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不憂不懼但隨順

不憂不懼但隨順

黃敏警

有一年全家到峇里島觀光,套裝行程安排了一座超大型遊樂園。當地導遊帶領大夥進場之後,一臉傲人地宣佈:這裡有全東南亞最長的滑水道。

兩個孩子一聽,骨碌碌的眼睛瞬時發亮。我看著孩子天真的笑臉轉向他們父親,再轉向我這個母親,心裡有點發毛:小寶貝,媽媽有懼高症哪!

我終於還是硬著頭皮陪孩子走上滑水道起點的高臺,一路忐忑不安。臨到必須屈身潛進彎彎曲曲的滑水管,我忍不住杵在一旁,天人交戰。極想陪伴孩子,可又無法壓制不斷膨脹的恐懼。

兩個孩子湊了過來,很貼心地說:「媽媽,我們保護妳,妳可以坐在我們中間。」不待我點頭,他們真就一前一後拱住我這個緊張兮兮的母親,扯開喉嚨大叫:「下去囉!」

號稱東南亞最長的滑水道,長到足可把恐懼加溫放大,直是駭人之至。然而當恐懼放到最大,放大到我無法不去正視的當口,我突然閃過一個念頭:為什麼害怕?

怕下墜的感覺,怕失控的感覺,還是壓根兒就怕死?

我在鬼門關前走過,真正接近死亡時,並無恐懼之感,因為知道上帝本來有祂最好的區處。是死,自然有人接引;是生,也會有貴人相助。那麼現下的恐懼是因於畏懼死亡而來嗎?不是,我很清楚不是,然而恐懼的感覺卻是真實的存在——它究竟從何而來?

無明。只是無明。因於潛意識裡莫明所以的直覺。就像面對人間諸事,往往潛藏著許多無以名之的恐懼。對問題的解決無有任何實際的裨益,只是任令莫名的恐懼宰制,無助地等待問題發生。

長長的滑水道收束在一個奇大的戲水塘裡。順著下衝的水勢,我被拋進水塘,毫髮無傷。我站起身來,兩個孩子笑嘻嘻地看著母親,我也笑著回看他們。

那天我們很難得地在遊樂園裡銷磨了一個下午,在滑水道上上下下,玩過一趟又一趟。孩子玩得興高采烈,不只眼睛發亮,連周身都放著奇異的光。

對我而言,這條滑水道變成了具體的宇宙真道。第一趟的恐懼讓我看見了自己的無明,第二趟以後,我的感覺只是在重複對治自己的無明,順便練習隨順——在下墜的時候,在不能掌控的時候,只是學著隨順,不再與外在的阻力逆勢衝撞。

我向來有暈車暈機的毛病,從峇里島返回台灣的時候,我祭出剛剛悟得的法寶治癒了半生的困擾。

境界來時,但須隨順。是風就是風,是雨就是雨。

飛機衝上天的時候,隨著他上天;飛機降落的時候,隨著降落。我指的是心靈,真能隨順,那個被固定在座位上的身子就能免除暈機的困擾。這是實證,一點也不誇張。

過後幾年,當年的幼兒已長成翩翩少年。有一回出遊,邀母親陪他坐小型的雲霄飛車。車在彎曲盤繞的軌道上飛馳,我暈到有點想吐,坐在身邊的孩子很體貼地轉過臉來叮嚀母親:「媽媽,妳隨著它的擺度走,它左妳就左,它右妳就右,這樣妳就不暈了。」

我當下微笑不語。這孩子遠比母親有慧根得多,小小年紀就發展出他的隨順哲學來了。

逆境來時,學著面對,學著處理,而後,學著坦然接受。

在痛苦的承受中學著隨順,而不是反向對抗。安心受其苦,苦盡甘便來。這不是消極的自我安慰,而是隨順自然的無為。

凡人得意多忘形,失意多喪志。順境也好,逆境也好,任何境界現前,都可能是考。藉此切磋琢磨,終能以不斷精進奮鬥的能量作為資糧,使和子體能有效地駕馭電子體,既不因順境而迷失,也不因逆境而退轉。

經文云「御於侍境,溺於狂境」,換成王鳳儀善人的版本,實即「順逆皆精進,毀譽不動心」。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