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回娘家


回娘家


看到你們回來
真的好開心
回憶好甜好甜
做夢都會笑
有空要再回來喔
不要讓人家等太久


attachments/201311/0978982448.jpg

attachments/201311/3383271235.jpg

attachments/201311/5288913364.jpg

attachments/201311/8351049609.jpg

attachments/201311/7935251524.jpg

恭賀教室佈置榮獲第三


恭賀

教室佈置105榮獲第三



第三名耶
教室佈置暨花台美化比賽
由學藝彙慈領軍
芸蓁筱晴欣耘欣旻哲維搭配
完全純手工製作
小番茄辣椒苗是晏慈栽下的
亞綺和一些同學
也有湊手腳幫忙剪貼或釘槍
榮譽得來不易呢


attachments/201311/6541877497.jpg

attachments/201311/7005103284.jpg

attachments/201311/7976274493.jpg

attachments/201311/6548757940.jpg

attachments/201311/9089386984.jpg

attachments/201311/1058381265.jpg

attachments/201311/0616832180.jpg

attachments/201311/5900014074.jpg

attachments/201311/1535933175.jpg


高一新生盃籃球賽



高一新生盃籃球賽


緊張刺激汗水淋漓的一場
我們的選手強悍勇猛
真的帥呆了
忙著加油
漏掉超多鏡頭的
美珍美智子芳鄰106都在場邊加油
亮瑜帶領啦啦隊炒熱整個場子
slogan絕對讓選手永遠不會累
是我從未聽過的
我們是最熱情啦啦隊
105 酷啦


attachments/201311/3677386303.jpg

attachments/201311/1806738543.jpg

attachments/201311/5122599698.jpg

attachments/201311/5069558387.jpg

attachments/201311/7233414418.jpg

attachments/201311/6331241207.jpg

attachments/201311/2757593286.jpg

attachments/201311/9919260549.jpg

attachments/201311/6746525373.jpg

attachments/201311/1106830863.jpg

我是一隻小小小小鳥

和總統葬在一起的草根男孩


和總統葬在一起的草根男孩
 

只是一紙承諾
即或年代久遠
即或代表公權力或權勢最高等的政府 總統
也不敢片面毀約
台灣土地拆遷卻是爭議不斷
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
劉政鴻強勢偷拆民宅
張藥局老闆抑鬱墜溝身亡
我們的人文素養
對別人身家財產的尊重
似乎還差外國一大截呢
台灣可能找到這樣溫馨感人的故事

下載檔案和總統葬在一起的草根男孩.pps (3.21 MB , 下載:263次)
 

102康熹分冊隨堂卷甲詳解6-9課


102康熹分冊隨堂卷甲詳解6-9課
 

下載檔案國文1甲卷L6樂府詩選.doc (請登錄後下載)
下載檔案國文1甲卷L7孔乙己.doc (請登錄後下載)
下載檔案國文1甲卷L8左忠毅公逸事.doc (請登錄後下載)
下載檔案國文1甲卷L9裨海紀遊選.doc (請登錄後下載)

蘿蔔乾的滋味


蘿蔔乾的滋味

文 / 林海音



林老師:

請您原諒一個終日忙於家事的主婦,她以這封信代替了本應親往拜訪的禮貌。

寫信的動機是由於小兒振亞飯盒裡的一塊蘿蔔乾,我簡單地講給您聽。
 
這件事發生已有多久,我不知道,我發現則才有三天。三天前,我初次發現振亞帶回的飯盒中有一塊蘿蔔乾時,並未驚奇,我以為那是午飯時同學們互嘗菜味所交換來的。但當第二天飯盒的殘羹中又是乾巴巴的蘿蔔乾時,不免使我生疑, 因而仔細看了兩眼,這才發現墊在蘿蔔乾底下的,是一小堆粗糙的在來米(秈米--編者注)剩飯,我們家向來是吃經 過加工碾揀的蓬萊米(粳米--編者注)的,因此我知道這裡面一定有緣故。同時我又發現這個看似相同的鋁制飯盒,究竟還有不同之處:我們的飯盒,盒蓋邊沿曾被我在洗刷時不慎壓凹了一小處。這個飯盒連同裡面的飯菜,顯然不是振亞早晨所帶去的。但是我沒有對振亞說什麼。第三天,就是昨天早上,我裝進飯盒裡的有一塊炸排骨,我有意在等待這事的發 展。果然,振亞帶回的飯盒中,沒有啃剩的骨頭,卻仍是乾癟的蘿蔔乾。而且奇怪的是,我們自己的飯盒又換回來了。
 

[閱讀全文]

2013聯合報文學獎散文評審獎/豬頭家宴


2013聯合報文學獎散文評審獎/豬頭家宴

 
【聯合報╱果然】  


有一天晚飯吃得太少,結果睡前餓了,大半夜都想吃東西,把喜歡吃的東西羅列了一遍,大多數是自己家裡的東西。大鍋煮肉,雞湯鴨湯,包子餡餅,白菜豆腐,芝麻南瓜。這種家常粗食自然不能比寶玉家什麼茄鯗鵝油卷糟鵪鶉腿子的精緻貴氣,但最能吃到踏實暖胃的感覺。家鄉人有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的風氣,吃肉論碗,最解饞的當然數吃「豬頭下水」。那種好味實在是不足為外人道的酣暢透徹體驗,永遠深深地記在心裡。

想起了我小時候。我們家住的離爸爸單位最近,其他同事都回鄉過年了,所以他經常被派在年三十到初一去值班,或者替人值班。報酬是單位食堂年終分福利時剩下的豬頭、豬蹄、所有下水。每年如此。那個豬頭,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大的豬頭了,連著頸部一大段肉,光這段肉就有二十幾斤。後來沒有這個福利了,市場經濟開始,家裡也買過豬頭,腦子都快劈去半個,賣家恨不得把豬頭向裡挖得只剩一張臉皮和尖嘴。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