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寂寞的正義─CSI犯罪現場

 傷心欲絕的婦人哽咽著問道:「我失去的寶貝女兒找得回來嗎?」

 

總是一臉酷相的組長何瑞修簡短而篤定地答道:「可以!」

 

        「失嬰記」從可愛的女嬰被劫走開場。手足無措的婦人報案,偵辦小組立即進駐受害者宅第。追蹤通聯記錄,採集證據,包括女嬰父母的DNA。 他們從碎裂的玻璃揣度歹徒在「搶」走嬰兒之前曾經有意逕行「偷」走,於是帶回那顆敲破窗戶的棒球。球上確有指印,但比對過資料庫之後,仍然找不出任何線 索。於是再開膛剖肚,試圖從球心裡找出任何殘遺。這番苦心沒有白費,裡頭有一種沖印藥水。苦主曾經央請對門鄰居的攝影師為女嬰拍照。這位攝影師顯然有某種 程度的嫌疑。

        他們在放置贖金的長椅下找到女嬰酷愛的奶嘴。還在奶嘴上面找到女嬰的口水。口水可以檢驗DNA。女嬰的DNA提供了一個非常可貴的線索:她的確是那位婦人的親生女兒,她的父親卻不是婦人的丈夫。

        女嬰的生父另有其人。而綁架小孩的,根據辦案經驗,若不是圖謀巨額贖金的歹徒,便是親生父母。女嬰的母親因此被單獨請來問訊,她坦承不倫,對象正是那個攝影師。然而這又是怎麼回事?她只是因為婚姻關係正巧走到低潮,因為拍攝全家福照片,意外在沖印時與攝影師有了不倫關係——也就那麼一次,她卻意外受孕,懷上孩子。

        故 事的結局當然不會太難猜。即便中途加料,讓攝影師合作綁架的對象不願信守承諾,他看不上原先講好的十萬贖金,美麗又可愛的女嬰顯然可以賣到更高的價碼,他 很快找到買主,一對南非夫婦出價七十五萬美金。這個交易沒能成功,因為總能在關鍵時刻嗅出壞人所在的何瑞修及時現身,在千鈞一髮之際奪回女嬰,送給幾乎已 經要絕望的母親。

        這個系列但凡看上幾集,無須太高的智商,大抵便可以推知它的組成元素,不外乎潔淨美麗的海灘,或是身材穠纖合度的俊男美女——不論是好人壞人,當然,還有一個正直而高效率的核心小組,以及那個老是有神來之筆的神人組長。即便如此,我仍然衷心喜愛這個系列影集,單純只為了它彰顯的世界幻相。在這個世界裡,雖然免不了犯案的壞人,但所有的邪惡最後必然無所遁形,而且是鉅細靡遺。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如此古典得近乎教條的道德訓誨,竟然成為美國賣座影集的編輯公式。而我,竟然也樂此不疲,看得津津有味。我當然 深知箇中原因。儘管操作的手法如此廉價,背後反映的價值觀仍然代表了某種渴求,那是在現實社會無法達成的公平與正義。包青天如果只能活在宋代,只能活在古 典戲劇,那也未免太寂寞了。也許更確切的說法,對於現代人來說,那實在是太殘忍了。影集的賣座,其實只是證明人心對於包青天的渴慕吧!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