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詩歌與人生

西元五世紀時,中國南朝梁國的劉勰在他的傳世巨著《文心雕龍.物色篇》說:「歲有其物,物有其容;情以物遷,辭以情發」這句話說出 了人生的兩個現象:一是四季的容顏是人生舞台輪迴的背景氣氛;一是人生有情,情動於中,必不能不有所表達。與劉勰同時代的文學評論家鍾嶸也說:「若乃春風春鳥,秋月秋蟬,夏雲暑雨,冬月祁寒,斯四候之感諸詩者也。」人間四季當中,春天惠風和暢、鳥囀悅耳;秋天上有千里懷遠的嬋娟、下有薄翼孤鳴於秋枝的蟬聲、夏天午後常見自四面八方風起雲湧、驟然而下的雷雨、冬天則是冰雪嚴寒、大地寂寥…凡此四季變化亙古循環、百代不易,彷彿以天眼俯瞰天底下生命如過眼雲煙的芸芸眾生。而人生在世僅只數十寒暑, 猶不得脫離生老病死、悲歡離合的盛衰歷程,因此在四季遞嬗、寒來暑往之際,往往興發個人身世之感、家國之思、懷鄉之情、人生苦短….等等浮世情懷,每有所感,常藉四季寒暖的變化興起心中情意,形諸筆端,發為歌詠,錦心鏽口,傳誦百代,成為後人精神寶藏,美學珍藏。

在中國古典文學裡,唐、宋詩是兩大詩歌主流。唐詩以氣韻取勝;宋詩以理趣獨樹一格。這兩個時代都有大家所熟知的名詩作,以下就以春夏秋冬四季為經,以唐宋詩為緯,經緯貫串「四季詩歌與人生」這一主題。

I.〈春〉之詩

1. 春怨 金昌緒

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
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


【吟詩】

播放音頻檔案 -- 春怨.wma


【譯詩】

揮手驅趕枝頭上成雙成對的黃鶯,
你們切莫自喜有伴而雀躍喧嚷!
須知我的好夢不能被打斷,
我要前往遼西與那魂縈夢繫的良人相會。
黃鶯,鳥兒!你們切莫壞了我的好事呀!

【賞詩】

春天聽枝頭百鳥爭鳴,不是賞心樂事一樁嗎?何況是最悅耳的黃鶯?詩中這位閨中少婦為什麼要趕走牠,不願聆聽悅耳的鳥聲呢?凡違反常情之事,必有大悲或大喜在其間,使當事者出以非比尋常的方式,獲致情感上的紓解。

大唐時期,邊境征戰頻仍,防戍之事都徵召百姓服役,這些正值鼎盛春秋的社會中堅、家庭支柱,一赴徵召,結果往往落得「古來征戰幾人回」的悲劇下場。他們戰死沙場,家人仍然不知情,尤其是他們的枕邊人,猶兀自朝思暮想,倚閭望穿秋水,竟不知所謂的「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哪!

夢,是一條絲 -- 穿越不可能的相逢。
在以往是相依偎的良人,如今時局撥亂了有情人生,夫妻如同林中鳥,大難來時各在天一涯。相思不得見,只好邀他入夢,聊慰思情。怕只怕好夢不成,斷了與良人 那悠忽杳茫的相逢。再美好的春光都只是虛設,如果少了情繫的那一人。

悅耳的鳥聲成了錯亂的時空場景下,一場美麗的錯誤。被咒罵的黃鶯是春聲的表徵,春聲是思婦的心聲,心聲在夢裡--在不可能的相逢裡尋覓可能的相逢。

attachments/200707/4807850838.jpg
評論: 1 | 引用: 0 | 閱讀: 24839
  • 1 
a0987158279 [ 2010-09-15 22:17 ]
誰可以幫我邊四季詩
一段要六句
要春 夏

秋 冬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