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當你開始放光

當你開始放光

黃敏警

廣欽上人對修行有一個非常通透的見解,他說:「修行就是在惡劣的環境中修」。順心快樂的處遇,只須安心享受,不必刻意學習。唯有困難重重的逆境,方足以成就忍辱行,從而學會安在當下,因而心無罣礙。

在逆境中開啟智慧與超人的耐力,密勒日巴尊者鐵定是極好的典範。

尊者的父親原是當地的首富。父親身故後偌大的家產被伯父與姑母侵佔,尊者本人與母親、姊姊則被當作看門狗一般虐待。

痛苦的十餘年過後,母親確定家產討回無望,起了報復的莫大瞋心,把僅有的田地賣去一半,要尊者拿去供養法師,以便學得咒術,整死這些所謂的惡人。尊者依言完成了母親的心願,施咒降雹害死三十餘人,卻無報復的快感,只有傷人的不安,遂發願改修正法。

因緣所至,尊者得以依止馬爾巴大師。馬爾巴大師深知來者的大根器,為求淨除尊者殺業等種種罪障,使盡種種善巧的方法讓其人承受八大苦行及無數小苦行的煎熬,終於盡消前業。

所謂八大苦行,略舉其例。

馬爾巴上師要求密勒日巴尊者在四方山頭壘石築屋,奇重的建材無有器械代勞,必須從山腳下扛上去。房屋造型忽而圓形、忽而方形或三角形等等,反正不一而足,極盡想像之能事。

尊者對於上師只有言聽計從,甘於聽候差遣。苦在每回好不容易到了即將落成的階段,上師就會適時現身,叨叨數落他弄錯了。

千辛萬苦築成的石屋,只消大師一句話,就必須全數拆除。建材得運回山腳,再重新運到山的另一邊,而且還是一般人光看就腿軟的山頭。

搬運大石材上下山是何等艱難的苦役,更何況是拆了建,建了拆?因為負重成瘡,終於結痂後再度因為負重長瘡,這一路反覆上山下山,同時也反覆著潰爛與結痂的循環不斷。

上師對於自己對弟子的苛求,似乎覺得理所當然,可身邊的師母一旁看著,實在按捺不下,主動代弟子求饒:伏請上師垂憐,可不可以別再折磨這麼難得的好弟子了?

上師冷冷地看過傷口,臉上一貫雲淡風輕的表情,嘴上只是淡淡地說:當年那諾巴尊者為了修行,吃足了十二大苦行與十二小苦行的苦頭,眼下這弟子的傷算什麼?相形之下不過小巫見大巫而已,快別裝模作樣,縫個大口袋再去背沙吧。

大口袋有什麼用?沙子置入口袋,與長瘡的背部不會直接摩擦,患處就不會痛了!

初初閱讀《密勒日巴尊者傳記》時,我很難認同大師的作法,一路拜讀,一路不停地在心裡嘀嘀咕咕——可大師畢竟是大師,有他深刻的用心在。

這些苦行受過,罪業盡除,密勒日巴尊者以其深厚的來根智慧,可以即生成就。

他的說法一點也不錯。爾後尊者得傳正法,又以精進不斷,真在其生成就,成為佛教密藏史上光照四方的修行典型。

如尊者之類的苦行,畢竟太過聳人聽聞,難以普及。一般初初入門的修行大眾,可能會覺得還是慢修漸行來得適意吧。但是現世修行,即便不求速成的佛果,一旦進入修行的大門,仍有宿世的罪業現形,演成種種不斷的干擾,可能是精神折磨,也可能是身體的病痛,或是其他種種難以逆料的諸苦。

師尊的解讀是:一旦入道,尤其是進了天帝教,開了天門之後,無形界便可以看到你頭上的光。這個光自會引來宿世的冤親債主,深怕此時不追討,等到其人修行有成,那可就再也討不回來了。是以不修道似乎還一帆風順,一入道門,魔障反而一大堆。

魔障既來,有人會在無明的驚懼中倉皇逃去;比較幸運的是一開始就有明師指導,了知背後作用的機轉。是以不憂不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日久練就一身天人共欽的毅力與能量,這時可就是天上放心交付更大天命的時候了。

天命愈大,磨考愈多。謹記這個律則,日後遇上磨考的大浪來襲,不但不起畏懼,甚且還能勇敢迎上前去,在浪頭打過來的時候,抓住它的韻律節奏,輕鬆跳上浪頭,順勢登上自在的彼岸。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