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教壇課程—寶殿頌—講解

教壇課程—寶殿頌—簡介

黃敏警講于 2006/07/07六期傳道傳教班

前言:

綜觀天帝教經典,乃至經典的濃縮版本──《教壇課程》,大抵都有「文字古奧」的共通特質。「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的結果,必然是解讀大不易。完全認識經典的意涵雖則是極為艱難的任務,但面對經典,不管能否識得箇中義,最基本的核心精神當是至誠至敬。

師尊的修持如何成就?也許「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但只要見識過師尊在光殿敬謹至極的態度,不難了解師尊老人家是以何等誠敬的精神事天。比如最平常的誦誥,精簡禮儀版尚未出現之前,一本《寶誥》依禮課誦、行禮,必須三、四個小時。即便證道前病體羸弱,師尊在鐳力阿道場的最後一坐,仍然是向殿主太虛子老前輩恭恭敬敬行過七跪十四叩禮方才上坐。

許多同奮面對師尊難以企及的大成就,總以為是「來根不及」所致,殊不知更大的根源可能是我們面對無形的態度大不同。

且舉最基本的天人禮儀為例。天帝教所有的事天禮儀都是透過天人交通傳示,亦即透過天上人間協商後制訂,絕不是師尊一個人高興怎樣就怎樣。現行版其實已因應同奮人道的沈重負擔而多所折衷,但同奮如果連最基本的尊重都不肯,怎能奢求仙佛以和力相應?再如四跪八叩禮,有的同奮會自動簡化成一般民俗信仰「叩頭如搗蒜」的相狀,與天人禮儀原先的莊嚴相差簡直十萬八千里。

一言以蔽之,懂得多少內涵是一回事,最關鍵的要素仍在以全然的敬意為之,後續的天人親和始有可能。

 

寶殿頌簡介

(一)

曠劫難逢,金闕在望,如帝在上(鞠躬),戰戰兢兢,克配克祀,以和以親。

 

☆曠劫:佛教語,過去極長的時間。

☆金闕:道家謂天上有黃金闕,為仙人或天帝所居。天帝教則以金闕代稱上帝所在。

☆戰戰兢兢:畏懼謹慎貌。

☆配祀:合祭。「克配克祀」在此指參與應元劫務的仙佛。《寶誥》迴向文中即有「迴向應元列聖眾,同心哀求金闕尊」之語。

 

(敏警按:以下白話譯文僅供參考,標註「試譯」,意謂如此譯文是現階段參研所得,未來如能提昇,或有不同詮釋。此修為不足所致,懇請同奮見諒!)

 

敏警試譯:

生逢空前難得的關鍵時代,置身光殿,透過光幕,金闕宛如在望,而上帝就在眼前。弟子謹以至敬至慎之心禮敬上帝,以及護持救劫大業的應元仙佛,期能以至敬的親力召致上帝與諸位上聖高真的和力回應。

 

淺說:

天帝教的時代使命與三期毀滅末劫息息相關。萬一浩劫降臨,不僅有形世界的生命全毀於一旦,即連第一天到第六天的小仙小佛也難逃災殃,因此〈寶殿頌〉稱作「曠劫」。至於「難逢」,是因為「危機」往往也是「轉機」:三期總清,性靈全毀的確是空前的大挑戰,但也可能因為勠力救劫,轉化成消清宿業、培功立德的良機。

 

〈寶殿頌〉在「如帝在上」一句標記的「鞠躬」,有別於「啟經禮」的鞠躬。啟經禮的禮拜對象在「經典」,「如帝在上」,對象則是上帝:置身光殿的時候,宛如「金闕在望」,就像在金闕禮敬上帝一般。

 

看似素樸的金闕,實則稀罕難得。透過看來平凡無奇的光幕,可以將同奮奮鬥的身影投射到金闕;而上帝的祥和光也可以透過光幕,轉化成利於人體吸收的神光,因此有調靈、調心、調體的妙用。

 

既然誦〈皇誥〉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妙用,也許有同奮會質疑,為什麼不乾脆廣開接引大門,開放同奮到光殿以外的地方持誦?

 

且先說上帝所在。上帝的靈格既然極高,與人間距離之遙遠自然非比尋常。同奮不妨捫心自問,平日誦誥時一顆紛紛擾擾的心究竟能在〈皇誥〉上投注多少?意念一旦不純,念力不可能直達金闕,只能仰賴「光幕」層層傳遞。

 

附帶一提。誦誥的「質」既不純,連帶影響「量」。同奮一廂情願認定的誦誥數,未必與無形記錄在案者相符。師尊駐世時,曾有遭遇人道困擾的同奮來求,師尊特許以誦持一百萬聲〈皇誥〉功德迴向。然而百萬聲〈皇誥〉之後,一切如故。當事人向師尊抱怨,師尊轉而請求無形批答。結果無形答覆:他們收到的可不是一百萬,而是三十萬!

 

先有同奮的「親力」,後有仙佛的「和力」。一心渴盼的和力未能如願而降,不妨先問問自己:究竟誠敬的程度幾何?救援遲遲未來,歸根究柢,問題可能出在求援的訊息根本沒能發射出去呢。

 

「克配克祀」禮敬的對象是應元仙佛,《寶誥》迴向文中有更清楚的版本:「迴向應元列聖眾,同心哀求金闕尊」。上帝的能階與位階極高,一般同奮的親力若無法直接送達,可以透過滿布大空的仙佛接力傳遞,最後的親和目標依然是足以旋乾轉坤的上帝。

 

(二)

隱顯圓融,至聖至神,巍巍生威,嚴嚴若溫。

 

☆圓融:佛教語。破除偏執,圓滿融通。

☆巍巍:崇高偉大。

☆威:敬畏。

☆嚴嚴:嚴,通「儼」,莊嚴貌。

 

敏警試譯:

寶殿之上,上帝與列位上聖高真微微透顯智慧圓融的祥光,與至高無上的靈格相互輝映。德業崇高,令人既敬且畏;法相莊嚴,又不失慈藹。

 

淺說:

誦經祈禱,最後求的未必是諸事順遂,而是自身的智慧圓融,乃有餘裕應付層出不窮的困厄。誦誥化劫,則是祈求仙佛以其大智慧大神威化解劫難,造福廣大眾生。

 

試問智慧何由而生?《管子.內業》曾有如是語:「德成而智出」,德行有成之後,智慧隨之成就,水到自然渠成。換作天帝教用語,近似《奮鬥真經》的「壘望絕觀」,因為修行有成,立足點隨之提高,不僅視野加大,胸襟變廣,連帶智慧都能逐漸提昇。

 

仙佛的「智慧圓融」來自其「至聖至神」的靈格。試問靈格如何成就?當然是透過修持。但最早的初發心又來自哪裡?《寶誥》中一再出現的兩句誥文應該可以提供很好的解答:「大智大慧,大悲大願」。「大智大慧」是「果」,「大悲大願」則是「因」。先有「普渡眾生過前川」的大悲願,無上智慧自然可以逐漸修成。

 

(三)

念茲末劫,帝道重光,扭乾轉坤,拯救蒼生,奮鬥奮鬥,矢忠矢誠。

 

☆茲:此。

☆末劫:原為佛教語,謂末法之劫,後借指黑暗的世道。天帝教則指「三期末劫」,亦即「核子大戰」。一旦核戰發生,第六天以下仙佛,以至有形世界一切生命靈肉俱毀。

☆扭乾轉坤:與〈天帝教教歌〉的「旋乾轉坤」同義。指化延三期毀滅浩劫。

☆矢:誓。

 

敏警試譯:

感念上帝,值此三期末劫的關鍵時刻,上帝真道重來人間,期能扭轉衰敗已極的氣運,拯救即將遇劫的眾生。弟子矢志以至忠至誠之心,不斷奮鬥再奮鬥。

 

淺說:

前述的「曠劫難逢」,此處有所補充。正因毀滅的「末劫」將至,所以「帝道重光」,以期「扭乾轉坤」。

 

天帝教可以在人間重新現身,主要得力於師尊的功德與至誠感格。

當年師尊凜於末劫將至,率領正宗靜坐班第一、二期學員苦苦哀求,一年之後方得上帝恩准。如果了解帝教重來人間的大不易,以及肩負的時代使命,理當以「矢忠矢誠」的敬謹之心不斷奮鬥再奮鬥。

 

至於「矢忠矢誠」的對象又是誰呢?如果逕解作同奮比較熟悉的「師尊」,雖然稱不上離譜,但是格局不夠開闊,與天帝教的精神並不相應。

師尊誠然是天帝教奮鬥的典範,然而師尊畢竟是人,有他人性的一面,如果硬把師尊拱成偶像,師尊作什麼,我們就跟著作什麼,流弊恐怕難免。

比如說,師尊的「道氣」還沒學到半點,就先把師尊的「脾氣」學來,動輒拍桌子罵人。無有師尊的道功與為公的存心,動怒的結果只會引來極其負面的結果,與師尊教化的效果可差得遠。

或是說,師尊喜歡「偷吃」泡麵。說「偷吃」,是因為泡麵有害健康,師母雅不願師尊吞下如此垃圾食物。然而師尊畢竟是人,也有嘴饞的時候,偶而偷偷吃上幾回。如果把師尊當成偶像崇拜,師尊吃什麼我也跟著吃什麼,弄到最後還得出「師尊吃泡麵,所以長壽」如此不倫不類的邏輯,那可就麻煩了。

 

「矢忠」的合理詮釋,當是忠於上帝,忠於真道,忠於自己的天命。「矢誠」,則是以「為天下蒼生」哀求的至誠之心祈求,半點無有「為己」的私心,方是誦誥的真諦。

 

(四)

同心哀求,感應無量,化延毀滅,大地回春。

 

敏警試譯:

同心哀求上帝及應元的上聖高真,以無量的悲心與和力顯化,化延毀滅浩劫,讓人間大地春回。

 

淺說:

本節宣示天帝教重來人間的使命,亦有提醒同奮毋懈毋怠的立意。

 

(五)

昭告天人,一道同風,以正道統,萬教歸宗。

 

☆昭告:明白告知。

☆宗:祖。主。

 

敏警試譯:

謹以耿耿此心,宣告十方三界,誓願清平寰宇,端正道統,人間萬教一齊歸於上帝真道的懷抱。

 

淺說:

明白向三界十方仙佛宣告願力所在,一方面藉此鞏固自己的道心,一方面則發出祈願的親力,願三界十方眾仙佛共同護持。

 

「萬教歸宗」指的是人間教化同歸於「上帝真道」,而不是定於「天帝教」一尊。兩者有極大差異,絕不可混為一談。

師尊一貫主張「宗教大同」,「愛其所同,敬其所異」,尊重不同宗教間存在的差異。正信的宗教原是奉上帝旨意在人間傳佈,《道統衍流》的記載一清二楚。同奮對外宏教時尤應注意二者的區判,否則極易引來對外主張「宗教大同」,對內卻是「唯我天帝教獨尊」的批判。

 

至於「上帝真道」到底是什麼?敏警個人看法,上帝真道即〈上帝聖誥〉所謂的「玄德」。而「玄德」其實不玄,《道德經》明白定義為「生而不有,為而不恃,長而不宰」,亦即挹注大愛,助其成長,卻不指望回報的大仁大德。或者換成傳統儒家的理想,「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也行。

 

(六)

仁恩浩蕩,威震十方,應化無疆,永馨永昌。

 

☆浩蕩:廣大曠遠。

☆應化:原為佛教語,謂佛、菩薩隨宜化身,教化眾生。此指仙佛隨方渡化眾生。

☆無疆:無窮,永遠。

☆馨:比喻可流傳廣遠的德行、聲譽。

 

敏警試譯:

祈願上帝與諸仙諸佛的慈恩浩蕩無邊,神威震服十方,教化傳播三界,至德至仁的上帝真道在人間傳佈無窮。

 

淺說:

上帝對人間子民懷著無比的大愛,故言「仁恩浩蕩」。然而上帝的「仁愛」並非「溺愛」,祂同時也以鐳炁統攝三界十方,維持宇宙運作,所以說是「威震十方」。

 

依據師尊說法,天帝教理當有三千年的天命。然而「天命靡常」,天帝教弟子若無法持續奮鬥,承繼天命,天帝教的發展未必樂觀。試觀上帝的家譜《道統衍流》便知,歷來領上帝御命在人間傳播的宗教不知凡幾,但教祚長短不一。即便領救劫使命下凡,也未必都能圓滿達成使命。

 

但上帝的真道如果能在人間永續傳播,當然是廣大生民之福。「應化無疆,永馨永昌」,因此是對天帝教化的理想祈願,也是自我承擔的美好承諾。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