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恐懼之海──看李安《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李安《少年Pi的奇幻漂流》影評 3

恐懼之海──看
 
中國時報 E4/人間副刊 2012/11/26 【張輝誠】

 
 
 
很奇怪,楊.馬泰爾《少年Pi的奇幻漂流》寫到動物部分,總讓人 誤以為正在研讀《索羅門王的指環》,裡頭有很多動物科普知識,以 及不斷試圖轉換人類視角改用動物角度去觀看,動物世界自成秩序與 邏輯,而非人類自以為是所強加投射的想像與情感;描寫少年Pi的漂 流過程,又帶有一點點《奧德賽》漂流返鄉的味道,哪怕點到為止只 寫了一座會吃人的小島(當然也有一點兒《魯賓遜漂流記》和電影《 浩劫餘生》的味道);談到宗教信仰,又大談基督教、印度教、回教 三教教義,讓人很快聯想起作者曾接受過的哲學訓練背景,一直試圖 從人的情感共鳴、知性反省、苦難磨折與超越中,得到三教融解與並 存的可能。
 
李安所拍攝的同名電影,即使少了書中幾個小情節,如宰殺烏龜( 玳瑁)做為抵抗老虎理察.帕克攻擊的盾牌(很有畫面趣味感)、和 曾經遭遇足以救命的大輪船卻沒被發現(很強大希望與失落的衝突感 )、還有一樁似幻似真的人吃人事件(不忍卒看的血腥恐怖感),卻 仍舊絲毫無損於李安以他一貫的細膩與深沉,有條不紊地表現出了楊 .馬泰爾書中必須用冗長文字說明的「只有恐懼能夠擊敗生命」,李 安傾注全力一而再、再而三將沉船的恐懼感、鬣狗老虎與人同船的恐 懼感、饑餓的恐懼感、絕望的恐懼感、死亡的恐懼感處理得絲絲入扣 、盪氣迴腸,又把因恐懼而時時激發的警醒求生意志起伏藏閃著,成 就最最扣人心弦的來回撥弄。並且李安把小說中猶如回憶錄不易表現 出來的情感,輕易地、恰到好處地透過呼喊而擴散出來,很容易就讓 觀眾在開頭、中段、末尾處的叫喊中,遏止不住鼻酸、眶盈,甚至落 下淚來。
 
這是李安的拿手處,細膩卻不黏滯,奇幻卻不突兀,雲淡風輕藏著 狂風暴雨,暴雨狂風又掩藏著天容海色本澄清。
 
人生何嘗不是如此:漂流,恐懼,勇敢,堅持,直到救贖。

《少年PI的奇幻漂流》影評 2


《少年PI的奇幻漂流》影評 2

敬畏未知,重尋信仰

 
2012-11-25 中國時報  張士達


李安究竟花了多少心力,去挑戰以3D技術,拍出一個一度被認為不可能搬上銀幕的文學作品,大家應該都已經看過很多報導了。但李安這次在《少年PI的 奇幻漂流》中走得很遠,卻不只是在於技術上的突破,而是在於心靈領域的探索。這並不是一部在講海上漂流的冒險電影,而是一個靈魂在彷彿死過一回後,重新尋 回信仰真諦的精神旅程。
 
漂流之旅 猛獸成為恩賜
 
《少年PI的奇幻漂流》描述一個16歲的印度少年PI,舉家乘船將他們的動物園遷到國外,卻因風暴來襲,只剩他與幾隻動物同處一艘救生艇成功逃 生。基於大自然的運作法則,最後當然只剩PI與名叫理察帕克的孟加拉虎留下。一人一虎不僅必須撐過漫長的海上漂流,還必須找到彼此和平共存的生存之道。
PI從小對宗教信仰充滿興趣,在那個寬宏多元的環境裡,他什麼教都信,彼此間並無衝突。但宗教能為他帶來什麼指引與解惑呢?當他坐視一隻老虎啃食一頭無助的羊,宗教是無法平息他內心所受的衝擊的。直到他漂流海上,看到死亡在小船上輪番上演,被缺乏飲水、食物擊垮,被烈日和狂風暴雨蹂躪,他終於了解到,若不是因為這隻老虎所帶來的刺激、挑戰、互動、陪伴,他早就不可能在漫長寂寥的旅程中維持求生意志。原本可能威脅他生命的猛獸,其實卻也是上天冥冥之中藉以讓他活下去的恩賜
 
面對挑戰  李安走得很遠
 
李安面對的第一重挑戰,就是要讓這個看似不可思議的故事成為可信。透過記錄真實老虎的行為模式,再以電腦重建出栩栩如生的合成老虎,並與真實老虎 交錯剪接而讓人難辨真假,再與演員演出合併到天衣無縫,這固然已是令人驚嘆的技術成就,但對於呈現這個故事的精神層面來說,這都還只是最基礎的皮毛。
 
探索心靈  藉3D華美獻祭
 
為什麼要用3D?不是為了讓畫面更美更立體,動物更栩栩如生,當然更不是因為票價可以收更多錢。因為這是一段不凡的旅程和體驗,這些大自然的美不能只是日常俯拾可見的尋常美景,而必須美到懾人;海上之旅不能只是驚險刺激,而必須震撼到足以動搖一個人過去自以為是的信仰和價值認知,讓一個靈魂因為被徹底摧毀掏空,才能對未知與不可知產生全然的敬畏之心,並在荒蕪中重新尋回信仰真正的意義
李安的3D就像是以最華美的供品對神明獻祭,所呈現的卻是一個創作者最謙卑的心意。李安是真正透過影像來讓心靈探索成為具體化的導演,而不是只是為了提供感官娛樂。
 
只要你相信  那便是真的
 
大自然只有弱肉強食物競天擇的真理,所謂的意義與信仰,都是人類為求生存意志而自己整理出來的,正如原著中的PI在成功存活後所體會的「保暖則安逸,憂患則志高」。但要怎樣讓真理能夠與他人分享、讓他人理解呢?我們需要故事。
PI獲救後,接受兩名日本運輸省人員調查沉船事件,以進行保險理賠,日人卻堅決不願相信聽來如此誇張荒誕的描述,他只好改說另一版本沒有動物的故事。如果因為不同象徵符號的使用,而能夠讓原本意義深遠的故事更容易讓人相信理解,這就叫做寓言。因此兩個版本哪個是真的呢?PI說:
我告訴你我的故事,你自己決定你要相信什麼。」而這就是信仰:只要你相信,那便是真的。

《白色緞帶》The White Ribbon


《白色緞帶》The White Ribbon影評


吳孟樵

    
  
 
  attachments/201212/5510562573.jpg   
   
144分鐘 ( 德國 )  


劇情:
 
故事背景發生在1913-1914年間、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的德國北方一個鄉村,並透過一名曾在這個鄉村教過書的老師和她的未婚妻的眼中,來回顧這裡曾發生的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件。這些事件環繞在公爵、佃農、醫生、寡婦、牧師和一群德國孩子們之間,充滿著出軌通姦、背叛剝削和嚴厲的體罰管教,為這個寧靜的鄉村,種下了不可預知的禍因。

然而,如同麥克漢內克過去作品,最駭人的事件,絕對超越觀眾所見。《白色緞帶》真正讓人不寒而慄之處,其實是在這樣一個備受體罰壓迫、環境剝削下所長大的孩子們,在二次大戰時成了納粹吸收的精英分子,最終危害並撼動了整個歐洲大陸。

不同於過去作品,漢內克這次收歛了從前駭人的拍攝手法,並以一段迷人的鄉村初戀作為敘事主軸,而逐步帶出了對人性、教育及歷史的反芻與反省,不但不減其鋒芒,反而展現出驚人的敘事力道。


 

吳孟樵影評:
 

操控,猶如生物的食物鏈關係:上有霸權,下有對策。

男爵是多數村民必須依附,才能勉強維生的『老闆』;自男爵管家、牧師以下的各家庭,自有其操弄別人生命的『本事』,無論是一人獨行報復,或是多人參與,已形成集體暴力下的共生結構。

男爵的角色只是一個平庸膚淺的男人,空有財富(面對男爵夫人坦承愛上別人,想問的居然僅是「妳和他上床了嗎」)。牧師(也是《再見列寧》《為愛朗讀》的德國知名演員)和管家,都是『生產』多名子女的爸爸,以法西斯的教育統管子女。農工生活貧窮是造成嫉妒、殘虐、報復、懲罰的理由?是偽真偽善的道德標準、高壓政策鞭笞下的反彈。

牧師的子女各個表現守禮守節,真正的想法?馬丁站在獨木橋的扶桿上行走,他想知道上帝是不是要他死。多沈重的感慨!給他深重一擊的是牧師爸爸。克拉拉以昏倒做沈默抗議;管家兒子先是說謊,繼之吹著木笛,銀幕出現的是木笛的尖銳吹奏聲引得爸爸怒氣奔上樓。此時,是視死如歸的抗議。

男爵的兒子是金色的澎捲髮,高貴純真,他的『原罪』是出生富裕之家;產婆的智障兒子,善良可愛。他們都遭到毒手。牧師愛用象徵純淨的白絲帶教誨子女遠離罪惡、嫉妒、謊言...,卻埋下罪孽之火燃燒這個近乎封閉的村落。能離開此厄運連結的共生世界,是來自鄰鎮的老師和老師愛慕的女孩,他們是代表美善的其他世界。

醫生的四歲兒子問姊姊甚麼是死、誰會死......引出媽媽死了!憤怒掃掉飯碗。天真的語調裡,是推理般的逐一反問。導演以這樣看似簡單、不該懷疑的生活事件,點出埋下恐懼與怒火種子的可能性。以此試圖『了解』蓋世太保『可能』的『形成』遠因,的確是不同於常見的納粹電影或紀錄片。全片若要挑出『毛病』,就是以老師口述故事的老邁旁白聲,如《白銀帝國》,雖是幫助觀眾了解劇情,卻也成了『干擾』。

畫面一逕地黑白、植物立在寬闊景致裡的一角,無不顯小村封閉貧瘠。醫生代表的『性態度 / 性行為』不只是類如動物的性本能,而是發自內心對產婆反感所產生的語言暴力,以及亂倫的複雜心理。性、暴力都是操控的必然行為,也是導演邁可漢內克在冷然驚悚的《鋼琴教師》與《隱藏攝影機》裡的主題,結局也總是出人意表地透出『玩火』之後的靜定。

《白色緞帶》牧師的籠中鳥被剪刀刺死,呈X型,似十字架難以救贖這混亂的世界。電影畫面結束了,多名角色此時輪番閃在你腦海...


漫長的告別

-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影評 1

                        
中時 陳建嘉  電影部落格
    
 
 

喜歡李安電影的理由可以有千百種,我自己總喜歡李安電影裡面對於生命那種無能為力的感嘆,誠如我們的世界,沒有人是真正的反派,惡人之所以為惡有時候也是迫於無力,更深層的會讓角色變得立體化,舉凡是【色‧戒】的易先生或是【臥虎藏龍】的碧眼狐狸,我們所看見的,其實往往比主角看見的更多。
於此,【少年Pi的奇幻漂流】出現了,與其說這是一次與大自然相互撞擊的奇幻體驗,但我更覺得這是一次巨大的生命旅程,宇宙不僅僅是外在,更是內心裡的那一小塊,甚至是黑天口中的宇宙,從內看見,你往往看見的就是自己。

就像Pi的父親所說,當你注視著猛虎理查帕克時,所投射看到的往往是自己的恐懼,為何他會這麼說,我總覺得這段故事幾乎算是這趟偉大旅程的主軸,理查帕克是一隻猛虎,是少年Pi,當然也是自我不斷抗爭的焠鍊成長。只因為Pi在奇幻旅程上遇到的,是鬃狗,是紅毛猩猩,也有斑馬,但他們都僅是過客,在一次意外中他們終究無法抗爭自我生理因素的恐懼,展開了必然的殘殺,在死亡中必有生,這是宗教理論告訴我們的。

在這些死亡過後,少年Pi心裡的純真也消逝了,向來是素食主義者的他,遇到歧視嘲笑時選擇以機智來抵抗霸凌者,但他卻遇上了最殘酷的旅程,就像他一開始的嘶吼「歡迎登上Pi的方舟」,這是諾亞方舟,將駛往未可知的求生島嶼。

在這趟旅程當中,無論是水母、鯨魚或是飛魚等段落,我們都一起跟著少年Pi展開冒險,只是他的人生裡只有一個最重要的辭彙「生存」,於是那些浪漫的畫面,都成了一種殘酷,這究竟是讓人無法忘懷的美景,亦或是進入天堂前的最後一絲綺麗想像?少年Pi在一次體驗中,他與理查帕克共同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景象,穿過海面,他看見母親的臉,並且潸然淚下,這是理查帕克給予他的恩賜,也是鼓勵他求生的重要因素。

理查帕克給予少年Pi恐懼,給予他適時的溫暖,在捕獲魚的這方面也教導了他殘酷,少年Pi於是成長了,他變得與眾不同,願意學會去愛任何事物,當他與疲弱不堪的理查帕克相互擁抱時,已經戰勝了一切的殘酷殺戮,在這個時刻,少年Pi與猛虎理查帕克是一體的,他們在這艘諾亞方舟上迎戰未可知的海面。

【少年Pi的奇幻漂流】從這個時候開始,化成了美麗的生命奮鬥,當他們一同來到食人島,並且差一點耽溺於島上的珍貴資源之後,他們迷惘了,在青春即將悄悄離去之前你還留戀些什麼?Pi知道,這是不得不的離開,有很多時候,許多的安逸只是欺瞞我們留下的原因。

此刻開始,我們已經不用去在乎食人島是否存在,理查帕克到底是人還是老虎,重點是「相信」的本質。

李安導演的偶像是柏格曼,看的第一部電影是【處女之泉】,那麼【少年Pi】讓我回想的便是【處女之泉】,那種面對生命殘酷的無力挫折,但卻又有機會看到微光的可能。我個人寧願將【少年Pi】看作是自己與自己的一次奮鬥,哪個故事是真的其實不一定重要,Pi終於在 這場殘酷血腥的青春體驗當中,以一種近乎死亡的儀式與青春告別,那是【處女之泉】最終艾琳美麗的身軀與清澈的泉水,【少年Pi】則更是那場又輕又沉重的告 別,彷彿少年在這場與生命抗爭的途中,終究要與時間說再見。

哭得像個孩子一樣,但依舊喚不回過去的自己,已經死了,我卻想起年邁的Pi所說的那句「我最遺憾的事情不是失去了這麼多,而是我始終沒有好好地告別,沒有好好地與父母、阿南蒂與拉維告別,更沒機會與理查帕克告別。」

生命,就是在你開始後悔的時候,狠狠地轉過身去,一句話都不跟你說就消失了。

「賽德克.巴萊」上集觀後感 13


「賽德克.巴萊」上集觀後感   13


214  洪紫郡 



「我的決心比奇萊山還要堅定!」原住民對日本統治展開反擊,是從莫那.魯道這句話開啟的。無畏殖民者所擁有的先進武器和強大部隊,他宣誓著自己反抗的決心。這場戰役,莫那.魯道失去了生命,他所屬的賽德克族也幾乎滅族,但他們卻贏回了驕傲的靈魂。忍辱負重了多少年?其實莫那.魯道比誰都想替族人出一口氣,但一再壓抑,直到那天,血祭祖靈。
   
雙手有揉不去的血痕,肩上背負數不清的性命,這就是真正被祖先認可的「賽德克.巴萊」印記。他們深信著祖靈會在彩虹橋的那一端等待迎接,這個信念使他們死而無憾,就像櫻花般,即使從此與樹枝分離也要驕傲的墜落。
   
「如果你們的文明就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讓你們看看我們野蠻的驕傲!」日本人來後,原住民男人被迫收起狩獵的本領,女人也無法再織紅戰衣,就連黥面這項榮耀的傳統也被鄙視禁絕,族群的驕傲變成沒有尊嚴的奴顏苟活,任憑是誰也無法承受。日本人百般無理又無情地壓榨,那種痛苦不僅於做粗活的皮肉痛,而是無法被祖先認同成為真正的「賽德克.巴萊」的痛。
   
有好幾幕扣人心弦的畫面至今還深深停留在我心中,其中最令我動容的是莫那.魯道在溪邊和父親合唱,他彷如困獸,進退兩難,父親並沒有明確的指示他下一步該怎麼走,只是摸摸他黥面的臉龐,並淡淡的說了幾句話,如同從小到大尋常的交談,但莫那.魯道很快明白父親的用意,也更加篤定了心中的計畫,之後父親把鼓勵化為歌聲送給莫那.魯道,並且走向彩虹橋,等待莫那.魯道成功回歸祖靈。
   
誠如片中有個原住民女人問道:「為什麼要出草?」造成這場悲劇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或許是日本人那自以為高尚的優越感,還有賽德克族群真正高尚的民族意識吧!日本人對台灣山區部落的冷血無情完全赤裸裸的呈現在這部電影中,他們對原住民男子剝削,對女人不尊重,甚至對教育小孩也差別待遇,當然壓迫到了極點,原住民便起而反抗,他們是為平等為自由為驕傲而戰。日人充滿藐視地將「生番」一詞強加他們身上,認定他們髒亂、野蠻,其實原住民只不過想保留祖先的傳統罷了,如果日本人認為保留自己的傳統文化是不文明的表現,那誰才是真正的不文明呢?
   
從這部電影我得到最深的感觸就是「尊重」吧!每個族群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與文化,雖有差異,但不應有優劣之分。如果當初日本人有做到尊重,也不會有如此慘絕人寰的悲劇產生。

「賽德克.巴萊」上集觀後感 12


「賽德克.巴萊」上集觀後感 12 
 
214 王韻茹
   


一個古老的傳說,成就一位驍勇善戰的青年;一紙屈辱的條約,開啟賽德克族坎坷的命運;一場擦槍走火的婚禮,爆發一段悲壯的腥風血雨。而這一切,只為了成為讓祖靈驕傲的「賽德克.巴萊」。
 
西元一八九四年,一張馬關條約,日本接收了台灣。為了台灣豐饒的自然資源,日人前進深山,卻三番兩次遭到賽德克人的殺害,但最後在日人「以番制番」的策略下,賽德克人終究屈服於日本人,也開始了他們飽受歧視的不平等待遇。即使再多的建設,也是賽德克人用血汗換來的;即使祖先的獵場正一點一滴地盈注日本人手中,也改變不了統治者眼中的輕蔑與言語中的嘲諷;即使穿上整齊乾淨的警察制服,也無法改變體內奔流的賽德克血液。面對種種的欺凌、羞辱與剝削,賽德克人雖然憤怒,但在日人的高壓統治下,賽德克人只能默默忍受,並以飲酒作樂忘卻心靈上的痛苦。直到壓迫到了極點,文化流失殆盡,莫那.魯道才率領族人全面反擊。
 
電影中無數的歌舞片段不僅充分表現出傳統的原住民文化,也將故事詮釋得更加深刻。結婚等重大慶典以舞蹈增添歡樂、即使在山林中辛苦工作也不忘唱歌忘卻身體的疲憊、出草當天莫那.魯道對著日出高聲歡唱以宣示要光彩祖靈榮耀的決心。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當然是莫那在河邊與父親的超時空合音,看著父親的背影消失在彩虹的彼端,歌聲也漸漸隱沒,更是讓莫那.魯道決心奮不顧身捍衛自身文化的重要關鍵。唱歌是原住民的重要文化,無論歡喜悲憂,或失意或鼓舞,都有撼動靈魂的節奏,魏德聖導演顯然將這點發揮得淋漓盡致。
 
從前我對於霧社事件的了解,僅止於歷史課本上的一個名詞,但在這部電影的引導下才明白原來背後藏有如此多不為人知的辛酸血淚,也對原住民為維護祖先的驕傲而不惜壯烈犧牲深感佩服。此外,電影裡的場景,也展現了台灣山林之美,從濃密的森林到湍急的小溪再到滿山怒放的緋櫻,都令人難以想像這是在今日台灣這個先進的國度中仍能保存的難得淨土。
 
如今看著桌上一枚二十元紀念幣,上頭印有紀念霧社事件領袖的莫那.魯道頭像,雖然和電影中的演員有點差異,但不變的是那雙肅穆而堅定的眼神,眼中流露強烈的渴望,那就是光榮地走上彩虹橋,到達祖靈的肥美獵場,成為驕傲的「賽德克.巴萊」!
 

「賽德克‧巴萊」觀後感 11


「賽德克.巴萊」上集觀後感11  

214  李靜雯    



熊熊的營火在莫那‧魯道堅毅的眼眸中灼燒,旋律輕快的口簧琴暫時使部落的人們感到寬慰,滿山遍野的山櫻花綻放著血紅的孤傲,橫跨潺潺溪水的小竹橋遙望著被冰冷鋼索所劃破的奇萊山,祖先們的大樹在迷濛的深山裡低吟啜泣,雨後的第一道彩虹靜悄悄地浮現在馬赫坡社的上頭,唯一不變的是彩虹橋的彼端,那族人們深信不疑的信仰。
   
這是一個巨變的大時代,甲午戰敗,我們祖先賴以維生的台灣寶島,成了日本人的囊中物。被撕裂的藍地黃虎旗,取而代之的是日本鬼子引以為傲的太陽旗,而山坡上,跳著豐收舞蹈的原住民們,還不曉得,他們即將臨得將是一場文化的爭奪戰。
   
「你看,學校、醫院、郵便局,這裡被我們改造的多麼文明啊!」一名日本官員驕傲的對著他的同袍說道。但是,日本人你們眼中的文明,在我看來只不過是一種無理取鬧的炫耀罷了,反而徒增了你們掠奪者的無知。抽打在賽德克男人背上的鞭痕,流出的不是血液,而是忍辱負重所淌下的無奈;留在賽德克女人臉上的掌印,眼裡滴落的不是淚水,而是悲嘆著現實殘酷的哀戚;就算穿上筆挺的制服,改變不了的還是這張不被文明認同的臉,他們流下的不是汗水,而是一種左右為難的艱辛;失去了勇士紋面的孩子們,唯一剩下的只有竄流在身體裡的賽德克靈魂。


「彩虹橋的彼岸啊,只有真正的賽德克‧巴萊才有資格到達哦!」父親的耳語迴盪在莫那‧魯道的耳際,他凝望著瀑布下逐漸隱沒在彩虹後頭的父親的背影,靜靜的不發一語。我們的溪、我們的樹、我們的獵場,還有我們的祖靈,難道都被遺忘了嗎?不是的,我們永遠不可能忘記那曾經屬於賽德克的共同回憶,沒有人可以剝奪我們對這片土地的深刻感情,更不可以用壓迫、拷打來抹滅我們的珍貴文化,可悲的掠奪者啊!別以為你們的文明是多麼尊貴,我們也要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


銀灰色的月光潑灑在勇士們的戰袍上,他們要捍衛的是那沉寂許久的尊嚴。刀刃劃破了塵封多年的仇恨,切斷了長期被綑綁的束縛,刺穿了異族人狂妄的假面,劈開了世世代代被壓制的心酸。鮮紅的熱血濺灑在濃霧的山坡上,噴濺在日本的太陽旗上,流淌在霧社淒涼的土地上,雙手沾滿鮮血到達彩虹橋彼岸的賽德克‧巴萊,你們的靈魂將永遠成為賽德克人的榮耀。


我含著淚水,在大銀幕前忘情鼓掌,一種發自內心的共鳴,在四周的人群裡迴響著,我彷彿也經歷了一場如史詩般壯烈的廝殺,跌進了歷史的血泊中,但我的心臟依然強而有力的跳動著,一股撼動靈魂最深處的激烈情感,漸漸的把我吞沒,轉化而成的是雙頰上溫熱的淚痕,哀弔著文明的殘暴、歷史的無情,縱使最終的結果必定是一堆堆眼神空洞的白骨,但誰曉得他們在臨死的前一刻,眼中望的不是天上的一道虹,那堅定不移的信仰?沒有任何外在的阻擋可以干涉每個人心中的堅持,當我們望著美麗彩虹的當下,將永遠記得,西元一九三O年,真正的賽德克‧巴萊。

「賽德克.巴萊」觀後感 10


「賽德克.巴萊」上集觀後感 10
 
213   羅儀芳

    



這部電影將霧社事件詳細的拍出來,當所有細節呈現在眼前時,心中的感慨不再只是像聽完故事之後那樣的粗淺,而是有了更深的體悟。文明人對待野蠻人,和野蠻人對待文明人,方法也許不一樣,但是卻都一樣的殘忍。


同樣都是人類,只因身分不同,種族歧視,而忽略彼此的立場,少了同理心,忘了放下身段退讓一步,結果造成戰爭接二連三的爆發,一發不可收拾,兩敗俱傷的悲劇。這個時候,夾在中間的人其實最痛苦,影片中最令我關注的兩個人──花崗一郎和花崗二郎,他們是被文明的原住民,但在日本眼裡,終究只是原住民;而在自己族裡也已經不被接納,他們內心的無助,如同身歷其境般感同身受,內心更浮現許多疑問:若是我,我會如何面對?如果原住民在被文明後仍受如此待遇,歧視和不被認同,那麼這樣的文明化,又有何意義呢?


「日本人對待我們的文明方式,只會讓我們覺得自己更貧窮了。」莫那‧魯道的這段話,深深打動我,日本人強硬給予覺得應該要有的物資,卻迫使賽德克丟棄族裡原來的生活方式,甚至是信仰,也許這些在我們文明人的眼裡是理所當然,但是,在賽德克的角度來看卻莫名其妙,失去了原本擁有一切的他們,沒有能力反抗,只能任由日本人控制、剝削。


在種種的欺壓下,一點一滴累積的不滿,最後還是爆發了戰爭。有些賽德克族群曾經選擇不參與,保留血脈的傳承,但在後來終究敵不過一句「驕傲」,他們認為臉上的圖騰,比任何東西都還要重要;他們認為族裡的精神,該有的驕傲比生命來的重要,我很欣賞他們對自己的認同,願意拚一場的勇氣,但是他們的反抗卻已經過頭了,殺害日本人就像在屠殺獵物般慘不忍睹,當戰爭暫時告一段落,滿地的屍體,冷靜下來後不禁也讓我懷疑:這樣盲目的反抗,意義何在?剩下的不也只是等待死亡?這件事其實沒有誰對誰錯,甚至說穿了,雙方都有錯,只是當涉及到自己族群後,這樣的殘忍似乎沒什麼不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