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條條大道通天仁

廿字甘露——

 黃敏警

司馬牛請教孔夫子,究竟什麼是仁呢?孔夫子回他說:仁啊?仁就是「其言也訒」。司馬牛有點訝異,平素老師把仁抬到天一般高,怎麼真要落實起來只是這樣:不輕易開口說話就叫仁了?孔夫子立即正色告訴他:一個仁人很清楚地知道,真要實踐起來,困難所在多有,哪能信口開合?

 

因為擔心自己無能實踐,平素言談自能多所檢束,不致率爾出口,以免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言行相符,看似屬於「信」德的範疇,然而孔夫子是歸類在「仁」德的,也就是說,仁德在生活的實踐,其實是十方多元的。以此視角來看《廿字真經》:「曰忠曰恕,……曰義曰信」,「忠、恕、廉、明、德、正、義、信」,原為儒家再三強調的德行,經文中以「配之儒德,各得其仁」綰合,可謂深中儒家精髓之肯綮。

 

隱合儒德的幾個字,認真思索起來,其實本質不離與天心相應的「仁」字。忠於人臣的角色,忠於人子的角色,是因為背後有著對人君與人父深刻的愛,這是忠,也是仁。能夠在了知所承受者既非自己所喜,因此也不願加諸旁人身上,這是恕,也是仁。見物無苟得,遇難無苟免,修得廉德在,於人自能不起半點傷害之心,這是廉,也是仁。明乎天命所鍾,明乎己身當在天地間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不為流言所惑,不為物慾所困,一逕往仁人的目標行去,這是明,當然也是仁。為政以德,民風得以向善,百姓得以安居樂業,那是德,也是仁。以正人君子自期,如果得以從政,政風自能清廉;在野為民,影響力稍小,但仍然可以身作則,清一時一地之風,這是正,亦是仁。出入家門國門,俱能踐履大義,這是義與仁。不論尊卑,一概以「人」視之,於是不苟其言,言凡有所出,行必有所至,這是信與仁的結合。

 

我愛孔夫子。愈是了解他我就愈愛他,愛他的寬闊,愛他的仁慈,愛他的博學,愛他的智慧。走進孔府大門的意義是,這位循循善誘的老夫子明明開的是「仁」的課程,卻善巧地以各式各樣的形式來包裝。由忠以迄信,其實都只是仁的外顯。無論成就了哪一個字的德行,都等於向仁人的終極目標又邁進了一步。

 

  • 1