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紅



4698



歌詞 

詞:李臨秋/曲:鄧雨賢/駱英 校訂

春天花吐清香
雙人心頭其震動
有話想欲對你講
不知通也不通
叨一項 敢也有別項
肉紋笑目稠降
你我戀花朱朱紅
夏天風正輕鬆
雙人坐船要遊江
有話想欲對你講
不知通也不通
叨一項 敢也有別項
肉紋笑目稠降
水底日頭朱朱紅
秋天月照紗窗
雙人相好有所望
有話想欲對你講
不知通也不通
叨一項 敢也有別項
肉紋笑目稠降
嘴唇胭脂朱朱紅

冬天風真難當
雙人相好不驚凍
有話想欲對你講
不知通也不通
叨一項 敢也有別項
肉紋笑目稠降
愛情熱度朱朱紅


[賞析]
〈四季紅〉發表於1938年,由日東唱片灌錄,是李臨秋與鄧雨賢在日據時代「晚期」的作品。戰後,此歌被迫改為〈四季謠〉,因為在那個年代,「紅」是思想上最忌諱的「色彩」!其實,李臨秋乃託借四季裡男女交往中「你我戀花」、「水底日頭」、「嘴唇胭脂」、「愛情熱度」的「朱朱紅」景致,來傳訴雙方歡愉的戀情!<四季紅>的歌詞,除了男女對唱部份以外,齊唱部分所採的「七字仔調」,仍是台灣早期情歌的形式。有人認為「夾在其間的對唱部分,過於口語化,而且粗俗。『叨一項?敢也有別項』這種打情罵俏,滑稽的逗唱,令人想入非非,是一大敗筆。」但是,此正是李臨秋運筆的高明之處。許多言情小說的對白,淘盡了傾慕、愛戀之類的所有字眼來描述,實在都比不上使用間通俗用語的「叨一項?……」來得鞭辟入裡,況且這幾句對話,正好平舖直敘又貼切地傳訴了內心的真摯情感。對於男女情愛「不著一字」的雋雅風趣描述,除了李臨秋之外,誰人能及呢? <<戰後>>二次大戰後(一九四○~一九七○年),在混血歌曲與政策限制的相繼衝擊下,台語流行歌曲依然在顛簸之中走出自已的路。

留言版

回古雅臺語人首頁

回笙歌雅樂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