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值得4


值得4

308黃靜紜


  
值得是什麼?值得就算被疲倦侵蝕得難以呼吸時還能牽動嘴角的一抹微笑;值得是即使忙碌到連吃飯時間都沒有卻還能填滿內心的幸福;值得是儘管付出一切代價,卻絲毫不覺得遺憾的感受。

德蕾莎修女傾其一生,奉獻所有的青春,走出雕砌的高牆,擁抱一切貧窮與不幸,她設立垂死之家,給被死神預約的人最後的愛和尊嚴,在別人掩鼻從患有惡疾的人前走過且面露厭棄時,德蕾莎修女唯一的反應是伸出她的手,給予無盡的愛和包容她說:「我們無法做大事,但能以大愛做小事。」她用她的愛,撫慰了整個宇宙,讓被貧窮和不幸折磨的人能在絕望之餘,看見一盞搭載著希望的明燈

三年前,我搭乘飛往柬埔寨的飛機,出發前我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把所有囤積的衣物清出,帶著大包小包的我,跟著一群志工朝著一個未知的國度前進。走出機場我看到的不是高樓大廈林立、繁華的市區街景,而是一群又一群面黃肌瘦的孩童、青年朝著我們蜂擁而至,不斷的推銷手上的產品,有的小孩甚至十歲不到,那樣的年紀在台灣應該正是無憂無慮的被家人捧在手掌心的時候吧!可這些生活在柬埔寨的孩子卻必須比我們更早面對現實的殘酷,看到他們的苦,我終於明白自己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盡我的所能,給他們多一點溫暖。

住在簡陋的房子,沒有精緻美食,只有簡單的飯菜,看似清苦,但比起三餐不繼的柬埔寨人民,我可以感受到我們的幸福,在柬埔寨的每一天,都是汗水佐以淚水,在分配衣物時經常被炙熱的豔陽曬得汗如雨下,體力透支;在被疲倦啃食得體無完膚的情況下,我常覺得力不從心,但當接受到物資的人們,對我露出感激的笑容時,我總不自覺眼前一片模糊,心中滿是暖暖的幸福感。

值得是什麼?當幸福在心中滿盈時,我有了更深刻的體會,看到他們的笑容,我覺得自己付出的一切都得到回報,疲憊的汗水被感動的淚水取代,這不就是值得嗎?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1年12月份推薦作品

作品類別:一般習作

推薦老師:林庭鈺老師

學生姓名:蔡依軒

學校全名:新港藝術高中

就讀班級:三年三班 
 
 
  

立於窗內,朗星般的眼眸望向窗外,彷彿在觀賞一部以慢速播放的放映片,時間一久,雙瞳翦水卻漸餳澀;佇於窗外,秋水般的眼波投向窗內,猶如在鑑賞一部盤根錯節的推理片,以最冷眼的角度、最熾熱的心,來玩賞。   

窗內,滾滾紅塵的縮影。窗外,世外桃源的闊地。 

你的窗,總是纖塵不染,時時的擦拭,冀望能窺見一抹斜光投射入內。你挾帶著「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氣魄,闖進這五光十色的塵世中,以痛心疾首的口吻訴說著「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社會百態,勞苦奔波了一生,只爲能在餘生中,看見這貧瘠的田畝中能盛放一朵芳馥的鮮花。在窗內的世界裡,我能看見你那威而不屈的身影,艱步的行走著。 

你的窗,總是如此斑駁,雜揉著萬端的風沙與落花枯葉,而窗邊的厚重積塵永遠在那紛紛雜雜的緋議著。你無奈道出「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卻已不能挽回頹廢的局勢,只因浮雲蔽日,最終,你還是下了「知死不可讓,願勿愛兮」如此沉痛的決定,讓滾滾滔滔的汨羅江水吞噬了你堅忍不拔的靈魂。在窗內的世界裡,我能看見你那飽受滄桑的身影,踽步的拖曳著。 

你的窗,總是那樣隨性,偶爾溷穢,偶爾潔淨,光線是否能穿過如蟻的細屑照射?微風是否能擠過狹隘的細縫吹拂?回應的是一片沉寂的天地。在黃州、惠州、儋州留下步步足印過後,便不再拘泥,不再執著,只留下風流倜儻,「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無風雨也無晴」,此語一落,便可知!就如同慧能所言:「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在窗內的世界中,我能看見你那瀟灑知性的身影,信步的前進著。 

你的窗,總是那樣純粹,即使蒙上塵埃,覆上凋零花葉,你總有方法,讓光灑落,讓清風徐入,使之朝氣蓬勃、生意盎然。你留下了一句「志意多所恥,不如歸園田,靜念園林好,人間良可辭。」便自此過著「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恬淡而閒適的生活,也表現出了「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喜愛清靜的生活步調更勝於紛擾的俗世。在窗外的世界中,我能看見你那灑脫率性的身影,隨步的起舞著。 

在窗內的紅塵中鑿墾,亦或,在窗外的桃源中漫遊,只要一念之改,世界也會隨之變化,「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或許只要是這堵窗於無形,那麼便能盡興的在這絹人生畫布上渲染、抹暈各種色料,如此一來,便也不易徒留些許缺憾!


國立新港藝術高中 林庭鈺老師 短評:

依軒擅長以意象鋪陳情感,文中透過窗的望見,帶出不同時代的文人風情。其細膩精緻的文字,將窗與文人連結地巧妙無比,既是看見,也是創造。

迷戀


迷戀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1年12月份推薦作品

作品類別:一般習作

推薦老師:林庭鈺老師

學生姓名:蔡孟釗

學校全名:新港藝術高中

就讀班級:三年五班


 
拉開琴袋,我把琴提出來揹上肩膀,再接上音箱打開電源,順著琴弦排列的 方向,右手往上滑去握住琴頸,按上琴格、壓緊琴弦,同一時間,左手靠著琴身,在右手按住弦的瞬間,挑起今夜的共鳴,引爆對旋律一連串的熱血。

 
每個人都是世界上的一點,而音樂是條無盡的線,串起每個小點,接著圍成一個圈,最後變成一整個圓球。我在那個世界裡衝撞,擦出火花、迸出震盪,雖然有時暈、有時茫,但我樂此不疲。我在火花裡看見目標,在震盪中站穩腳步,撿起地上的碎片,把現實空洞補滿。因為那個巨大的圓球,我才能在這個現實世界裡順著風航行。

 
我的第一把琴不是吉他,是貝斯,一切的迷戀都是從它開始。但這個開始並不像現在的狂熱,最初的音樂對我來說就像深黑的大洞,我每天往洞裡伸手,往洞裡望,每天都撿到一些些不知名的碎片,我開始拼湊,而碎片就像拼圖一樣,每片都有每片的位置。某天,我發現那是一對翅膀。我胸口在發燙,毫不考慮就背上了它,也在這個時候,洞裡伸出了一條線,綁住了依然發燙的心臟──是那個世界!──雙翼一張,縱身一跳,我一頭栽了進去,永無止盡的衝撞。

 現實都不會是完美的,所以必須從其他地方得到滿足,而任何人都迷戀那種感覺,我想我一輩子都離不開那個世界,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難以割捨的吧!背上的翅膀早已與我相嵌相連,我將繼續在音樂的世界,擦出更多火花、撞出更大的震撼。

 

國立新港藝術高中 林庭鈺老師 短評:

孟釗細膩地描繪彈琴的動作,彷若王家衛電影擅長以無聲畫面堆疊出情感,帶出自己的迷戀:音樂。緊接著孟釗談到對於音樂世界的理解與追尋,充滿畫面感的描述,讓人深刻地理解孟釗心中對音樂熾熱無比的熱情與想望。

我可以終身奉行的一個字 1


我可以終身奉行的一個字 1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1年12月份推薦作品

作品類別:一般習作

推薦老師:蔡志偉老師

學生姓名:高舶格

學校全名:國立新港藝術高中

讀班級:三年六班 



荀子揭櫫:「不積蹞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做每件事,不外乎盡力完成,更重要的,是持之以恆的心態。在人生信念上,我把持著「毅」,將之視為此生奉行的圭臬。


西哲說:「人生最大的光榮,不在於永不失敗,而在於屢仆屢起。」二○○四年的奧運,我國國手蘇麗文,歷經十一次倒下,仍強忍著腳上的劇痛,奮力爬起反擊,震驚了各國,也展現一個體育選手所把持的毅力與堅持的信念。史懷哲醫師以「三十歲」高齡進入醫學院(但他那時已有三項傲人的博士學位),只因他年輕時的許諾:「在三十歲以前我允許為所愛而活,三十歲以後,我要為世人奉獻餘生。」花了八年唸完醫學院後,便朝向醫療資源困乏的非洲開啟叢林醫院,而一路上,是「毅力」堅定了他的心志,才能做出這大勇的抉擇。


在人生的路口逡巡不前、猶豫不決之時,是「毅」帶領我突破了困蹇,是「堅持」幫助我跳出了黑暗穹谷。誠如泰戈爾所言:「唯有經過地獄般的磨煉,才能煉出創造天堂的力量;唯有流過血的手指,才能彈出世間的絕唱。」曾經因為失敗而幾乎放棄的我,因為堅持「毅力」的信念,永不放棄,才能扭轉瀕臨大敗的局面。


我要同樹的主幹一般粗壯,「堅持」是豐沛的雨水,「毅力」是我枝幹裡的瓊漿,「成功」是頭頂的湛藍蒼穹。我要衝破現實的桎梏,將磨難裁成片片綠葉,自信地貼於項間額前,蓊鬱參天!



國立新港藝術高中 蔡志偉老師 短評:

以荀子之言帶出「毅」的信念,繼之舉蘇麗文、史懷哲、己身之例闡述,末段以樹木為喻,綰結「堅持」、「毅力」、「成功」,尤見行文巧思。

 

改寫永遠的蝴蝶2


改寫

永遠的蝴蝶 2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1年12月份推薦作品

作品類別:一般習作

推薦老師:林庭鈺老師

學生姓名:陳昱君

學校全名:新港藝術高中

就讀班級:三年三班


永遠的蝴蝶
 
 
燈光殘落而蕭索地打在柏油路面,隨著雨滴繾綣著筑色的光暈,渲染了地平面上赤紅的落日。就在這樣飄著雨的時光裡,緩慢而寂靜。

偶爾耳邊傳來那種唰唰唰的聲音,偶爾看見腳印在水花濺起而落下的那種嘩嘩嘩的聲響......。即使隔著一面玻璃窗子,依然可以清晰地聽見,斷斷續續,無休無止。
雨水包覆著塵埃,似無數渺小的星河浮動在郵筒的四周,覆蓋著表面,卻怎麼也洗不淨那斑駁的鐵鏽,最後只能無力的任由雨水緩慢的留下,在地面的接縫形成無數條細小的河川,然後,在時光荏苒而去的空間裡,被無情的陽光蒸散而去,消失在不知名的遠方。  

其實,我們所存在的世界裡到處都是悲傷的隱喻。

傘面擁擠著頂上的蒼穹,像是把各種染料倒進了空氣中,來回不停地攪拌,最後只剩下黑還白或者深淺不一的灰在眼眶裡模糊了焦點。如街頭一幅恬淡的水墨,拓印著白色的身影,依偎著,清澈而美好。直到他們彼此鬆開了手,直到少女從少年手中接過了信件,直到撐開的傘面遮住了最後一絲餘暉,直到落下的光影打在來不及看清的笑顏裡......那個被叫作焦點的地方才慢慢的起了波瀾。

終於,巨大的聲響透過介質傳遞到每一個角落,讓空氣裡那面凸透鏡被迅速籠罩變形,成為一個錐形的漏斗,照耀著那抹如蝶般的白色身影和定格般的迷茫少年。

世界安靜的如同一片弦音。

消失了聲音。消失了溫度。消失了光線。消失了圍觀者的面容與動作。時間在少年眼中變成了緩慢流動的悲傷河流,黏稠的幾乎無法流動的河水,還有濺在河流上的雨點,一瞬間淹蓋了少年的世界。

雨,依然在下。

下在少年的視線,下在那被雨水打濕的字跡,下在地面上那折斷翅膀的蝶。緩慢而寂靜。



國立新港藝術高中 林庭鈺老師 短評:

  本文為以第三人稱改寫渡也〈永遠的蝴蝶〉。昱君擅長以細膩的畫面描寫渲染出文中「悲傷的隱喻」,彷若電影蒙太奇手法,將畫面從燈、雨、郵筒、傘面鋪陳開來,接著突兀的聲響穿透畫面,又瞬間墜入無聲的死寂當中。文中「一切景語皆情語」,令人回味再三。

改寫永遠的蝴蝶 1


永遠的蝴蝶

渡也


那時候剛好下著雨,柏油路面濕冷冷的,還閃爍著青、黃、紅顏色的燈火,我們就在騎樓下躲雨,看綠色的郵筒孤獨地站在街的對面。我白色風衣的大口袋裏有一封要寄給在南部的母親的信。 「誰教我們只帶來一把小傘哪。」她微笑著說,一面撐起傘,準備過馬路去幫我寄信。從她傘骨滲下來的小雨點濺在我眼鏡的玻璃上。隨著一陣拔尖的煞車聲,櫻子的一生輕輕地飛了起來,緩緩地,飄落在濕冷的街面,好像一只夜晚的蝴蝶。雖然是春天,好像已是秋深了。她只是過馬路幫我寄信。
這樣簡單的動作,卻要教我終生難忘了。我緩緩睜開眼,茫然站在騎樓下,眼裡藏著滾燙的淚水。世上所有的車子都停了下來,人潮湧向馬路中央。那躺在街面的,就是我的,蝴蝶。
這時她離我五公尺,竟是那麼遙遠。更大的雨點濺在我的眼鏡中,甚至濺到我的生命裏來。為什麼呢?只帶一把雨傘?
然而我又看到櫻子穿著白色的風衣,撐著傘,靜靜地過馬路了。 她是要幫我寄信的。那是一封寫給在南部的母親的信,我茫然的站在騎樓下,我又看到永遠的櫻子走到街心,回頭望我。其實雨下得並不很大,卻是我們一生一世中最大的一場雨,而那封信是這樣寫的,年輕的櫻子知不知道呢?
媽:我打算在下個月初和櫻子結婚。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1年12月份推薦作品
作品類別:一般習作
推薦老師:林庭鈺老師
學生姓名:陳芝融
學校全名:新港藝術高中
就讀班級:三年三班


 
改寫  
永遠的蝴蝶 1



那時候剛好下著雨,我走進一間路邊的小咖啡廳,路面溼溼冷冷的,進了咖啡廳後我選了個靠窗的座位,看著打在玻璃上的雨滴,一顆顆向下滑落劃出一道曲折的小徑然後瀟灑無痕的消失,窗外的柏油路面還閃著青黃紅的燈火。我瞥見騎樓下的一對男女,兩人都穿著相同的白色的風衣,我想大概是情侶吧!

看著男孩的手緊緊著白色風衣的大口袋,有點忐忑的望著對街的綠色郵筒,那女孩以她那溫暖的笑容和如彎月般的眉眼,將纖細白皙的手伸入男孩的口袋,拿出的似乎是一個信封,她將男孩手中的雨傘接過,一轉身她那烏黑的長髮拂過男孩的臉龐。當男孩還閉著眼呼吸著女孩頭髮留下的清香時,一陣拔尖的煞車聲驚醒了那男孩。

看著女孩纖細的身軀飛了起來,靈魂緩緩地飄落在溼冷的地面,好像是一隻夜晚的蝴蝶。這時的季節是春天,但天空卻像秋深一樣黑暗冰冷。我心臟快速的跳著,看著路上的車子紛紛停下,人潮湧向馬路中央。只有我靜止的看著那男孩,而男孩呆滯著看著馬路中躺著的那濕透了的女孩。我看見男孩滾燙的淚水如雨水般落下,比那時的雨還要更大、更寒冷。

他仍然站在那,以末日般的眼神望著救護人員的搶救,默默的走向前,默默的被人群推上救護車,如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以空洞的眼神望著那女孩冰冷的身軀。

人潮漸漸的散去,我仍坐在咖啡廳的窗邊,一切彷彿都回到那悲劇發生前的那一刻,雨滴仍然繼續打落在窗上,唯一不一樣的是那女孩剛躺著的地方多了一封信,我撐著傘默默的走到馬路中央,雨水打溼了信封,油性原子筆的筆跡將白紙暈染成如天空般的湛藍,那是一封要寄去南部的信,我將信封翻了過來,裡頭寫的字因雨水而透出了白色的薄信封,裡頭寫著「媽:我打算在下個月初和櫻子結婚。」那女孩就是櫻子吧!那尖銳的煞車聲彷彿又在我耳邊響起,那畫面重重地壓在我的心上使我快喘不過氣來,想著那男孩沉重黯淡的顏色,我彷彿能體會那場小雨對那男孩來說是多麼滂沱而寒冷。

至今還是會想起那場雨,不知那男孩過得如何?我很想安慰他,日子總是像從指尖度過的細紗,在不經意間悄然滑落。那些往日的憂愁和悲傷,在似水流年的蕩滌下,會隨波輕輕的逝去......。

國立新港藝術高中 林庭鈺老師 短評:

本文為以第三人稱改寫渡也〈永遠的蝴蝶〉。芝融透過咖啡廳裡的目擊者角度將所見的悲劇場景勾勒出來,芝融略帶警醒卻又不失悲憫的筆法,頗有「如得其情,哀矜而勿喜」的關懷。

引導作文---我的小雀性


引導作文
(分組討論十分鐘   個別寫作四十分鐘)
 

 
我的「小確幸」---林廣
 

 
從字面就能猜出「小確幸」指的是微小而確切的幸福

在生活中有一種微小的幸福,可是經常被我們忽略了;如果仔細去觀察,不難發現這樣的幸福其實就在我們的周遭,即使微小,卻自有一番況味。例如有人喜歡設計一些小貼紙,在創作過程中就可品嘗到微小而甜蜜的幸福。這絕對不是因為作品有多麼優秀,而是表現出生活的思維、創意,從而讓心靈有了歸屬感。當這種感覺浮現,自己就能確切感受到個中的滋味,這就是「小確幸」。重點在一個「小」字,所以必須透過細膩的觀察,寫出過程的細節,來傳達這種感覺。寫「大」,就沒意思了;寫太多理論,更沒意思。春上村樹曾說:「生活有了微小而確切的幸福,人生才不會像乾巴巴的沙漠一般枯燥無趣。」他提到把洗過的乾淨內褲捲摺好,再整齊的放在抽屜中,就是一種微小而真確的幸福。想想看,你有什麼「小確幸」可以跟別人分享?是在陽台上看夕陽,還是跟媽媽去曬棉被,或是搜集某種玩具、書籤......重要的是細節,寫出細節自然就會有味道。請以「我的小確幸」為題,寫一篇結構完整的文章,文長不拘。

談恕道


談恕道           

317  蘇芷嫻
  




        恕的本質是什麼呢
子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就是恕的最佳註解。如果是自己所不想要的東西,就不要隨意的轉嫁到他人身上,是恕的最基礎。在達成基礎以後,如果還行有餘力,可以往「推己及人」的境界邁進。

  古今中外,「恕」的例子不勝枚舉。古代的庾亮擁有一匹兇猛且桀驁難馴的馬,有人問他說:「為什麼不把牠帶到市集去賣掉呢?」他說:「假如我把這匹馬帶到市集去賣,一定會有買者,但他買回去以後,這匹馬一定會為他帶來很多困擾,我怎麼可以把我的災禍轉嫁到他人身上呢?」這個故事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最好的詮釋,也是生而為人最基本的道德修養。當紅的台東賣菜阿嬤也是另一個「恕」的例子。樹菊阿嬤小時候因為家境不好,無法供她讀書,長大後,她把賣菜所得的微薄收入扣除自己生活所需,其餘放入幾個箱子裡,準備捐給更需要的人。她也曾經捐出保險公司退給他的巨額保費為母校的學生建立一座藏書豐富的圖書館,希望偏鄉的孩子能從書本中得到更多的知識。她雖然沒有王永慶、郭台銘等大企業家的富有,但她卻因為「推己及人」而得到心靈上的富足。她認為能發揮自己的良能助人就是上天賜予的最大財富。

  然而,社會上卻還是存在令人聽了會氣急敗壞的事。幾個月前,轟動一時的阻擋救護車並對救護人員比中指的事件,和最近令人聞之色變的黑心起雲劑事件,難道那些人不能以同理心來體會受害者的感受嗎?假如他是救護車上病患的心急如焚的家屬,而遇到不讓路的囂張駕駛,他的心情會好嗎?說到起雲劑事件,廠商為了自己的私利,而造成社會大眾的恐慌,卻還大言不慚的亂引用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難道他不會良心不安嗎?我認為如果連最基本「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恕道都做不到,擁有高學歷和財富,只會讓他變成一個令大眾撻伐的對象罷了!

  恕道是人人必須用心培養的道德修養。一個充滿恕道的社會,會因「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和「推己及人」而得到祥和與進步。相反的,缺乏恕道的社會也會因為它而走向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