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蝶影翩躚—從生命體驗談上帝教化(上)

蝶影翩躚—從生命體驗談上帝教化(上)

壹、     前言:

從「玄穹高上帝」的名號,其實不難看出上帝的大能與祂在宇宙間的地位。正因為上帝是玄妙的,威力無邊的,高遠的,上帝與凡俗人等也就不可免地產生了距離。

我曾以為上帝在遠遠的天邊,但是這些年來的人間行旅,讓我深深了解:上帝從來不曾遠離,祂一直都在身邊;而且上帝愛人,愛每一個人,並透過祂一貫的教化進行愛的課程。

上帝教化在人間,可以是經典中深奧的經文,但不是唯一;從如實的生命體驗裡,更能體驗上帝的愛與教化:因為曾經深刻經歷,因此更能與上帝的教化緊密結合。

 

貳、     個人生命的追尋

一、人的一生大抵是一個追尋的歷程

宗教體驗是圓滿生命之必須,但並不是人人都能有此認知。若暫時把宗教擱置一旁,純由生命切入,那麼我會說:人的一生大抵是一個追尋的歷程。在苦普遍多於樂的真實人生裡,如何讓自己願意往下走?西方哲人尼采提供了他個人的解答:「只要給我一項生存的理由,我就能忍受任何生存的痛苦。」至於那項生存的理由是什麼?言人人殊吧。迪士尼卡通〈花木蘭〉的女主角在代父征戰的過程中,有過一段與知音木須龍的深層對話,她質疑起自己近乎逞強的行動:「也許我不是為我父親,而是為我自己,——我只是想證明自己的能力。」

隔著一定的距離看人,每個人的外在可能都是一座孤井,走近了,卻不難發現人的內在其實都是相通的:不論是否存在於意識層面,人心大抵都在找尋自身存在的價值,然而這種內在渴望往往不自覺地化成另一種形式,轉為外射,對情——可能是愛情、友情、親情,或是名、利、權勢的追求。

但吊詭的是:人由追求圓滿出發,不斷向外索求,期待藉由外在的肯定來肯定自己,其結果卻往往是在求之不得中輾轉反側,寤寐思服,最後反而造成更大的痛苦。

於是我們不禁要問:如果外射的追求無法圓滿生命,那麼人的圓滿可以向內去求嗎?

 

二、 尋找解答

且先從經典尋求解答。

《聖經哥林多前書132》:「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能明白各樣的奧祕,各樣的知識,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奮鬥真經》說的是:「茲奮之義,以納四中,愛治信奮,慎始慎終。」面對擾攘人間世,最好的解答也許是「愛」,在不斷追求生命意義中,人應該可以在上帝的愛裡找到圓滿。

上帝的愛在哪裡?上帝的愛給了誰?其實是普天之下,人人有分的;但凡人常為愛錯置許多自以為是的前提,誤以為唯有「夠好」才有被愛的可能,是以凡塵之中,很多人會因為相較之下的劣勢而嫉害比自己更好的生命;必欲除之而後快的惡行之下,潛藏的正是極大的不安全感。

以世俗之眼看人間世,人與人間的確充滿了各式差異,但種種如美醜、賢愚、貴賤、貧富之別往往只存在於凡俗眼中,在上帝眼裡,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特而美麗的生命:均受自然法則的支配,也都有超越限制,成就為聖的無限可能。

《廿字真經》〈上帝序文〉即明白指出,在上帝眼中,每個人都是上帝眷顧的子民,獲得上帝恩寵的機會是均等的:「天之子民,平等齊律,未有天植天賦之謂也。」再引《平等真經》為證:「惟其天覆,無差別,無次成,咸視以為儿中仁,胥有天資天賦、天生天植,天降平等,未袒生而知、生而富、生與祜、生與資,是性無陂亦無隈,是其大知。」換成現代語言,眾生都是上帝的心頭肉,是始終讓上帝寶愛在心的。

電影〈天使的孩子〉(原著為〈安琪拉的灰燼〉)中的教士對著苦惱的男孩說:「上帝愛你,你也必須愛你自己,這樣你才能愛祂所創造的一切。」是的,人心若能深切體認到上帝無條件的大愛,則可以在自身中得到完足;因為知道上帝愛自己,因此也能以大愛去擁抱人群。

 

參、     上帝對眾生的愛

一、     上帝眼中的眾生:

上帝究竟如何看待眾生?且看〈御使十方清平皇君大總監寶誥〉怎麼說:「哀下民之沈淪」。若把諸天神媒視作上帝的分身,不難由此誥文了知上帝對眾生的垂憐。

在人間世行走,如果背離上帝真道太遠,也許一時察覺不到上帝對我們的呼喊,《廿字真經》裡,祂透過天德主宰道出對眾生的愛:「安有眾生,法效如如,不憤大事,常靜常樂」,以之與人間世的角色對應,那是一個慈藹的老父或師長,對著迷途的遊子搖頭輕嘆:「如果設定了一個如如不動的目標,怎麼可能期待不經大事磨練而有所成就呢?」這裡絕無疾言厲色的成分在,若一定得揣摩出訓勉時的聲口,那便是又好氣又好笑吧。

全本《寶誥》中,不難見出誥文重複再三的正是諸天仙佛的「大悲大願」。《廿字真經》裡,經文以下禮敬仙佛的部分:

「誠服禮   帝寶,自立聖道,渡盡眾生,誓願宏深。

  誠服禮   道寶,自有聖道,化覺眾生,道義殊深。

  誠服禮   師寶,自尊聖道,悟濟眾生,雲海恩深。

  誠服禮   天德教主,自主聖道,慈悲眾生,道情甚深。

  誠服禮   廿字主宰,自治聖道,準提眾生,教持常深。」

由上帝的「渡盡眾生,誓願宏深」至廿字主宰的「準提眾生,教持常深」,諸仙佛的位階容或不同,體現對眾生的「深情大愛」卻無二致。

上帝在娑婆人間世,以眾多分身體現了祂對人間子民的大愛。讀《廿字真經》這一段:「德曰十方諸主宰,其數如沙塵,能濟三途苦,能拔九幽魂,能解十災厄,能渡十方眾」,往往使誦經者有深刻的慰藉之感:在茫茫人海裡,我們絕計不是孤獨的存在,慈悲的上帝一直都以無數的分身存在我們身邊,或是陪伴,或是指引。

 

二、     我所認識的上帝之愛:

《聖經》解釋母親的角色,說是因為上帝無法親自照顧每個人,所以賜予每個人母親,母親於是成為上帝在人間的化身。但質諸真實人間世,部分母親與上帝,其實仍存在著偌大的落差。而上帝,我眼中的上帝,祂當如理想父母,對眾生褓抱提攜:既予眾生以溫暖的懷抱,復予眾生以成長的機會。

上帝的愛是慈悲的,祂送給眾生一對更堅強的翅膀,讓他更健壯有力,即便迎著大風大浪,都能獨力飛翔。

上帝的愛是喜捨的,祂願意放下對眾生受創的不捨,含笑放手讓眾生去走他的路。

上帝的愛是無條件接納的,在眾生受傷哭著回來的時候,祂總能以溫暖的擁抱代替痛責。

 

三、     上帝的愛如何在人間落實?

上帝既如理想父母,對兒女的愛絕非泛泛的空談,上帝的愛在人間,以祂特有的教化方式進行。前引《廿字真經》禮敬仙佛的一段,諸天仙佛除去對人間「誓願宏深」、「道義殊深」、「雲海恩深」、「道情甚深」、「教持常深」的深情大愛之外,別忘了上帝與仙佛的「自立聖道」、「自有聖道」、「自尊聖道」、「自主聖道」、「自治聖道」,開闢種種道路,正是要「渡盡眾生」、「化覺眾生」、「悟濟眾生」、「慈悲眾生」以及「準提眾生」,——務使眾生都能走上開悟的大道。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