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寫給211小朋友的第一篇週記

親愛的小朋友:


本來以為這封信該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給你,因為我一向不是那種可以很快與陌生人打成一片的個性,把心裡想說的話轉化成文字,讓書信代替我發言,似乎可以減少好些尷尬。然而這樣的作法感覺又有些怪,進到教室之後一句話不說,先來上一張紙——哎,初次見面,怎麼做都難哪!

 

歡迎你到二一一來,雖然我們已經當了一個禮拜的師生了,這句話顯得有些過時。我還是要誠心誠意地說歡迎你到這個班級來,讓我們共度兩年寶貴的時光。這兩年,於你將是非常珍貴的,對我而言亦然。

 

靖雅不是那種剛剛見面就會喜歡的老師,乃至你心裡可能會覺得:哇,這老師超嚴肅,一副討人厭的機車樣。這點我接受。先前有你們的學姊,在我班上三個多月之後才在週記坦承:當時她剛到班上,看見導師的模樣,心裡倒抽一口冷氣,心想,天哪,要給這個老師帶兩年,真是覺得人生無望!當然,當她「供」出這段經驗的時候,這種感覺已成歷史。我不知道對你來說,這種覺得老師難以親近的感覺幾時消逝,乃至從頭到尾,你都覺得我簡直討厭到極點,那也無妨。

 

陌生的人猶如一本陌生的書,光看封面就決定內涵如何,未必公允。靖雅不愛聊八卦,乃至離開講臺以後,與學生聊天也覺得艱難。但這不表示我不願聆聽學生的傾訴。如果你有心事,儘可以透過週記的書寫,或者其他管道告訴我。人到中年,也許已經無有充沛的體力陪著年輕的你們瘋狂地又跳又叫,但人生經歷畢竟是累積了好些,多少可以提供你們一點小小的參考,再不濟,也可以只是陪著傷心的你靜靜地坐上一會兒。

 

我也不是那種在飲食上極其慷慨的老師,遇上什麼節日就會掏腰包請學生吃這喝那。現代社會普遍飽足,我寧可把錢拿去世界展望會與家扶中心當認養人……

 

我究竟是怎樣的人,各位會有兩年的時間好好認識,就此打住吧。至於班級經營的部分,整潔、秩序能否得獎,我不大在乎,但希望班上整體的環境至少是清潔怡悅的。掃地時間,我會期待你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好好盡責,不論你分配的是教室或廁所,都希望你以近似修行的虔誠努力去做。一直都相信禪宗的說法:「做下下事,啟上上智」,即使是尋常打掃的日課,如果能好好去做,除了完成工作,可以使其他人得到舒適。對你自己而言,在工作的過程裡,必然可以擁有外人無法理解的快樂,乃至開悟。

 

開悟這名詞,宗教意味濃厚,但其實只是對於生命與生活的一些感悟。你愈能在日常生活中開悟,自己的生活品質必然更高。這樣的說法對年輕的你而言,顯然仍然太玄,但不妨在實踐中體會。

 

再有一點,靖雅對你的成績不會太在意,那畢竟是你個人努力的反映。我自己的哲學,一向認定只要找到方向,以同學的資質而言,想要展翅翱翔不是難事。但請注意,我無法接受作弊這檔事,不論你事後告訴我,作弊如何盛行,根本不算什麼,乃至告訴我,企圖換得好成績是為了「給老師面子」……。對不起,這些理由我都不接受。作弊就是作弊,意謂著為了某些利益,可以犧牲個人品格,我就是無法接受。如果為了成績就可以搞一些不當的手段,將來出了社會呢,是不是同樣可以為了一些不足為人道的理由,就縱容自己,以不當,乃至非法的手段爭取個人利益?短時間來看,的確是便宜了自己,可拉長了時間的幅度來看,最後仍得賠上自己。

 

面對未來的一年,不論社團玩得如何瘋,別忘了基本的課業不要丟得太離譜。預祝你有充實又愉快的一年。      

                                                                                                              靖雅2011/8/2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