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拆除幸福與快樂的樊籬

廿字甘露——忍

 黃敏警

佛陀入深山苦行,最後是在接受了牧羊女的乳糜之後恢復體力,於菩提樹下證道。

 

佛陀初初證道,回到舊地引渡先前曾追隨苦修的五位同伴,五個苦行僧見到佛陀儼然已經拋卻了苦行,直斥為墮落而紛紛走避。但儘管情緒如此,五位苦行僧仍被佛陀所煥發的光華吸引,最後還是回到佛陀身邊,接受佛陀教導。

 

達賴喇嘛很喜歡引述這個故事,他的結論是:「極端的享樂固然不利於修行,極端的苦行卻也未必。」把身體糟蹋到極致,企圖以此大苦成就,理論上不是不可能,但恐非天地中和的本意。天帝教一貫強調性命雙修,同時在和子體與電子體下工夫,兩相協調,以純淨的和子體帶領電子體,可濁重的電子體又不致因為刻意的輕忽而衰弱,反成修證的障礙。

 

佛教把人間比作娑婆世界,意思是充滿了眾苦;然而苦與不苦,不全在於外在事件的呈現,而是內在心靈的感知。是以百年人生可不可以因為個人心靈的改變而減少一些痛苦?答案應該是肯定的。

 

挨罵可以是苦,不把詈罵的言辭放進心裡,反覆咀嚼,挨罵便不成其苦。挨餓是苦,把胃囊的空虛視作是為腸胃進行大掃除,自不覺其苦。人生種種痛苦,往往肇因於不如己意,因為先行架設了幸福與快樂的樊籬,一旦與現實比對時發現狀況是在範圍之外的,痛苦便生。那麼如果拆除了這些樊籬呢?因為沒有太多預設,遇事便能隨順,不生瞋心,心靈便得大自在;若是執意於過多的假設,認定必得如何又如何,這樣的人生肯定充滿不如意的痛苦。而我說呀,這樣的苦絕不是外界強加其身,而是自討苦吃!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