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你怎麼看台勞?

           你怎麼看台勞?

 

黃靖雅

          清大畢業生到澳洲屠宰場打工,經媒體揭露之後鬧得沸沸揚揚,台灣一流大學生淪為「台勞」的標題尤其聳動。在各種聲音充斥中,親愛的小朋友,我想知道的是,你會向哪一種聲音傾斜?當你作出選擇的時候,你知道那其實反映了自己的價值觀嗎?

          在週記中看見有孩子描述看見勞工辛苦勞動的形影,因此悚然而驚,她的感慨是:「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

          我當下的感覺很像是讀到清大生淪為台「勞」的那堆媒體評論,相關的一切全然模糊,只看見「勞工」的「卑賤」。

          可平心而論,勞工何賤呢?較諸西裝革履的社會菁英,假政策或其他種種冠冕堂皇的口實,做下貽害普羅大眾的惡行,這群默默從事基礎建設的勞工,貢獻反倒實在。乃至較諸宅在家裡的啃老族,這群自食其力的勞工,對我而言,其實是更為可敬的。

          「職業無貴賤」的說法,在台灣,似乎只是公民道德課裡的教條,萬一出現在試卷當作是非題處理時,打個○就是。可現實呢?台灣在某些方面其實是一個充滿歧視的社會。我們歧視東南亞來的外勞,覺得他們在車站聚會有失國家體面,但如果換作是碧眼金髮的白人呢?這種疑慮還會存在嗎?我們也歧視勞工,曝晒在烈日下汗水淋漓的形象,只凸顯他們的「髒污」,從來無法贏得應有的敬意。

          我倒不是鼓勵大家把藍領階級當作未來的目標。就適性而言,也許你更適合的工作是動腦,而不是動手;是勞心,而不是勞力。再就實際的體力而言,我想班上的小朋友能夠勝任的,恐怕也極少。平素在家當慣了少爺公主,哪來的能耐應付這麼吃重的工作?

          我對勞工的理解與尊重,或許來自自己的家庭背景。衣食無虞的各位啊,這個世界可不是人人生來都能飽食暖衣,你的幸福是緣於生對時代,又生對地方哪!我父親那一代,即便資質穎異,即便有心向學,艱困的經濟會逼得人無奈地放下所有的憧憬,選擇門檻最低的勞力工作。家父只有小學畢業的學歷,畢業典禮結束,他把畢業證書帶回家,那張第一名的獎狀在半路就撕毀了,還是班上的另一個女生巴巴撿了送到家裡。但第一名又怎樣呢?即使先前小學老師就已經知道父親不能升學,特地來家苦勸祖母改變心意,又能如何?才十來歲的父親扛著一大家子的重擔,包括老母、兩個哥哥留下的小孩,硬是含淚走進出賣勞力的職場去了。

          父親以他的汗水養活了一大家子,當年飽受灌溉之恩的堂哥堂姊因此視他如親父,尊重已極。我是家中的長女,從小看著父親辛勤的付出,因此從來不曾對他說過一聲「不!」

          學生時代打工,經歷過好些勞動工作,對那些肩負家庭重擔的前輩,我總是無限感佩,彷彿看見父親的縮影。而後我自己進到正式的職場,小朋友,你相信嗎?對於敬業的工友,我的敬意可高過於只會作秀的校長或打混的老師呀。

有機會出國當當台勞,實地體會一下以勞力換取衣食的人生是值得祝福的。體力勞動儘管不是高度用腦的工作,但在這種全面動員四肢的環境裡,有時竟然會出現靈光一閃的美妙時刻,從而找到人生的方向。

          我一直記得托爾斯泰《安娜.卡列尼娜》裡的一幕,失戀的列文選擇出走,與鄉民埋頭揮鋤居然神奇地治癒了他的情傷。孩子,老師向來鼓勵你們「出走」,也許是壯遊,也許是打工遊學,都好,反正出去看一看外頭的世界,必然可以開拓更寬更廣的視野。

靖雅2012/9/19

 附記:有位紐西蘭籍的台灣人寫了篇東西回應「台勞」事件,請小朋友參看:http://city.udn.com/344/4894734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