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佛渡有緣人

佛渡有緣人

    黃靖雅

  1

        電影以男子帶著幼兒上墳開場,結尾仍是同樣的畫面。鏡頭彷彿回到開場,只是其間已然經歷了一段至交死亡的過程。

死 去的男子離開人間世的時候,不過十歲左右。他在一場災難中犧牲了自己,救回同車的許多同學,包括片頭那個上墳的男子。多年之後,這個男子帶著孩子來向已故 的好友獻花致敬。對著只能無語以對的故人,他也只能靜默。電影在安靜無聲中反而凸顯一股殊勝非常的張力。直到他轉身離去的時刻,出現一個短暫的聲響。是那 個男子拾起孩子的手,喚了一聲「賽門」。

賽門也是故人的名字。他用這個名字為心愛的孩子命名,紀念那個短暫卻光輝的生命。

2

去看電影,源於李清志的專欄附帶一筆。只道是好片,可不知是讓人痛哭流涕的那種。

銀幕上的電影結束了,不論多麼動人的故事,也只能留在腦海裡。走出戲院,烈日晴空,又回到真實的人生。而現實的人生裡,我是人母,不該遺忘原先為孩子備辦衣物的計劃。於是頂著兩隻依然婆娑的淚眼走進附近的市場。

3

走著走著,迎面來了個抓著助行器的身障人士。我略略看他一眼,很快與他擦身而過。劇中那個勇救同學的男孩正好也是身障。我原以為只是路人甲的男子似乎舉起了一隻手想說什麼,我沒理會他,兀自向前走。只走了兩步,卻聽見那人喊我名字,後面加上稱謂老師。

這下我終於丟開電影,完全回到現實。轉過身子,正眼看他的瞬間,一個名字同時從我腦袋與嘴巴跳出來。只是,「你怎變成這樣?」

4

他 曾經是我導師班的學生。家境優渥的獨生子,縱容的父母允許他為所欲為,因此對學校裡勤於管教的導師厭惡到極點。帶他的那一年,除去疲於奔命,再無其他可 說。爾後正式的師生關係結束,也就順理成章結束了彼此近於折磨的關係。他當然再也不會出現在我眼前,像其他的學生那般有事沒事跑來找「前導師」說長道短。

狹路相逢,那個桀傲不馴的少年老早不再。眼前這一位,十足歷盡滄桑的中年模樣,他看上去至少比實際年齡老個二十歲;連帶四肢都已殘缺——可他以前是身手矯捷的田徑校隊!

他怎變成眼前這樣?因為為所欲為玩到極致,把肥皂劇裡黑道械鬥那一套全搬到現實人生來,結果是被仇家斷手斷腳。最慘的一段,栽在加護病房足足半年,病危通知發過無數次。偏偏他又活過來了!

5

他說完自己的故事,只是定定地看著我。那眼神裡,再沒有從前那股殺氣。「老師,可以跟妳要電話嗎?很想找老師聊聊。」我給了他號碼。又聊了一陣,方才互道再見。

真實人生比起戲劇更加慘烈的時候,我突然再流不出任何淚滴。從前那段抓著他苦口婆心的影像恍惚現形。

這一次,我很清楚地知道,希望他當時就能聽進苦勸的,不只是我這個傻瓜,更是他這個吃盡苦頭可卻已經回不去的當事人。

6

活過某個年紀,終會恍然:原來「佛渡有緣人」不全是藉口,因為眼前的對象無可改變,權且拿了這話自我安慰而已。業力現形的現代說解,其實也不過是聽不進好心人的勸諫,偏要拚死命往死地裡鑽……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