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我以永遠的愛愛你

我以永遠的愛愛你

 黃敏警

每年農曆十二月二十五日的子時開始,為期二到四日不等,是天帝教的巡天節,意思是上帝來到本太陽系巡視的日子。

歷來巡天節的行程照例在行前透過天人交通傳示,每年不盡相同,共通點則是上帝的行程必然緊湊。巡視各地之外,一個會開過一個會,主題不外乎教務、劫務、系星、彗星、精靈、行星運轉、地仙、保台方案等等。必不可省的還有為整個太陽系挹注鐳炁,再有一項,是召見所有奮鬥有成的原人,其中固有天帝教同奮,卻也不乏教外人士。

此外則因應每年狀況,加進不同行程,不論是什麼課題,一概與人類福祉息息相關。

這些個無形的事務,以我有限的修為而言,十足的遙遠,我只能懵懵懂懂地意識到上帝的忙碌,而背後的動機,正是為了無數的眾生。

很幸運的是,即便不明無形的作業,身為天帝教同奮,我仍有機會參與迎迓上帝的行列。

恭迎上帝聖駕的儀式慣常在子夜進行,恭誦《上帝聖誥》既畢,繼而是〈皇誥〉。

〈皇誥〉的內容,除了「慈心哀求」,其餘全是上帝的聖號:「金闕玄穹主」、「宇宙主宰」、「赦罪大天尊」、「玄穹高上帝」。〈皇誥〉一聲誦過一聲,宛如對生命原鄉最深最真摯的呼喚。《上帝聖誥》仍然是上帝的聖號,只是版本甚詳,等於是進階的〈皇誥〉。我曾經透過錄音聽聞師尊誦念,一句唱過一句,儀式的世俗意義似乎全然喪失,在他彷彿呼喚慈父的聲腔裡,聽得人心神動搖,熱淚直下,真有站在天父面前,沐浴慈光之感。

儀式完了,就光殿打上一坐,與我們天上的父親和之後,仍舊得回到人道的家。

在清冷的冬夜返家,人車俱渺,感覺像是一條格外寂靜的路,但不會是令人心生畏懼的路。在闃靜的路上有安寧,那是源於對上帝的信仰與天父恩賜的安詳。

「派遣我前來,但與我同在,天父並未離我而去。」這是《新約聖經》裡的一段經文。輾轉於道途既久,淋過雨颳過風,奮力撥開眼皮的時候其實看得到上帝,那位始終不曾離去的慈父。因為流徙人間愈久,愈知自己是領了天命而來,終得了了天命而去。這一路行來,雖然常是形單影隻,可心裡又確知自己從來不曾落單,於是在攘擾的人間世便又生起無限的勇氣與力量。

上帝何在?難以言說,但祂確實存在,靜定的時候以一種無言的力量存在心裡。摸不到,看不見,但是感覺無比真實。

於是深信《舊約》所言:「我以永遠的愛愛你,默然愛你。」

即使在逆境的磨考裡,這個深切的祝福依舊存在,因為確知那是上帝以另種形式在增長我們的福慧。千萬別擔心考題出得太難,正如美籍生死學大師庫伯勒醫師所言:「生命是一所學校,你學的愈多,上帝給的愈難。」上帝給的試題本來就是量身定作,通過這一關,下一關勢必考得更難一點;如果老是過不了關——對不起,那也許就得重修,一切從頭來起。

師尊駐世時,屢屢以無比堅定的語氣告訴弟子,天帝教既負有特殊的使命,對於領命而來的同奮,勢必得先加以一番考驗,以確定未來不致所託非人。能戮力奮鬥者,方有能力改造命運,上天也才敢放心交付特定的使命。至於禁不起考驗者,一蹶不振之後,也許就再也沒有翻身的可能了。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