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典出發

將古典詩詞改寫成現代詩,並不是對原詩詞進行白話文翻譯而已,而是在對原詩詞所選意象、所設意境、所表情感有了真切、深入的領悟後,再結合詩歌鑒賞能力和作者的創新,改成符合現代人審美習慣的現代語言、現代情景,所以改寫從某個角度來說,比原創更難、更需要創新能力。在具體改寫時,可以對原詩詞大膽取捨,只要符合原詩詞的情感,有原詩詞所選景物即可,可以充分發揮自己的想像,運用詩歌寫作技巧,再造語言,重新設置詩歌意境。

七、八○年代,或更早一些,有些女詩人常是在白話詩體中再創古典詩詞的境界,馮青是其中之一。試讀此首:
......
最好回蘇州去
騎匹小毛驢
不要帶書僮
七拐八拐的走進
青石弄堂
.......
新橙如剛開臉的新婦
甜淨的笑
在白脂玉盤裡的脆響
而切橙的小刀
確曾在黃河的冰上
磨過
想那時
愛情總在霜與馬蹄之間躊躇

~ 馮青˙最好回蘇州去 ~


她把周邦彥的〈少年游〉(注)化為一齣短小的實驗電影,活用了周邦彥切橙及霜滑兩組意象,加入新的情節和詮釋。和原詞相較,她以喜劇效果重塑男主角形象,並試把男女主角關係正常化,在詩中製造純情的意境,這些都是周美成原詞所沒有的意涵,可以說是一篇推陳出新的佳作。

(注)少年游

并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手破新橙。錦幄初溫,獸香不斷,相對坐調笙。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這是作者追述自己在秦樓楚館中的一段經歷:君(即宋徽宗)臣同幸一妓李師師,周邦彥先在,皇帝後到,倉卒間周遂匿床下。徽宗拿出一顆江南初進的橙子,叫師師剝開吃......以後的打情罵悄都給詞人聽到,檃括成「少年游」一詞。君臣同狎一妓,一時成為笑談。此詞一經傳出,皇帝老官兒自是龍顏大怒,周被押出都門。

李師師置酒送別時,周邦彥又寫了「蘭陵王」一首詞:

柳陰直,煙里絲絲弄碧。隋堤上,曾見幾番,拂水飄綿送行色。登臨望故國,誰識,京華倦客?長亭路,年去歲來,應折柔條過千尺。閑尋舊蹤跡,又酒趁哀弦,燈照離席。梨花榆火催寒食。 愁一箭風快,半篙波暖,回頭迢悌便數驛,望人在天北。淒惻,恨堆積!漸別浦縈回,津堠岑寂,斜陽冉冉春無極。念月榭攜手,露橋聞笛。沉思前事,似夢裏,淚暗滴。

以上這些故事出自宋張端義的《貴耳集》,王國維在《清真先生遺事》中已辨明其妄,不過綜觀全詞,曲折縈迴,似淺實深,有吐不盡的心事流蕩其中,無論景語、情語,都很耐人尋味。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7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