境的靜寂。「不聞鐘」才能「時見鹿」;既然「時見鹿」,肯定「不聞鐘」互文見義,

    作者「時見鹿」又來探訪,可見在失望中仍存在一絲「希望」。五六句承三四句,寫道院之景色。翠綠的野竹和青色的雲氣相接,是靜景的描繪,用一個「分」字,卻呈現出搖曳生姿的動態美。白色的泉水自碧辜飛流而下,是動景的畫面,用一「掛」字,將動態化為靜態。野竹可以分雲氣,可見野竹的悠長和地勢的高峻。飛泉可以掛在碧辜上,可見道院的開闊廣大。道院環境如此幽靜雅潔,正烘托出道士的志趣情操。七八句寫作者訪道士不遇的失望心情。道士遠行,無人知其去處,作者失望的心情顯而可見。

    他失望地倚忪休息,不止一處,徘徊道院各處;借動作刻劃作者失望的心態,含蓄而有味。全詩格調清新,對仗工整,詞語含蓄而平淺流暢,不見斧鑿痕逛;情景交融,真摯情感溢於詩中,不愧是詩仙李白。

附錄

*臨洞庭上張丞相*───────────────前人

八月湖水平,涵虛混大清。

氣蒸雲夢澤,波撼岳陽城。

欲濟無舟楫,端居恥聖明。

坐觀垂釣者,徒有羨魚情。

*歲暮歸南山*───────────────────前人

北闕休上書,南山歸敝廬。

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

白髮催年老,青陽逼歲除。

永懷愁不寐,松月夜窗虛。

*留別王維*─────────────────────前人

寂寂竟何時,朝朝空自歸。

欲尋芳草去,陪與故人違。

當路誰相恨,知音世所稀。

只應守寂寞,還掩故圈扉。

*早寒有懷*────────────────────前人

木落雁南渡,北偶江上寒。

我家襄水曲,遙隔楚雲端。

鄉淚客中盡,孤帆天際看。

迷津欲有問,平海夕漫漫。

*袍中詩*────────────────────開元宮人

沙場征戌客,寒苦若為眠

戰袍經手作,知落阿誰邊。

蓄意多添線,含情更著棉。

今生看已過,結取後生緣。


 

*賦得古原草送別*────────────────白居易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

「賞析」

    張固。幽閒鼓吹:「白尚書應舉,初至京,以詩謁著作顧況。顧睹姓名,熟視白公,曰;「米方貴,居亦不易!」乃披卷,首篇曰:離離原上草.....。即嘆賞日:「道得個語,居即易矣!」因為之延譽,聲名大振。」本詩借草取譬,抒發途別的離情。三句寫草的生長狀況。茂密的野草,經過嚴冬的折磨摧殘,暫時墊伏在土裡:春天風雨的滋潤,使它又蓬勃地生長。

    儘管歲歲年年都有草枯的時節,可是它們的生機卻不會被消蝕,酷寒擋不住草枯後的新綠。三四句寫草的榮枯循環。草原上有時會被莫名其妙的野火燃燒,將一片芳草燃燒盡;但每當春風又吹來的時候,小草那生生不息的頑強生命力,又在焦黃的土地上萌發出無數的幼芽,不久後又茂盛蔥翠。明讚草的頑強生命力,暗喻正義力量不易被摧毀。五六句詳寫芳草連天之景,暗點遊子的去向。將一條長滿茂盛芳草的古道和一座和晴翠相輝映的荒城,作強烈對比;表達出景物依舊,人事全非,這種惆悵失落的心情,是世上最難忍受的。

    七八句寫別情。在這蓬勃生意的環境下,卻要途你遠行,此情何堪;眼望那蔓延到天邊,無邊無際的原野上,那些隨風搖曳的芳草似乎也充滿離情別緒,就像我悠悠不盡的離情。一、八句以兩個形象而悅耳的疊字「離離」、「萋萋」表現野草的茂盛。「離離」表現草的挺拔和繁茂,「萋簍」帶有淒涼的感情色;效果貼切長好。三四句「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原來格律是「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上句第四字平仄不合,下句第三字一該仄而作平以救之,是為「雙拗」。

    全詩前六句生動細膩地「詠草」,後二句「抒情」,詩有寄託,確是詠物佳作,難怪顧況會改口讚嘆。

*蟬*─────────────────────李商隱

本以高難飽,徒勞恨費聲。

五更疏欲斷,一樹碧無情。

薄宦梗猶泛,故園蕪己平。

煩君最相警,我亦舉家清。

「賞析」

王士禎:「詠物之作,領如禪家所謂不粘不脫,不即不離,乃為上乘。」(帶經堂詩話)一首好的詠物詩,必須詩中有我,有所寄託。本詩借詠蟬來寄託作者內心不平的怨憤。三句寫蟬之人格和抱負。蟬棲身高樹,餐風且飲露,本來就難以飽腹;這是蟬自願如此的,表明與世不同,清高自守。何必為此而作腹隄不平的聾,這是徒勞無功的。

三句承二句的「聲」而來,四句承首句的「高」而來,寫蟬之哀鳴和樹的無情。蟬從早到晚,不停的哀鳴著;一直到五更天的時候,它的聲音因嘶喊,已慢慢稀疏了。而它所棲身的樹,卻是一片碧綠,漠然無情。前半四句,筆筆寫蟬,但蟬的意象中處處有作者的影子。

李商隱一生仕途坎坷,生活在牛李黨爭的縫隙中;雖然屢坎向童年好友令狐絢哀鳴陳情求助,表明心逛,卻得不到同情和提拔;令狐掏就像碧樹一樣日日高昇,飛黃騰達,而李商隱只能清廉自守,哀鳴一生。讀來令人感嘆不已。五六句轉寫自己的遭遇。為了微薄的俸祿,遠離故鄉,去當個小官:就像用桃梗削成的木偶一樣,隨著雨水而漂泊不定,居無定所;受人擺佈,受人凌欺。不如回到故鄉已經荒蕪的田園,隱居度日,最少能保住一點「尊嚴」。流露出一份「無奈」的不平情緒。七八句「君」、「我」對舉,人、蟬雙寫。

感謝蟬用闕切的聲音警惕我,放心,我家和你一樣,有「清廉自守」的情操;亦離亦合,渾然無遊;明裡似乎已看開一切,不必感熾,暗裡感慨之心才生。像李商隱這樣才華卓越,又清廉自守的人,竟失意一生,豈能不感嘆?紀昀:「前半寫蟬,即自喻;後半自寫,仍歸到蟬。隱顯分合,一章法可玩。」(玉溪生詩說)滿腹「牢騷人語」,盡縊文中。

 

 


七言律詩


 

*黃鶴樓*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賞析」

    本詩是一首題壁詩,作者藉登樓遠眺,以抒發弔古懷鄉之情。三句緊扣題目,從樓的名稱入手。古代的神仙曾在此乘黃鶴飛昇而去,此地只留下一座紀念仙跡的空樓。黃鶴樓和神仙有關,然而樓去人空,物是人非,只存虛名而已。作者在寫黃鶴樓名稱來歷的同時,流露出淡淡的惆悵情緒,詩句語言自然,托想空靈,使惆悵情緒不露痕遊。三四句承三句的情緒而來,描寫今昔的變化。黃鶴被神仙乘去後,一去不返;歷經千百年來,黃鶴樓空空蕩蕩,白雲悠悠繚繞,似乎還留存一些仙氣。白雲的舒卷自如、悠閒、淡遠,襯托出乘黃鶴飛去的超逸。作者透過歷史的見證來到刻劃黃鶴樓的今昔變化,蘊含著淡淡的出世思想。五六句寫登樓所見。登樓時天氣晴朗,眺望隔江的漢陽,波光閃爍,樹木茂盛,歷歷可見。鸚鵡洲上,芳草繁茂,鬱鬱蔥蔥。作者寫江天的寥闊,一覽無遺的天光水色,景物由壯闊到細小,由全景到局部;視線由高到底,由明川寫到綠樹和島上的小草;寫景不事雕啄,流暢自然,直絳胸臆,音韻鏗鏘和諧。七八句觸景生情,抒發遊子思鄉的情懷。作者在流連景物時,不覺天色已晚,大江之上,有淡淡的煙靄,層層的波痕;不禁尋向家鄉的所在,望景生愁,情思幽邈。雖想駕一葉扁舟破菠而返,又恐被浪阻隔。在蒼茫暮色中,看著這一切情景,想到旅途艱辛,不兔產生淡淡的哀愁。短短八句,描繪一幅長江中游壯闊明麗的江天景色圖。以敘事起筆,飽蘊感情。中間四句以景寓情,情景交融。尾聯觸景生情,情思不盡。作者流露的感情複雜,而多所變化;但基調是高昂的,意境的開闊,沖淡了淡淡的憂思,略有惆悵,卻無頹唐之意。首三句連出三「黃鶴」,平仄全不合律。中間四句對仗工整,然而三四句似對非對;且三句連用六仄字,四句連用五平,犯而不嫌其重複,拗而不損其圓轉;五句「陽」字平仄不合,六句第五字「鸚」該仄,以平救之,是雙拗。沈德潛:「意得象先,神行語外,縱筆寫去,遂擅千古以奇。」(唐詩別裁)嚴羽:「唐人七律詩,當以崔顥黃鶴樓詩為第一。」(滄滇詩話)據辛文房、唐才子傳載,李白登黃鶴樓,見崔顥此詩,遂擱筆歎賞,謂「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遂不作而去。

附錄

*行經華陰*─────────────────前人

苕嶢太華俯咸京,天外三拳削不成。

武帝祠前雲欲散,仙人掌上雨初晴。

河山北枕秦關險,驛路西連漢時平。

借問路旁名利客,何如此地學長生。


 

*登金陵鳳凰台*

鳳凰台上鳳凰遊,鳳去台空江自流。

吳宮芳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

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賞析」

    本詩是李白離開長安以後遊南京時所作,於登臨鳳凰台時,慨嘆古代王朝興亡成敗而想到當時奸佞蔽賢的政局,抒發個人對政局的闕懷和憂慮的感情。三句從鳳凰台的傳說落筆,寫鳳凰台的來歷和今昔變化。

    這個曾是鳳凰出現過的地方,鳳鳥早已不知去向,現在只留下一個名不副實的鳳凰台供人遊覽登臨,而長江自古至今,一直不停地奔流著。鳳凰是祥瑞的象徵,它一去,代表繁華興盛的朝代已經去而不返了。一個「自」寫出長江的麻木無情,充滿作者無限的惆悵和感傷。三四句描寫縱目所見景物;近處是六朝的金粉地,當年曾經興盛的金陵城。

    「吳宮花草」,指當年吳王宮裡妃嬪如雲,美女如花的盛況。「幽徑」本指僻靜小路,此指薹道。「晉代衣冠」指東晉時顯赫一時,炙手可熱的王公貴族。「丘」指墳墓。現在卻冷落衰颯,一片荒涼景象;當年的宮女、達官如今何在?人世間的富貴榮華,不過是過眼雲煙,豈能長久;作者透過客觀景物的描繪,寄寓深沈的感慨。五六句寫遠眺所見。從鳳凰台上望過去,覺得三山距離很遠,看不清楚,好像有一半落在天外。而長江氣勢浩蕩,將白鷺洲分作兩半。

    將三山若隱若現,似有若無的景色,適切地描繪出來;把秦淮河流入白鷺洲中分而二。一邊是長江,一邊是秦淮河的形象逼真地刻劃出來。

     


     

長恨歌

漢皇重色思國,御宇多年求不得.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居王側.回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以上資料節錄自

「詩學理論與詮釋(張簡坤明著)(駱駝出版社)(民國八十四年出版)」

「詩詞欣賞(蘅塘退士選輯)(世一書局出版)(民國八十二年出版)」

「歷代詩詞名句析賞探源(呂自揚編著)(河畔出版)(民國八十一年出版)」


取自  http://www.contest.edu.tw/86/3/cww/c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