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衍聲複詞的釐清


衍聲複詞的釐清

吳建華老師 國語日報

93.09.22

 

一般說來,複詞的種類可分為兩大類;一類是衍聲複詞,另類是合義複詞。「衍聲」與「合義」正道出一個複詞的來源。說得明白些,衍聲複詞是純粹由於聲音關係構成的複詞;合義複詞則是由意義關係合成的詞。由於來源有異,兩者可說是平行的兩大類,沒有交集,因此我們在探討一個複詞時,不能界定它既是衍聲複詞,同時也是合義複詞。


由於坊間參考書、講義、測驗卷對衍聲複詞、合義複詞的定義混淆不清,以致一再出現類似的解說:聆聽,既是同義複詞﹝屬於合義複詞的一種﹞,同時也是疊韻複詞﹝屬於衍聲複詞的一種﹞。光以複詞的聲相同,就馬上界定它是雙聲複詞;光以複詞的韻相同,就馬上界定它是疊韻複詞,乃是大錯特錯的。比較正確的看法是:在分析一個複詞時,先考量它的來源,如果它是由意義結合的複詞,就針對「義」去做探討;而湊巧上下兩字的聲或韻相同,也不能牽強附會地把它界定為雙聲複詞或疊韻複詞。如觀點、電燈都是合義複詞,就不能界定它為衍聲複詞,而將「觀點」界定為疊韻複詞,「電燈」界定為雙聲複詞。


「疊韻複詞」是指某兩個字的詞語,它們的韻母相同,如「觀點」即是。下列何者也屬此類? 新鮮 躊躇 用功 生書。標準答案是 。像以上的命題,常常在參考書、講義、測驗卷上出現。


因為參考書、講義、測驗卷的誤導,使得國中國文教學產生了「指鹿為馬」的錯誤現象─不論如何,只要一個複詞上下兩字的聲、韻相同,不管它是否是合義複詞,都將它界定為雙聲複詞或疊韻複詞。奇怪的是,這般的認定,行之多年,一般國中師生大多已習慣並接受這種講法。


個人認為事態嚴重,曾間接透過關係,向幾家比較大的出版社反應,起初各出版社的回應並不積極;後來經我再三陳述理由,終於改變了,但是這個改變可以說是「換湯不換藥」。依然光就一個複詞的聲或韻來探討,全然不管它是否為合義複詞。改變的是:將雙聲複詞改為雙聲關係,將疊韻複詞改為疊韻關係。不考慮它是否為合義複詞,而只是一味地界定它的聲音關係。


現行很多參考書或講義在分析〈文法與修辭〉時,還特地將課文中聲或韻同的詞,不管它是否是合義複詞,一律歸類為雙聲或疊韻項下。就文法來說,這樣的分析是多餘而有問題的。


個人認為:在檢視一個複詞時,如果它是由義結合而來的複詞,就針對詞義去做探討,即使聲或韻湊巧相同,也無須就聲、韻去做探討,以免橫生枝節,令人誤解。至於衍聲複詞方面,首先我們要確定它一定是純粹由聲音關係結合的詞。事實上,衍聲複詞的雙聲或疊韻複詞,就是我們所說的「聯綿字」,它的特色是單字不能成義,只有結合兩個字的音才能成義。另一方面,雙聲或疊韻複詞,上下兩字的部首往往是一致的,如雙聲複詞的躊躇、吩咐、琵琶、慷慨、琉璃;疊韻複詞的窈窕、逍遙、駱駝、嬋娟、朦朧等都是。


針對合義複詞去探討它的意義,讓雙聲、疊韻回歸於衍聲複詞範疇中,才能釐清目前合義複詞、衍聲複詞混淆不清的怪現象。

康熹二6桃花源記ppt


康熹二6
 
桃花源記ppt
 
  
下載檔案國文2文言文教學PPTL6桃花源記.ppt (請登錄後下載)

恭喜 三冠王


恭喜

三冠王 孔令恩

台中市中等學校運動會
50 100 200公尺蛙泳第一

你知道怎麼種出又大又甜的木瓜嗎?
這個問 孔令恩
他最知道

attachments/201403/0125408050.jpg

日月潭搭纜車

 
日月潭搭纜車
 
盧翁美珍 
 
 

纜車是頑皮的猴子
單手甩盪
一溜煙就把我和熊熊
從日月潭丟到九族
居高臨下
所有湖光山色
盡在眼底
愜意非常

attachments/201403/0238899201.jpg

attachments/201403/2110970877.jpg

attachments/201403/9740678114.jpg

attachments/201403/5024839111.jpg

attachments/201403/2388719418.jpg

attachments/201403/5826869624.jpg

attachments/201403/0271015213.jpg

三月杜鵑

三月杜鵑 
 
盧翁美珍
 
 
 
一枝固然獨秀

叢聚嬉鬧春意才酣足

登上三月的舞台

豔冶的柔媚的高潔的

最愛一隻隻白羽飛旋的

杜鵑

 
attachments/201403/8396320549.jpg
 
attachments/201403/6926614333.jpg
 
attachments/201403/8999674102.jpg
 
attachments/201403/1991903879.jpg
 
attachments/201403/6828206610.jpg
 
attachments/201403/6580452579.jpg
 
attachments/201403/9686804837.jpg 
 
 

紅杉的慧根

 

紅杉的慧根

王溢嘉 

 

深度就在表面。 ──卡爾‧維諾

在有名的加州紅杉林前,觀光客看著那高聳入雲霄,如沈默巨人的一棵棵紅杉,有的瞠目結舌,有的驚呼出聲。⋯⋯ 

「加州紅杉是目前世界上最高大的植物,最高的有九十公尺,相當於三十層樓的高度。」導遊介紹說。

「能長得這麼高,那它們的根一定很深吧?」一個觀光客問。

「不!加州紅杉是淺根型植物。」導遊回答。

「那狂風暴雨一來,不是很容易就被連根拔起嗎?」另一個觀光客問。    

「這裡面有一個奧秘,」導遊說:「就像你們所看到的,加州紅杉都成群結隊長成一片森林,在地底下,它們的根彼此緊密相連,形成一片根網,有的可達上千頃。除非狂風暴雨大到足以掀起整塊地皮,否則沒有一顆紅杉會倒下。」      

觀光客都為這自然的神奇而陷入沈思之中。

「因為不必扎太深的根,紅杉就將紮根的能量用來向上生長;而且,淺根也方便它們快速、大量吸收養分,這是它們長得特別高大的另一個原因。」導遊說。

加州紅杉的根,是「慧根」。

一個人如果能多交朋友,廣結善緣,和別人緊密相連,互通有無,快速而大量的吸收各種資訊「養分」,那不僅在遇到狂風暴雨時,有支撐的力量,也能花更少的心血,長得更高、更壯。

慧根短淺,同樣可以成為大器。

只因為說了謝謝


只因為說了謝謝

張曼娟

 

嘉敏是我的學生,我對她印象深刻,是因為她曾主動跟我說:「我爸媽在我國中畢業那年離婚了,讓我鬆了一口氣。所以我很贊成老師說的,夫妻如果相處很痛苦,真的不必拿孩子當藉口,苦苦維持。」

嘉敏說在她的記憶中,父母親總是在吵架,自她國小開始,爺爺中風了,從看護病人到操持家務,都是母親肩上的重擔,那幾年外婆的身體也不太好,加上舅舅投資失利,整個家族裡都是烏雲罩頂。

她的父親偏又去了大陸工作,只要打電話回家,便是爭吵。

「那時候聽見電話鈴響,我就覺得頭好痛喔。」嘉敏看過母親崩潰大哭,她覺得那是很折磨的耗損,所以,當母親告訴她決定和父親離婚,她立刻表示支持。

沒想到十年之後,奶奶又中風了,而母親竟然常去照應奶奶,和父親的關係似乎也變好了,那一天,他們一家三口共進晚餐,父親送了一條碎鑽手鍊給母親,他親手幫母親戴上,並且,對母親說:「謝謝妳,謝謝妳為我和我的家人付出那麼多。」

嘉敏有些錯愕,看著父母親臉上柔和的表情,她真的很想問:「現在是在演哪一齣啊?」

回家之後,她問母親為什麼過去照顧爺爺時,一天到晚和父親吵,現在照顧奶奶,竟然可以和父親有說有笑,甚至還有些情意流動?

母親想了想,對她說:「心境不同了。以前這些事覺得是我該做的,不管怎麼努力都不夠好,心力交瘁,壓力好大。現在做這些事只是在幫忙,也許只是一個小小的忙,奶奶都會跟我說『謝謝』,妳爸爸也跟我說謝謝,我覺得做起來很開心。」

嘉敏沒想到大學畢業三年後,父母親竟然有了復合跡象。

「只因為我爸說了謝謝,很誇張吧?我到底應該促成還是阻撓呀?如果他們再婚了,我爸會不會又覺得這一切都是我媽該做的,再也不說謝謝了?」

她說完之後沉默了,我也沒有說話。

但我不禁思索,當我們與人建立了親密關係之後,是否對方的一切付出都成了理所當然?是否連最簡單的「謝謝」也說不出口?

開不了口的教育

 
開不了口的教育
 
洪蘭 
 
天下雜誌541期 
 
拖拖拉拉、嗯嗯啊啊……為什麼學生無法簡單扼要地說出自己的想法?麻省理工學院的面試官,一語點破台灣教育的盲點。


洪蘭:開不了口的教育
 
 
圖片來源:天下雜誌

去年麻省理工學院的史隆管理學院只收了一名台灣學生,有位史隆畢業的校友便約了當年面試他的人,賈西亞,想問出為什麼他們不收台灣學生?因為只有知道原因,改進了,下次才有機會。賈西亞坦白地說,台灣學生英文雖好,但不會溝通,無法簡潔地表達自己的意念。我看了心中暗驚,這是我多年來的隱憂。

我們的學生的確無法簡單扼要地說出一個理念。我曾要研究生用五分鐘時間,把他的實驗講給全班聽。結果,他站在台上,拖拖拉拉、嗯嗯啊啊,時間到了,重點都還沒講到。

在每年研究所的招生口試中,我都會選考生成績單上分數最高的科目,問他對這門課的心得。結果都答的不好。有人雖然拿了九十五分,卻連授課老師是誰都說不出來,遑論上課內容。

千禧年,國際閱讀學會(IRA)在新加坡開年會,李光耀總理應邀致詞。他說,新加坡小國小民,沒有自然的資源,最大的資源是他國民的腦力。在二十一世紀,新加坡的國民必須要有快速吸取訊息的能力,和正確表達自己意思的能力,才能跟世界競爭。

當時我在台下想,我們何嘗不是?所以回國後,便找了一所只有四十一名學童的山地國小,請校長每週兩天升旗時,讓學生上台報告他們所閱讀的書,訓練他們的口語表達能力和台風。

學期結束時,我上山去看成果。結果發現,一、二年級的孩子表現最好。他們一進小學,就被要求上台報告,以為這就是小學生的本分,便大大方方地拿著繪本童話,上台講故事給同學聽。

六年級表現得最差,已經六年級了,卻挑繪本,因為字數最少。他們低著頭,囁囁嚅嚅,連我坐第一排都聽不見。正要叫他頭抬起來、看著我、大聲說時,他已講完下去了。

表達能力和台風是需要訓練的,但是到現在為止,我們的教育還是沒有著重這一塊,學生縱有滿腹經綸,詞不達意也是枉然。

賈西亞又說,台灣的學生缺少面試的專業態度,他們忘記這是展現自己優點的機會,而不是隨性閒聊。這一點,我每年在研究所的口試也有看到。每次我都問,「你為什麼來報考我這個所?」我以為,這是每一位考生都會準備的題目,畢竟報名費要一千元,應該知道自己為什麼來考。想不到學生都答不出來,有個竟然說,「因為離家近。」

賈西亞還說,台灣的學生缺少國際視野。我聽了很感嘆,台灣的報紙國際新聞只有半版。年初,某大報的頭版竟然是「吳憶樺回台」,令人不敢相信。難道全世界沒有比這更重要的新聞了嗎?

報紙本是讓讀者「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現在完全失去這個功能。外面的世界已在討論移民火星了,我們的媒體仍咬著無聊八卦不放。國際觀不是會講英文而已,語言只是媒介,內涵才是重點。

別人已點出了我們的盲點,現在,我們該如何改進呢?(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