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來電



最短篇/來電

晶晶


上班時間,電話響了,是她先生打來的。

「妳怎麼沒提醒我去驗車,害我被罰款。」

「我上禮拜就提醒過你,還寫了一張便利貼,貼在你的公事包上。」

「妳提醒過我,看我忘了,不會再提醒一次嗎?」

「我至少提醒過你三次。」

話筒傳來一連串的髒話。她只聽,沒再說什麼。

她知道他罵完,氣消了,掛掉電話就沒事了,所以她等他掛電話。

她這一生也一直在等,等他掛掉的那一天。

【2012/07/30 聯合報】

最短篇/撲火


最短篇/撲火


晶晶


你說起飛蛾撲火,說起為愛犧牲的故事。但這樣的話題,不適合你來說,因為你不是會為愛犧牲的人;而且不管你怎麼說,我想到的都是捕蚊燈。


【2012/06/06 聯合報】

最短篇/三則


最短篇/三則


晶晶



無名


她不理他。

他希望能把氣氛弄好一點,於是抱起她養的貓:「牠叫什麼名字?」

「牠沒有名字,名字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名分。」她冷冷地說。


問卷


這餐廳的菜,特別又好吃,就是餐送得比較慢。但她沒寫在問卷上,因為想起她會覺得餐上得慢,是沒話和他聊的關係。


吵架


他開車走了,會回來嗎?如果不回來,明天的婚禮怎麼辦?如果回來了,未來怎麼辦?
2012/04/15 聯合報

仁愛路犁田


仁愛路犁田


鴻鴻



鐵馬把他像箭一樣斜射而出,地面的雨水順勢推了一把,讓他多犁了幾尺田。粗礪的柏油也把他的右臂和右腿犁開。四方車流瞬間靜止,光,把他俯伏像膜拜大地的姿勢顯影在路面的底片。

再過5天,他膝蓋的傷口會復原。17天,肋骨就不再作痛。21天,手臂才能重新高舉(不管是為了抗議或服從)。而若要他恢復在雨中奔馳的速度,看來得過三年。

幾天之前,那些老農才經過同一塊地方。他們離開無水可耕的田,來到多雨的台北。正值播種時節,田土原該柔軟濕潤,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種稻得米。而今卻快渴死了。因為懷沙其罪的濁水,已經被攔去哺育一座座永不饜足的沉沙池。5天17天21天,稻米望著春風,瓜豆詛咒烈日。老農無田可犁,只能離田,來踩台北的馬路。

台北的雨能解彰化的渴嗎?

台北的路能長濁水的米嗎?

政客和包商,能把手抽出別人的口袋嗎?

全台灣的小孩,只要吃基因改造玉米和美國漢堡,就能長大嗎?

當車流重新啟動,陌生的路人扶起仆倒的騎士,大地扶起仆倒的老農。水流往該去的地方。田土繼續呼吸。生命繼續亂竄。


註:犁田,形容機車事故時騎士滑倒之慘狀,通常以台語稱為擂殘。【2012/04/22 聯合報】

最短篇/名片


最短篇/名片

【聯合報╱古嘉】

2012.03.20 


她終於可以輕易接近政商名流。今天,她又將和某位名人會面。

當上大人物的助理之前,那些她想結交的人,不把她當一回事。某次,離開活動會場時,她甚至看到自己的名片被扔進廁所門口的資源回收桶。

即便如此,她仍不放棄任何建立人脈的機會。她忘不了,她曾在某公司表現優異,要升經理的前一天,老闆卻改變主意,把職位給了剛進公司的親戚。

她殷勤替名人倒茶,對方速度倒也快,已拿出名片。她打開自己的名片盒要交換名片,卻發現裡頭沒有一張是自己的。

「把你老闆的手機給我就行了。」對方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在她乍然失神時,不知打哪來的風,讓盒中名片一張張飛了起來,然後被風壓在辦公室的落地窗上。  
  

最短篇/填鴨式



最短篇/填鴨式

【聯合報╱三色弦】

2012.03.19 


那群人把一本本厚重的書往我頭上堆,頤指氣使地要我把它們全部消化完。我隔著厚重鏡片一目十行,一字不差地將內容默背出來,但這等努力似乎永遠達不到他們的期盼。要讀的書目琳琅滿目,一本接著一本看不到盡頭。每當我抬起頭,稍作休息時,很快地便有一隻強壯的手臂將我的頭重重壓下。

「聽著,你只要好好讀書,不要管其他的事。」

從來沒人告訴我讀書的真正意義,抑或得到的總是那機械式的回答。於是,我決定從這思想的巴士底監獄解放,勇敢追求自由。行動那日,或許是災難的開始,但我已準備好坦然面對。

一群驚慌失措的大人圍成一團。

「為什麼影印機突然壞了,誰趕快去找工人修理呀。」

茶壺


最短篇/茶壺


晶晶



難得假日可以好好休息,你卻請那麼多人來家裡。如果只吃中飯那還好,偏偏大家聊得這麼高興,打算也在這裡吃晚餐,餐後還說要泡茶。我用茶壺燒開水,後來聽到茶壺替我尖叫。【2012/01/30 聯合報】

罩門


最短篇/罩門


劉靜娟



經過水果攤,看到橙黃色的甜柿和洋紅色的酪梨,她忍不住各買了幾顆。朋友說要去看展覽,幹嘛自找麻煩拎著它們?


「雖然不是我愛吃的水果,可它們的模樣和顏色,美到不行,教人無法拒絕啊。」


「這就是你的罩門。」朋友無奈地說。


每次她撲向絢麗的東西時,這位多年的知己常會阻擋,說它不實穿、不實用,但她很少接受。


有一年兩人到巴黎旅行,她看上一件斗篷式羊毛大衣,朋友說它比較適合走在伸展台上的模特兒穿,何況台灣天氣也不宜,「不實用。」


後來,那價錢不菲的衣服只在寒流來襲又無法入眠的晚上拿來披在身上,心中充滿著對丈夫的怨怒,光是披著都嫌熱。


婚前,朋友勸她,男朋友的外表不該占太大的比重,個性和志向更重要,她卻一味為他的行為做正面的詮釋。經過數年的婚姻,她常想到朋友勸她不要買這個、那個,說它們不實用時,也會聯想到她嫁的人很「不實用」吧?
【2012/01/18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