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三生石上舊精魂—淺論平等


           一直以為:師尊的「先修人道,再修天道」,只是就修道的次第論述;從來沒想到,這個次序也可以用在「悟道」。

 

           正是做了母親,從養育兩個小兒的人道經驗,方知什麼叫「平等」。

 

           兩個孩子小時候在外人眼中長得極像,乃至素昧平生的路人,一眼望見年幼的兩兄弟,居然驚喜地大叫:「雙胞胎!」是嗎?對我這個母親來說,兩個孩子除了秉性良善全然一般,長相與個性根本是天差地別。

 

           老大從嬰兒時期就是一張乾乾淨淨的「一休和尚臉」,二、三歲以後,不時以稚嫩的聲嗓丟出一句:「媽媽,以後我長大了要當和尚。」再不便是:「媽媽,帶我去剃光頭。」我嘴上漫應,心裡不免暗自稱奇。往後去到幼稚園,「小和尚」寧靜和平的舉止常讓其他家長忍不住打聽:哪家的孩子?對於那些搞蛋的小朋友來說,這樣大異尋常的孩子既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趁著老師不注意的空檔當然可以肆意霸凌。孩子依然帶笑回應,直到我輾轉聽聞,問起孩子,孩子還是一臉恬靜的表情:「沒關係,我原諒他。」

 

           相較於老大的與世無爭,老二是另一種典型。他的勇於自衛有時簡直近乎張牙舞爪,雖然作媽的很明白那根本只是虛張聲勢。另一個根本性的差別,「小和尚」對錢財始終興趣缺缺,老二卻是在極小就展露了高度熱忱。我一旁看著,眼見他暱稱硬幣為「錢錢」,不時把小手探向裝有硬幣的口袋,那種心滿意足的笑容,真把我看傻!

 

           他不但有辦法讓我看傻,還有辦法把我問傻。三四十層的高樓打量過數遍,小小孩竟然提問:「媽媽,大樓幾元?」「很多很多」,我說,心想這下可就堵住他的小嘴了。不想他接下來竟然要我去買。買?「媽媽沒有那麼多錢啊!」他還不死心,質問得理直氣壯:「妳為什麼不去作生意賺錢?」

 

           兩個小孩一般生,一般養,偏就是兩樣性格。「小奸商」從小愛錢,一張小嘴生來就甜,完全不輸靠嘴吃飯的生意人。作媽的陪他啃高熱量的洋芋片,故意問他:「媽媽吃太胖了怎麼辦?」他可以馬上停下本來忙著往嘴巴送的小手,一本正經地回答:「我還是很喜歡媽媽!」看見我新燙鬈的頭髮,明明醜到極點,他還是直笑著飛奔過來摟住媽媽,不停嘴地喊:「媽媽好漂亮!」不像「小和尚」心實嘴也實,一眼瞥見就給了個老老實實的評語:「好醜!」

 

           孩子漸長,差異漸大,一文一武,愈益分明。試問我愛哪個孩子多一點?答案是都愛,只是緣於個性不同,對待兩個孩子的方式有異而已。

 

           正是從人母的切身經驗出發,宛然看見上帝普愛眾生的慈心。

 

           芸芸眾生,原是「三生石上舊精魂」——最根本的來處,無不始於無生聖宮,轉至上帝所在的金闕鐳都填充能量後,從此展開歧異的成長之路。在染著不斷的有形器世間打滾過無數回,奮鬥的質量達於某個水平,大抵便有提升的可能,終而返回生命的根源,是即《北斗徵祥真經》所謂「苟合聖行,是倫則平」。

 

天帝教所謂的平等,實即定義於「根本來處同一」與「究竟去處同一」之上。在相同的「起點」與「終點」之間,不同的只是個別生命的體悟與修證。遲速或許有別,最後的去處並無兩樣。

 

           然而「平等」仍只是大處著眼,並不等於全然相等。即使生命的源頭同樣來自無生聖宮,在孕育的初始其實就已註定了「氣質」的不同。其後依著個別生命的氣質與「願力」的差異,各自展開不同的生命旅程。如此的說法抽象嗎?「見微」可以「知著」,但看家中兩個小兒判然兩立的氣質與個性便知。

 

           也正是從「起點」原本平等的前提出發,了知「終點」必然平等的可能,不論眼下質資如何低劣,環境如何艱困,大抵便有信心,可以面對一路的險阻不斷。《天人親和真經》在經末策勵大眾,便以「得盡平等律」為第一,殷殷訓勉諸子,在起源平等的基礎上,達到與聖平等的修行位階,進而襄助眾生達致同等境界。

 

聖凡平等的理想,正是由個別成聖,進而助成眾生成聖,終於成就天人大同的理想。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