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 恥 

五代史馮道傳論曰:「『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善乎,管生之能言也!禮、義,治人之大法;廉、恥,立人之大節。蓋不廉則無所不取,不恥則無所不為。人而如此,則禍敗亂亡,亦無所不至;況為大臣而無所不取,無所不為,則天下其有不亂,國家其有不亡者乎?

然而四者之中,恥尤為要,故夫子之論士曰:「行己有恥。」孟子曰:「人不可以無恥。無恥之恥,無恥矣。」又曰:「恥之於人大矣!為機變之巧者,無所用恥焉。」所以然者,人之不廉,而至於悖禮犯義,其原皆生於無恥也。故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

吾觀三代以下,世衰道微,棄禮義,捐廉恥,非一朝一夕之故。然而松柏後凋於歲寒,雞鳴不已於風雨,彼眾昏之日,固未嘗無獨醒之人也!

頃讀顏氏家訓,有云:「齊朝一士夫嘗謂吾曰:『我有一兒,年已十七,頗曉書疏,教其鮮卑語,及彈琵琶,稍欲通解,以此伏事公卿,無不寵愛。」吾時俯而不答。異哉,此人之教子也!若由此業自致卿相,亦不願汝曹為之。」嗟乎!之推不得已而仕於亂世,猶為此言,尚有小宛詩人之意,彼閹然媚於世者,能無愧哉!

譯 文

五代史馮道傳評論說:「禮、義、廉、恥,是國家的四個綱紀;這四個綱紀不能伸張,國家就會滅亡。」說得好啊!管仲如此善於立論啊!禮、義,是治理人民的重要法則;廉、恥是培植人民的重要操守。因為不廉潔就沒有什麼不貪取的,不知恥就沒有什麼不敢做的。人如果像這樣,那麼災禍、頹敗、變亂、滅亡,也就沒有不降臨的了。何況身為大臣若是沒有什麼不貪取,沒有什麼不敢做的,那麼天下那有不混亂,國家那有不滅亡的道理呢?」

可是在這四個綱紀當中,知恥是最為重要的,所以孔子的在談論士人的道理時說:「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要有羞恥心。」孟子說:「人不可以沒有羞恥心。能將無恥視為最可恥的事,則終身必能遠離恥辱。」又說:「羞恥心對於人是很重要的,從事投機應變巧術的人,是沒什麼事情會感到羞恥的。」他們會這麼說的原因,是由於一個人如果不廉潔,到了違背禮節損害道義的地步,那原因都是出自於沒有羞恥心啊。所以身為士大夫如果沒有羞恥心,這可說是國家的恥辱。

我看夏商周三代以後,世風衰退,正道也沒落了,背棄禮義,捨去廉恥,不是一天一夜的緣故所造成。可是在歲暮天寒時節松柏仍舊堅持到最後凋謝,在風雨交加的日子,公雞依然不停地啼鳴報曉,而在那眾人都昏睡沈迷的時候,當然也不會沒有特別清醒的人啊!

我最近閱讀顏氏家訓,其中有段內容說:「齊朝有一個士大夫,曾經告訴我說:『我有一個兒子,年紀已經十七歲了,略微懂得一些書表奏章,教他說鮮卑話,以及彈奏琵琶,也快要熟練理解了,憑著這些本事,去侍奉王公卿相,沒有不疼惜他的。』我當時低著頭不回答。真是奇怪啊!這個人這樣教導孩子!倘若用這種卑鄙的方式,去換取富貴,如果循著這樣的學習過程就能夠求得公卿宰相的高位,我也不希望你們這樣做!」可嘆啊!顏之推是因為沒有辦法避免,才在混亂的時局中做官,尚且說出這番話來,還存有小宛詩人不同流合污的心情,那些鬼鬼祟祟討好當今異族的人,能不感到慚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