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愛路犁田


仁愛路犁田


鴻鴻



鐵馬把他像箭一樣斜射而出,地面的雨水順勢推了一把,讓他多犁了幾尺田。粗礪的柏油也把他的右臂和右腿犁開。四方車流瞬間靜止,光,把他俯伏像膜拜大地的姿勢顯影在路面的底片。

再過5天,他膝蓋的傷口會復原。17天,肋骨就不再作痛。21天,手臂才能重新高舉(不管是為了抗議或服從)。而若要他恢復在雨中奔馳的速度,看來得過三年。

幾天之前,那些老農才經過同一塊地方。他們離開無水可耕的田,來到多雨的台北。正值播種時節,田土原該柔軟濕潤,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種稻得米。而今卻快渴死了。因為懷沙其罪的濁水,已經被攔去哺育一座座永不饜足的沉沙池。5天17天21天,稻米望著春風,瓜豆詛咒烈日。老農無田可犁,只能離田,來踩台北的馬路。

台北的雨能解彰化的渴嗎?

台北的路能長濁水的米嗎?

政客和包商,能把手抽出別人的口袋嗎?

全台灣的小孩,只要吃基因改造玉米和美國漢堡,就能長大嗎?

當車流重新啟動,陌生的路人扶起仆倒的騎士,大地扶起仆倒的老農。水流往該去的地方。田土繼續呼吸。生命繼續亂竄。


註:犁田,形容機車事故時騎士滑倒之慘狀,通常以台語稱為擂殘。【2012/04/22 聯合報】

引用通告地址: http://teacher.whsh.tc.edu.tw/luwa/f2blog/trackback.php?tbID=953&extra=9b879e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953
發表評論
暱 稱: 密 碼:
網 址: E - mail:
選 項:    
頭 像:
內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