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 好 問

    元好問,(1190─1257)字欲之,號遺山,河東北路(心斤)州秀容(今山西省(心斤)州市)人,金時杰出的文學家。

  元好問年輕時,正值蒙古軍南侵,山西各地兵荒馬亂,他帶著母親,逃到河南。殘酷的生活現實和顛沛流離的遭遇,給元好問以深刻的影響。他初步了解了社會和人民,開始創作一些反映現實,詛咒戰爭的詩歌。同時,寫下了《論詩絕句》30首,對魏晉以來的詩歌作了系統的批評,在文學批評上享有很高的地位。 生逢亂世出佳作

  元好問出身在一個官僚家庭,他的先祖系鮮扦族拓跋氏,北魏時期改姓元。北宋宣和年間,他的高祖元誼擔任(心斤)州神武軍使,曾祖進便定居在(心斤)州。父親元德明一生沒有做官,但是詩寫得很好,在當時就很有名氣。元好問出生后几個月,就過繼給他的叔父元格。元格當時任縣令,元好問五歲時跟隨叔父住在掖縣(今屬山東)任上,開始學詩,據說他七、八歲時就能寫詩,被人們稱為“神童”。十四歲時,隨叔父到陵川任上,在著名學者郝天挺門下求學六年,受到了很好的文化教養,為他后來做學問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詩人二十一歲時,叔父元格在隴城(今甘肅泰安縣東北)病逝,他扶柩回到秀容老家。這時蒙古軍南侵,河東北路都處在兵荒馬亂之中,詩人不得已于金宣宗貞佑四年(1216年),攜同自己的母親離開家鄉,流亡到河南。殘酷的現實和顛沛流離的遭遇,打破了他這個富貴公子的閑適生活,使元好問初步接觸了社會和人民群眾,思想上有很大觸動,開始創作了一些反映現實、詛咒戰爭的詩歌。如《陽信砦》、《石嶺關書所見》、《春日》等就是這一時期的代表作品。值得重視的是詩人在這一時期寫下了著名的《論詩絕句三十首》,對魏晉以來的詩歌作了較系統的批評,提出了卓越的見解,一直受詩家的重視。

  金宣宗興定五年(1221年),元好問三十二歲,考中進士,擔任過一段時期的國史院編修。后來就閑居在登封,著書賦詩,并且和農民有一定接觸。從三十七歲(1226年)開始,他先后出任鎮平、內鄉、南陽(均屬于河南省)縣令。這一時期詩人目睹腐朽黑暗的政治現實和日益尖銳的社會矛盾,寫下了一些現實主義詩作。其中有諷刺時政的,如《虎害》、《雜著》等,有同情勞動人民疾苦的,如《秋蠶》、《宿菊潭》等,有關心民事生產的,如《乙酉六月十一日雨》、《驅豬行》等。

  公元1232年,蒙古軍攻陷洛陽,圍攻汴京,元好問這時在朝中任左司都事。第二年,汴京城破,他和其他金朝官員被驅遣至山東博州,過了几年俘虜生活。在金朝滅亡前后的這一段時期,詩人深感國破家亡的痛苦,滿懷悲憤地寫下了大量優秀的現實主義詩篇,在思想和藝朮方面都達到了較高的成就,成為整個遼金詩壇最杰出的代表作品。如他被蒙古軍遣送博州途中所寫的《癸巳五月三日北渡》三首,反映“道旁僵臥滿累囚”,“白骨縱橫似亂麻”的淒慘景象,讀后令人悲憤不已。《雁門道中書所見》是詩人在金亡以后,面對蒙古統治者的殘暴統治,飽含著血淚寫成的一篇控訴書:

  食禾有百滕,擇肉非一虎。呼天天不聞,感諷復何補?

  單衣者誰子,販糴就南府。傾身營一飽,豈樂遠服賈。

  盤盤雁門道,雪澗深以阻。半嶺逢驅車,人牛一何苦!呼天搶地,為民申訴,表現了強烈的愛憎感情。除直接反映現實的詩歌以外,詩人還寫了不少述懷、詠物、寫景之作,大都言情抒憤,也是很有價值的。元好問繼承了自建安諸子至杜甫等人的現實主義傳統,其詩以內容丰富、氣勢豪邁、格調悲憤見長,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是中國古代負有聲譽的杰出詩人。潛心修書

  公元1239年,詩人五十歲,終于回到了自己的故鄉秀容。他決心不再作官,而立志撰寫金史著作。他在家里建起了一座野史亭,經常奔走四方,搜集到大量史料,經過將近二十年的努力,編纂成《中州集》和《壬辰雜編》等書。《中州集》十卷,收錄有金代的詩歌,每人都有傳記,保存了不少文獻資料,是“借詩以存史”,堪稱斷代詩史。《壬辰雜編》今已失傳。元人撰寫的《金史》,有很多材料都是從這兩部書中得來的。 元好問晚年也寫詩,但除一些山水詩仍然閃射出光彩以外,其余大部分是題畫、應酬、游戲一類的作品,雖然有時也發出懷念故國的感嘆,但更多的則是流露了嗟老悲窮的思想,成了一個“衰年那與世相關”的遺民。

 

 

江城子 元好問 

 

目前平均指數 旗亭誰唱渭城詩,  

酒盈卮, 兩相思,  

萬古垂楊都是折殘枝。 舊見青山青似染,  

緣底事, 澹無姿。  

情緣不到木腸兒, 鬢成絲,  

更須辭。 只恨芙蓉秋露洗胭脂,  

為問世間離別淚, 何日是,  

滴休時。

 

摸魚兒二首其一    

問世間,  

情是何物, 直教生死相許。  

天南地北雙飛客, 老翅幾回寒暑。  

歡樂趣, 離別苦。  

是中更有痴兒女。 君應有語,  

渺萬里層雲, 千山暮景,  

隻影為誰去? 橫汾路,  

寂寞當年簫鼓。 荒煙依舊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 山鬼自啼風雨。  

天也忌。 未信與,  

鶯兒燕子俱黃土。 千秋萬古,  

為留待騷人, 狂歌痛飲,  

來訪雁丘處。

 

摸魚兒二首其二    

 

 問蓮根,  

有絲多少? 蓮心知為誰苦?  

雙花脈脈嬌相向, 只是舊家兒女。  

天已許, 甚不教,  

白頭生死鴛鴦浦。 夕陽無語,  

算謝客煙中, 湘妃江上,  

未是斷腸處。 香奩夢,  

好在靈芝瑞露。 人間俯仰今古。  

海枯石爛情緣在, 幽恨埋黃土。  

相思樹, 流年度,  

無端又被西風誤。 蘭舟少住。  

怕載酒重來, 紅衣半落,  

狼籍臥風雨。

 

江梅引    

 牆頭紅杏粉光勻,  

宋東鄰, 見郎頻。  

腸斷城南, 消息未全真。  

拾得楊花雙淚落, 江水闊,  

年年燕語新。 見說金娘埋恨處,  

蒺藜沙, 草不盡,  

離魂一只鴛鴦去, 寂寞誰親?  

唯有因風, 委露托清塵。  

月下哀歌宮殿古, 暮雲合,  

遙山入翠顰。

 

踏莎行  

  

 微步生塵,  

殘妝暈酒。 朱門如海空回首。  

東風正有去年花, 柔條去作誰家柳。  

細雨春寒, 青燈夜久,  

孤琴未暖還分手。 夢中見也不多時,  

怎生望得長相守。

 

西樓曲    

 

目前平均指數 游絲落絮春漫漫,  

西樓曉清花作團。 樓中少婦弄瑤瑟,  

一曲未終坐長嘆。 去年與郎西入關,  

春風浩蕩隨金鞍。 今年匹馬妾車還,  

零落芙蓉秋水寒。 并刀不剪東流水,  

湘竹年年淚痕紫。 海枯石爛兩鴛鴦,  

只令雙飛便雙死。


回 古 趣 盎 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