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真愛迷思——黑魔女沈睡魔咒Maleficent

真愛迷思——黑魔女沈睡魔咒Maleficent

 

黃靖雅

 

愛是了解,愛是接納,愛是尊重,愛是照顧——愛是年深月久之後終於在心底為那個人築起了一個不容他人逾越的國度。

 

 

公主從此沈沈睡去,一如死去,除非——她得到真愛的吻,把她從無知無感的羅網裡解救出來。

這個真愛的吻從何而來?想當然爾,這個吻來自一個英俊瀟灑的王子,睡美人的故事情節就是這麼安排的。經過童話故事的大力傳播,對於類似的提問,我們當然也就不加思索地認定這是唯一的答案。

 

改編自童話故事的黑魔女顯然對這個所謂的「唯一」嗤之以鼻。電影裡的公主一如童話的美麗優雅,王子也英俊瀟灑,可惜王子的吻喚醒不了已然沈睡的公主。

愛情的力量原來不過爾爾!

 

童話裡的「真愛」,僅止是路過的主子邂逅了閉目的公主。她鮮麗的美貌打動了王子的心,讓他情不自禁地湊近,一親芳澤。這個神奇的吻變成了開啟公主新生命的鑰匙,當然也就意謂著它正是所謂的「真愛」。

設定對象為稚齡兒童的童話思維慣於極簡的化約。青春的肉體,嬌美的容顏,引起異性的悅愛,充其量只是類同《楞嚴經》「因色生愛」的原始本能,卻給貼上了偉大的真愛標籤。

黑魔女顯然不甩這一套。

 

她本身就是真愛魔咒的受害者。雖然從來不曾受過這種浪漫的洗腦,對她來說,她的真實經歷就是愛上了一個人,而且還是經年累月沈澱出來的真情,一覺醒來,卻赫然發現她心之所繫的那個男子,為了個人的私利翦除了她一雙羽翼。

一廂情願認定的愛情不僅擔當不了救拯生命的大任,更有過之的是讓人從此喪失飛翔的能力!

從此只能憑藉雙足在大地行走的黑魔女再也上不了天,她的眼睛只能定焦於腳下現實的人間世:男女兩性,怎可能存在著什麼真愛?

 

這世界的確只有男與女兩種性別。但幸運的是,人際關係並不因此限定在男女悅愛的唯一。她可以因為救拯異類的烏鴉,讓感恩的烏鴉從此對她忠心耿耿。她也可以因為長年與過去詛咒的小公主相處,乃至時不時的照拂呵護,發展出完全不在她預期的情愫。

小公主在她眼下一天一天長大。她的天真無邪,以及她對黑魔女全然的信任與仰望,終於讓黑魔女痛悔她再也收不回的沈睡魔咒。

 

眾人殷殷寄望那位路過的英俊王子成為公主的救贖。站在情感面,黑魔女同樣渴盼奇蹟;站在理智面,她深知希望其實渺茫。被好心的仙女半推半哄地上前親吻公主的王子哇啦哇啦地嘟噥:「我才剛認識她」,場面看似搞笑,卻是編劇的用心良苦。一見鍾情的浪漫,說穿了只是天雷勾動地火的自然反應,與真愛了不相干。這一吻,既是忠實地搬演了童話故事,同時也嘲諷了童話故事:童話故事本來就只是「童話」故事,非關現實。它註定了無力道——沈睡的公主當然不可能因此甦醒。

以深情的一吻破除沈睡魔咒的,竟是黑魔女。靠的不是魔法,而是她由衷的真情。也因為她的真情,掙脫睡魔大爪的公主竟然在無意中為她找回了失去的雙翼。黑魔女又回復了上天入地的能力。

 

此世此間如果有一種力量,足以拔除邪惡的咒詛,黑魔女的編導顯然認定是人與人的真情。它不必然是男女的悅愛,或者說,它遠遠高過異性的愛慕,超然於純粹的生理層面或審美層面,建立在恆久的歲月基礎上。愛是了解,愛是接納,愛是尊重,愛是照顧——愛是年深月久之後終於在心底為那個人築起了一個不容他人逾越的國度。

 

這個幸福國度的背景音樂,通常不是愛情之歌,而是親情。後者未必全然來自親子的血脈之親,更有可能來自攜手共度激情的男女,經歷了養兒育女或其他種種波折,逐漸走向靜好的歲月。夫妻的熱情早已轉化成沈澱的親情或恩義。當一方陷入無助的大網,真能消災解厄的,也只能寄望於歲月滋養出的深情。

看似古井無波,卻是能量具足。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