琦君vs林海音 31817黃詩涵

琦君vs林海音      31817黃詩涵

1.琦君介紹:

琦君本名潘希真,乳名小春。浙江省永嘉縣瞿溪鄉人,出生於1917年。她一歲的時候,父親就過世了,四歲那年生母也去世了,生母彌留的時候,把一兒一女託孤給伯母,琦君此後就由伯父伯母撫養長大。幾十年來,琦君散文中感動了無數讀者的爸爸、媽媽,其實是她的伯父、伯母。杭州之江大學中文系畢業。曾任司法院行政部編審科長,中國文化學院副教授、中央大學及中興大學教授;現旅居美國,專事寫作。家學淵博,自小即接觸中國古詩詞,在耳濡目染的情況下,開啟對文學創作的契機,並在往後的書寫中善加利用傳統文學的涵養,發展了深具古典文學特色的溫婉風格。直升之江大學中文系後,得恩師夏承熹之教導,飽讀中西新文藝的作品,從中領悟出:「無論中西文學名著,總是要從至情至性中出發,從實際的體認著筆。」,所以琦君不論是散文或小說的主題多與其生活經歷相關,大抵也是從此而來。

她的父親潘國綱,民國初年在浙江、福建一帶擔任師長,潘老先生本身允文允武,家教也十分嚴厲,琦君小時候要背詩、背詞、背古文,背不出來往往要挨打。一直到晚年,她還記得,有一次,先總統蔣公蔣介石先生到家裡來,孩子不能出去見客,她就躲在門縫裡偷看,看著那派威嚴,恨不得跑出去跟當然還很年輕的蔣先生握手。想到家裡規矩那麼多,琦君心裡有氣,想著要把這些都記下來。初中時代,琦君就讀教會學校,學校重視英文,她也喜歡英文,當時她在心裡盤算,將來我要用英文來寫童年往事,寫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有多受罪!為了這個奇特的,出一口氣的理由,讓一個十歲剛出頭的淘氣女孩,後來成為當代文壇深具影響力的作家。
   
琦君童年時代雖然對嚴厲的家教十分不適應,長大以後,吃苦的童年,卻成為琦君最甘醇雋永的回憶,她也真的提筆寫下童年的種種,由於天性純真樸質,琦君得以用孩子純淨靈慧的眼光看人看事,讓中國傳統社會中那種樸實敦厚、細膩柔和的情韻,藉著她的散文,溫暖著一代又一代的人心。因此,有學者認為:琦君的童年是她自己的,也是鋪陳給廣大讀者的。她的散文作品多半是懷舊的童年往事,煙愁、琴心、紅紗燈、三更有夢書當枕、千里懷人月在峰等都是名著,她的作品多次選入大、中、小學課本,曾經獲得中山學術基金會文藝創作散文獎、新聞局優良著作金鼎獎、國家文藝獎散文獎等重要獎項,是當代最受歡迎的散文作家之一。
   
琦君
民國三十八年得蘇雪林與謝冰瑩兩位文壇前輩的鼓勵,開始從事寫作並投稿於報刊上,同年首篇散文「金盒子」於中央日報副刊登出,自此展開長達四十年不曾稍歇的創作生涯。創作的文類以散文為主,閒或發表短篇小說、兒童文學及古典詞作賞析。總體而言,琦君擅長處理童年往事、故鄉記憶,並對親情、愛情、友情著墨深入,懷舊溫暖的筆調下常蘊含對人世的憐憫,平白易懂又流暢如雲的遣詞用字更是她作品深受讀者喜愛的原因。鄭明俐認為:「潘琦君的散文,無論寫人、寫事、寫物,都在平常無奇中含蘊至理,在清淡樸實中見出秀美;她的散文,不是濃妝豔抹的豪華貴婦,也不是粗服亂頭的村俚美女;而是秀外慧中的大家閨秀。」不論在何種文類,琦君的作品都展露這樣的特性。

琦君的小說創作不多,目前為止僅有《菁姐》、《百合羹》、《錢塘江畔》、《繕校室八小時》、《橘子紅了》等四本短篇小說集。以《菁姐》、《百合羹》及部分收入於初版的散文小說合集《琴心》的小說篇章,是創作於五年代外,其餘分別在六年代及九年代之間,比起散文密集的創作,小說寫作速度算是較緩慢的。

但是,琦君仍非常熱愛小說帶給她的樂趣,她自言:「可是心底裡仍是蘊藏著一個強烈的意念,就是寫小說。真想寫出一篇或一部『蕩氣迴腸』的小說,對此生才有個交代。」於是,當被訪問到此生尚未完成的理想是什麼,她以未能創作一部長篇小說作答,也由此見到她本人對此小說的執著與喜愛。
   
小說中琦君呈現較多思考情與愛、惡與善、美與永恆的哲理問題,雖主題是懷舊的,但多半寓寄著生命的省思。五
年代的小說作品,較為肯定人性光明的一面,並對單純的情愛寄予希望。後期的作品,則對人類的惡及衝突有較多正面的描寫,反到更能展現真實的「人性」。除此之外,對於女性角色的偏愛,也是她小說的特色所在。琦君小說中的主角大多是:1女性;2.身處情愛或家庭關係中。不論是傳統或現代她都試著去解讀她們的處境,但是,因為本身經歷的緣故,對於舊時代的婦女悲劇,有較複雜深刻的描寫

    她的小說情節人物,以生活週遭為題,雖平凡卻令人動容,梅遜言琦君:「不事雕琢,樸質淡雅,語語出自至情,這是文章的高妙的境界。」以「情」筆描寫人事之「情」,成為琦君小說中的勝出之處。

2.林海音介紹:

    林海音,1918年農曆318出生於日本大阪絹笠町回生醫院。1921年先與父母返回台灣,19235歲時,又遷居北京南城。林海音的成長時光皆在北京度過,古城中的一物一景都深深絡印在心房,使得北京成為她台灣之外另一個精神上的原鄉。然而,無憂無慮的童年在12歲父親去世之際,已悄然結束。身為大姊的她,擔起了照顧寡母弟妹的重責,正如《城南舊事》中所言:「開始負起了不是小孩子該負的責任」。正因為如是的經歷,林海音比一般孩子早熟,在生活的磨練中變得更通透事理、堅毅幹練,這種人格特質對往後從事記者與編輯的她有相當大的幫助。

16歲考入北平新聞專科學校,就學期間一邊讀書一邊擔任《世界日報》的實習記者。19歲甫畢業即進入《世界日報》當記者、編輯,主跑婦女新聞。而林海音也因工作之故,認識了一生的伴侶夏承楹先生。兩人於1939513日在北平協和醫院禮堂結婚,為當時北平文化界盛事。婚後住進夏家永光寺街的大家庭,並轉入北平師範大學圖書館擔任圖書編目工作。

194811月林海音一家返回故鄉台灣。返台後,便開始藉著閱讀《裨海記遊》、《民俗臺灣》及四處旅行,一解對台灣的鄉愁。但林海音同時也忘不了北平,《兩地》一書中,收集了有關她童年故鄉北京和定居地台灣幾十篇雋永的小文章,訴說了她對兩個故鄉的深厚愛戀。

    甫到台灣的林海音,很快的便重回編輯台上。19495月,進入《國語日報》擔任編輯;12月主編《國語日報》〈週末〉版,一直編至195510月。1953年受聘於《聯合報》副刊,她擔任聯副主編時,發掘了許多創作人才,最著名的例子當屬黃春明,他的處女作〈城仔落車〉就是發表在聯副。黃春明在〈我滿懷由衷的感激〉一文娓娓說道︰「因為從那信中,裡面看不到她為了拉稿湊篇幅的焦灼,而是一片愛才惜才的心,句句充滿著溫暖和鼓勵,於是從此我得到了信心,毅然決然地放棄了繪畫和詩的練習和習作,專心一致寫小說去了。」

除了致力於培植文壇新秀外,也鼓勵日據時代停筆的老作家,如楊逵、鍾肇政、文心、陳火泉、施翠峰等,林海音可說是推動台灣文學重要人物。林海音在文學上的先知卓見確實獨到,陳芳明更將其與聶華苓並列為台灣文學50年代的重要女性編輯。

     1963年因故離開主編十年的聯副,但這樣的挫折並未打擊到她,1967年她和幾位朋友合辦了《純文學》月刊,林海音擔任發行人與主編。這份刊物與當時的《文學季刊》、《現代文學》鼎足而立。編這份雜誌時,她曾親筆發出了一百多封信,向編報時所擁有的基本作者邀稿,她的熱情和真誠感動了好多人。秉持著對文學的堅持,《純文學》月刊得到極多好評、產生了不少佳作。

隔年創立的純文學出版社(1968-1995),堪稱我國第一個文學專業出版社,出版了許多膾炙人口的好書,如子敏的散文集《小太陽》、《和諧人生》,長篇小說《藍與黑》《滾滾遼河》等都。林海音夫婿何凡撰寫〈玻璃墊上〉專欄超過30年,彷彿是一部台灣社會發展史,純文學特將這些珍貴的資料出版《何凡文集》,並榮獲圖書主編金鼎獎之肯定。
   
林海音曾對自己的創辦純文學雜誌及出版社的理念,作過以下的闡述︰「我辦的這份雜誌,名字雖然是「純文學」,但並不是那麼純,那麼深奧的。它是給一般人看的,要使大家都有興趣看,不管是學術性的論文,或者詩、散文、小說、翻譯,我不希望它艱深,而且我也是老少兼容。只要是好作品,只要是好作品,只要是一般讀者能吸收而開卷有益的,我們都願刊登。這就是我們的原則,即使現在我經營的出版社,出版的讀物也是一樣的路線。」也就是這樣對純文學的堅持,一種不譁眾取寵的平穩風格,提攜了許多文學創作者。

    她的文學創作生涯,也是來台才正式展開。19491月開始於《中央日報》及《國語日報》發表文章,在編輯之外也努力於從事小說與散文的創作,重要作品有:長篇小說:《曉雲》、《城南舊事》、《孟珠的旅程》;短篇小說《冬青樹》、《婚姻的故事》、《金鯉魚的百襉裙》;散文集《我的京味兒回憶》等書。 

    從早先的新聞工作者,林海音逐漸走進文藝創作的領域,她說:「我覺得把自己主觀的看法置身於外,而專為客觀的新聞寫作,已經不能滿足我的寫作慾望,這慾望便是我要發揮我自己對事物的看法或感受,因此才使我由新聞寫作進入文藝寫作,以至今日。」林海音相當欣佩的前輩女作家為凌叔華,並以凌淑華的寫作理念來自我期勉。
   
林海音代表作《城南舊事》出版於19607月。小說以民國十幾年(即二十年代)北京城為時空背景,貫穿全書的中心人物是小女孩英子,全書共分為〈惠安館〉、〈我們看海去〉、〈蘭姨娘〉、〈驢打滾兒〉和〈爸爸的花兒落了〉等5篇,經由她童稚之眼觀看著人世間的悲歡離合,直到父親病逝,她的童年隨之結束,故事也在淡淡的哀傷下落幕。除了以小孩的視角去體察成人世界外,英子更有雙專屬於女性的同情之眼,特別能見到在性別壓迫中的女性

   《城南舊事》四段中,女性故事佔了三大段,正好包含了老中青三代不幸女人的三種典型,在小英子不作評斷的觀點之下,讀者才能更深入的體會當時女性所遭受到不平等待遇。1982年《城南舊事》被上海製片廠拍成電影,由吳貽弓導演,該片多次獲得國際影展大獎。1994年更改編以兒童繪本形式出版。由此可見,此書受到歡迎的程度。

    除了《城南舊事》一書,林海音的其他小說作品也多以女性作為描寫的對象,如長篇小說:《曉雲》、《春風》與《孟珠的旅程》。這三部小說的主人翁都已從女孩變成女人,是離鄉背井從大陸流徙到台灣的女性知識分子,在這裏經歷她們挫折的愛情與婚姻。

    王明月在《林海音研究》中說到:「其小說作品多以家庭為背景,擅寫婚姻愛情悲劇。主題除寫出眷戀鄉土外,還因自身經歷,寫出多篇以孤女為題材的篇章。且十分關注婦女命運,以女性的立場寫出封建制度下被壓迫的妻與妾不同的身分地位,共同的哀怨。又寫出受五四新思潮影響及抗戰前後的女性命運、處境與婚姻的諸多問題,對於人物的心理刻畫有很生動的描寫。」雖然林海音的寫作題材與大多數的五年代女作家取材相同,然而由於她本身具有的女性意識,使得面對如是的議題呈現更有深度的思考與反省。

    1990年,林海音回到闊別了41年半的北京,並成為兩岸文學交流的重要橋樑。她寄出全套的純文學叢書和純文學月刊給北京中國現代文學館,又擔任《當代台灣著名作家代表作大系》顧問,對推廣台灣作家作品不遺餘力。因為她一身為台灣文壇犧牲奉獻,1994年榮獲「世界華文作家協會」及「亞華作家文藝基金會」頒贈「向資深華文作家致敬獎」;1998年獲「世界華文作家大會」頒「終身成就獎」;1999年獲頒第二屆五四獎「文學貢獻獎」。晚年糖尿病纏身,2001121日病逝台北振興醫院,享年83歲。

    林海音的作品,有其特質和與眾不同的風格,是由於她更固執地把題材只限囿於女人身上,以女人的心眼和細緻的觀察來塑成一個世界;時代的推移,社會的蛻變,世事的滄桑,皆透過女人的心身來尋覓表現。可以說,她筆下的女人幾乎沒有一個是善終的;這意思是說,她所描寫的女人皆嘗過失望,愛情的挫折,大都是不幸的。沒有一個女人得到真正的幸福,雖然這些女人並不缺乏生活上的歡樂或賴以生存的愛情,但她們仍是不幸的一群。

以世俗的觀點來說,林海音所彫塑的女人映像,皆面帶憂慼,在酸苦的不幸中翻滾的女人;好似圍繞她們周圍的,命運造成的冰壁,冷森又殘酷,顯然她們是一群被虐待者。

林海音擅長于表現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新舊交替時代女性的愛情婚姻問題。她的筆,近乎固執地在這一領域,不斷地挖掘、探索、思考,努力地從愛情和婚姻這一面古老的鏡子裡,反映歷史的變遷與時代風雲的起落,或正面、或側面地映現出清末民初直到抗戰以後中國社會的風貌,構成了一部近代以來中國婦女的婚姻史。

在這部形象的婦女婚姻史中,她寫大家庭裡妻妾的複雜關係、小妾的卑下地位;寫烈婦貞女們不可為人所道的苦惱;寫被遺棄的女人的淒清哀怨;寫包辦婚姻下的扭曲心靈;也寫從舊道德裡掙扎出來的女性的甘苦。

這些題材和人物,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並不少見,從許多前輩大師如魯迅、郭沬若、郁達夫、巴金的作品裡,我們不難尋到這類人物的姐妹。但是,林海音有她獨具的藝術個性。她努力地繼承前輩的文學傳統,又勇於探索,爭取有所發現,有所創新。

根據林海音女士自己 的說法,她的寫作「偏重於寫實」,她喜歡「以實在的背景和人物」,做為主題,再「安排戲劇性的架構」;也就是說,「 背景是真的,心情是真的,但故事有所安排」。

3.琦君作品:

*合集:《琴心》(散文、小說)、《琦君自選集》(詞、散文、小說)、《文  

         與情》(散文、小說)、《琦君散文選》(中英對照)、《母親的金

         手錶》、《夢中的餅乾屋》、《琦君書信集》。

*小說:《菁姐》(短篇)、《百合羹》(短篇)、《繕校室八小時》(短篇)、

         《七月的哀傷》(短篇)、《錢塘江畔》(短篇)、《橘子紅了》(中

          篇)。

   *散文:《溪邊瑣語》、《煙愁》、《琦君小品》、《紅紗燈》、《三更有夢書

            當枕》、《桂花雨》、《細雨燈花落》、《讀書與生活》、《千里懷

            人月在峰》、《與我同車》、《留予他年說夢痕》、《母心似天空》、

           《燈景舊情懷》、《水是故鄉甜》、《此處有仙桃》、《玻璃筆》、《我

            愛動物》、《青燈有味似兒時》、《淚珠與珍珠》、《母心‧佛心》、

           《一襲青衫萬縷情》、《媽媽銀行》、《萬水千山師友情》、《母親的

           書》、《永是有情人》。

*兒童文學/繪本:《賣牛記》,後舊版的《賣牛記》與《老鞋匠的狗》合一,

                 成新版的《賣牛記》、《老鞋匠和狗》、《琦君說童年》、

                《琦君寄小讀者》,後原書更名為《鞋子告狀—琦君寄小讀

                 者》、《桂花雨》、《玳瑁髮夾》。

*論述:《詞人之舟》、《琦君讀書》。

*翻譯:《傻鵝皮杜妮》、《涼風山莊》、《比伯的手風琴》、《李波的心聲》、

       《好一個餿主義》、《愛吃糖的菲利》(頑童菲利三部曲)、《小偵探

        菲利》(頑童菲利三部曲)、《菲利的幸運符咒》(頑童菲利三部曲)。

4.林海音作品:

代表作:《城南舊事》、《竊讀記》。

*散文集:《窗》(與何凡合作)、《兩地》、《做客美國》、《芸窗夜讀》、《剪影話文          

          壇》、《一家之主》、《家住書坊邊》、我的京味兒回憶錄》、寫在

          風中》、《春聲已遠》。

*散文小說合集:《冬青樹》。

*短篇小說集:《燭心》、《婚姻的故事》、《城南舊事》、《綠藻與鹹蛋》、《金鯉魚

              的百襉裙》

*長篇小說:《春風》、《曉雲》、《孟珠的旅程》。

*廣播劇集:《薇薇的周記》、《林海音自選集》、《林海音童話集》。

*編選:《中國近代作家與作品》。

*此外,還有許多文學評論、散文等,散見於臺灣報刊。

5.《城南舊事》─林海音:

〈佳句〉:

1.她說的那樣快,好像一個閃電過去那樣快,跟著就像ㄧ聲雷打進了我的心,使

  我的心下了一大跳。

2.粉嘟嘟的一個小肉團子,生下來我看見一眼了,我睡昏過去那陣兒,聽我媽跟

  姥娘婆說,瞧!這真是造孽,脖子後頭正中間兒一塊青記,不該來,非要來,

  讓閻王爺一生氣用手指頭給戳到世上來的!

3.這時雷聲響了,從遠處隆隆的響過來。對面的天色也像潑了墨ㄧ樣的黑上來,

  濃雲跟著大雷,就像ㄧ隊黑色的餓鬼大踏步從天邊壓下來。

4.那幾盆石榴,春天爸給施了肥,滿院子麻渣臭味,到五月,火紅的花朵開了,

  現在中秋了,肥碩的大石榴都裂開了嘴向爸笑!

5.爸把我從床頭打到床角,從床上打到床下,外面的雨聲混合著我的哭聲。我哭

  號,躲避,最後還是冒著大雨上學去了。我是一隻狼狽的小狗,被宋媽抱上了

  洋車─第一次花五大枚坐車去上學。

6.我哭了,我們畢業生都哭了。我們是多麼喜歡長高了變成大人,我們又是多麼

  怕呢!當我們回到小學來的時候,無論長得多麼高,多麼大,老師!你們要永

  遠拿我當個孩子呀!

7.做大人,常常有人要我做大人。宋媽臨回她的老家的時候說:「英子,你大了,

  可不能跟弟弟再吵嘴!他還小。」蘭姨娘跟著那個四眼狗上馬車的時候說:「英

  子,你大了,可不能招你媽媽生氣了!」蹲在草地裏的那個人說:「等到你小

  學畢業了,長大了,我們看海去。」雖然,這些人都隨著我長大沒了影子了。

  是跟著我失去的童年也一塊兒失去了嗎?

〈感想〉:

    記得第一次看《城南舊事》時,只是單純的感覺到琦君的童年,眼前彷彿看到了那個名為英子的活潑小女孩,而透過這個小女孩,我想起了一個總留短髮,總和男生一塊玩耍,總是愛在上課時偷看書的頑皮小女孩,或許是時間的沖刷,或許是課業的壓力,看著記憶中童年時的自己,十七歲的我總有種自己已有著些微老態的感覺,是我的錯覺嗎?亦或是相簿中那肆意大笑、神采飛揚的樣子,令我有了這樣的感觸。

    後來再次閱讀《城南舊事》時,我感覺到當中隱隱的哀傷,和一些熟識的人分別的哀傷,爸爸過世的哀傷,一瞬間長大的哀傷,令我想起一些失聯的朋友,還有過世的爺爺和乾哥,爺爺是癌症復發而過世的,雖然已做了心理準備,但當那ㄧ刻來臨時,仍感覺不真實,直到了公祭當天,聽到司儀喊著誰誰誰祭拜,家屬回禮時,我的眼淚才落了下來,我才真正感覺到爺爺走了,不愛說話但很疼我的爺爺真的走了。

    而乾哥只是得了一個小感冒,但是後來不知道併發了什麼,好像是肺炎,在短短的幾個禮拜內過世了,那時的我完全不敢相信幾天前還在和我下棋、鬥嘴的哥哥,因為一個感冒,就這樣走了。我想,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特別奉行「及時行樂」這ㄧ句話吧!正因為我們無從得知下ㄧ刻會發生什麼,與其擔憂未來,不如把握當下。

    我總喜歡在閒暇之餘,翻ㄧ翻《城南舊事》,因為英子總會讓我想到童年的自己,總能讓我將心底的回憶再次翻出、再次回味,而有了不同以往的省思和感觸!

6.《桂花雨》─琦君:

佳句:

1.站在擁擠的人羣中,或走在熙來攘往的人行道上,個個都神色匆匆,人人都莫

  不關懷。但今天儘管周圍是同樣的陌生臉孔,僅僅靠在一起的,卻是兩個闊別

  多年的知己,無論怎樣人海茫茫,他們彼此都不會有孤單之感了。我看他們臉

  色凝重,是不是想緊緊抓住這片刻的歡愉,不使消逝呢?

2.與老友班荊道故,應當有酒逢知己,豪飲千杯的情懷才對。可是大漢的神情看

  去總有點暗淡,我們也都豪放不起來。望著玻璃長窗外,落日已沉,暮色漸濃。

  一片蒼蒼鬱鬱之中亮起了萬家燈火。這也是大漢特地帶我們來觀賞的燈海,三

  個人都良久默無一語。如此繁華而陌生的都市,對我們來說,總有一分日暮途

  遠、人間無路的蒼涼之感。

3.「十八歲的少年郎,就要飄洋過海了。」你曾經自我陶醉地說。可是兒子,飄

  洋過海,豈止為了好玩,為了欣賞海上的日出日落而已?你是去實習,在機艙

  裡,從轉一顆小小螺絲釘學起,一點點,一步步地見習。今天,只是你的起步,

  你必須認定方向,把穩自己的「舵」

4.當然,從一個小小的水手,到統領全船發號施令的船長,你的路程何止十萬八

  千里。可是再遠的路程,必有起步之點;再遠的路程,起了步便有到達的一天。

  兒子,虔誠地、小心地轉你的小小螺絲釘吧,人生是最公平的,上天不會虧待

  任何人,只要你自愛、自信。

5.我望著菜油燈燈盞裏兩根燈草芯,緊緊靠在一起,一同吸著油,燃出一朵燈花,

  無論多麼微小,也是一朵完整的燈花。我覺得和阿月正是那朵燈花,持久地散

  發著溫和的光和熱。

6.我邊擦眼淚邊慢慢地跨過一塊塊在急流溪水中的岩石,忽然覺得自己已經開始

  一個人走艱難的道路了。再回頭看童仙伯伯,他還是呆呆地站著,好像離我很

  遠很遠的樣子……。幾十年來,每當我獨行踽踽,舉步艱難之時,擡頭望去,

  恍惚中,總覺得童仙伯伯仍像從前一樣遠遠地站在那兒。

7.想想大葉之於小葉,正像父母對於子女,在一旁呵護照顧,也須恰到好處,不

  能過分,也不可不及。到了小葉長成以後,大葉由枯黃而萎謝,也是順理成章,

  不必感傷。可是在幼苗正成長中,即被戕傷,那就太殘忍了。

〈感想〉:

    在琦君的〈桂花雨〉當中,不只記錄了琦君的童年,還包括了琦君長大後的生活、和丈夫相處的點點滴滴,雖然回憶過去總會帶點悲傷的感覺,但在琦君溫柔敦厚的筆下,竟感覺不到一絲絲的傷感,反而多是經由她的文章省視自己、觀察自己生活處事的態度。

    在琦君細膩的筆下,她生活中的一件件大小事活靈活現地出現在我眼前,不知道她爲何可以將自己生活中的片段記得如此清楚?我試著回憶自己過往生活的點點滴滴,卻發現有些畫面、有些人物早已模糊不清,是那些事不重要,還是因為我並沒有像琦君一樣那麼用心去感受每一天、每一刻呢?我想應該是後者吧!或許我認真的過生活,但我並沒有用心體會生活。

    看到琦君的這一句「我邊擦眼淚邊慢慢地跨過一塊塊在急流溪水中的岩石,忽然覺得自己已經開始一個人走艱難的道路了」,我覺得我們每一個人都會在某個時刻忽然長大,忽然找到自己要走的那條路,儘管那條路艱辛、崎嶇,儘管一路上只有自己的影子和自己相伴,就如同人生,爸媽只能牽著我們的小手,帶領我們走一小段路,剩下的路,就算荊棘滿布,就算跌的遍體鱗傷,仍舊只能爬起來,繼續往前走,因為那是屬於我們自己的路。

    琦君的書會帶著我回憶,但她帶給我更多的是省思,她的文字會帶領我感受生活,所以除了《城南舊事》,《桂花雨》也是我書桌旁的必備書之ㄧ呢!

7.結語(感想)

   《城南舊事》的每一篇中總帶點淡淡的離別之情,而《桂花雨》則更像是單純分享生活的點點滴滴,林海音和琦君的小說中主角大都是女子,而說到她們兩人時,我想大多數人都會如同我一般,馬上想到的就是「懷舊文學」,在我的體會中,林海音的書在回憶時,就是單純的回憶,但琦君則是在回憶之餘,多添加了些許的省思,就如同琦君的〈髻〉的結尾「究竟這世上,什麼是愛?什麼又是恨呢?」或許她們的風格不一樣,但她們同樣都是我最喜歡的作家。

引用通告地址: http://teacher.whsh.tc.edu.tw/lichiou/f2blog/trackback.php?tbID=136&extra=e4d351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