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 訴 一 枝 煙 囪

用那樣蠻不講理的姿態
翹向南部明媚的青空
一口又一口,肆無忌憚
對著原是純潔的風景
像一個流氓對著女童
噴吐你肚子不堪的髒話
你破壞朝霞和晚雲的名譽
把太陽擋在毛玻璃的外邊
有時,還裝出戒煙的樣子
卻躲在,哼,夜色的暗處
像我惡夢的窗口,偷偷地吞吐
你聽吧,麻雀都被迫搬了家
風在哮喘,樹在咳嗽
而你這毒癮深重的大煙客啊
仍那樣目中無人,不肯罷手
還隨意撣著煙屑,把整個城市
當作你私有的一只煙灰碟
假裝看不見一百三十萬張
——不,兩百六十萬張肺葉
被你薰成了黑懨懨的蝴蝶
在碟裡蠕蠕地爬動,半開半閉
看不見,那許多矇矇的眼瞳
正絕望地仰向
連風箏都透不過氣來的灰空

75.2.16

賞 析

「晚霞是生日的蠟燭」,大學時期見到學校海報上有一句詩是這樣寫的,當時遠遠路過,一讀之下發覺「此中有深意」,立刻跟同學說裡面大有文章,不禁仔細靠過去仔細瞧瞧,原來是中山大學校慶前所發出的海報。想當然爾那句詩是余光中的產品。當時我飢腸轆轆,正趕著吃中飯,卻對不禁對自己的「鑑賞力」感到自豪。但是,詩人的筆不總指著同一個方向。

1985年九月詩人五十七歲,離開香港,到高雄定居,任中山大學文學院長,此後除了時常歌頌南部多汁的瓜果及美景外,也見到煙囪對空氣的污染嚴重,於是將筆觸伸至更實際的環保議題及選舉文化,此詩他不願意教條式去抗議,而特別用「流氓對著女童」、「毒癮深重的大煙客」等生動的比喻,這是詩人正視現實的表現。記得早年馬以工寫了一本「我們只有一個地球」,算是台灣環保的開端,這首詩呼應了前作,可惜我覺得來得晚了些,不過換個角度說,生活經驗會直接反映在作品上,對照一下卡夫卡、愛倫波、甚至海明威的生活背景及作品就知道,除了作者性情的流露外,作品的表現多半還要靠生活經驗,因此也不必苛責詩人。這首詩很特別,因為之前詩人作品的未曾碰觸過這類的題目,但在這之後,與蔣勳、林清玄與席慕容合寫的「墾丁詩文集」中對美麗環境有更生動的描述,其中他的詩佔十九首,算是詩人對大自然的禮讚!尤其是他所寫的序文「有福同享」——序〈墾丁國家公園詩攝影集〉中有兩段:  人類自詡為萬物之靈,幻覺天地為我而設,萬物為我而生。久而久之,自大變為自私,為了發展文明,竟然罔顧環境,終於文明日進而天地日侷。蘇軾還可以說江上清風與山間明月「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等到江水污濁,山林憔悴,風既不清,月也不明,我們就會驚覺,造物的庫藏也有一天要山窮水盡。到那一天,真要悲歎「曾日月之幾何,而江山不復識矣」!
這世界,是萬物所住,神人所共有,凡有生命的都有權利。讓草木鳥獸各得其所而生機無礙。讓我們以虔誠與感激的心情來愛這世界。所謂天堂,原在人間。但如果我們無福,反而加以踐踏而橫施污染,則人間遲早會淪為地獄。
其架勢更有與古文觀止中所納古序分庭抗禮的味道,序中最後一段更是令人印象深刻,可以說是近年來台灣對環保最好的呼籲,有興趣的話去翻翻。文學的價值能夠因為對地球的永緒經營而提升,看來還得謝謝似乎不在政府管區內的大煙囪。回過頭來說,長者言者諄諄,還是希望政府能夠對環保的問題妥善解決。

此詩詩人故意希望讀者將煙囪聯想成老煙槍手中不斷的香菸,所以他「控訴」這強烈的字眼,再用「翹」,「髒話」等負面字眼來加強效果。不過比喻精確有趣,寓教於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