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學生在研究臺灣最大的貓頭鷹--黃魚鴞

29打開我的信箱,
一封來自省野鳥協會的演講通知:
211日鳥會特別邀請,
屏科大野保所碩士洪孝宇老師蒞臨鳥會
 為我們講演--黑夜的王者.
溪流的梟雄
黃魚鴞在台灣分布 的狀況,
               
洪老師將指引我們黃魚鴞凡走過必留下的蛛絲馬跡去尋訪牠們的世界!
一位熟悉的名字印入眼中,
attachments/200902/3918617174.jpg
洪孝宇

是否是我的學生?

找到九年前的班級通訊錄,

查出他的行動電話,

結果是錯誤的,

不死心,找到家里的。還好是正確的,他的母親接聽。

告知我的用意,並先察問他從高中畢業至今的變化;

大學推斟上興大生科系,

大學畢業考上屏科大野保所,『還榜首入學』。
當完兵,到特生中心到助理研究員。
要來新的行動電話,與他聯絡上。
問明是否是其本人,
孝宇回答:正是,
還告訴我:我是第一位帶領他去賞鳥的人
這件事我回想起來,九年前,確實有這檔事。
我告訴他: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
我要去聽他的演講,看看我學生的成就。
212我準時晚上七點到了省野鳥協會,
一位充滿自信心的年輕人站立在講臺上,
(我的榮譽就在眼前)
孝宇很快就看到我,並與我寒暄。
十分鐘後開始今天的演講,
小小的場地擠滿了四十多人,
大家秉氣凝神,聽孝宇的演講,
當中有不少的鳥友不斷提出問題,
孝宇用幽默的方式一一完整回答,
他真的學的很深入、很專精,
他是黃魚鴞的專家。生態調查很辛苦,
長期在野外生活,為了觀察與紀錄這珍稀的鳥類,
他深入臺灣的深山、跑遍臺灣的原住民部落。
訪問當地的耆老,為了就是黃魚鴞的分部與存在,
我從特生中心中截錄些他的文章與大家分享。
attachments/200902/9259216723.jpg
台灣溪流的霸主
 
全世界共有6種魚鴞,
為了適應水域棲地的特性,
牠們身體的構造和其他貓頭鷹有幾個不同的地方:
(1)腳掌上布滿粗糙的棘狀肉墊,可以輕易抓住滑溜的魚;
(2)由於溪流環境水聲吵雜,且獵物多在水面之下,
因此一般貓頭鷹特有的臉部集音面盤構造不明顯;
(3)飛羽上缺乏絨毛,飛行時不若其他貓頭鷹那樣的寂靜無聲;
(4)腳掌上無覆羽,水中撈魚時活動較方便。
黃魚鴞在全世界的分布範圍從喜瑪拉雅山脈延伸到中南半島東部、
中國大陸中南部以及台灣,是台灣島上唯一棲息在溪流環境的猛禽。
牠的體長約
58cm,體重可達2.65kg,全身羽色大致為黃褐色,
飛羽及尾羽有黑褐色橫條紋,頭頂及腹部羽毛中軸黑色,
虹膜黃色,頭頂耳簇羽甚為醒目。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既然要見到黃魚鴞不是那麼容易,
進行野外調查時便不能期待會有很多目擊的紀錄,
因此在夜間聽叫聲為可行的一種調查方式。
黃魚鴞有兩種典型的叫聲,細長且高頻之「
hweee-
常用在雌雄鴞之間的對話,低沉的「
whoo-hoo」則可能是警戒聲。
另外就要發揮福爾摩斯的精神,
沿著河床尋找是否有黃魚鴞存在的證據
(如食繭、食痕、排遺、羽毛等)
鴞形目的猛禽經常採用囫圇吞棗的方式進食,
無法消化的動物骨骼和羽毛等就會集結成團之後再吐出來,
即是所謂的食繭。食繭不但可以標示動物曾經停留的位置,
也是研究其食性相當重要的資訊。
黃魚鴞的食繭多半內含無法消化之魚骨、兩棲類骨骼或甲殼碎片,
可輕易跟其他鴞形目的親戚作區隔。
食繭和排遺通常會出現在夜間覓食地點或是白天休息的棲枝下方,
因此若某河段是黃魚鴞經常活動的地區,
在溪流平瀨旁的灘地、
溪流中央的巨石上和倒木下方、以及溪畔大樹的水平橫枝下通常都可以找得到。
食痕為黃魚鴞進食後殘留的獵物片段,
最常見的就是甲殼類的步足和蟾蜍的皮,同樣在溪流平瀨旁的灘地較易發現。

兩個小時很快就過去,

演講結束,有好多鳥友留下來問問題,

原本要先行離開,

孝宇要我留下,說要我照相紀念。

當聽眾多都離去,請他的女朋友幫我與他合照,

他從包包中取出,一個精美的桌曆,

他的另一項調查──

好漂亮而且還是自己做的,

非常精美,外面買不到。

我明天要到學校去,把這項的榮譽分享給我的學生。

告訴他們:就是有這樣肯付出的人。

我們才能了解臺灣有多麼美、多麼珍貴。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