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逮住心中的惡魔——反省懺悔有何用?

逮住心中的惡魔——反省懺悔有何用?

       黃敏警 

 

同奮有惑:

天帝教號稱可以化延末劫,似乎有大神通,但是五門功課看來卻平凡無奇。尤其省懺和填記奮鬥卡,這和神通好像一點關係也沒有?

 

敏警試答:

填記奮鬥卡與省懺算來是二合一,兩件事的意義大抵相同。至於反省懺悔與化劫或神通的關聯,請容我以天帝教的基本經典回應。

 

以奮必和。大道是羅。否危無亂。斯澄心魔。(天人奮鬥真經)

 

譯文:

奮鬥之人心境自然寧清,因為大道常在我心,凡事自能隨心所欲而不逾矩。即使是在最險惡的環境中,亦能長保一心不亂,因為修道過程中不斷滌清自己,心魔早已消除淨盡。

 

逮住心中的惡魔  

 

飲食以水果裹腹,因此人稱「水果師」的廣欽上人,信眾一直都有耳語流傳,說是大師神通非凡。

有一回有個拎著○○七手提箱的信眾大老遠跑來,要求私下單獨會談。隨侍弟子因為曾經有人企圖對大師不軌,不肯輕易放行,只答應讓他在大堂請益。

只見這位先生神秘兮兮地附在大師耳側,問他:「人家都說您有神通,請您一定老實對我講,您到底有沒有?」

廣欽上人很幽默,來人既然這般作風,他也依樣畫葫蘆一番。他附耳過去,故意壓低聲量:「我有吃就有通,沒吃就沒通。」

神通原也只是水到渠成的結果,不應在入道之初便以追求神通為鵠的,如此入道,步入歧途未必是必然的結果,可也是危險萬分的。

佛教居士郭惠珍醫師——後來正式出家,法名道證——對於廣欽上人的神通有非常獨到的看法。她說上人最令人欽羨的「神通」在忍辱。

廣 欽上人年輕時在福建,曾經深入深山精修。與猛虎商借巢穴以為修行之地,便是這段期間發生的傳奇故事。潛修期間,帶去的三件衣服破了補,補了再破,最後僅剩 幾乎無法蔽體的一件。食物吃完,便以山中的樹子維生。數年之後返回承天寺叢林,山中野人一般的外形,費了好大的勁兒才證明自己的身分。

回返寺院之後,當家住持為了考驗他,故意藏起功德箱的奉獻金,暗示眾人他有偷竊的嫌疑。寺院中一干修道大眾於是白眼相對,惡言相向。如此數月,上人依舊恬然容受,好一派光風霽月的自在。

郭醫師說:真正的神通就在這兒。無故受冤而不起半點恚怒之心,甘之如飴,如此忍辱方是大神通的示現。

神通的確就在日用常行,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任是外魔如何威脅利誘,心裡的魔鬼如果早已逮盡驅絕,便能如如不動,不隨外魔起舞,在不如意者十常八九的人間世裡活出人的高貴價值。

天帝教的〈學道則儀〉有類似說法:「學道須知道,掃淨六賊心。」

六賊心實即心魔。對於日常行住坐臥,最簡明扼要的實用版定義,便是宣化上人的說法:「常思利己,只知有己,即為魔鬼。」

凡事利己即魔即惡,換成天帝教的版本,正是核心精神的反動:「為自己設想,求個人福報」。

反過來說,「常思利他,只知有他,即為菩薩」。

廣欽上人教導徒眾,用齋前必定誦念:「願修一切善,願斷一切惡。」琅琅上口,聽起來容易得很,可惜泰半只是念過即忘。

什麼是惡?大奸大惡固然是惡,一般生活中有許多容易忽視的小細節,在修行有成的大德眼中,其實也等同於惡。比如說,吃飯不好好吃飯,心裡淨想著多挾些好菜吃。吃飯吃到起「貪」念,在廣欽上人看來,那不是惡是什麼?

把惡或心魔的門檻定得如此之低,恐怕有人會不以為然,甚且認為若不涉入修行,管他心魔不心魔?

此言差矣!

聖嚴法師曾經直指煩惱根源:「人生的煩惱不在需要的太多,而在想要的太多。」

正信宗教不論表面的教義有何歧異,最核心的部分大抵都不脫一個「捨」字。捨掉對物質的想望,捨掉習性裡的種種貪婪,修行才有成就的希望。擴大到生活品質的改善,亦有異曲同工之妙。

很不幸這正是一個資本主義高漲的時代,所有的聲音都在強調消費。奢侈無罪,浪費有理。現今節日最深刻的意涵竟是:喔,花大錢的機會又來了!

時下的節日何其多。過節成了最時髦的玩意兒,置身商業意味濃厚的大缸裡,根本不必擔心不小心遺忘。彌天蓋地的廣告自然會在老早以前開始耳提面命,記得掏出大把大把的銀子表現心意。

拜資本主義盛行之賜,台灣的情人格外有福,一年當中有三次砸錢獻殷勤的機會:有傳統情人節,有西式情人節,還有一個從日本硬生生移植過來的白色情人節。情人節過得遠比古人多得多,所以現今的情人理應比古人情深意重囉?

恕我眼拙,我一點也看不出來。

師尊復興先天天帝教之前,曾應子嗣盛情,在三子維光樞機的陪同下到美國一遊,結果待不了一個月就心痛萬分地離開美國。

他之前只知道共產主義泯滅人性。到了美國這個消費大國,方知資本主義更可怕:那是徹底的腐蝕人心。

放眼當今社會,各式物資推陳出新的速度令人瞠目結舌,然而更豐盈的物質是否意謂著生活品質也隨之豐富?

真是對不起,我無法同意。

在物慾的無盡填充裡,我看見的只是愈燒愈熾的慾火,以及背後無助的吶喊。

買得了物質,買不了快樂,尤其是內心真正的安寧。和平使者看得非常透徹:「擁有太多物質之後,你就得伺候它了。」

我完全了解她的意思。我自己就住在一個超級垃圾場裡。

這些用不上,卻又丟不掉的「垃圾」,當初可都是在主人的熱烈期盼中風風光光進門的,不久就因為各種理由被打進冷宮。再受垂青的理由其實也有點悲慘,因為髒亂,主人只好勉強整理整理。一邊伺候這些不中用的物事,一邊就暗恨自己當時不知哪條筋接錯了!

可留著部分倒也好。垃圾場攤在眼前,正好展演人性的貪婪,好生提醒自己莫再重蹈覆轍。

心魔不只是貪,還可以是瞋。

在這個戾氣充塞的時代裡,很容易迷失在莫名的氛圍而不自知。即便入了道門,一不小心,火燒功德林,既燒傷對方,也燒傷自己,更慘的是幾乎把道場的和氣一併燒光。

印光大師有妙招可以對治。

他說:「既知性情暴戾,當時時作我事事不如人想。縱人負我德,亦當作我負人德想。覺自己對一切人皆有愧怍,歉歎無已,則暴戾之氣,便無由生矣。凡暴戾之氣,皆從傲慢而起。既覺自己處處抱歉,自然氣餒心平,不自我慢貢高以陵人。」

試著砍掉驕慢,砍掉暴戾,把自己放到最低,心境便寬,對人的怨憎自然無由生起。

說來說去,仍然只是在心上作工夫。

回到天帝教化劫的使命。劫由人造,還由人化。劫由心造,還從心救。《奮鬥真經》的經文最後在「斯澄心魔」處作結,透露的訊息一如師尊屢次強調的:「化劫救劫端在革心」,是故,「降魔首須降伏其心。」

而心魔何來?老人家的回應,指向「財」與「色」。那麼該如何對治呢?

「唯有定力與智慧方可不為其所動。唯有反省懺悔的力量,才能消除自己的魔障。」

繞了一大圈,最後仍然回到省懺的根本功課來。誠如《明心哲學精華》所言:「欲得靜境,先持照妖鏡自照,如果真能一一除盡心魔心妖,心中自有明鏡生起。」

屆時本心朗徹,自能無物不照,無物不明。

這不是神通是什麼?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