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詩詞選

簡 介 詞 選 詩 選 賞 析

簡  介

 蘇軾(1037-1101)﹕北宋文學家、書畫家。字子瞻,號東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屬四川)人。蘇洵子。嘉佑進士。神宗時曾任祠部員外郎,因反對王安石新法而求外職,任杭州通判,知密州、徐州、湖州。後以作詩謗訕朝廷罪貶黃州。哲宗時任翰林學士,曾出知杭州、穎州等,官至禮部尚書。後又貶謫惠州、儋州。北還後第二年病死常州。南宋時追謚文忠。與父洵弟轍,合稱三蘇。在政治上屬於舊黨,但也有改革弊政的要求。其文汪洋恣肆,明白暢達,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詩清新豪健,善用夸張比喻,在藝術表現方面獨具風格。少數詩篇也
能反映民間疾苦,指責統治者的奢侈驕縱。詞開豪放一派,對後代很有影響。《念奴嬌•赤壁懷古》、《水調歌頭•丙辰中秋》傳誦甚廣。擅長行書、楷書,取法李邕、徐浩、顏真卿、楊凝式,而能自創新意。用筆豐腴跌宕,有天真爛漫之趣。與蔡襄、黃庭堅、米芾並稱宋四家。能畫竹,學文同,也喜作枯木怪石。論畫主張神似,認為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高度評價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藝術造詣。詩文有《東坡七集》等。存世書跡有《答謝民師論文帖》、《祭黃幾道文》、《前赤壁賦》、《黃州寒食詩帖》等。畫跡有《枯木怪石圖》、《竹石圖》等。(《辭海》1989年版)

詞  選

西江月

頃在黃州,春夜行蘄水中。過酒家飲酒,醉。乘月至一溪橋上,解鞍曲肱,醉臥少休。及覺已曉。亂山攢擁,流水鏗然,疑非人世也。書此語橋柱上。
 

照野彌彌淺浪,橫空隱隱層霄。
障泥未解玉驄驕,我欲醉眠芳草。

可惜一溪風月,莫教踏碎瓊瑤。
解鞍欹枕綠楊橋,杜宇一聲春曉。

 

 西江月

 重九

點點樓頭細雨,重重江外平湖。
當年戲馬會東徐,今日淒涼南浦。

莫恨黃花未吐,且教紅粉相扶。
酒闌不必看茱萸,俯仰人間今古。

 

 阮郎歸

 初夏

綠槐高柳咽新蟬,薰風初入弦。
碧紗窗下洗沉煙,棋聲驚晝眠。

微雨過,小荷翻,榴花開欲然。
玉盆纖手弄清泉,瓊珠碎卻圓。

 

 少年游

 潤州作,代人寄遠。

去年相送,餘杭門外,飛雪似楊花。
今年春盡,楊花似雪,猶不見還家。

對酒卷簾邀明月,風露透窗紗。
恰似姮娥憐雙燕,分明照、畫梁斜。

 

 鷓鴣天

林斷山明竹隱牆,亂蟬衰草小池塘。
翻空白鳥時時見,照水紅蕖細細香。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轉斜陽。
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涼。

 

虞美人

有美堂贈述古

湖山信是東南美,一望彌千里。
使君能得幾回來?便使尊前醉倒且徘徊。

沙河塘裡燈初上,水調誰家唱。
夜闌風靜欲歸時,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

 

 南鄉

 送述古

回首亂山橫,不見居人只見城。
誰似臨平山上塔,亭亭,迎客西來送客行。

歸路晚風清,一枕初寒夢不成。
今夜殘燈斜照處,熒熒,秋雨晴時淚不晴。
 

 南鄉子

 梅花詞,和楊元素。

寒雀滿疏籬,爭抱寒柯看玉蕤。
忽見客來花下坐,驚飛,蹋散芳英落酒卮。

痛飲又能詩,座客無氈醉不知。
花謝酒闌春到也,離離.一點微酸已著枝。
 

 南鄉子

 自述

涼簟碧紗廚,一枕清風晝睡餘。
睡聽晚衙無一事,徐徐,讀盡床頭幾卷書。

搔首賦歸歟,自覺功名懶更疏。
若問使君才與術,何如?佔得人間一味愚。
 

南鄉子

 重九涵輝樓呈徐君猷

霜降水痕收,淺碧鱗鱗露遠洲。
酒力漸消風力軟,颼颼,破帽多情卻戀頭。

佳節若為酬,但把清尊斷送秋。
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明日黃花蝶也愁。

 

醉落魄

離京口作

輕雲微月,二更酒醒船初發。
孤城回望蒼煙合。
記得歌時,不記歸時節。

巾偏扇墜藤床滑,覺來幽夢無人說。
此生飄蕩何時歇。
家在西南,長作東南別。

昭君怨

誰作桓伊三弄,驚破綠窗幽夢。
新月與愁煙,滿江天。

欲去又還不去,明日落花飛絮。
飛絮送行舟,水東流。

 

減字木蘭花

春月

春庭月午,搖蕩香醪光欲舞。
步轉回廊,半落梅花婉娩香。

輕雲薄霧,總是少年行樂處。
不似秋光,只與離人照斷腸。
 

卜算子

 黃州定惠院寓居作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
時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
揀盡寒枝不肯棲,楓落吳江冷。
 

浣溪沙

 游蘄水清泉寺,寺臨蘭溪,溪水西流。

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淨無泥。
蕭蕭暮雨子規啼。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
休將白發唱黃雞。
 

 浣溪沙

徐門石潭謝雨道上作,五首。

照日深紅暖見魚,連溪綠暗晚藏烏。
黃童白叟聚睢盱。

麋鹿逢人雖未慣,猿猱聞鼓不須呼。
歸家說與采桑姑。

 

     

旋抹紅妝看使君,三三五五棘籬門。
相挨踏破茜羅裙。

老幼扶攜收麥社,烏鳶翔舞賽神村。
道逢醉叟臥黃昏。

 

     

麻葉層層 葉光,誰家煮繭一村香。
隔籬嬌語絡絲娘。

垂白杖藜抬醉眼,捋青搗(麥少)軟饑腸。
問言豆葉幾時黃。

 

     

蔌蔌衣巾落棗花,村南村北響繅車。
牛衣古柳賣黃瓜。

酒困路長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
敲門試問野人家。
 

     

軟草平莎過雨新,輕沙走馬路無塵。
何時收拾耦耕身。

日暖桑麻光似潑,風來蒿艾氣如薰。
使君元是此中人。
 

 浣溪沙

山色橫侵蘸暈霞,湘川風靜吐寒花。
遠林屋散尚啼鴉。

夢到故園多少路,酒醒南望隔天涯。
月明千里照平沙。
 

 浣溪沙

 寓意

炙手無人傍屋頭,蕭蕭晚雨脫梧楸。
誰憐季子敝貂裘。

顧我已無當世望,似君須向古人求。
歲寒松柏肯驚秋。
 

浣溪沙

 即事

畫隼橫江喜再游,老魚跳檻識青謳。
流年未肯付東流。

黃菊籬邊無悵望,白雲鄉裡有溫柔。
挽回霜鬢莫教休。

定風波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詞。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定風波

南海歸贈王定國侍人寓娘

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應乞與點酥娘。
盡道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

萬裡歸來顏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
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蝶戀花

花褪殘紅青杏小。
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
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裡鞦韆牆外道。
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
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蝶戀花

密州上元

燈火錢塘三五夜。
明月如霜,照見人如畫。
帳底吹笙香吐麝,此般風味應無價。

寂寞山城人老也。
擊鼓吹簫,乍入農桑社。
火冷燈稀霜露下,昏昏雪意雲垂野。
 

蝶戀花

記得畫屏初會遇。
好夢驚回,望斷高唐路。
燕子雙飛來又去,紗窗幾度春光暮。

那日繡簾相見處,
低眼佯行,笑整香雲縷。
斂盡春山羞不語,人前深意難輕訴。
 

臨江仙

夜歸臨皋

夜飲東坡醒複醉,歸來仿佛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
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
夜闌風靜谷紋平。
小舟從此逝,江海寄余生。
 

漁家傲

送張元唐省親秦州

一曲陽關情幾許,知君欲向秦川去。
白馬皂貂留不住。
回首處,孤城不見天霖霧。

到日長安花似雨,故關楊柳初飛絮。
漸見靴刀迎夾路。
誰得似,風流膝上王文度。
 

行香子

過七裡灘

一葉舟輕,雙槳鴻驚。
水天清、影湛波平。
魚翻藻鑒,鷺點煙汀。
過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重重似畫,曲曲如屏。
算當年、虛老嚴陵。
君臣一夢,今古空名。
但遠山長,雲山亂,曉山青。
 

行香子

丹陽寄述古

攜手江村,梅雪飄裙。
情何限、處處銷魂。
故人不見,舊曲重聞。
向望湖樓,孤山寺,涌金門。

尋常行處,題詩千首,
繡羅衫、與拂紅塵。
別來相憶,知是何人?
有湖中月,江邊柳,隴頭雲。
 

江城子

密州出獵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
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
欲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
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
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江城子

湖上與張先同賦

鳳凰山上雨初晴。
水風清,晚霞明。
一朵芙蓉,開過尚盈盈。
何處飛來雙白鷺,如有意,慕娉婷。

忽聞江上弄哀箏。
苦含情,遣誰聽?
煙斂雲收,依約是湘靈。
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峰青。
 

江城子

孤山竹閣送述古

翠娥羞黛怯人看。
掩霜紈,淚偷彈。
且盡一尊,收淚聽陽關。
漫道帝城天樣遠,天易見,見君難。

畫堂新構近孤山。
曲闌干,為誰安?
飛絮落花,春色屬明年。
欲棹小舟尋舊事,無處問,水連天。
 

江城子

別徐州

天涯流落思無窮。
既相逢,卻匆匆。
攜手佳人,和淚折殘紅。
為問東風余如許?春縱在,與誰同?

隋堤三月水溶溶。
背歸鴻,去吳中。
回首彭城,清泗與淮通。
欲寄相思千點淚,流不到,楚江東。

 洞仙歌

 余七歲時見眉山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余,自言嘗隨其師入蜀主孟昶宮中。一日,大熱,蜀主與花蕊夫人夜納涼摩訶池上,作一詞,朱具能記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久矣,人無知此詞者,但記其首兩句。暇日尋味,豈洞仙歌乎?乃為足之雲。

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
水殿風來暗香滿。
繡簾開,一點明月窺人;人未寢,倚枕釵橫鬢亂。

起來攜素手,庭戶無聲,時見疏星度河漢。
試問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繩低轉。
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換。
 

水調歌頭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水調歌頭

快哉亭作

落日繡簾卷,亭下水連空。
知君為我,新作窗戶濕青紅。
長記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煙雨,渺渺沒孤鴻。
認得醉翁語,山色有無中。

一千頃,都鏡淨,倒碧峰。
忽然浪起,掀舞一葉白頭翁。
堪笑蘭台公子,未解莊生天籟,剛道有雌雄。
一點浩然氣,千里快哉風。
 

念奴嬌

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崩雲),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杰。

遙想公謹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
故國神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發。
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滿江紅

江漢西來,高樓下、葡萄深碧。
猶自帶、岷峨雲浪,錦江春色。
君是南山遺愛守,我為劍外思歸客。
對此間、風物豈無情,殷勤說。

江表傳,君休讀。
狂處士,真堪惜。
空洲對鸚鵡,葦花蕭瑟。
不獨笑書生爭底事,曹公黃祖俱飄忽。
願使君、還賦謫仙詩,追黃鶴。
 

滿江紅

懷子由作

清潁東流,愁目斷、孤帆明滅。
宦游處、青山白浪,萬重千疊。
孤負當年林下意,對床夜雨聽蕭瑟。
恨此生、長向別離中,添華發。

一尊酒,黃河側。
無限事,從頭說。
相看恍如昨,許多年月。
衣上舊痕餘苦淚,眉間喜氣添黃色。
便與君、池上覓殘春,花如雪。
 

永遇樂

 彭城夜宿燕子樓,夢盼盼,因作此詞。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
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
紞如三鼓,鏗然一葉,黯黯夢雲驚斷。
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
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
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
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嘆。
 

沁園春

赴密州,早行,馬上寄子由。

孤館燈青,野店雞號,旅枕夢殘。
漸月華收練,晨霜耿耿,雲山摛錦,朝露漙漙。
世路無窮,勞生有限。似此區區長鮮歡。
微吟罷,憑徵鞍無語,往事千端。

當時共客長安,似二陸初來俱少年。
有筆頭千字,胸中萬卷,致君堯舜,此事何難!
用舍由時,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閒處看?
身長健,但優游卒歲,且斗樽前。
 

八聲甘州

 寄參寥子

有情風、萬裡卷潮來,無情送潮歸。
問錢塘江上,西興浦口,幾度斜暉?
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
誰似東坡老,白首忘機。

記取西湖西畔,正暮山好處,空翠煙霏。
算詩人相得,如我與君稀。
約他年、東還海道,願謝公、雅誌莫相違。
西州路,不應回首,為我沾衣。
 

賀新郎

夏景

乳燕飛華屋。
悄無人、桐陰轉午,晚涼新浴。
手弄生綃白團扇,扇手一時似玉。
漸困倚、孤眠清熱。
簾外誰來推繡戶,枉教人、夢斷瑤台曲。
又卻是,風敲竹。

石榴半吐紅巾蹙。
待浮花、浪蕊都盡,伴君幽獨。
濃艷一枝細看取,芳心千重似束。
又恐被、秋風驚綠。
若待得君來向此,花前對酒不忍觸。
共粉淚,兩簌簌。
 

水龍吟

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
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
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
夢隨風萬裡,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

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
曉來雨過,遺蹤何在,一池萍碎。
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
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

 

 

詩 選

賞 析

江  城 子

密州出獵

老夫聊發少年狂。
左牽黃,
右擎蒼。
錦帽貂裘,
千騎卷平岡。
為報傾城隨太守,
親射虎,
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
鬢微霜,
又何妨。
持節雲中,
何日遣馮唐。
會挽雕弓如滿月,
西北望,
射天狼。

 
【作者】
 1036-1101,字子瞻,號東坡居士。眉山(今屬四川)人。宋仁宗朝進士,曾知密州、徐州、湖州、穎州、杭州等地,官至禮部尚書。一生歷盡仕途坎坷:神宗年間,以「作詩訕謗朝廷」罪貶置黃州;哲宗年間,又以「為文譏斥朝廷」罪遠謫惠州、儋州。卒謚文忠。他是宋代最為著名的作家,詩、詞、文皆獨步一時。其詞雄闊超曠,橫放傑出,於傳統的花間詞風外別立一宗。又以詩入詞,開拓詞境,推尊詞體,對北宋詞壇多所革新。

【註釋】
密州:今山東諸城。 

黃:黃犬。蒼:蒼鷹。圍獵時用以追捕獵物。  
漢羽林軍戴錦蒙帽,穿貂鼠裘。這裡與下句「千騎」均指蘇軾的隨從。  
報:告、語。

傾城:指全城觀獵的士兵。孫權曾親自射虎於凌亭,這裡藉以自指。節:符節。漢時馮唐曾奉文帝之命持節復用魏尚為雲中太守。這裡以馮唐自比,有不服老與赴邊的兩屋意思。 ぃ

會:當。如滿月:把弓拉
足,表示有力。古時以天狼星主侵掠,這裡以天狼喻西夏。

【品評】
   出獵對於蘇軾這樣的文人來說,或許是偶然的一時豪興,但他平素報國立功的信念卻因這次小試身手而得到鼓舞,以至信心十足地要求前赴西北疆場彎弓殺敵了。蘇軾任密州知州剛四十歲。他是四年前因與王安石政見不合自願請求外任,自杭州來至這北方邊郡的。除了他在各地任上致力於地方政績外,一直要求大用於世。當時西北邊事緊張。熙寧三年(1070),西夏大舉進攻環、慶二州。四年,陷撫寧諸城。「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就是指宋與西夏的戰事。這首詞上片出獵,下片請戰,不但場面熱烈,音節嘹亮,而且情豪志壯,顧盼自雄,精神百倍。同蘇軾其他豪放詞相比,它是一首豪而能壯的壯詞。把詞中歷來軟媚無骨的兒女情換成有膽有識、孔武剛建的英雄氣了。蘇軾對此也頗為自負,他在密州寫給好友鮮於侁的信中說:「近卻頗作小詞,雖無柳七郎風味,亦自是一家。呵呵。數日前,獵於郊外,所獲頗多。作是一闋,令東州壯士抵掌頓足而歌之,吹笛擊鼓以為節,頗壯觀也。」就是指的這首詞。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

 

水 調 歌 頭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
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
又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
抵綺戶,
照無眠。
不應有恨,
何事偏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
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
千里共嬋娟。

 
【註釋】
大曲《水調歌》的首段,故曰「歌頭」。雙調,九十五字,平韻。 丙辰:熙寧九年(1076)。

蘇轍字子由。 ゞ

李白《把酒問天》:「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 々

牛僧孺《周秦行紀》:「共道人間惆悵事,不知今夕是何年。」 ぁ司馬光《溫公詩話》記石曼卿詩:「月如無恨月長圓。」 

嬋娟:月色美好。

【品評】
   上片望月,既懷逸興壯思,高接混茫,而又腳踏實地,自具雅量高致。開頭四句接連問月問年,一似屈原《天問》,起得奇逸。唐人稱李白為「謫仙」,黃庭堅則稱蘇軾與李白為「兩謫仙」,蘇軾自已也設想前生是月中人,因而起「乘風歸去」之想。但天上和人間,幻想和現實,出世和入世,兩方面同時吸引著他。相比之下,他還是立足現實,熱戀人世,覺得有兄弟親朋的人間生活來得溫暖親切。月下起舞,光影清絕的人生境界勝似月地雲階、廣寒清虛的天上宮闕。雖在塵凡而胸次超曠,一片光明。下片懷人。人生並非沒有憾事,悲
歡離合即為其一。蘇軾兄弟情誼甚篤。他與蘇轍熙寧四年(1071)穎州分別後已有六年不見了。蘇軾原任杭州通判,因蘇轍在濟南掌書記,特地請求北徙。到了密州還是無緣相會。「咫尺天不相見,實與千里同,人生無離別,誰知恩愛重」(穎州初別子由),但蘇軾認為,人有悲歡離合同月有陰晴圓缺一樣,兩者都是自然常理,無須傷感。終於以理遣情,從共同賞月中互致慰籍,離別這個人生憾事就從友愛的感情中得到了補償。人生不求長聚,兩心相照,明月與共,未嘗不是一個美好的境界。這首詞上片執著人生,下片善處人生,表現
了蘇軾熱愛生活、情懷曠達的一面。詞中境界高潔,說理通達,情味深厚,並出以瀟灑之筆,一片神行, 不假雕琢, 卷舒自如,因此九百年來傳誦不衰。「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余詞盡廢」,(胡仔《苕溪漁隱業話後集》卷三九)。吳潛《霜天曉角》:「且唱東坡《水調》, 清露下, 滿襟雪。」水滸傳》第三十回寫八月十五「可唱個中秋對月對景的曲兒」,唱的就是這「一支東坡學士中秋《水調歌》。」可見宋元時傳唱之盛。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

題解:
  本調始於隋唐間,為五言調。嬗至五代,乃有七言句。入,始演變新腔,而成新調。本調當時最流行,詞人填者極多,姜白石名曰花犯念奴吳夢窗名曰江南好,後遂為本調的異名。至於「歌頭」乃是第一張之意。本詞在詞史上極負盛譽胡仔笤溪魚隱叢話說:「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餘詞盡廢。」作者是在四十一歲任密州山東高密)太守時寫這首詞的。當時他在政治上的處境並不如意,何親人多年不能團聚(蘇徹和他已七年沒有見面)心情本有抑鬱的一面,可是他並沒有陷於消極悲觀。詞中反映作者由超世思想轉化為喜愛人間生活的矛盾過程。
注釋:
瓊樓玉宇: 指月中的宮殿。
綺戶: 繡戶。
嬋娟: 色態美好貌,此借指明月的。
翻譯-1:
  什麼時候開始有明月呢?我拿著酒杯問那蔚藍的青天,不知道那月宮裡今夜是哪一年?(人間如此繁華,不知天下的今夕是否仍舊美滿!)我想駕著風回到天上去(以謫仙人自居),只怕那高處天上的瓊樓玉宇裡不勝清寒。如果天上比人間更為清寒,那這一刻形影共舞於月下,又跟天上有什麼分別呢?
月光轉過紅樓,低低的進入美麗的窗戶,照著失眠的人兒。本來不應有什麼怨恨,可是你這無情的明月,卻為什麼偏向離愁的人們表示團圓?人有悲哀、歡樂、離別、聚合,月亮也有陰、晴、圓、缺,這些事自古以來就難以兩全,只希望人(指子由)能夠長壽平安,就是山隔水阻,千里迢迢,共賞一輪明月,我也就獲得安慰了!
---以上注釋/翻譯節選自周益津唐詩宋詞欣賞

翻譯-2:

甚麼時候開始有明月呢?我舉杯想向青天詢問。不知道天上的宮殿,今天又是怎樣?我想趁風飛返,但又怕天上的神仙洞府太高了,十分寒冷。於是跟著月兒下的影子,翩翩起舞,人間還有甚麼地方可以比得上呢?

    不久月亮轉過紅色的閣樓,低低地斜照入房子內,照?我無法安睡。我不應該再有煩惱了,為甚麼月亮偏選分別的時候圓大皎潔呢?人生有很多悲歡離合的故事,月兒也有陰晴圓缺的時候,這些事情從古就沒有兩全其美了。只願生命能夠長久,既使千里之遠,也可以一起欣賞這個美麗的月亮。

             賞析

      東坡之詞豪縱有仙氣,然極從容,無意不可入,無事不可言。其胸襟、學問,皆出常流,不僅以才華稱作手也。此篇事中秋夜還子由,起首詠月問天,已是奇筆。下句對天又起疑問,今夕是何年,終是想登臨察看,轉又畏寒,何似人間,一波三折之筆。月是賓,天是主,天不可測,然則人間還是可以自適,此純是假託以詠懷。

   下片詠月色,不知二句又設問,人有以下乃大覺悟,此覺悟將上問天事亦帶出,無須再為解說。收二句是懷子由,亦從上覺悟,而作如此想,東坡恣肆放縱中,時有婉約一面。此天是指君王,愛之思之,愈曲愈深,味之不盡。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

《水調歌頭》 〔宋〕蘇軾

明月幾時有?把酒(1)問清天。不知天上宮闕(2),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3),又恐瓊樓玉宇(5),高處不勝(6)寒。起舞弄清影(7),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8),低綺戶(9),照無眠(10)。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11)

【註釋】

(1) 把酒:端起酒杯。
(2) 宮闕:宮殿。
(3) 今夕是何年:古代神話傳說,天上只三日,世間已千年。古人認為天上神仙世界年月的編排與人間是不相同的。所以作者有此一問。
(4) 乘風歸去:駕著風,回到天上去。作者在這裡浪漫地認為自己是下凡的神仙。
(5) 瓊樓玉宇:白玉砌成的樓閣,相傳月亮上有這樣美麗建築。
(6) 不勝:忍受不住。
(7) 弄清影,在月光下起舞,自己的影子也翻動不已,彷彿自己和影子一起嬉戲。
(8) 朱閣:朱紅色的樓閣。
(9) 綺戶:刻有紋飾門窗。
(10)照無眠:照著有心事睡不著人。
(11)嬋娟:月裡的嫦娥,代指月亮。

   《水調歌頭》一詞是蘇軾在密州任職時所寫的,亦是一首在文學史上頗負盛名的中秋詞。據《苕溪漁隱叢話》中載道﹕「中秋詞自東坡《水調歌頭》一出,餘詞盡廢。」

   作者開頭一句「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便將自己在中秋佳節,觸景生情,思念久未聚首的弟弟的情懷引出。繼而,作者又幻想著自己是天上遊仙的景象,表現出自己出世與入世之間的矛盾思想。但是,作者又在「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一句中,將自己的幻景抹掉,肯定自己已入世為國的決心,保持樂觀、豪邁的精神。而詞的下闕「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更充滿了人生的哲理。世事多變幻,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總不能避免。但是,如果我們把不如意事,當成人生的磨練,又未嘗不可呢!

   最後,「但願人長久,千里共襌娟。」一句中,作者對弟弟寄予遙遙的祝福,表現出豁達的胸襟,不為離愁別苦所束縛的積極、樂觀態度。    如果細心的話,就不難發現全文都蘊藏著一股莊子逃避現實、超塵脫俗的思想。既然不能事事盡如人意,盡善盡美,那麼我們何必奢求完美,何必為人力所不能為的事情而傷悲,為心有餘而力不逮的事情自責呢﹗

   也許,世上的完美只是盡心盡力,而不是在於成功與否?

林新誠 伊利沙白中學 中三

取自  採詩園

 

江 城 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
自難忘。
千里孤墳,
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
塵滿面,
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
正梳妝。
相顧無言,
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
明月夜,
短松岡。

 
【註釋】
又名《江神子》。雙調,七十字,平韻。 ゝ

乙卯:熙寧八年(1075)。 
孟啟《本事詩﹒徵異第五》載張姓妻孔氏贈夫詩:「欲知腸斷處,明月照孤墳。」

【品評】
   蘇軾十九歲與同郡王弗結婚,嗣後出蜀入仕,夫妻琴瑟調和,甘苦與共。十年後王弗亡故,歸葬於家鄉的祖瑩。這首詞是蘇軾在密州一次夢見王弗後寫的,距王弗之卒又是十年了。生者與死者雖然幽明永隔,感情的紐帶卻結而不解,始終存在。「不思量,自難忘」兩句,看來平常,卻出自肺腑,十分誠摯。「不思量」極似無情,「自難亡」則死生契闊而不嘗一日去懷。這種感情深深地埋在心底,怎麼也難以消除。讀慣了詞中常見的那種「一日不思量,也攢眉千度」(柳永)的愛情濃烈的詞句,再來讀蘇軾此詞,可以感受到它們寫出不同人生階段的情感類型。前者是青年時代的感情,熱烈浪漫,然而容易消退。後者是進入中年後一起擔受著一生憂患的正常的夫妻情,它像日常生活一樣,平淡無奇,然而淡而彌永,久而彌篤。蘇軾本來欣賞「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實美」的藝術風格,這首詞表達的感情就是如此,因此才能生死不渝。此詞還有一個值得注意之處,即這次夢中的夫妻相會,清楚地打上了生死之別的烙印。夢中的王弗「小軒窗,正梳妝」,猶如結縭未久的少婦,形象很美,帶出蘇軾當年的閨房之樂。但是十年來的人世變故尤其是心理上的創傷在雙方都很顯然。蘇軾由於宦海浮沉,南北奔走,「塵滿面,鬢如霜」,心情十分蒼老。王弗見了蘇軾,也是「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似乎在傾訴生離死別後的無限哀痛。生活的磨難,對於無意識的夢境,同樣起著潛在而深該的影響。末了三句設想亡妻長眠於地下的孤獨與哀傷,實際上兩心相通,生者對死者的思念更是惓惓不已。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

 

念 奴 嬌

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
浪淘盡,
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
人道是、
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崩雲,
驚濤裂岸,
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
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
小喬初嫁了,
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
談笑間、
強虜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
多情應笑我,
早生華發。
人間如夢,
一樽還酹江月。

 
【註釋】
又名《百字令》。雙調,一百字,仄韻,多用入聲。 ゝ

周瑜破曹操的赤壁在今湖北浦圻縣,蘇軾所游為黃州赤壁,一名赤鼻磯。 ゞ

千堆雪:流花千疊。
周瑜二十四歲為東吳中郎將,人稱周郎。小喬為喬玄次女,其嫁周瑜在建安三年,為赤壁之戰十年前事。 ぁ

「笑應我多情早生華發」的倒裝。 あ

酹:以酒灑地,用以敬月。

【品評】
   這首詞是元豐五年(1082)七月蘇軾謫居黃州時作。上片詠赤壁,下片懷周瑜,最後以自身感慨作結。起筆高唱入雲,氣勢足與「黃河之水天上來」相侔,而且詞境壯闊,在空間上與時間上都得到極度拓展。江山、歷史、人物一齊湧出,以萬古心胸引出懷古思緒。接著借「人道是」疑似之言,把江邊故壘和周郎赤壁掛上了鉤。「亂石崩雲」 三句正面寫赤壁景色, 驚心駭目。陸游《入蜀記》說赤鼻磯「亦茆岡爾,略無草木」。范成大《吳船錄》亦云:「赤壁,小赤土山也,未見所謂『亂石穿空』及『蒙茸峻巖』之境,東坡詞賦微誇
焉。」詞中把眼前的亂山大江寫得雄奇險峻,渲染出古戰場的氣氛和聲勢。對於周瑜,蘇軾特別激賞他少年功名,英氣勃勃。「小喬初嫁」看似閒筆,而且小喬初嫁周瑜在建安三年,遠在赤壁之戰前十年。特意插入這一句,更顯得周瑜少年英俊,春風得意。詞也因此豪放而不失風情,剛中有柔,與篇首「風流人物」相應。「羽扇綸巾」三句寫周瑜的戰功,也很特別。周瑜身為主將卻並非兵戎相見,而是羽扇便服,談筆風生。寫戰爭一點不渲染士馬金鼓的戰爭氣氛,只著筆於周瑜的從容瀟灑,指揮若定,這樣寫法更能突出他的風采和才能。
蘇軾這一年四十七歲了,不但功業未成,反而待罪黃州,同三十左右就功成名就的周瑜相比,不禁深自感愧。壯麗江山,英雄業績,激起蘇軾爽邁奮發的感情,也加深了他的內心苦悶和思想矛盾。《東坡題跋》卷一記李邦語:「周瑜二十四經略中原,今吾四十,但多睡善飯,賢愚相遠如此。」蘇軾對此頗有同感。故從懷古歸到傷己,自歎「人間如夢」,舉杯同江上清風、山間明月一醉銷愁了。這首懷古詞兼有感奮和感傷兩重色彩,但篇末的感傷色彩掩蓋不了全詞的豪邁氣派。詞中寫江山形勝和英雄偉業,在蘇軾之前從未成功地出現過。
因此這首《念奴嬌》歷來被看作蘇軾豪放詞的代表作。不但詞的氣象境界凌厲無前,而且大聲鏗鏘,需要銅琵琶、鐵綽板來伴唱。對於原來只宜紅牙拍板、女兒歌喉的傳統詞壇來說,確實是個重大突破。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

 

蝶 戀 花

 

花褪殘紅青杏小。
燕子飛時,
綠水人家繞。
枝上柳綿吹又少,
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裡鞦韆牆外道。
牆外行人,
牆裡佳人笑。
笑漸不聞聲漸悄,
多情卻被無情惱。

 
【註釋】
此詞原為唐教坊曲,調名取義簡文帝「翻階蛺蝶戀花情」句。又名《鵲踏枝》、《鳳棲梧》等。雙調,六十字,仄韻。

【品評】
   這首詞寫初夏時節發生於一牆之隔的一次極為平常的遭遇,在略表惆悵與嘲諷之餘,卻引出妙理,發人深省。上片為時令背景。儘管柳綿將盡,春事無多。然而燕子低昂,綠水環繞,芳草從生,透露出夏日初臨的大自然的生機。下片是在如此明麗的環境中一個「多情卻被無情惱」的小小插曲。牆裡牆外的兩種人本不相涉。但一方無情,一方多情,導致了一場感情風波。《詩人玉屑》卷二一引《古今詞話》說此詞寫行人多情與佳人無情,「極有理趣」。因為蘇軾借此表達了某種人生哲理,行人與佳人的遭遇固屬偶然。「多情卻被無情惱」卻有普遍性與必然性,在人與物、主觀與客觀的兩者關係中是經常發生的。人們或許有過多次類似經驗,由於不瞭解「物自無情而人自多情」,許多煩惱由是而起。然而無情是物的本性,多情是人的本性。它們始終是難以統一的。蘇軾說自已作文「如萬斛泉源,不擇地而能出」。這固然因為他天份高,同時也由於他學養湛深,所以能隨處觸發,皆成妙諦。這首詞寫景、記事、說理均極自然,佳人行人的插曲全如信手拈來,但一經慧光所照,寓莊於諧,就頓成妙解,發掘出其間的哲理內涵。這真是蘇軾作詩詞的一大本領。

 

本文取材自  e網打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