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 外 的 女 奴

方 窗

這小小的一方夜空,寶一樣藍的,有看東方光澤的,
使我成為波斯人了。當綴作我底冠飾之前,曾為那些女奴
拭過,遂教我有了埋起它的意念。祇要闔攏我底睫毛,它
便被埋起了。它會是墓宮中藍幽幽的甬道,我便攜著女奴
們,一步一個吻地走出來。

圓 窗

這小小的一環晴空,是澆了磁的,盤子似的老是盛看
那麼一塊雲。獨餐的愛好,已是少年時的事了。哎!我卻
盼望著夜晚來;夜晚來,空杯便有酒,盤子中出現的那些
……那些不愛走動的女奴們總是癡肥的。

*字窗

我是面南的神,裸著的臂用紗樣的黑夜纏繞。於是,
垂在腕上的星星是我的女奴。
神的女奴,是有名字的。取一個,忘一個,有時會呼
錯。有時,把她們攬在窗的四肢內,讓她們轉,風車樣地
去說爭風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