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牢-詠錶

放大鏡下彷彿才數得清的一群
要用細鉗子鉗來鉗去的
最殷勤最敏捷的小奴隸
是哪個惡作劇的壞精靈
從什麼地方拐來的,用什麼詭計
拐到這玲瓏的水晶牢裡?
鋼圓門依迴紋一旋上,滴水不透
日夜不休,按一個緊密的節奏
推吧,繞一個靜寂的中心
推動所有的金磨子成一座磨坊
流過世紀磨成了歲月
流過歲月磨成了時辰
流過時辰磨成了分秒
涓涓滴滴,從號稱不透水的閘門
偷偷地漏去。 這是世界上
最乖小的工廠,滴滴復答答
永不歇工,你不相信嗎?
貼你的耳朵吧,悄悄,在腕上
聽水晶牢堬野ㄕb歌唱
應著齒輪和齒輪對齒
切切嚼時間單調的機聲
眾奴的合唱,你問,是歡喜或悲哀?
歡喜或悲哀是你的,你自己去咀嚼
悲哀的慢板和歡喜的快調
犀利的金磨子,你聽,無所謂悲哀
不悲哀,縱整條河流就這麼流去
從你的腕上。 輕輕,貼你的耳朵
聽兩種律動日夜在賽跑
熱血的脈搏對冷鋼的脈搏
熱血更快些,七十步對六十
最初是新血的一百四領先
童真的兔子遙遙在前面
但鋼的節奏愈追愈接近
貼你的耳朵在腕上,細心地聽
哪一種脈搏在敲奏你生命?

回首頁古雅臺語人

不薄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