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為什麼要誦經呢?

為什麼要誦經呢?

                                 黃敏警

一個點在受苦的當下只是一個令人血淚俱下的點,

放在人生廣大的布局裡,仍然只是一個點,

然而那絕非單獨存在的點,而是曲折的人生路上極為重要的關鍵點——既是承先,也是啟後。

         把時間拉長,把空間放大,所有的苦痛在更清晰的景深之中,意義便顯得非比尋常。 

同奮有惑:

誦經究竟是為了什麼呢?只是祈福嗎?

 

敏警試答:

祈福只是其一,更大的意義在開啟自性的智慧。請看《天人奮鬥真經》:

 

鉞除棘厄十方步。

 

譯文:

期使我等俱能在精妙的說解中徹悟宇宙真理,進而消解種種困厄,自在地往來三界十方。

 

上帝慷慨的贈予

 

「人生在世不趁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厭倦人海浮沈,索性把世俗的牽絆全數丟下,或是離群索居,隱於山林;或是出家遁世,披上宗教的外衣——反正就是從此把不堪聞問的俗事全數阻絕在外。

世間固然不乏因現實困頓而倉皇逃向道場的修行人,卻不能因此把宗教與消極避世劃歸一處,錯以為二者的意義等然無別。宗教於某些人士也許是一個避風港,充其量也只能說明宗教的包容與慈悲,容許凡人在此尋求暫時的依歸與安慰,絕對不可將之視為宗教最根本的指歸。

正信宗教最真實的義諦,絕不在逃避現實或漠視現實,而在驅策教徒從起伏不斷的逆流裡找到生命最深刻的意義。

生命的大河,一貫是滔滔向前的,差別只在有時快來有時慢,有時順來有時逆。因為知道除非宇宙死滅,這條大河不可能止息,因此遇到不可避免的暗流與激湍,便知如何平心靜氣渡過。也因為知道載浮載沈的當口,如果有人支援固然不錯,更多的時候卻得獨自承受,於是在外援來時心存感謝,在隻身抵擋時勇敢面對。

正信的宗教經典,在某個意義上等同仙佛的援引,若能心心念念貫注其上,不難從中得到莫大的感應。循此一步一步增上,回到上帝的身邊,論理不是不可能,然而此中關鍵絕非只是一味誦經求解脫,錯以為媚神之後逢凶必然化吉,天如果塌下來自有仙佛頂著,自己從此可以安穩躲在經威的庇蔭裡。

經典從來不該只是遮風避雨的大傘。

仙佛傳示經典,除去基本的庇護感應,最根本的深意當在使誦經者從中開啟自性的智慧,以自力解決生命中無所不在的困厄。

人生路上若有不斷擋路的荊棘,千萬不要期待仙佛會掄著斧頭適時躍出,而後路障便全數去除。如果真要仙佛四處奔波扮演救命的超人,那又何必讓原靈下凡投胎?

天人教主於是在經壇中透過「鉞除棘厄十方步」的設喻,道出天上對人間自力奮鬥的殷殷期待。

原靈來到人間之後,透過修證不斷提昇能量,逐級上升,由「向自己奮鬥」而「向自然奮鬥」,臻於最高層級的「向天奮鬥」。一路過關搴旗,終能自在地往來三界十方,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關鍵就在手中有一把能量具足的斧頭。

令人欣慰的是,修證的境界愈高,這把斧頭也就更加得心應手。

我有時會在讀經的時候,凝神癡望著「鉞」字,臆想那是一把怎樣的斧頭?在我一廂情願的想像裡,總覺得這把斧頭貫注了上帝極大的愛與能量。

人到中年,風風雨雨的數十年看過走過,回首踉蹌顛躓的人生路,所有的傷口,那些在流血當下曾經讓我極度不安與不解的,經歷了多年的轉折之後,如今彷彿都找到了非凡的意義。

一個點在受苦的當下只是一個令人血淚俱下的點,放在人生廣大的布局裡,仍然只是一個點,然而那絕非單獨存在的點,而是曲折的人生路上極為重要的關鍵點——既是承先,也是啟後。

把時間拉長,把空間放大,所有的苦痛在更清晰的景深之中,意義便顯得非比尋常。

在謎底逐漸揭曉的時候,我看見了自己的蛻變成長,更從中看見了上帝的苦心孤詣。不禁暗自慶幸,幸而上帝沒有獨佔這把斧頭,而是慷慨地贈予我們這些個不經一事便長不出一智的冥頑傢伙。

看不見,不等於不存在。有時看不見也只是意謂著愚癡蒙昧了雙眼。

於我而言,上帝的形象愈來愈與人間的慈父重疊。我深信自己是祂寶愛的女兒,當然不是唯一。上帝寶愛眾生,世俗的貧富貴賤,賢愚美醜,於祂了無意義。祂給每個關愛的兒女各各不同的人生歷程,但絕不因為只是目睹了兒女挨餓,就沈不住氣急急衝進廚房;祂也絕不因為兒女刺痛了腳,就匆匆鋪上地毯。

上帝只會教導祂的兒女整地播種,春耕夏耘,自能免於凍餒之患。

上帝也會耐性十足地等待兒女在不斷刺傷之後找到適當的鞋穿,繼續奮勇前航。

是以這條充滿棘刺的人生路,拿斧頭的人當然不可能是上帝,也不會是祂授命的仙佛。

什麼是斧鉞?對我來說,這把斧頭有兩種,一種是有形的經典,透過經文的心領神會,讓有心人開啟與宇宙本源相通的大智慧。一種則是無形的閱歷,透過眼觀心想,從自身或他人的經歷,不斷參透背後的意義。

持著這把斧頭一路向前,不但沒有愈用愈鈍之虞,反而會更加得心應手。如此走過一段時日,有一天望望手中這把斧頭,赫然醒覺,也許根本無須斧頭在手。

人生的困厄不必然是外在的,更多是來自心內的。

有些刺人的荊棘,根本就只是源於人心的昧於真理。

常覺人間諸事,一如先賢所繪的太極圖,原有黑與白之分,而且一直都是難解難分。知道事情仍有轉寰的空間,所差的只是更大質量的努力,那就堅持作去,總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時候;若是了知事情已徹底無望,那就輕輕放下吧。

這話說來容易,真要付諸實踐,試問何者當執,何者又當擲?二者之間如何取捨?

答案正是智慧。從有形經典、無形閱歷涓滴悟得的智慧。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