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 馬 遷

究 天 人 之 際通 古 今 之 變

司 馬 遷 史 記 選 文 教材教法

一.司 馬 遷

(一)

司馬遷(前一四五 -- 前約八七),字子長,夏陽(今陝西韓城 )人。父親司馬談,學問淵博,精通天文星曆和黃老之學,武帝時, 移居長安,任太史令。司馬遷十歲時,跟父親到長安,在思想、人格 及治學態度上,均受父親影響很大。到長安後,向經學大師董仲舒學 習,接受儒家思想的教育。從二十歲起,開始漫遊大江南北。歸後『 仕為郎中』,曾『奉使西征巴蜀以南,南略([卻]將谷改工)、笮、 昆明』。這些活動,對他完成《史記》這部著作,具有很重要的意義 。

元封元年(前一一零年),漢武帝封襌泰山,司馬談因病不能相 從,憂憤而死,臨死,把自己著述歷史的理想和願望遺留給司馬遷。 三年後司馬遷繼任太史令,開始搜集整理史科,並在太初元年(前一 零四年)主持改曆工作後,開始寫作《史記》,時年四十二。天漢 年(前九九年),李陵案件爆發,司馬遷因上書救李獲罪,次年下獄 受『腐刑』。這是對他極大的摧殘和恥辱。他曾想到自殺,又想到著 述未完成,不應輕於一死,他終於從許多古代聖賢的苦難中看到出路 ,決心完成自己寫成《史記》的宏願。後二年出獄,遷為中書令,但 無心仕進,積極著述,大約在征和二年(前九一年),《史記》終於 寫成,司馬遷的事不可考,大概逝世於武帝末年。 二

司馬遷的《史記》,是他以畢生的精力完成的偉大歷史巨著。所 記上起傳說中的黃帝,下至漢武帝時代,總結了中國三千年歷史的發 展。共一百三十篇:《本紀》十二篇,是按帝王的世系和年代記述政 治上的一些重要事跡。《表》十篇,是排比並列歷代帝王和侯國間的 一些大事。《書》八篇,經濟文化等方面的專書論述。《世家》三十 篇,是記敘諸侯王國和輔漢功臣的。(孔子非王侯,列入《世家》是 例外)《列傳》七十篇,是一般人物傳記。全書共五十二萬六千五百 字。

回本頁開頭]

(二)

「於是卒述陶唐以來,至于麟止,自黃帝始。」這個始字一寫完,終於到 了最終。翻翻這費盡半生的心血,心裡又是欣慰,又是哀傷。

「一字一句寫的是什麼?」他問著自己。最初,寫的是對父親的承諾,到 後來,他寫的卻是自己的血淚。

年十歲,隨父親移居茂陵,開始誦讀古代經典;十七歲,從董仲舒和孔安 國門下,群書無所不覽;二十開始,或隨皇帝出遊,或出使四方,足跡踏 遍大江南北。後來,父親病危,臨終前猶以不能成就這份永恆而憾恨!身 為人子,他就這麼臨危受命的,承擔了這向來父死子繼的職志。

那時候的他,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怎麼都不明白,什麼叫做永恆? 直到,那件事發生。

皇帝震怒,為了侍中李陵最後兵敗投降,說什麼也按捺不下沸騰的怒氣! 他與李陵其實也不熟,只是覺得情有可原,仗義執言,哪知道皇帝根本聽 不進去,龍顏陡變,一怒而交付審判。身陷囹圄,就註定了永遠抹不去的 恥辱。

這一輩子,他永遠不會忘記,行刑前的諸般。

亮晃晃的刀子在眼前,持刀奸笑的臉孔就是顯的那麼猥瑣不堪!

「我說,司馬太史,您沒大錢贖罪,一點點的小錢總有吧!」細聲細語裡, 掩不住骨子裡的傖俗:「事到如今,要想脫罪是不可能的,但我可以讓您 免點皮肉之痛,您呢,只要給那麼一點點,一切都好說。」

他又怨又怒!生平最看不起的,就是這種人,可是偏偏,他就是非與這種 人為伍不可!

「動手吧!真的有錢,我還會淪落至此?」沉痛的神情裡,就是掩飾不住 話中不屑的咬牙切齒。

翻臉像翻書般,奸笑的臉上頓時蒙上寒霜,不自覺眉毛一挑:「尊稱你一 聲太史,怎的?你還真以為你多清高啊?我呸~~~~,來人呀!動手。」 在劇痛襲來的那一瞬間,他腦筋只有一片空白。

悠悠醒來,一種空蕩蕩的感覺在下半身晃盪著,一陣酸楚驀地衝出,自胸 口傳到喉嚨,企圖自咽喉通過口奔放出來,他竭盡全力的壓抑著,可是那 一股憤懣硬是不肯安歇;喉嚨裡產生一種瘖啞奇異的悲吼,那是酸楚與壓 抑的交織!「沒啥好傷心的!」」他努力的告訴自己。正在僵持不下的時 候,淚,斗然因交織的扭曲掉下來,那一瞬間滑落的熾熱,使他再也壓不 住那份嘶吼,放聲,大哭!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不能死了算了?」淚,流的那麼洶湧,涕,也 在臉上縱橫,下彎的嘴角上,還有因哽咽來不及吞嚥的口水四溢,臉,越 是哭的扭曲,越是由衷的傷心。沒人知道,男人,也可以哭的這麼難看! 若是因為疼痛,那儘可承受的住,偏偏,要忍受的不是痛,是無法忍受的 屈辱。

腐刑,那種男不男、女不女,一輩子永遠會被人譏罵訕笑的恥辱。

絕望的念頭越來越強烈,當他勉強移動著殘缺的身體,想要一了百了的時 候,半部未寫完的篇章,從懷裡掉出來,風,這麼張狂而過,一頁一頁耀 目的白,一頁一頁的翻,在晃蕩的燭光裡,顯的那般驚心動魄!

還沒來的及擦拭他殘餘的淚痕,他錯愕的望著翻飛的依風左右,剎那間, 他明白了父親念念不忘的永恆。

身體,終究是會化為塵土,只有傳述著的歷史與文字會永恆不變,當千百 年後所有的顯赫歸於平淡,曾有過歷史的真實,卻依然閃耀在人心。如果, 他能以此身永遠的恥辱,換得那永恆的不朽,並把自古英雄的竟與未竟, 化為千古同嘆的悲喜,那或許,可以略補這怎麼也無法抹去的委屈。 於是,發憤著書,六年後,完成。

從過往中回神,他也再一次遍嚐曾有的悲憤與哀傷,望著一字一字烙下的 行跡,他竟有種被掏空的感覺,就像午夜夢迴裡,千百次劇痛之後的空虛。

鄭重的,把書收到金匱石室之中!他明白,從此以後,再也沒有活著的時 候了!從行刑的那一刻起,他的靈魂,便只活在每一個寫書的時刻裡,寫 書以外的時間,驅使身體的,只是來自於父親執著的永恆。而今,這份永 恆已然完成,他的靈魂,再也沒有活下去的意義。

「鏗!」扣上了鎖,他也親手葬送了自己的靈魂。

只是他不知道,在金匱石室中的史記,驀地發出哄然巨響,震落了所有同 處一室的書魂,書裡躍出一個一個泛出燦爛金光的文字,成群縈空,而獨 在不滅的歷史裡,發出龍吟沖霄久久不絕的清嘯!

撰文者:遙光 & 傳統中國文學

回本頁開頭]

二.史 記 

《史記》最初沒有固定書名,或稱“太史公書”,或稱“太史公記”, 也省稱“太史公”。“史記”本來是古代史書的通稱,從三國開始,“史記” 由通稱逐漸成為“太史公書”的專名。

作者司馬遷,字子長,左馮翊夏陽人。生于漢景帝中元五年,大約卒 于漢武帝征和三年 。

司馬遷的父親司馬談在漢中央政府做太史令,負責管理皇家圖書和收 集史料,研究天文歷法。司馬談打算編寫一部通史,願望沒有實現就死去 了。臨死的時侯,囑咐司馬遷完成他未竟的事業。

司馬遷幼年時就很刻苦,十歲開始學習當時的古文,后來跟著董仲 舒、孔安國學過《公羊春秋》、《古文尚書》。漢武帝元朔三年,司馬遷二 十歲,滿懷求知的欲望,游遍了祖國的名山大川,到處考察古跡,採集傳 說。通過對歷史遺跡和西漢建國前后的史實的實地調查,司馬遷開闊了胸 襟,增長了知識,為后來編寫《史記》作了很好的准備。司馬談死后,司馬 遷承襲父職,做了太史令,有條件看到大量的圖書文獻和國家檔案,這對司 馬遷編寫《史記》是一個不可缺少的條件。

漢武帝太初元年,司馬遷開始編寫《史記》。天漢二年,李陵率兵隨 李廣利出擊匈奴,兵敗投降。漢武帝向司馬遷詢問對李陵的看法,于是, 司馬遷說,李陵投降,是因為眾寡不敵,又沒有救兵,責任不全在李陵身 上。漢武帝認為司馬遷有意替李陵回護開脫,貶責漢武帝的愛姬李夫人的 哥哥李廣利。于是,把司馬遷投進監獄,處以腐刑。三年后他被赦出獄, 更加發奮寫作《史記》。大約在征和二年,基本上完成了編撰工作。司馬 遷死后許多年,他的外孫楊惲才把這部五十二萬多字的不朽名著公諸于世。

《史記》是一部貫穿古今的通史,從傳說中的黃帝開始,一直寫到漢武 帝元狩元年,敘述了我國三千年左右的歷史。據司馬遷說,全書有本紀十 二篇,表十篇,書八篇,世家三十篇,列傳七十篇,共一百三十篇。班固在 《漢書•司馬遷傳》中提到《史記》缺少十篇。三國魏張晏指出這十篇是 《景帝本紀》、《武帝本紀》、《禮書》、《樂書》、《律書》、《漢興以來將 相年表》、《日者列傳》、《三王世家》、《龜策列傳》、《傅靳列傳》。后 人大多數不同意張晏的說法,但《史記》殘缺是確鑿無疑的。今本《史記》 也是一百三十篇,有少數篇章顯然不是司馬遷的手筆,漢元帝、成帝時的 博士褚少孫補寫過《史記》,今本《史記》中“褚先生曰“就是他的補作。

《史記》取材相當廣泛。當時社會上流傳的《世本》、《國語》、《國 策》、《秦記》、《楚漢春秋》、諸子百家等著作和國家的文書檔案,以及實 地調查獲取的材料,都是司馬遷寫作《史記》的重要材料來源。特別可貴 的是,司馬遷對搜集的材料做了認真地分析和選擇,淘汰了一些無稽之 談。對一些不能弄清楚的問題,或者採用闕疑的態度,或者記載各種不同 的說法。由于取材廣泛,修史態度嚴肅認真,所以,《史記》記事翔實, 內容豐富。

[回本頁開頭]

三.選 文 

項 羽 本 紀老申韓列傳 屈原賈生列傳 史記全文檢索-1
史記全文檢索-2 史記全文檢索-3 史記全文檢索-4

項 羽 本 紀

項 籍 者 , 下 相 人 也 , 字 羽 。 初 起 時 , 年 二 十 四 。 其 季 父 項 梁 , 梁 父 即 楚 將 項 燕 , 為 秦 將 王 翦 所 戮 者 也 。 項 氏 世 世 為 楚 將 , 封 於 項 , 故 姓 項 氏 。     項 籍 少 時 , 學 書 不 成 , 去 學 劍 , 又 不 成 。 項 梁 怒 之 。 籍 曰 : 「 書 足 以 記 名 姓 而 已 。 劍 一 人 敵 , 不 足 學 , 學 萬 人 敵 。 」 於 是 項 梁 乃 教 籍 兵 法 , 籍 大 喜 , 略 知 其 意 , 又 不 肯 竟 學 。 項 梁 嘗 有 櫟 陽 逮 , 乃 請 蘄 獄 掾 曹 咎 書 抵 櫟 陽 獄 掾 司 馬 欣 , 以 故 事 得 已 。 項 梁 殺 人 , 與 籍 避 仇 於 吳 中 。 吳 中 賢 士 大 夫 皆 出 項 梁 下 。 每 吳 中 有 大 繇 役 及 喪 , 項 梁 常 為 主 辦 , 陰 以 兵 法 部 勒 賓 客 及 子 弟 , 以 是 知 其 能 。 秦 始 皇 帝 游 會 稽 , 渡 浙 江 , 梁 與 籍 俱 觀 。 籍 曰 : 「 彼 可 取 而 代 也 。 」 梁 掩 其 口 , 曰 : 「 毋 妄 言 , 族 矣 ! 」 梁 以 此 奇 籍 。 籍 長 八 尺 餘 , 力 能 扛 鼎 , 才 氣 過 人 , 雖 吳 中 子 弟 皆 已 憚 籍 矣 。     秦 二 世 元 年 七 月 , 陳 涉 等 起 大 澤 中 。 其 九 月 , 會 稽 守 通 謂 梁 曰 : 「 江 西 皆 反 , 此 亦 天 亡 秦 之 時 也 。 吾 聞 先 即 制 人 , 後 則 為 人 所 制 。 吾 欲 發 兵 , 使 公 及 桓 楚 將 。 」 是 時 桓 楚 亡 在 澤 中 。 梁 曰 : 「 桓 楚 亡 , 人 莫 知 其 處 , 獨 籍 知 之 耳 。 」 梁 乃 出 , 誡 籍 持 劍 居 外 待 。 梁 復 入 , 與 守 坐 , 曰 : 「 請 召 籍 , 使 受 命 召 桓 楚 。 」 守 曰 : 「 諾 。 」 梁 召 籍 入 。 須 臾 , 梁 眴 籍 曰 : 「 可 行 矣 ! 」 於 是 籍 遂 拔 劍 斬 守 頭 。 項 梁 持 守 頭 , 佩 其 印 綬 。 門 下 大 驚 , 擾 亂 , 籍 所 擊 殺 數 十 百 人 。 一 府 中 皆 慴 伏 , 莫 敢 起 。 梁 乃 召 故 所 知 豪 吏 , 諭 以 所 為 起 大 事 , 遂 舉 吳 中 兵 。 使 人 收 下 縣 , 得 精 兵 八 千 人 。 梁 部 署 吳 中 豪 傑 為 校 尉 、 候 、 司 馬 。 有 一 人 不 得 用 , 自 言 於 梁 。 梁 曰 : 「 前 時 某 喪 使 公 主 某 事 , 不 能 辦 , 以 此 不 任 用 公 。 」 眾 乃 皆 伏 。 於 是 梁 為 會 稽 守 , 籍 為 裨 將 , 徇 下 縣 。     廣 陵 人 召 平 於 是 為 陳 王 徇 廣 陵 , 未 能 下 。 聞 陳 王 敗 走 , 秦 兵 又 且 至 , 乃 渡 江 矯 陳 王 命 , 拜 梁 為 楚 王 上 柱 國 。 曰 : 「 江 東 已 定 , 急 引 兵 西 擊 秦 。 」 項 梁 乃 以 八 千 人 渡 江 而 西 。 聞 陳 嬰 已 下 東 陽 , 使 使 欲 與 連 和 俱 西 。 陳 嬰 者 , 故 東 陽 令 史 , 居 縣 中 , 素 信 謹 , 稱 為 長 者 。 東 陽 少 年 殺 其 令 , 相 聚 數 千 人 , 欲 置 長 , 無 適 用 , 乃 請 陳 嬰 。 嬰 謝 不 能 , 遂 彊 立 嬰 為 長 , 縣 中 從 者 得 二 萬 人 。 少 年 欲 立 嬰 便 為 王 , 異 軍 蒼 頭 特 起 。 陳 嬰 母 謂 嬰 曰 : 「 自 我 為 汝 家 婦 , 未 嘗 聞 汝 先 古 之 有 貴 者 。 今 暴 得 大 名 , 不 祥 。 不 如 有 所 屬 , 事 成 猶 得 封 侯 , 事 敗 易 以 亡 , 非 世 所 指 名 也 。 」 嬰 乃 不 敢 為 王 。 謂 其 軍 吏 曰 : 「 項 氏 世 世 將 家 , 有 名 於 楚 。 今 欲 舉 大 事 , 將 非 其 人 , 不 可 。 我 倚 名 族 , 亡 秦 必 矣 。 」 於 是 眾 從 其 言 , 以 兵 屬 項 梁 。 項 梁 渡 淮 , 黥 布 、 蒲 將 軍 亦 以 兵 屬 焉 。 凡 六 七 萬 人 , 軍 不 邳 。     當 是 時 , 秦 嘉 已 立 景 駒 為 楚 王 , 軍 彭 城 東 , 欲 距 項 梁 。 項 梁 謂 軍 吏 曰 : 「 陳 王 先 首 事 , 戰 不 利 , 未 聞 所 在 。 今 秦 嘉 倍 陳 王 而 立 景 駒 , 逆 無 道 。 」 乃 進 兵 擊 秦 嘉 。 秦 嘉 軍 敗 走 , 追 之 至 胡 陵 。 嘉 還 戰 一 日 , 嘉 死 , 軍 降 。 景 駒 走 死 梁 地 。 項 梁 已 并 秦 嘉 軍 , 軍 胡 陵 , 將 引 軍 而 西 。 章 邯 軍 至 栗 , 項 梁 使 別 將 朱 雞 石 、 餘 樊 君 與 戰 。 餘 樊 君 死 。 朱 雞 石 軍 敗 , 亡 走 胡 陵 。 項 梁 乃 引 兵 入 薛 , 誅 雞 石 。 項 梁 前 使 項 羽 別 攻 襄 城 , 襄 城 堅 守 不 下 。 已 拔 , 皆 阬 之 。 還 報 項 梁 。 項 梁 聞 陳 王 定 死 , 召 諸 別 將 會 薛 計 事 。 此 時 沛 公 亦 起 沛 , 往 焉 。     居 鄛 人 范 增 , 年 七 十 , 素 居 家 , 好 奇 計 , 往 說 項 梁 曰 : 「 陳 勝 敗 固 當 。 夫 秦 滅 六 國 , 楚 最 無 罪 。 自 懷 王 入 秦 不 反 , 楚 人 憐 之 至 今 , 故 楚 南 公 曰 『 楚 雖 三 戶 , 亡 秦 必 楚 』 也 。 今 陳 勝 首 事 , 不 立 楚 後 而 自 立 , 其 勢 不 長 。 今 君 起 江 東 , 楚 蜂 午 之 將 皆 爭 附 君 者 , 以 君 世 世 楚 將 , 為 能 復 立 楚 之 後 也 。 」 於 是 項 梁 然 其 言 , 乃 求 楚 懷 王 孫 心 民 閒 , 為 人 牧 羊 , 立 以 為 楚 懷 王 , 從 民 所 望 也 。 陳 嬰 為 楚 上 柱 國 , 封 五 縣 , 與 懷 王 都 盱 台 。 項 梁 自 號 為 武 信 君 。

   

居 數 月 , 引 兵 攻 亢 父 , 與 齊 田 榮 、 司 馬 龍 且 軍 救 東 阿 , 大 破 秦 軍 於 東 阿 。 田 榮 即 引 兵 歸 , 逐 其 王 假 。 假 亡 走 楚 。 假 相 田 角 亡 走 趙 。 角 弟 田 閒 故 齊 將 , 居 趙 不 敢 歸 。 田 榮 立 田 儋 子 市 為 齊 王 。 項 梁 已 破 東 阿 下 軍 , 遂 追 秦 軍 。 數 使 使 趣 齊 兵 , 欲 與 俱 西 。 田 榮 曰 : 「 楚 殺 田 假 , 趙 殺 田 角 、 田 閒 , 乃 發 兵 。 」 項 梁 曰 : 「 田 假 為 與 國 之 王 , 窮 來 從 我 , 不 忍 殺 之 。 」 趙 亦 不 殺 田 角 、 田 閒 以 市 於 齊 。 齊 遂 不 肯 發 兵 助 楚 。 項 梁 使 沛 公 及 項 羽 別 攻 城 陽 , 屠 之 。 西 破 秦 軍 濮 陽 東 , 秦 兵 收 入 濮 陽 。 沛 公 、 項 羽 乃 攻 定 陶 。 定 陶 未 下 , 去 , 西 略 地 至 雝 丘 , 大 破 秦 軍 , 斬 李 由 。 還 攻 外 黃 , 外 黃 未 下 。     項 梁 起 東 阿 , 西 , 比 至 定 陶 , 再 破 秦 軍 , 項 羽 等 又 斬 李 由 , 益 輕 秦 , 有 驕 色 。 宋 義 乃 諫 項 梁 曰 : 「 戰 勝 而 將 驕 卒 惰 者 敗 。 今 卒 少 惰 矣 , 秦 兵 日 益 , 臣 為 君 畏 之 。 」 項 梁 弗 聽 。 乃 使 宋 義 使 於 齊 。 道 遇 齊 使 者 高 陵 君 顯 , 曰 : 「 公 將 見 武 信 君 乎 ? 」 曰 : 「 然 。 」 曰 : 「 臣 論 武 信 君 軍 必 敗 。 公 徐 行 即 免 死 , 疾 行 則 及 禍 。 」 秦 果 悉 起 兵 益 章 邯 , 擊 楚 軍 , 大 破 之 定 陶 , 項 梁 死 。 沛 公 、 項 羽 去 外 黃 攻 陳 留 , 陳 留 堅 守 不 能 下 。 沛 公 、 項 羽 相 與 謀 曰 : 「 今 項 梁 軍 破 , 士 卒 恐 。 」 乃 與 呂 臣 軍 俱 引 兵 而 東 。 呂 臣 軍 彭 城 東 , 項 羽 軍 彭 城 西 , 沛 公 軍 碭 。     章 邯 已 破 項 梁 軍 , 則 以 為 楚 地 兵 不 足 憂 , 乃 渡 河 擊 趙 , 大 破 之 。 當 此 時 , 趙 歇 為 王 , 陳 餘 為 將 , 張 耳 為 相 , 皆 走 入 鉅 鹿 城 。 章 邯 令 王 離 、 涉 閒 圍 鉅 鹿 , 章 邯 軍 其 南 , 築 甬 道 而 輸 之 粟 。 陳 餘 為 將 , 將 卒 數 萬 人 而 軍 鉅 鹿 之 北 , 此 所 謂 河 北 之 軍 也 。     楚 兵 已 破 於 定 陶 , 懷 王 恐 , 從 盱 台 之 彭 城 , 并 項 羽 、 呂 臣 軍 自 將 之 。 以 呂 臣 為 司 徒 , 以 其 父 呂 青 為 令 尹 。 以 沛 公 為 碭 郡 長 , 封 為 武 安 侯 , 將 碭 郡 兵 。

   

初 , 宋 義 所 遇 齊 使 者 高 陵 君 顯 在 楚 軍 , 見 楚 王 曰 : 「 宋 義 論 武 信 君 之 軍 必 敗 , 居 數 日 , 軍 果 敗 。 兵 未 戰 而 先 見 敗 徵 , 此 可 謂 知 兵 矣 。 」 王 召 宋 義 與 計 事 而 大 說 之 , 因 置 以 為 上 將 軍 , 項 羽 為 魯 公 , 為 次 將 , 范 增 為 末 將 , 救 趙 。 諸 別 將 皆 屬 宋 義 , 號 為 卿 子 冠 軍 。 行 至 安 陽 , 留 四 十 六 日 不 進 。 項 羽 曰 : 「 吾 聞 秦 軍 圍 趙 王 鉅 鹿 , 疾 引 兵 渡 河 , 楚 擊 其 外 , 趙 應 其 內 , 破 秦 軍 必 矣 。 」 宋 義 曰 : 「 不 然 。 夫 搏 牛 之 虻 不 可 以 破 蟣 蝨 。 今 秦 攻 趙 , 戰 勝 則 兵 罷 , 我 承 其 敝 ; 不 勝 , 則 我 引 兵 鼓 行 而 西 , 必 舉 秦 矣 。 故 不 如 先 鬥 秦 趙 。 夫 被 堅 執 銳 , 義 不 如 公 ; 坐 而 運 策 , 公 不 如 義 。 」 因 下 令 軍 中 曰 : 「 猛 如 虎 , 很 如 羊 , 貪 如 狼 , 彊 不 可 使 者 , 皆 斬 之 。 」 乃 遣 其 子 宋 襄 相 齊 , 身 送 之 至 無 鹽 , 飲 酒 高 會 。 天 寒 大 雨 , 士 卒 凍 飢 。 項 羽 曰 : 「 將 戮 力 而 攻 秦 , 久 留 不 行 。 今 歲 饑 民 貧 , 士 卒 食 芋 菽 , 軍 無 見 糧 , 乃 飲 酒 高 會 , 不 引 兵 渡 河 因 趙 食 , 與 趙 并 力 攻 秦 , 乃 曰 『 承 其 敝 』 。 夫 以 秦 之 彊 , 攻 新 造 之 趙 , 其 勢 必 舉 趙 。 趙 舉 而 秦 彊 , 何 敝 之 承 ! 且 國 兵 新 破 , 王 坐 不 安 席 , 埽 境 內 而 專 屬 於 將 軍 , 國 家 安 危 , 在 此 一 舉 。 今 不 恤 士 卒 而 徇 其 私 , 非 社 稷 之 臣 。 」 項 羽 晨 朝 上 將 軍 宋 義 , 即 其 帳 中 斬 宋 義 頭 , 出 令 軍 中 曰 : 「 宋 義 與 齊 謀 反 楚 , 楚 王 陰 令 羽 誅 之 。 」 當 是 時 , 諸 將 皆 慴 服 , 莫 敢 枝 梧 。 皆 曰 : 「 首 立 楚 者 , 將 軍 家 也 。 今 將 軍 誅 亂 。 」 乃 相 與 共 立 羽 為 假 上 將 軍 。 使 人 追 宋 義 子 , 及 之 齊 , 殺 之 。 使 桓 楚 報 命 於 懷 王 。 懷 王 因 使 項 羽 為 上 將 軍 , 當 陽 君 、 蒲 將 軍 皆 屬 項 羽 。     項 羽 已 殺 卿 子 冠 軍 , 威 震 楚 國 , 名 聞 諸 侯 。 乃 遣 當 陽 君 、 蒲 將 軍 將 卒 二 萬 渡 河 , 救 鉅 鹿 。 戰 少 利 , 陳 餘 復 請 兵 。 項 羽 乃 悉 引 兵 渡 河 , 皆 沈 船 , 破 釜 甑 , 燒 廬 舍 , 持 三 日 糧 , 以 示 士 卒 必 死 , 無 一 還 心 。 於 是 至 則 圍 王 離 , 與 秦 軍 遇 , 九 戰 , 絕 其 甬 道 , 大 破 之 , 殺 蘇 角 , 虜 王 離 。 涉 閒 不 降 楚 , 自 燒 殺 。 當 是 時 , 楚 兵 冠 諸 侯 。 諸 侯 軍 救 鉅 鹿 下 者 十 餘 壁 , 莫 敢 縱 兵 。 及 楚 擊 秦 , 諸 將 皆 從 壁 上 觀 。 楚 戰 士 無 不 一 以 當 十 , 楚 兵 呼 聲 動 天 , 諸 侯 軍 無 不 人 人 惴 恐 。 於 是 已 破 秦 軍 , 項 羽 召 見 諸 侯 將 , 入 轅 門 , 無 不 膝 行 而 前 , 莫 敢 仰 視 。 項 羽 由 是 始 為 諸 侯 上 將 軍 , 諸 侯 皆 屬 焉 。     章 邯 軍 棘 原 , 項 羽 軍 漳 南 , 相 持 未 戰 。 秦 軍 數 卻 , 二 世 使 人 讓 章 邯 。 章 邯 恐 , 使 長 史 欣 請 事 。 至 咸 陽 , 留 司 馬 門 三 日 , 趙 高 不 見 , 有 不 信 之 心 。 長 史 欣 恐 , 還 走 其 軍 , 不 敢 出 故 道 , 趙 高 果 使 人 追 之 , 不 及 。 欣 至 軍 , 報 曰 : 「 趙 高 用 事 於 中 , 下 無 可 為 者 。 今 戰 能 勝 , 高 必 疾 妒 吾 功 ; 戰 不 能 勝 , 不 免 於 死 。 願 將 軍 孰 計 之 。 」 陳 餘 亦 遺 章 邯 書 曰 : 「 白 起 為 秦 將 , 南 征 鄢 郢 , 北 阬 馬 服 , 攻 城 略 地 , 不 可 勝 計 , 而 竟 賜 死 。 蒙 恬 為 秦 將 , 北 逐 戎 人 , 開 榆 中 地 數 千 里 , 竟 斬 陽 周 。 何 者 ? 功 多 , 秦 不 能 盡 封 , 因 以 法 誅 之 。 今 將 軍 為 秦 將 三 歲 矣 , 所 亡 失 以 十 萬 數 , 而 諸 侯 並 起 滋 益 多 。 彼 趙 高 素 諛 日 久 , 今 事 急 , 亦 恐 二 世 誅 之 , 故 欲 以 法 誅 將 軍 以 塞 責 , 使 人 更 代 將 軍 以 脫 其 禍 。 夫 將 軍 居 外 久 , 多 內 卻 , 有 功 亦 誅 , 無 功 亦 誅 。 且 天 之 亡 秦 , 無 愚 智 皆 知 之 。 今 將 軍 內 不 能 直 諫 , 外 為 亡 國 將 , 孤 特 獨 立 而 欲 常 存 , 豈 不 哀 哉 ! 將 軍 何 不 還 兵 與 諸 侯 為 從 , 約 共 攻 秦 , 分 王 其 地 , 南 面 稱 孤 ; 此 孰 與 身 伏 鈇 質 , 妻 子 為 僇 乎 ? 」 章 邯 狐 疑 , 陰 使 候 始 成 使 項 羽 , 欲 約 。 約 未 成 , 項 羽 使 蒲 將 軍 日 夜 引 兵 度 三 戶 , 軍 漳 南 , 與 秦 戰 , 再 破 之 。 項 羽 悉 引 兵 擊 秦 軍 汙 水 上 , 大 破 之 。     章 邯 使 人 見 項 羽 , 欲 約 。 項 羽 召 軍 吏 謀 曰 : 「 糧 少 , 欲 聽 其 約 。 」 軍 吏 皆 曰 : 「 善 。 」 項 羽 乃 與 期 洹 水 南 殷 虛 上 。 已 盟 , 章 邯 見 項 羽 而 流 涕 , 為 言 趙 高 。 項 羽 乃 立 章 邯 為 雍 王 , 置 楚 軍 中 。 使 長 史 欣 為 上 將 軍 , 將 秦 軍 為 前 行 。

   

到 新 安 。 諸 侯 吏 卒 異 時 故 繇 使 屯 戍 過 秦 中 , 秦 中 吏 卒 遇 之 多 無 狀 , 及 秦 軍 降 諸 侯 , 諸 侯 吏 卒 乘 勝 多 奴 虜 使 之 , 輕 折 辱 秦 吏 卒 。 秦 吏 卒 多 竊 言 曰 : 「 章 將 軍 等 詐 吾 屬 降 諸 侯 , 今 能 入 關 破 秦 , 大 善 ; 即 不 能 , 諸 侯 虜 吾 屬 而 東 , 秦 必 盡 誅 吾 父 母 妻 子 。 」 諸 侯 微 聞 其 計 , 以 告 項 羽 。 項 羽 乃 召 黥 布 、 蒲 將 軍 計 曰 : 「 秦 吏 卒 尚 眾 , 其 心 不 服 , 至 關 中 不 聽 , 事 必 危 , 不 如 擊 殺 之 , 而 獨 與 章 邯 、 長 史 欣 、 都 尉 翳 入 秦 。 」 於 是 楚 軍 夜 擊 阬 秦 卒 二 十 餘 萬 人 新 安 城 南 。     行 略 定 秦 地 。 函 谷 關 有 兵 守 關 , 不 得 入 。 又 聞 沛 公 已 破 咸 陽 , 項 羽 大 怒 , 使 當 陽 君 等 擊 關 。 項 羽 遂 入 , 至 于 戲 西 。 沛 公 軍 霸 上 , 未 得 與 項 羽 相 見 。 沛 公 左 司 馬 曹 無 傷 使 人 言 於 項 羽 曰 : 「 沛 公 欲 王 關 中 , 使 子 嬰 為 相 , 珍 寶 盡 有 之 。 」 項 羽 大 怒 , 曰 : 「 旦 日 饗 士 卒 , 為 擊 破 沛 公 軍 ! 」 當 是 時 , 項 羽 兵 四 十 萬 , 在 新 豐 鴻 門 , 沛 公 兵 十 萬 , 在 霸 上 。 范 增 說 項 羽 曰 : 「 沛 公 居 山 東 時 , 貪 於 財 貨 , 好 美 姬 。 今 入 關 , 財 物 無 所 取 , 婦 女 無 所 幸 , 此 其 志 不 在 小 。 吾 令 人 望 其 氣 , 皆 為 龍 虎 , 成 五 采 , 此 天 子 氣 也 。 急 擊 勿 失 。 」     楚 左 尹 項 伯 者 , 項 羽 季 父 也 , 素 善 留 侯 張 良 。 張 良 是 時 從 沛 公 , 項 伯 乃 夜 馳 之 沛 公 軍 , 私 見 張 良 , 具 告 以 事 , 欲 呼 張 良 與 俱 去 。 曰 : 「 毋 從 俱 死 也 。 」 張 良 曰 : 「 臣 為 韓 王 送 沛 公 , 沛 公 今 事 有 急 , 亡 去 不 義 , 不 可 不 語 。 」 良 乃 入 , 具 告 沛 公 。 沛 公 大 驚 , 曰 : 「 為 之 柰 何 ? 」 張 良 曰 : 「 誰 為 大 王 為 此 計 者 ? 」 曰 : 「 鯫 生 說 我 曰 『 距 關 , 毋 內 諸 侯 , 秦 地 可 盡 王 也 』 。 故 聽 之 。 」 良 曰 : 「 料 大 王 士 卒 足 以 當 項 王 乎 ? 」 沛 公 默 然 , 曰 : 「 固 不 如 也 , 且 為 之 柰 何 ? 」 張 良 曰 : 「 請 往 謂 項 伯 , 言 沛 公 不 敢 背 項 王 也 。 」 沛 公 曰 : 「 君 安 與 項 伯 有 故 ? 」 張 良 曰 : 「 秦 時 與 臣 游 , 項 伯 殺 人 , 臣 活 之 。 今 事 有 急 , 故 幸 來 告 良 。 」 沛 公 曰 「 孰 與 君 少 長 ? 」 良 曰 : 「 長 於 臣 。 」 沛 公 曰 「 君 為 我 呼 入 , 吾 得 兄 事 之 。 」     張 良 出 , 要 項 伯 。 項 伯 即 入 見 沛 公 。 沛 公 奉 卮 酒 為 壽 , 約 為 婚 姻 , 曰 : 「 吾 入 關 , 秋 豪 不 敢 有 所 近 , 籍 吏 民 , 封 府 庫 , 而 待 將 軍 。 所 以 遣 將 守 關 者 , 備 他 盜 之 出 入 與 非 常 也 。 日 夜 望 將 軍 至 , 豈 敢 反 乎 ! 願 伯 具 言 臣 之 不 敢 倍 德 也 。 」 項 伯 許 諾 。 謂 沛 公 曰 : 「 旦 日 不 可 不 蚤 自 來 謝 項 王 。 」 沛 公 曰 : 「 諾 。 」 於 是 項 伯 復 夜 去 , 至 軍 中 , 具 以 沛 公 言 報 項 王 。 因 言 曰 : 「 沛 公 不 先 破 關 中 , 公 豈 敢 入 乎 ? 今 人 有 大 功 而 擊 之 , 不 義 也 , 不 如 因 善 遇 之 。 」 項 王 許 諾 。     沛 公 旦 日 從 百 餘 騎 來 見 項 王 , 至 鴻 門 , 謝 曰 : 「 臣 與 將 軍 戮 力 而 攻 秦 , 將 軍 戰 河 北 , 臣 戰 河 南 , 然 不 自 意 能 先 入 關 破 秦 , 得 復 見 將 軍 於 此 。 今 者 有 小 人 之 言 , 令 將 軍 與 臣 有 卻 。 」 項 王 曰 : 「 此 沛 公 左 司 馬 曹 無 傷 言 之 ; 不 然 , 籍 何 以 至 此 。 」 項 王 即 日 因 留 沛 公 與 飲 。 項 王 、 項 伯 東 嚮 坐 。 亞 父 南 嚮 坐 。 亞 父 者 , 范 增 也 。 沛 公 北 嚮 坐 , 張 良 西 嚮 侍 。 范 增 數 目 項 王 , 舉 所 佩 玉 玦 以 示 之 者 三 , 項 王 默 然 不 應 。 范 增 起 , 出 召 項 莊 , 謂 曰 : 「 君 王 為 人 不 忍 , 若 入 前 為 壽 , 壽 畢 , 請 以 劍 舞 , 因 擊 沛 公 於 坐 , 殺 之 。 不 者 , 若 屬 皆 且 為 所 虜 。 」 莊 則 入 為 壽 , 壽 畢 , 曰 : 「 君 王 與 沛 公 飲 , 軍 中 無 以 為 樂 , 請 以 劍 舞 。 」 項 王 曰 : 「 諾 。 」 項 莊 拔 劍 起 舞 , 項 伯 亦 拔 劍 起 舞 , 常 以 身 翼 蔽 沛 公 , 莊 不 得 擊 。     於 是 張 良 至 軍 門 , 見 樊 噲 。 樊 噲 曰 : 「 今 日 之 事 何 如 ? 」 良 曰 : 「 甚 急 。 今 者 項 莊 拔 劍 舞 , 其 意 常 在 沛 公 也 。 」 噲 曰 : 「 此 迫 矣 , 臣 請 入 , 與 之 同 命 。 」 噲 即 帶 劍 擁 盾 入 軍 門 。 交 戟 之 衛 士 欲 止 不 內 , 樊 噲 側 其 盾 以 撞 , 衛 士 仆 地 , 噲 遂 入 , 披 帷 西 嚮 立 , 瞋 目 視 項 王 , 頭 髮 上 指 , 目 眥 盡 裂 。 項 王 按 劍 而 跽 曰 : 「 客 何 為 者 ? 」 張 良 曰 : 「 沛 公 之 參 乘 樊 噲 者 也 。 」 項 王 曰 : 「 壯 士 , 賜 之 卮 酒 。 」 則 與 斗 卮 酒 。 噲 拜 謝 , 起 , 立 而 飲 之 。 項 王 曰 : 「 賜 之 彘 肩 。 」 則 與 一 生 彘 肩 。 樊 噲 覆 其 盾 於 地 , 加 彘 肩 上 , 拔 劍 切 而 啗 之 。 項 王 曰 : 「 壯 士 , 能 復 飲 乎 ? 」 樊 噲 曰 : 「 臣 死 且 不 避 , 卮 酒 安 足 辭 ! 夫 秦 王 有 虎 狼 之 心 , 殺 人 如 不 能 舉 , 刑 人 如 恐 不 勝 , 天 下 皆 叛 之 。 懷 王 與 諸 將 約 曰 『 先 破 秦 入 咸 陽 者 王 之 』 。 今 沛 公 先 破 秦 入 咸 陽 , 豪 毛 不 敢 有 所 近 , 封 閉 宮 室 , 還 軍 霸 上 , 以 待 大 王 來 。 故 遣 將 守 關 者 , 備 他 盜 出 入 與 非 常 也 。 勞 苦 而 功 高 如 此 , 未 有 封 侯 之 賞 , 而 聽 細 說 , 欲 誅 有 功 之 人 。 此 亡 秦 之 續 耳 , 竊 為 大 王 不 取 也 。 」 項 王 未 有 以 應 , 曰 : 「 坐 。 」 樊 噲 從 良 坐 。 坐 須 臾 , 沛 公 起 如 廁 , 因 招 樊 噲 出 。     沛 公 已 出 , 項 王 使 都 尉 陳 平 召 沛 公 。 沛 公 曰 : 「 今 者 出 , 未 辭 也 , 為 之 柰 何 ? 」 樊 噲 曰 : 「 大 行 不 顧 細 謹 , 大 禮 不 辭 小 讓 。 如 今 人 方 為 刀 俎 , 我 為 魚 肉 , 何 辭 為 。 」 於 是 遂 去 。 乃 令 張 良 留 謝 。 良 問 曰 : 「 大 王 來 何 操 ? 」 曰 : 「 我 持 白 璧 一 雙 , 欲 獻 項 王 , 玉 斗 一 雙 , 欲 與 亞 父 , 會 其 怒 , 不 敢 獻 。 公 為 我 獻 之 」 張 良 曰 : 「 謹 諾 。 」     當 是 時 , 項 王 軍 在 鴻 門 下 , 沛 公 軍 在 霸 上 , 相 去 四 十 里 。 沛 公 則 置 車 騎 , 脫 身 獨 騎 , 與 樊 噲 、 夏 侯 嬰 、 靳 彊 、 紀 信 等 四 人 持 劍 盾 步 走 , 從 酈 山 下 , 道 芷 陽 閒 行 。 沛 公 謂 張 良 曰 : 「 從 此 道 至 吾 軍 , 不 過 二 十 里 耳 。 度 我 至 軍 中 , 公 乃 入 。 」 沛 公 已 去 , 閒 至 軍 中 , 張 良 入 謝 , 曰 : 「 沛 公 不 勝 桮 杓 , 不 能 辭 。 謹 使 臣 良 奉 白 璧 一 雙 , 再 拜 獻 大 王 足 下 ; 玉 斗 一 雙 , 再 拜 奉 大 將 軍 足 下 。 」 項 王 曰 : 「 沛 公 安 在 ? 」 良 曰 ︰ 「 聞 大 王 有 意 督 過 之 , 脫 身 獨 去 , 已 至 軍 矣 。 」 項 王 則 受 璧 , 置 之 坐 上 。 亞 父 受 玉 斗 , 置 之 地 , 拔 劍 撞 而 破 之 , 曰 : 「 唉 ! 豎 子 不 足 與 謀 。 奪 項 王 天 下 者 , 必 沛 公 也 , 吾 屬 今 為 之 虜 矣 。 」 沛 公 至 軍 , 立 誅 殺 曹 無 傷 。     居 數 日 , 項 羽 引 兵 西 屠 咸 陽 , 殺 秦 降 王 子 嬰 , 燒 秦 宮 室 , 火 三 月 不 滅 ; 收 其 貨 寶 婦 女 而 東 。 人 或 說 項 王 曰 : 「 關 中 阻 山 河 四 塞 , 地 肥 饒 , 可 都 以 霸 。 」 項 王 見 秦 宮 皆 以 燒 殘 破 , 又 心 懷 思 欲 東 歸 , 曰 : 「 富 貴 不 歸 故 鄉 , 如 衣 繡 夜 行 , 誰 知 之 者 ! 」 說 者 曰 : 「 人 言 楚 人 沐 猴 而 冠 耳 , 果 然 。 」 項 王 聞 之 , 烹 說 者 。     項 王 使 人 致 命 懷 王 。 懷 王 曰 : 「 如 約 。 」 乃 尊 懷 王 為 義 帝 。 項 王 欲 自 王 , 先 王 諸 將 相 。 謂 曰 : 「 天 下 初 發 難 時 , 假 立 諸 侯 後 以 伐 秦 。 然 身 被 堅 執 銳 首 事 , 暴 露 於 野 三 年 , 滅 秦 定 天 下 者 , 皆 將 相 諸 君 與 籍 之 力 也 。 義 帝 雖 無 功 , 故 當 分 其 地 而 王 之 。 」 諸 將 皆 曰 : 「 善 。 」 乃 分 天 下 , 立 諸 將 為 侯 王 。 項 王 、 范 增 疑 沛 公 之 有 天 下 , 業 已 講 解 , 又 惡 負 約 , 恐 諸 侯 叛 之 , 乃 陰 謀 曰 : 「 巴 、 蜀 道 險 , 秦 之 遷 人 皆 居 蜀 。 」 乃 曰 : 「 巴 、 蜀 亦 關 中 地 也 。 」 故 立 沛 公 為 漢 王 , 王 巴 、 蜀 、 漢 中 , 都 南 鄭 。 而 三 分 關 中 , 王 秦 降 將 以 距 塞 漢 王 。     項 王 乃 立 章 邯 為 雍 王 , 王 咸 陽 以 西 , 都 廢 丘 。 長 史 欣 者 , 故 為 櫟 陽 獄 掾 , 嘗 有 德 於 項 梁 ; 都 尉 董 翳 者 , 本 勸 章 邯 降 楚 。 故 立 司 馬 欣 為 塞 王 , 王 咸 陽 以 東 至 河 , 都 櫟 陽 ; 立 董 翳 為 翟 王 , 王 上 郡 , 都 高 奴 。 徙 魏 王 豹 為 西 魏 王 , 王 河 東 , 都 平 陽 。 瑕 丘 申 陽 者 , 張 耳 嬖 臣 也 , 先 下 河 南 郡 , 迎 楚 河 上 , 故 立 申 陽 為 河 南 王 , 都 雒 陽 。 韓 王 成 因 故 都 , 都 陽 翟 。 趙 將 司 馬 卬 定 河 內 , 數 有 功 , 故 立 卬 為 殷 王 , 王 河 內 , 都 朝 歌 。 徙 趙 王 歇 為 代 王 。 趙 相 張 耳 素 賢 , 又 從 入 關 , 故 立 耳 為 常 山 王 , 王 趙 地 , 都 襄 國 。 當 陽 君 黥 布 為 楚 將 , 常 冠 軍 , 故 立 布 為 九 江 王 , 都 六 。 鄱 君 吳 芮 率 百 越 佐 諸 侯 , 又 從 入 關 , 故 立 芮 為 衡 山 王 , 都 邾 。 義 帝 柱 國 共 敖 將 兵 擊 南 郡 , 功 多 , 因 立 敖 為 臨 江 王 , 都 江 陵 。 徙 燕 王 韓 廣 為 遼 東 王 。 燕 將 臧 荼 從 楚 救 趙 , 因 從 入 關 , 故 立 荼 為 燕 王 , 都 薊 。 徙 齊 王 田 市 為 膠 東 王 。 齊 將 田 都 從 共 救 趙 , 因 從 入 關 , 故 立 都 為 齊 王 , 都 臨 菑 。 故 秦 所 滅 齊 王 建 孫 田 安 , 項 羽 方 渡 河 救 趙 , 田 安 下 濟 北 數 城 , 引 其 兵 降 項 羽 , 故 立 安 為 濟 北 王 , 都 博 陽 。 田 榮 者 , 數 負 項 梁 , 又 不 肯 將 兵 從 楚 擊 秦 , 以 故 不 封 。 成 安 君 陳 餘 棄 將 印 去 , 不 從 入 關 , 然 素 聞 其 賢 , 有 功 於 趙 , 聞 其 在 南 皮 , 故 因 環 封 三 縣 。 番 君 將 梅 鋗 功 多 , 故 封 十 萬 戶 侯 。 項 王 自 立 為 西 楚 霸 王 , 王 九 郡 , 都 彭 城 。     漢 之 元 年 四 月 , 諸 侯 罷 戲 下 , 各 就 國 。 項 王 出 之 國 , 使 人 徙 義 帝 , 曰 : 「 古 之 帝 者 地 方 千 里 , 必 居 上 游 。 」 乃 使 使 徙 義 帝 長 沙 郴 縣 。 趣 義 帝 行 , 其 群 臣 稍 稍 背 叛 之 , 乃 陰 令 衡 山 、 臨 江 王 擊 殺 之 江 中 。 韓 王 成 無 軍 功 , 項 王 不 使 之 國 , 與 俱 至 彭 城 , 廢 以 為 侯 , 已 又 殺 之 。 臧 荼 之 國 , 因 逐 韓 廣 之 遼 東 , 廣 弗 聽 , 荼 擊 殺 廣 無 終 , 并 王 其 地 。     田 榮 聞 項 羽 徙 齊 王 市 膠 東 , 而 立 齊 將 田 都 為 齊 王 , 乃 大 怒 , 不 肯 遣 齊 王 之 膠 東 , 因 以 齊 反 , 迎 擊 田 都 。 田 都 走 楚 。 齊 王 市 畏 項 王 , 乃 亡 之 膠 東 就 國 。 田 榮 怒 , 追 擊 殺 之 即 墨 。 榮 因 自 立 為 齊 王 , 而 西 殺 擊 濟 北 王 田 安 , 并 王 三 齊 。 榮 與 彭 越 將 軍 印 , 令 反 梁 地 。 陳 餘 陰 使 張 同 、 夏 說 說 齊 王 田 榮 曰 : 「 項 羽 為 天 下 宰 , 不 平 。 今 盡 王 故 王 於 醜 地 , 而 王 其 群 臣 諸 將 善 地 , 逐 其 故 主 趙 王 , 乃 北 居 代 , 餘 以 為 不 可 。 聞 大 王 起 兵 , 且 不 聽 不 義 , 願 大 王 資 餘 兵 , 請 以 擊 常 山 , 以 復 趙 王 , 請 以 國 為 扞 蔽 。 」 齊 王 許 之 , 因 遣 兵 之 趙 。 陳 餘 悉 發 三 縣 兵 , 與 齊 并 力 擊 常 山 , 大 破 之 。 張 耳 走 歸 漢 。 陳 餘 迎 故 趙 王 歇 於 代 , 反 之 趙 。 趙 王 因 立 陳 餘 為 代 王 。     是 時 , 漢 還 定 三 秦 。 項 羽 聞 漢 王 皆 已 并 關 中 , 且 東 , 齊 、 趙 叛 之 : 大 怒 。 乃 以 故 吳 令 鄭 昌 為 韓 王 , 以 距 漢 。 令 蕭 公 角 等 擊 彭 越 。 彭 越 敗 蕭 公 角 等 。 漢 使 張 良 徇 韓 , 乃 遺 項 王 書 曰 : 「 漢 王 失 職 , 欲 得 關 中 , 如 約 即 止 , 不 敢 東 。 」 又 以 齊 、 梁 反 書 遺 項 王 曰 : 「 齊 欲 與 趙 并 滅 楚 。 」 楚 以 此 故 無 西 意 , 而 北 擊 齊 。 徵 兵 九 江 王 布 。 布 稱 疾 不 往 , 使 將 將 數 千 人 行 。 項 王 由 此 怨 布 也 。 漢 之 二 年 冬 , 項 羽 遂 北 至 城 陽 , 田 榮 亦 將 兵 會 戰 。 田 榮 不 勝 , 走 至 平 原 , 平 原 民 殺 之 。 遂 北 燒 夷 齊 城 郭 室 屋 , 皆 阬 田 榮 降 卒 , 係 虜 其 老 弱 婦 女 。 徇 齊 至 北 海 , 多 所 殘 滅 。 齊 人 相 聚 而 叛 之 。 於 是 田 榮 弟 田 橫 收 齊 亡 卒 得 數 萬 人 , 反 城 陽 。 項 王 因 留 , 連 戰 未 能 下 。     春 , 漢 王 部 五 諸 侯 兵 , 凡 五 十 六 萬 人 , 東 伐 楚 。 項 王 聞 之 , 即 令 諸 將 擊 齊 , 而 自 以 精 兵 三 萬 人 南 從 魯 出 胡 陵 。 四 月 , 漢 皆 已 入 彭 城 , 收 其 貨 寶 美 人 , 日 置 酒 高 會 。 項 王 乃 西 從 蕭 , 晨 擊 漢 軍 而 東 , 至 彭 城 , 日 中 , 大 破 漢 軍 。 漢 軍 皆 走 , 相 隨 入 穀 、 泗 水 , 殺 漢 卒 十 餘 萬 人 。 漢 卒 皆 南 走 山 , 楚 又 追 擊 至 靈 壁 東 睢 水 上 。 漢 軍 卻 , 為 楚 所 擠 , 多 殺 , 漢 卒 十 餘 萬 人 皆 入 睢 水 , 睢 水 為 之 不 流 。 圍 漢 王 三 匝 。 於 是 大 風 從 西 北 而 起 , 折 木 發 屋 , 揚 沙 石 , 窈 冥 晝 晦 , 逢 迎 楚 軍 。 楚 軍 大 亂 , 壞 散 , 而 漢 王 乃 得 與 數 十 騎 遁 去 , 欲 過 沛 , 收 家 室 而 西 ; 楚 亦 使 人 追 之 沛 , 取 漢 王 家 : 家 皆 亡 , 不 與 漢 王 相 見 。 漢 王 道 逢 得 孝 惠 、 魯 元 , 乃 載 行 。 楚 騎 追 漢 王 , 漢 王 急 , 推 墮 孝 惠 、 魯 元 車 下 , 滕 公 常 下 收 載 之 。 如 是 者 三 。 曰 : 「 雖 急 不 可 以 驅 , 柰 何 棄 之 ? 」 於 是 遂 得 脫 。 求 太 公 、 呂 后 不 相 遇 。 審 食 其 從 太 公 、 呂 后 閒 行 , 求 漢 王 , 反 遇 楚 軍 。 楚 軍 遂 與 歸 , 報 項 王 , 項 王 常 置 軍 中 。     是 時 呂 后 兄 周 呂 侯 為 漢 將 兵 居 下 邑 , 漢 王 閒 往 從 之 , 稍 稍 收 其 士 卒 。 至 滎 陽 , 諸 敗 軍 皆 會 , 蕭 何 亦 發 關 中 老 弱 未 傅 悉 詣 滎 陽 , 復 大 振 。 楚 起 於 彭 城 , 常 乘 勝 逐 北 , 與 漢 戰 滎 陽 南 京 、 索 閒 , 漢 敗 楚 , 楚 以 故 不 能 過 滎 陽 而 西 。

   

項 王 之 救 彭 城 , 追 漢 王 至 滎 陽 , 田 橫 亦 得 收 齊 , 立 田 榮 子 廣 為 齊 王 。 漢 王 之 敗 彭 城 , 諸 侯 皆 復 與 楚 而 背 漢 。 漢 軍 滎 陽 , 築 甬 道 屬 之 河 , 以 取 敖 倉 粟 。 漢 之 三 年 , 項 王 數 侵 奪 漢 甬 道 , 漢 王 食 乏 , 恐 , 請 和 , 割 滎 陽 以 西 為 漢 。

   

項 王 欲 聽 之 。 歷 陽 侯 范 增 曰 : 「 漢 易 與 耳 , 今 釋 弗 取 , 後 必 悔 之 。 」 項 王 乃 與 范 增 急 圍 滎 陽 。 漢 王 患 之 , 乃 用 陳 平 計 閒 項 王 。 項 王 使 者 來 , 為 太 牢 具 , 舉 欲 進 之 。 見 使 者 , 詳 驚 愕 曰 : 「 吾 以 為 亞 父 使 者 , 乃 反 項 王 使 者 。 」 更 持 去 , 以 惡 食 食 項 王 使 者 。 使 者 歸 報 項 王 , 項 王 乃 疑 范 增 與 漢 有 私 , 稍 奪 之 權 。 范 增 大 怒 , 曰 : 「 天 下 事 大 定 矣 , 君 王 自 為 之 。 願 賜 骸 骨 歸 卒 伍 。 」 項 王 許 之 。 行 未 至 彭 城 , 疽 發 背 而 死 。     漢 將 紀 信 說 漢 王 曰 : 「 事 已 急 矣 , 請 為 王 誑 楚 為 王 , 王 可 以 閒 出 。 」 於 是 漢 王 夜 出 女 子 滎 陽 東 門 被 甲 二 千 人 , 楚 兵 四 面 擊 之 。 紀 信 乘 黃 屋 車 , 傅 左 纛 , 曰 : 「 城 中 食 盡 , 漢 王 降 。 」 楚 軍 皆 呼 萬 歲 。 漢 王 亦 與 數 十 騎 從 城 西 門 出 , 走 成 皋 。 項 王 見 紀 信 , 問 : 「 漢 王 安 在 ? 」 曰 : 「 漢 王 已 出 矣 。 」 項 王 燒 殺 紀 信 。     漢 王 使 御 史 大 夫 周 苛 、 樅 公 、 魏 豹 守 滎 陽 。 周 苛 、 樅 公 謀 曰 : 「 反 國 之 王 , 難 與 守 城 。 」 乃 共 殺 魏 豹 。 楚 下 滎 陽 城 , 生 得 周 苛 。 項 王 謂 周 苛 曰 : 「 為 我 將 , 我 以 公 為 上 將 軍 , 封 三 萬 戶 。 」 周 苛 罵 曰 : 「 若 不 趣 降 漢 , 漢 今 虜 若 , 若 非 漢 敵 也 。 」 項 王 怒 , 烹 周 苛 , 井 殺 樅 公 。     漢 王 之 出 滎 陽 , 南 走 宛 、 葉 , 得 九 江 王 布 , 行 收 兵 , 復 入 保 成 皋 。 漢 之 四 年 , 項 王 進 兵 圍 成 皋 。 漢 王 逃 , 獨 與 滕 公 出 成 皋 北 門 , 渡 河 走 脩 武 , 從 張 耳 、 韓 信 軍 。 諸 將 稍 稍 得 出 成 皋 , 從 漢 王 。 楚 遂 拔 成 皋 , 欲 西 。 漢 使 兵 距 之 鞏 , 令 其 不 得 西 。

   

是 時 , 彭 越 渡 河 擊 楚 東 阿 , 殺 楚 將 軍 薛 公 。 項 王 乃 自 東 擊 彭 越 。 漢 王 得 淮 陰 侯 兵 , 欲 渡 河 南 。 鄭 忠 說 漢 王 , 乃 止 壁 河 內 。 使 劉 賈 將 兵 佐 彭 越 , 燒 楚 積 聚 。 項 王 東 擊 破 之 , 走 彭 越 。 漢 王 則 引 兵 渡 河 , 復 取 成 皋 , 軍 廣 武 , 就 敖 倉 食 。 項 王 已 定 東 海 來 , 西 , 與 漢 俱 臨 廣 武 而 軍 , 相 守 數 月 。     當 此 時 , 彭 越 數 反 梁 地 , 絕 楚 糧 食 , 項 王 患 之 。 為 高 俎 , 置 太 公 其 上 , 告 漢 王 曰 : 「 今 不 急 下 , 吾 烹 太 公 。 」 漢 王 曰 : 「 吾 與 項 羽 俱 北 面 受 命 懷 王 , 曰 『 約 為 兄 弟 』 , 吾 翁 即 若 翁 , 必 欲 烹 而 翁 , 則 幸 分 我 一 桮 羹 。 」 項 王 怒 , 欲 殺 之 。 項 伯 曰 : 「 天 下 事 未 可 知 , 且 為 天 下 者 不 顧 家 , 雖 殺 之 無 益 , 祇 益 禍 耳 。 」 項 王 從 之 。     楚 漢 久 相 持 未 決 , 丁 壯 苦 軍 旅 , 老 弱 罷 轉 漕 。 項 王 謂 漢 王 曰 : 「 天 下 匈 匈 數 歲 者 , 徒 以 吾 兩 人 耳 , 願 與 漢 王 挑 戰 決 雌 雄 , 毋 徒 苦 天 下 之 民 父 子 為 也 。 」 漢 王 笑 謝 曰 : 「 吾 寧 鬥 智 , 不 能 鬥 力 。 」 項 王 令 壯 士 出 挑 戰 。 漢 有 善 騎 射 者 樓 煩 , 楚 挑 戰 三 合 , 樓 煩 輒 射 殺 之 。 項 王 大 怒 , 乃 自 被 甲 持 戟 挑 戰 。 樓 煩 欲 射 之 , 項 王 瞋 目 叱 之 , 樓 煩 目 不 敢 視 , 手 不 敢 發 , 遂 走 還 入 壁 , 不 敢 復 出 。 漢 王 使 人 閒 問 之 , 乃 項 王 也 。 漢 王 大 驚 。 於 是 項 王 乃 即 漢 王 相 與 臨 廣 武 閒 而 語 。 漢 王 數 之 , 項 王 怒 , 欲 一 戰 。 漢 王 不 聽 , 項 王 伏 弩 射 中 漢 王 。 漢 王 傷 , 走 入 成 皋 。     項 王 聞 淮 陰 侯 已 舉 河 北 , 破 齊 、 趙 , 且 欲 擊 楚 , 乃 使 龍 且 往 擊 之 。 淮 陰 侯 與 戰 , 騎 將 灌 嬰 擊 之 , 大 破 楚 軍 , 殺 龍 且 。 韓 信 因 自 立 為 齊 王 。 項 王 聞 龍 且 軍 破 , 則 恐 , 使 盱 台 人 武 濊 涉 往 說 淮 陰 侯 。 淮 陰 侯 弗 聽 。 是 時 , 彭 越 復 反 , 下 梁 地 , 絕 楚 糧 。 項 王 乃 謂 海 春 侯 大 司 馬 曹 咎 等 曰 : 「 謹 守 成 皋 , 則 漢 欲 挑 戰 , 慎 勿 與 戰 , 毋 令 得 東 而 已 。 我 十 五 日 必 誅 彭 越 , 定 梁 地 , 復 從 將 軍 。 」 乃 東 , 行 擊 陳 留 、 外 黃 。     外 黃 不 下 。 數 日 , 已 降 , 項 王 怒 , 悉 令 男 子 年 十 五 已 上 詣 城 東 , 欲 阬 之 。 外 黃 令 舍 人 兒 年 十 三 , 往 說 項 王 曰 : 「 彭 越 彊 劫 外 黃 , 外 黃 恐 , 故 且 降 , 待 大 王 。 大 王 至 , 又 皆 阬 之 , 百 姓 豈 有 歸 心 ? 從 此 以 東 , 梁 地 十 餘 城 皆 恐 , 莫 肯 下 矣 。 」 項 王 然 其 言 , 乃 赦 外 黃 當 阬 者 。 東 至 睢 陽 , 聞 之 皆 爭 下 項 王 。

   

漢 果 數 挑 楚 軍 戰 , 楚 軍 不 出 。 使 人 辱 之 , 五 六 日 , 大 司 馬 怒 , 渡 兵 汜 水 。 士 卒 半 渡 , 漢 擊 之 , 大 破 楚 軍 , 盡 得 楚 國 貨 賂 。 大 司 馬 咎 、 長 史 翳 、 塞 王 欣 皆 自 剄 汜 水 上 。 大 司 馬 咎 者 , 故 蘄 獄 掾 , 長 史 欣 亦 故 櫟 陽 獄 吏 , 兩 人 嘗 有 德 於 項 梁 , 是 以 項 王 信 任 之 。 當 是 時 , 項 王 在 睢 陽 , 聞 海 春 侯 軍 敗 , 則 引 兵 還 。 漢 軍 方 圍 鍾 離 眛 於 滎 陽 東 , 項 王 至 , 漢 軍 畏 楚 , 盡 走 險 阻 。     是 時 , 漢 兵 盛 食 多 , 項 王 兵 罷 食 絕 。 漢 遣 陸 賈 說 項 王 , 請 太 公 , 項 王 弗 聽 。 漢 王 復 使 侯 公 往 說 項 王 , 項 王 乃 與 漢 約 , 中 分 天 下 , 割 鴻 溝 以 西 者 為 漢 , 鴻 溝 而 東 者 為 楚 。 項 王 許 之 , 即 歸 漢 王 父 母 妻 子 。 軍 皆 呼 萬 歲 。 漢 王 乃 封 侯 公 為 平 國 君 。 匿 弗 肯 復 見 。 曰 : 「 此 天 下 辯 士 , 所 居 傾 國 , 故 號 為 平 國 君 。 」 項 王 已 約 , 乃 引 兵 解 而 東 歸 。     漢 欲 西 歸 , 張 良 、 陳 平 說 曰 : 「 漢 有 天 下 太 半 , 而 諸 侯 皆 附 之 。 楚 兵 罷 食 盡 , 此 天 亡 楚 之 時 也 , 不 如 因 其 機 而 遂 取 之 。 今 釋 弗 擊 , 此 所 謂 『 養 虎 自 遺 患 』 也 。 」 漢 王 聽 之 。 漢 五 年 , 漢 王 乃 追 項 王 至 陽 夏 南 , 止 軍 , 與 淮 陰 侯 韓 信 、 建 成 侯 彭 越 期 會 而 擊 楚 軍 。 至 固 陵 , 而 信 、 越 之 兵 不 會 。 楚 擊 漢 軍 , 大 破 之 。 漢 王 復 入 壁 , 深 塹 而 自 守 。 謂 張 子 房 曰 : 「 諸 侯 不 從 約 , 為 之 柰 何 ? 」 對 曰 : 「 楚 兵 且 破 , 信 、 越 未 有 分 地 , 其 不 至 固 宜 。 君 王 能 與 共 分 天 下 , 今 可 立 致 也 。 即 不 能 , 事 未 可 知 也 。 君 王 能 自 陳 以 東 傅 海 , 盡 與 韓 信 ; 睢 陽 以 北 至 穀 城 , 以 與 彭 越 : 使 各 自 為 戰 , 則 楚 易 敗 也 。 」 漢 王 曰 : 「 善 。 」 於 是 乃 發 使 者 告 韓 信 、 彭 越 曰 : 「 并 力 擊 楚 。 楚 破 , 自 陳 以 東 傅 海 與 齊 王 , 睢 陽 以 北 至 穀 城 與 彭 相 國 。 」 使 者 至 , 韓 信 、 彭 越 皆 報 曰 : 「 請 今 進 兵 。 」 韓 信 乃 從 齊 往 , 劉 賈 軍 從 壽 春 並 行 , 屠 城 父 , 至 垓 下 。 大 司 馬 周 殷 叛 楚 , 以 舒 屠 六 , 舉 九 江 兵 , 隨 劉 賈 、 彭 越 皆 會 垓 下 , 詣 項 王 。     項 王 軍 壁 垓 下 , 兵 少 食 盡 , 漢 軍 及 諸 侯 兵 圍 之 數 重 。 夜 聞 漢 軍 四 面 皆 楚 歌 , 項 王 乃 大 驚 曰 : 「 漢 皆 已 得 楚 乎 ? 是 何 楚 人 之 多 也 ! 」 項 王 則 夜 起 , 飲 帳 中 。 有 美 人 名 虞 , 常 幸 從 ; 駿 馬 名 騅 , 常 騎 之 。 於 是 項 王 乃 悲 歌 慷 慨 , 自 為 詩 曰 : 「 力 拔 山 兮 氣 蓋 世 , 時 不 利 兮 騅 不 逝 。 騅 不 逝 兮 可 柰 何 , 虞 兮 虞 兮 柰 若 何 ! 」 歌 數 闋 , 美 人 和 之 。 項 王 泣 數 行 下 , 左 右 皆 泣 , 莫 能 仰 視 。     於 是 項 王 乃 上 馬 騎 , 麾 下 壯 士 騎 從 者 八 百 餘 人 , 直 夜 潰 圍 南 出 , 馳 走 。 平 明 , 漢 軍 乃 覺 之 , 令 騎 將 灌 嬰 以 五 千 騎 追 之 。 項 王 渡 淮 , 騎 能 屬 者 百 餘 人 耳 。 項 王 至 陰 陵 , 迷 失 道 , 問 一 田 父 , 田 父 紿 曰 「 左 」 。 左 , 乃 陷 大 澤 中 。 以 故 漢 追 及 之 。 項 王 乃 復 引 兵 而 東 , 至 東 城 , 乃 有 二 十 八 騎 。 漢 騎 追 者 數 千 人 。 項 王 自 度 不 得 脫 。 謂 其 騎 曰 : 「 吾 起 兵 至 今 八 歲 矣 , 身 七 十 餘 戰 , 所 當 者 破 , 所 擊 者 服 , 未 嘗 敗 北 , 遂 霸 有 天 下 。 然 今 卒 困 於 此 , 此 天 之 亡 我 , 非 戰 之 罪 也 。 今 日 固 決 死 , 願 為 諸 君 快 戰 , 必 三 勝 之 , 為 諸 君 潰 圍 , 斬 將 , 刈 旗 , 令 諸 君 知 天 亡 我 , 非 戰 之 罪 也 。 」 乃 分 其 騎 以 為 四 隊 , 四 嚮 。 漢 軍 圍 之 數 重 。 項 王 謂 其 騎 曰 : 「 吾 為 公 取 彼 一 將 。 」 令 四 面 騎 馳 下 , 期 山 東 為 三 處 。 於 是 項 王 大 呼 馳 下 , 漢 軍 皆 披 靡 , 遂 斬 漢 一 將 。 是 時 , 赤 泉 侯 為 騎 將 , 追 項 王 , 項 王 瞋 目 而 叱 之 , 赤 泉 侯 人 馬 俱 驚 , 辟 易 數 里 與 其 騎 會 為 三 處 。 漢 軍 不 知 項 王 所 在 , 乃 分 軍 為 三 , 復 圍 之 。 項 王 乃 馳 , 復 斬 漢 一 都 尉 , 殺 數 十 百 人 , 復 聚 其 騎 , 亡 其 兩 騎 耳 。 乃 謂 其 騎 曰 : 「 何 如 ? 」 騎 皆 伏 曰 : 「 如 大 王 言 。 」     於 是 項 王 乃 欲 東 渡 烏 江 。 烏 江 亭 長 檥 船 待 , 謂 項 王 曰 : 「 江 東 雖 小 , 地 方 千 里 , 眾 數 十 萬 人 , 亦 足 王 也 。 願 大 王 急 渡 。 今 獨 臣 有 船 , 漢 軍 至 , 無 以 渡 。 」 項 王 笑 曰 : 「 天 之 亡 我 , 我 何 渡 為 ! 且 籍 與 江 東 子 弟 八 千 人 渡 江 而 西 , 今 無 一 人 還 , 縱 江 東 父 兄 憐 而 王 我 , 我 何 面 目 見 之 ? 縱 彼 不 言 , 籍 獨 不 愧 於 心 乎 ? 」 乃 謂 亭 長 曰 : 「 吾 知 公 長 者 。 吾 騎 此 馬 五 歲 , 所 當 無 敵 , 嘗 一 日 行 千 里 , 不 忍 殺 之 , 以 賜 公 。 」 乃 令 騎 皆 下 馬 步 行 , 持 短 兵 接 戰 。 獨 籍 所 殺 漢 軍 數 百 人 。 項 王 身 亦 被 十 餘 創 。 顧 見 漢 騎 司 馬 呂 馬 童 , 曰 : 「 若 非 吾 故 人 乎 ? 」 馬 童 面 之 , 指 王 翳 曰 : 「 此 項 王 也 。 」 項 王 乃 曰 : 「 吾 聞 漢 購 我 頭 千 金 , 邑 萬 戶 , 吾 為 若 德 。 」 乃 自 刎 而 死 。 王 翳 取 其 頭 , 餘 騎 相 蹂 踐 爭 項 王 , 相 殺 者 數 十 人 。 最 其 後 , 郎 中 騎 楊 喜 , 騎 司 馬 呂 馬 童 , 郎 中 呂 勝 、 楊 武 各 得 其 一 體 。 五 人 共 會 其 體 , 皆 是 。 故 分 其 地 為 五 : 封 呂 馬 童 為 中 水 侯 , 封 王 翳 為 杜 衍 侯 , 封 楊 喜 為 赤 泉 侯 , 封 楊 武 為 吳 防 侯 , 封 呂 勝 為 涅 陽 侯 。     項 王 已 死 , 楚 地 皆 降 漢 , 獨 魯 不 下 。 漢 乃 引 天 下 兵 欲 屠 之 , 為 其 守 禮 義 , 為 主 死 節 , 乃 持 項 王 頭 視 魯 , 魯 父 兄 乃 降 。 始 , 楚 懷 王 初 封 項 籍 為 魯 公 , 及 其 死 , 魯 最 後 下 , 故 以 魯 公 禮 葬 項 王 穀 城 。 漢 王 為 發 哀 , 泣 之 而 去 。

    諸 項 氏 枝 屬 , 漢 王 皆 不 誅 。 乃 封 項 伯 為 射 陽 侯 。 桃 侯 、 平 皋 侯 、 玄 武 侯 皆 項 氏 , 賜 姓 劉 。

   

太 史 公 曰 : 吾 聞 之 周 生 曰 「 舜 目 蓋 重 瞳 子 」 , 又 聞 項 羽 亦 重 瞳 子 。 羽 豈 其 苗 裔 邪 ? 何 興 之 暴 也 ! 夫 秦 失 其 政 , 陳 涉 首 難 , 豪 傑 蜂 起 , 相 與 並 爭 , 不 可 勝 數 。 然 羽 非 有 尺 寸 乘 埶 , 起 隴 畝 之 中 , 三 年 , 遂 將 五 諸 侯 滅 秦 , 分 裂 天 下 , 而 封 王 侯 , 政 由 羽 出 , 號 為 「 霸 王 」 , 位 雖 不 終 , 近 古 以 來 未 嘗 有 也 。 及 羽 背 關 懷 楚 , 放 逐 義 帝 而 自 立 , 怨 王 侯 叛 己 , 難 矣 。 自 矜 功 伐 , 奮 其 私 智 而 不 師 古 , 謂 霸 王 之 業 , 欲 以 力 征 經 營 天 下 , 五 年 卒 亡 其 國 , 身 死 東 城 , 尚 不 覺 寤 而 不 自 責 , 過 矣 。 乃 引 「 天 亡 我 , 非 用 兵 之 罪 也 」 , 豈 不 謬 哉 !

項 羽 論

項籍少時,學書不成,去學劍,又不成。項梁怒之。籍曰:「書足以記名姓而已。劍一人敵,不足學,學萬人敵。」於是項梁乃教籍兵法,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肯竟學。

  我們從這一段文字可以發現,項羽年少時,就已出現三種個性:不耐煩、善辯、無毅力。學書不成,轉而學劍亦不成,然後自己又說出了一篇大道理來:要學就要學萬人敵。但是一旦真的開始教他可以萬人敵的兵法,項羽又不能有始有終的把兵法學全。通常不耐煩的人,大多具有一些小聰明的,也就因為如此,他們往往會覺得耐煩的是傻子;為了要說明自己並非不耐煩,所以自然就會善辯;當然,不耐煩的人多半是不會具有毅力的。

  所以說,司馬遷在項羽的出場描述中,其實已在隱示項羽的個性,和他日後的烏江自刎,是有密切的關係。

  不過項羽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個性呢?大概和他的才力有關。《史記、項羽本紀》中記載說:「籍長八尺餘,力能扛鼎,才氣過人,雖吳中子弟皆已憚籍矣。」這樣的情形,不禁會令人想到,項羽會不會由於本身的條件太好,所以便覺得許多事情根本不值得太用心?果真如此,上天給項羽的優越條件,反而成了他自身最大的挑戰!以此而言,也不禁令人聯想:上天實在是公平的,祂給了項羽才力,卻不賜給他堅持和毅力的智慧,除非項羽能夠超越自己,否則上天給予的優點,最終將成為他的致命傷!

  由於項羽的個性如斯,讓人誤以為他除了武力以外,無所可取,其實不然。我們看《史記、項羽本紀》中記載鉅鹿之戰前,項羽和宋義二人,對於如何救趙的看法,便可略知一二。鉅鹿之戰前,秦軍聲勢極盛,反秦軍新立的楚王命宋義為上將軍,項羽為次將,范增為末將,領兵救趙。部隊走到安陽,停留了四十六日而不前進,項羽與宋義為了是否進軍救趙,有了爭議。宋義的意見是:

今秦攻趙,戰勝則兵罷(同疲),我承其敝;不勝,則我引兵鼓行而西,必舉秦矣。故不如先鬥秦趙。

  項羽的意見則是:

夫以秦之彊,攻新造之趙,其勢必舉趙。趙舉而秦彊,何敝之承!

  宋義認為讓秦趙先鬥,即使秦兵勝趙,也必實力受損,本身的部隊以逸待勞,必可勝秦;至於秦兵若敗,則可一鼓作氣,西行至咸陽,一舉將秦朝滅了。這是宋義的如意算盤。但是項羽的看法則不然,項羽認為,趙王新立,聲勢和實力都不足,根本無法對秦朝的軍力造成任何損傷,所以宋義的以逸待勞論根本不能成立。何況一旦秦軍滅趙,聲勢和實力只會更強,那會出現宋義所期待的「秦敝」。

  我們若仔細比對上述宋義與項羽兩人的考慮,不得不佩服項羽的眼光。由此可見,項羽絕不會只是個莽夫而已。但是這樣的人,竟會做出坑殺二十餘萬投降的秦兵、屠殺咸陽百姓、火燒阿房宮等事,實在令人不解與扼腕。與項梁初起兵時斬會稽守,鉅鹿戰前斬宋義,項羽的表現何其絕斷!但是鴻門宴中對劉邦,項羽的表現,又是何其猶豫!既立懷王,又殺懷王,讓人不知項羽心中是如何盤算。一句「富貴不歸故鄉,如錦衣夜行」的話語,成為千古笑柄!真是對「萬人敵」兵法略通其意的後遺症。

回本頁開頭

四 .教 材 教 法

鴻門宴人物性格對照表

 

首 領 對 比

項  羽

劉  邦

     
君 臣 對 比

項 羽

范 增

     
謀 士 對 比

范 增

張 良

     
勇 士 對 比

項 莊

樊 噲

     
奸 細 對 比

項 伯

曹 無 傷

回 首頁古雅臺語人

奇文共賞--駱英的臺文(抒情篇) 疑 義 相 析
奇文共賞--駱英的臺文(記事篇) 好 站 連 結
奇文共賞--駱英的臺文(說理篇) 開 卷 有 益
奇文共賞--駱英的臺文(翻譯篇) 緣 起 心 語
奇文共賞--駱英的臺文(俗諺篇) 教 學 工 坊
奇文共賞--駱英的臺文(笑話篇) 訪 客 留 言
奇文共賞--駱英的臺文(台語詩) 四 海 兄 弟
奇文共賞--董峰政的臺文 尋 幽 訪 勝
奇文共賞--郭清誥的臺譯文 奇文共賞--林滿足的臺文

update 200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