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有恆是最大的秘密

有恆是最大的秘密

黃敏警

據聞有一回親和集會,師尊突然面露神秘之色,笑吟吟地發問:「你們知道天帝教最大的秘密是什麼嗎?」

千奇百怪的答案一個接過一個,師尊都只是笑著搖頭。最後他終於開口了:「我告訴各位:天帝教最大的秘密就是……」

同奮莫不瞪大了眼。

「天帝教最大的秘密就是有恆!」

啊?真是的,這一點也不希奇嘛!

唉,老子老早講過:「大道甚夷,而民好徑。」宇宙大道其實稀鬆平常,只有貪求速成的傻瓜老想抄捷徑,好一步登天。

師尊一再對弟子耳提面命:修道很簡單,就只是「坐下去」與「做將去」。

認清宇宙真道,了然自身所擔負的使命,於是認真做將去。至於打坐,也絕非太極拳一類,有固定的招式可以一招一招演練。「靜坐就是靜靜地坐」,如此單純的詮釋,卻是師尊修煉數十年的如實心得。然而靜靜地坐並不等於枯坐,平日不忘「打掃心上地」,日久自能「坐出性中天」。所謂日起有功,「一坐有一坐的境界,一坐有一坐的工夫」,來自日常不斷的堅持。

我很慚愧明明入道已經有了相當年歲,坐功卻始終停留在幼稚園階段,但偶而回想起早先學習打坐的窘況,勉強還能自我安慰:好歹還是有一點進步啦。

初學靜坐,是在正宗靜坐班。儘管師尊從不間斷地強調百日築基的重要,迫於人事,我也只能當作馬耳東風。每日忙完課務與家務,摸到床沿只便倒頭大睡,哪管築基不築基。平日無法乖乖作功課,一到上課期間逃避不了的團體會坐,立時變成我的災難。

人道角色多元,偏生老天爺不會因此恩准額外的時間,應對之道當然是分秒必爭,而大腦則自動切割成多工狀態,分頭進行。可打上一個好坐的前提,偏生是完全反其道而行的「一切放下,放下一切;一切不想,不想一切」!

盤在蒲團上的我自然如坐針氈,四體五官全在警戒狀態,尤其是耳朵。努力地耳聽八方,是因為老師的世俗身分作祟,丟不起臉,不敢第一個下坐。靜坐的「酷刑」得拖到搓手的聲音響起——那意謂著有人正準備按摩下坐——我終於可以解脫了!

是以那年靜坐班結業式,一聽到有人提問「打坐時兩腿會麻怎麼辦?」我歡歡喜喜地自動「對號入座」,就想聽師尊老人家怎麼答。

卻見他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很無奈地說:「這是幼稚園的問題啊!」

幼稚歸幼稚,作為天人大導師,他依然不厭其煩,很快給了答案:「坐久了氣血自然就通,那時就不麻了。」

正因為持續有恆才是精進有成的基點,天帝教坤道同奮有幸得濟佛祖老前輩傳授睡禪,好讓靜坐的功課不致因為每月來報到的天癸——一般稱之為「月信」或「生理期」——中斷。

我其實常想:天上仙佛大慈大悲,想方設法,不外乎提供更多法門,方便人間弟子持續修煉。只不知,人間弟子在受盡關愛之後,是否也能勉力以赴,不負諸仙諸佛的殷殷期勉?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