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聽天安排有何言

聽天安排有何言

黃敏警

定命或指消極的宿命,一如世人耳熟能詳的鄧通或袁了凡;但也可以是積極的天命。

天命加諸其身,意謂著其人已通過層層的考驗,可以開始在人間為上帝實踐真道了。

天命必然與磨考重重結合,聽來沈重。但有時伴隨天命而來的,未必沈重。師尊與賢妻智忠夫人的結合,就只是一個很美的故事。

年少得志的師尊,以今天的眼光來看,正是標準的黃金單身漢。熱心的媒人不時上門來打聽口氣,問問到底喜歡誰家的姑娘。傳統習俗當然不是直接找上當事人,而是長輩。結果是祖母看上過家小姐,母親中意唐家姑娘。兩位老人家都不曾看過對方選上的對象,但心裡都認定自己的選擇比較適合。這下子可就有點麻煩了。

師尊的父親早逝,叔父只好召開家庭會議決定。婆媳倆相中的對象不同,既不好當面堅持,可也不願棄守。最後只好祈請觀音大士裁決:四叔作籤,請當事人在大士像前抓鬮決定,拈起的是「過」就是過小姐,是「唐」就是唐姑娘。

師尊依言抓鬮,是「過」。祖母不禁面露喜色,是她中意的小姐嘛。可孝順的師尊看見母親的面色微微一沈,趕緊開口請求主持的叔父:「可否再給母親一個機會?」拈起第二籤,還是過小姐。這下子總沒話說了?不,孝順的師尊沒有忘記母親情有獨鍾,復次請求再給母親一次機會。

        第三籤抽出來,仍然是過。

過小姐連中三元,母親再無二話。

        師尊日後解釋此事,明白交代這是天作之合,德配智忠夫人也是領天命下凡,此生為輔佐賢婿而來。如果見識過智忠夫人一生事夫之誠之忠,必然同意師尊所言,果真是半句不差呀。

        天命加身,不僅有賢配攜手相助,有時也意謂著比別人多一些「憑藉」——超白話版就叫「靠山」。

一九三八年,中日戰爭期間,日本炮轟潼關,當時遵天命潛隱華山的師尊曾援筆賦詩,寫成《天定勝人人定亦能勝天》詩作一首:

「可憐三晉劫黎多,劫去劫來可奈何,且坐山頭舵把穩,笑他不敢渡黃河。」

三天後,再度提筆,《樂土樂土爰得我所》:「早奉天公賜合同,一方淨土留關中。十方三界齊擁護,豐鎬重開太平風。」

前一首大膽嘲諷日軍不可能渡過黃河,後一首則信心滿滿地表述關中這塊淨土早蒙上帝御裁,自有十方三界仙佛護衛,將是重開太平的基地。

站在已知中日戰爭結果的此際回首當年,兩首詩作的預言末必有任何殊勝之處。然而若回歸到當日的時空,盱衡時局,前途只是一片渺茫,必覺此詩真是道盡了天命加身的大信。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願意為天命全力以赴,如果不是因為確信上帝必不負我,「早奉天公賜合同,一方淨土留關中」的信心如何生出?又怎麼可能意氣昂揚地道出「笑他不敢渡黃河」這麼大口氣的話,而且還敢題贈給當時領軍的西北王胡宗南將軍?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