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換個戰場再衝刺

換個戰場再衝刺

黃敏警

仰啟。振天焉略。

教主曰。聖即凡超。凡進聖門。茲是振天。天人共曉。彌天大旋。若洋之渦。團團旋旋。巨力莫阻。以通天界。以界聖凡。凝一化神。勃勃興興。所超三界。以致平等真善境。斯之基云。

 

崇仁主宰再度叩問:「懇請教主略說『向天奮鬥』之道。」

天人教主答道:「『聖』本來就是由凡人超越而成。以凡軀不斷修煉,終而躋升聖的境界,這就是『向天奮鬥』。一旦達此位階,必是普遍為天人兩界所曉諭的莫大成就。宇宙間的旋和力無所不在,若以人間可見的景象比之,恰似汪洋中的漩渦,以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超大能量運轉,在不同旋和系中形成強力區隔的旋和力。能階較低的仙佛受制於旋和力的阻隔,無從跨越;向天奮鬥有成的聖者卻可以輕易突破,自在地往來於不同旋和系間,媒介聖凡。當心能止於一,煉神還虛,立時便能輕盈飛昇,瞬間超脫五行三界的束縛,繼而躋升與眾聖平等的真善之境。這就是『向天奮鬥』的基本精神。」

 

換個戰場再衝刺

 

三奮的最後,在向自然奮鬥圓滿之後,終於來到了向天奮鬥。

第二天慎之天天王曾透過天人交通,為三奮作出精簡的定義。什麼是「向自己奮鬥」?心理的突破即是。那「向自然奮鬥」又是什麼呢?那意謂著突破既定的命運。至於最高層次的「向天奮鬥」,則指修煉法華,天人合一,向無形的世界前進,以無形的力量影響有形。

至於「如何」向天奮鬥?不妨轉向同樣藉由天人交通傳示的《天堂新認識》一書尋求更深細的解答。師尊的原靈無始古佛曾經明白表示,向天奮鬥的途徑有三。

第一,還向自身去求。人既來自虛無,自有與虛無溝通的本能。人體中本有先天靈體存在,在寂靜無念之際,自能與天直接交通。天帝教天人交通中的侍筆、侍準已屬非凡,侍光更是難得,然而教義《新境界》裡,指陳最高層次的天人交通其實不假侍生為之,而在自身即可與天融通的「靜觀」。

進入無念無慾的全然寂靜,一己即能達致與天和諧的合一之境。此際天人會通,自身使命了了分明,如何在人間奮鬥,以順利返回上帝所在的老家,自當成竹在胸。

再次,則是結合科技,轉瘋狂的軍事競技為太空探索,自有能力向外太空進軍,無須在渺小的地球上為有限的資源爭得你死我活。

第三,回歸地球自身,轉眼凝睇從前不曾好好注視過的資源。像是海洋,善加開發之後,有望成為日後的糧倉;像是大氣,可以轉成能源的大本營;乃至土壤與海水,都可以生光生熱,成為造福人類的能源。

人類若能導回正軌,轉負面的攻擊為利益眾生共存的正向力量,終能以現有的努力成果感格天地,得到無形挹注;科學家自能在孜孜矻矻的研究中,突發靈感,終能解決現有一切生存的難題。

我不認為仙佛描述的是一個不可能的神話,先知先覺受到天大的誤解從來不是新聞。

地球繞著太陽轉動的說法在今日已成基本常識。但一五三○年,哥白尼發現地動說,認為地球以太陽為中心轉動,還深怕觸怒當代教會,遲遲不敢發表。數十年後,義大利的布魯諾傳播哥白尼的地動說,結果是遭火刑焚身。伽利略大事提倡的結果,則是遭到軟禁伺候。

十九世紀末,愛迪生矢志改善電燈品質,並普及到家家戶戶的時候,許多科學家還引經據典,導入科學理論,企圖證明愛迪生只不過是個不自量力的騙子。

正信宗教自有超越科學與哲學的力量在,理由無他,正信宗教背負著上帝的教化使命而來,應世者除去有形世界的智識,另有無形深厚的資糧以為援引,層次之高,遠遠超越凡人的想像。

《寶誥》中的〈先天天樞總聖誥〉明白指陳,「歷總古渾噩之載」。三界十方的星球曾經滄海桑田,由虛無至繁華鼎盛,復歸虛無。而此境巍然不動,並留有「億兆文書之冊」為記,為大宇宙中曾經興盛一時的文明留下了忠實的記錄。

有形世界,即便多如恆河沙數,其一動一靜,始終都在這個超高天界的關注中,誥文以「銀珠川流,鉛屏明功」表述。

拜現代尖端科技之賜,這節誥文反而不難理解。

誥文所謂的「鉛屏」類同監控室的超大螢幕,也許材質的殊勝,更勝於今日世界。寰宇中大大小小的星辰則清楚顯現於螢幕,直如一顆一顆流動的銀珠。

文明的躍進,勢必得建立在前人努力的基礎。地球數千年文明發展至今,已是空前的榮景。但受限於現有知識背景的人類,可曾想像過另有一個超越現世的世界,已然經歷了無以計數的時空,累積的智慧質量之高,相較於吾人者當如何?

這種超越時代的智慧一時未必可以為世人所接受,本也在世俗的情理之中。然而我也深信師尊的預言,他始終堅信科技必能拉近無形世界與有形世界的距離,科技愈發達,宗教愈能得到有力的佐證。屆時天人往來無礙,天國建立在人間當不再是虛幻的夢想。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