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好天氣

最短篇/好天氣

雨連續下了一個禮拜,今早終於停了,他想趁著難得的好天氣把堆積多日的髒衣服洗好,於是將衣物丟進洗衣機,這時才發現沒有洗衣精了。


來到大賣場,他買了洗衣精,倏地想起醬油好像也沒了,又想起浴室的拖把壞了,結果走沒幾步,又想起家裡的水電費帳單還沒去繳。


因為天氣轉好,他才想起這些;也因為天氣轉好,他才想起妻子這次離家出走似乎太久了點。

http://www.udn.com/2010/7/5/NEWS/READING/X5/5704189.shtml

車入險路


極短篇/車入險路



遠遠看見路邊停了一輛賓士黑頭車,前面的引擎蓋開著,直冒白煙,她把車速放慢,也幸虧慢,這時突然跳出個黑衣大漢,夜裡看不清,差點撞上。

車門被拉開了!「大哥!您請!真對不起您。」那黑衣大漢鞠九十度的躬,接著車子往下一沉,後視鏡裡冒出個光頭大臉,砰一聲,車門關上了。傳來沉沉一聲:「走!」

「您去哪裡?」她小聲問,沒敢回頭。

「叫你走就走!快!我趕時間。」

「可是……可是我要收班了耶!」她吞吞吐吐地說。

「你要收班為什麼還亮著空車的燈?」

她沒再吭聲,往前開,心裡盤算著,能不能在看到空計程車的時候,婉轉地請光頭大臉換輛……


錯體

極短篇/錯體

2010/06/22 聯合報

他進入考場的時候,學校的鈴聲還在響著。他回頭向操場上踢球追逐的學兄們瞄了一眼,忽然發覺這種喧囂的鈴聲與他睡房裡的鬧鐘聲響非常相似。


吵得讓人定不下心來。


他看看白襯衫上繡著的名字:陳小光。


老師常常說陳小光是一匹野馬,怎樣也拴不穩。他現在也發覺陳小光的身體不大聽他使喚,總是頻頻回頭戀棧著考場外的綠草地。

極短篇 豔遇


極短篇/豔遇
【聯合報╱劉墉】




才下飛機,他就被三年不見的老同學拉去吃飯。「我來開會,在酒店用餐可以報公帳。」他說:「到酒店去吧!我請客。」

「笑話!別忘了這是我的地盤。」老同學差點翻臉,他只好從了。

鐵板燒,聽說是當地最好的,氣氛果然不同,還有酒廊,傳來駐唱女子妖嬈的身影和歌聲。

同桌除了一對帶了兩個孩子的夫妻,還有位小姐。不!應該是熟女,三十多歲。大概因為他和老同學敬酒太大聲,熟女瞪了他一眼。

「那美女好像對你有意思耶!」老同學說:「偷偷看你好幾眼了。好機會!我給你牽個線吧!」沒等他答話,就叫服務生過來……

熟女先一愣,接著笑了!居然隔著那家人舉起酒杯,用嘴唇示意,說了聲:「謝啦!」

他也舉杯,用嘴唇表示了:「不客氣!」便見熟女眼波一轉,還仰臉,甩了甩頭髮。他的心一顫。

正餐用完,在咖啡座用甜點,熟女先起身,好像故意繞道經過他們,對他微微挑了挑嘴角,他的心又一顫。

「那美女真對你有意思耶!」老同學用手指捅了捅他:「把握機會!」急著拉他去咖啡座。

熟女已經在那兒,旁邊三個位子空著,老同學居然帶他直直走過去,問一聲旁邊有人坐嗎,看熟女搖搖頭,就又捅了他一下,接著說去付賬。

他在熟女對面,有點不安地坐下。

「把手提箱放在這兒!」熟女指指身旁的空位,又笑了:「有什麼了不得的寶貝?怕我啊?」

他愣了一下,把箱子放過去。服務生過來,說老同學有事先走了,明天聯絡。又問他喝點什麼。他還沒會意,熟女先開口了:「兩杯威士忌,double!」又對他一笑:「這回換我請。」

走出餐館,他的步子都不穩了,還堅持送熟女回家,這是禮貌,何況已經深夜。

他在車子裡遞出名片,熟女眼睛一亮:「來開會?明天就走?太趕了吧?」突然輕拍一下他的大腿:「對不起!忘了,經理!您是大忙人。」又說她也從商,一個人出來散心。還一路指點司機左轉右轉,到了家門。他伸手要握。熟女臉一偏,手伸一半,縮回去了,轉身,又一扭腰,回頭笑笑:「不進來坐?」

在電梯裡兩人就擁吻了,乾柴烈火,簡直是一手伸進衣服,一手摟著腰進門。

呵!房子雖不大,可真精緻,看得出主人的品味,他的心放下,也更狂野了。結婚十年,每天忙得昏天黑地,連外面女人的手都沒碰過,沒想到今天能有這麼個豔遇,他一邊脫衣服,一邊偷偷把手機關上。

「戴套子!」緊要關頭,熟女突然冒出一句。

「妳沒有嗎?」

「笑話!你以為我是什麼人?」

「我去買!」他跳下床,匆匆忙忙穿上褲子,連上衣和襪子都沒來得及,就把西裝外套一披衝出門去。

走出大樓,迎面一陣冷風,打個寒顫,四面黑漆漆的,沒一家商店。他往旁邊巷子轉,仍然黑漆漆的,大概是新開發區吧!又頂著寒風走了好幾條巷子,才看到一間便利商店。

所幸有套子賣。可是掏錢,發現皮夾子在襯衫口袋裡。「對不起啊!忘了帶錢。」他不好意思地把套子交還店員,急急衝出門去,循原路左轉右轉,跑回那棟大樓。不!應該說是好幾棟二十層的高樓。

他猛地站定,盯著高樓看,幾百個窗子,明明滅滅的燈光。問題是,熟女住哪一棟?還有,哪一樓?哪一戶?他的心突然一震,發現自己居然連電梯停在第幾層都沒注意。掏口袋,天哪!手機留在熟女桌上了。

總算找到社區管理中心,又不知怎麼說,吞吞吐吐了半天:「這裡有沒有……一位三十多歲的……年輕漂亮的小姐。」

管理員說:「三十多歲的小姐多了,都漂亮。」接著站起來,眼一瞪:「你想幹什麼?找小姐嗎?找錯地方了!」

他又狼狽地跑回便利商店,說自己出了狀況。

店員盯著他裸露的胸口,一臉狐疑,但還是讓他撥了電話。他很聰明地撥給自己的手機,心想只要一直響,熟女接起來就成了。問題是,直接上答錄,才想到剛才已經把手機關了。

打電話給老同學?不記得號碼,電話全在手機裡。倒知道酒店,問題是身上一文不名,怎麼叫車?這樣子,怎麼去?碰上其他公司的代表,怎麼說?明天開會又怎麼見人?

他的頭皮發麻,心臟好像失速墜落:「開會的資料和換洗的襯衫全在箱子裡。」

還是先找那位老同學吧!這麼晚,唯一的辦法是問太太,他要求店員,再撥個電話。

老婆接的:「三更半夜,你野到哪裡去了?」

「我跟朋友討論明天開會的事。」

「去你的!剛才一個女人打電話來,說你的東西都留在她家,叫你回去拿。」啪!電話掛了!


【2010/05/13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