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漢人到來

 

    明代以前,即已有了漢人踏上台灣本島的足跡,特別是宋朝、元朝海上貿易發達,除了與日本、南洋、阿拉伯世界通商外,商人不時與台灣土著進行交易。(清人朱景英在《海東札記》中說,曾在嘉義港口得數百宋錢)。(右圖是在日本九州福岡出土的宋、元青碗瓷,甚至在埃及開羅都曾出土這類瓷器,因此宋、元商人足跡到過台灣本島應無疑義。自從1952年台灣大學地質學教授林朝啟(下邊「口」字改為「木」字)在澎湖首先發現宋、元陶瓷殘片後,目前已發現的這類青、白瓷器數量已經上萬,因此澎湖應當是當時中國外貿的一個重要中途站。)


    但是漢人大量來到台灣還是十七世紀初期鄭芝龍等海商立足台灣和西洋的荷蘭人染指台灣前後的事情。
    明朝開國以後,因明太祖(見圖)鞏固政權和防止日本倭寇進犯的關係,厲行海禁,甚至廢除澎湖防務。宋朝以後鼎盛的日本、東南亞貿易和同阿拉伯商人進行的貿易,雖然沒有完全停頓,但顯然已經盛況大不如前。中國沿海居民為了規避官府的制裁,遠走東南亞、印度洋,北上扶桑,中間以台灣為據點,北上日本販賣內地和南洋產品,再轉手販賣日本倭刀和器物到南洋一帶,應當是很自然的事,而且從南洋經過台灣北上日本,或從日本經過台灣南下東南亞,交通上比繞道大陸沿海更為直接便捷。因此台灣逐漸成為漢人在大陸、南洋和日本之間進行三角貿易的一個重要據點,在明天啟4年(1624年)荷蘭人到台灣之前就已孕育了曾一本、林道乾、林鳳、林錦吾、林辛老、李旦、顏思齊和鄭成功父親鄭芝龍等以台灣為據點的海上商販武裝集團。其中林錦吾以嘉義北港為據點,「引倭人入近地,奸民(指大陸沿海居民)日往如騖」(據當時南京刑部尚書沈演的說法)。林鳳「嘯聚萬計,屯據東番(台灣)之地,佔候風訊,揚帆入犯,沿海數千里無不受害」(沈演:《答海道論防務》)。(下圖圖下方中央兩艘舢舨船(洋人稱戎克船(Junk))是明萬曆年間出現在馬尼拉灣與西班牙人交易的中國商船。原圖為木刻劃,畫於1614年)


  另外,因為福建山多田少,明末貪官污吏加上苛捐雜稅,使得一部分農民和漁民不得不冒著台灣海峽的巨浪風險,到台灣從事農墾或在南台灣一帶沿海捕魚,這些早期開發台灣的漢人先民,據族譜考察,明成化年間(1465-1487),福建長泰縣江都村的連家即已遷居台南,南靖縣雙峰村丘家也移居今台北淡水(劉子民著:《漳州過台灣》,台北前景出版社)。
    在這些早期的漢人當中,對台灣後代歷史影響最大的,當然要屬鄭芝龍,也就是人們熟知的鄭成功的父親。我們下次繼續討論。(《海峽快訊》編輯部,1999年10月18日)


 

取自  台灣歷史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